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36章:言杀人,情解仇

第636章:言杀人,情解仇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94  |  更新时间:

一边是财力惊人的米国八大家族,一边是如日中天的银河财团,想让他们斗起来,确实非常难。

这些资本大鳄都是逐利的,这一点不会有错,可是他们都是在商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精”,岂会不懂得规避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情况?

所以柳飞憧憬得很美好,若想真的实现,实在是太难了。

想了想,他看向刘静月道:“我还是先和银河财团的人碰碰面,看看有没有跟他们合作的可能,然后再从长计议吧。”

刘静月走了几步道:“既然你打算和他们碰面,我觉得大张旗鼓地和他们碰面比较好。”

听到这话,柳飞几乎是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在当前亚斯家族和摩尔家族都在想法设法地和银河财团达成战略合作关系,竞争得很胶着的情况下,如果他横插一脚,不管最终结果怎么样,都会给这两大家族以紧迫感,说不定可以激化他们之间的矛盾。

他歪头亲了一下她的脸蛋道:“你真是我的好军师。”

刘静月笑道:“你就不要打趣我了。现在你都是在斗世界财阀,我能帮的太有限了,其实挺过意不去的。”

柳飞从她的背后轻轻地抱着她道:“怎么会?自从我回到柳家村以后,你就一直和我风雨同舟,携手前行,你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了,今后不准再说这样的话。”

“可是和你先救了我,然后又救了我们京城刘家相比,这些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你不是以身相许了吗?难道你嫌这不够,还要三生三世或者生生世世啊?如果是这样,我不仅没意见,而且还巴不得呢!”

“去你的!”

刘静月用胳膊肘子捣了他一下,又猛然转头亲了他两下,活像一个心怀爱恋的花季少女。

……

五天后,柳飞和刘香月一起乘坐飞机赶往英国伦敦。

刘香月刚在飞机上坐定,便迫不及待地道:“姐夫,听说那天你又把我和我姐搞混了?我姐是怎么原谅你的?”

柳飞苦笑一声道:“你以为你姐像你一样,揪住小辫子就不放啊?”

“哈哈哈……”

刘香月开怀大笑了一番,指着他道:“看来你对我很不满嘛,那行啊,今后多玩几次,保证把你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哼!”

柳飞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还玩啊?要是出了问题,你到时候别抹鼻子。”

刘香月立即站起身逼到他面前,昂首挺胸,双手叉腰道:“能出什么问题?你难道还能把我给吃了不成?”

嘿,竟然敢威胁我!

我整人的手段可不比你差……

柳飞二话不说,一手勾住她的柳腰,把她给勾到自己的怀里,另外一只手则是在抱着她两腿的同时,压住她的裙摆,随后稍微用力,刘香月头朝下,腿朝上,完成了倒立。

“啊……啊……”

柳飞这一气呵成的举动无疑把刘香月给吓得够呛,她惊呼连连,双手犹如雨点一样拍打着柳飞。

然而十来秒过后,两人的神情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脸微笑的柳飞变得目瞪口呆。

慌乱不已的刘香月变得娇羞无比。

“呼……”

柳飞略微迟疑了一下,倒吸一口气,十分麻利地把她放在地上,然后坐到窗边,一边品茶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也不逗她玩了。

刘香月则是顺了顺短裙,撩了撩发丝,慌里慌张地坐到和柳飞正对的另一个舷窗边,托着香腮向外看,看起来似乎也是在欣赏风景,其实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如此过了很久,刘香月才磕磕巴巴地道:“对……对了,我姐让我和你说,她的朋友打听到,亚斯家族和摩尔家族之所以争着抢着都想跟银河财团达成战略合作关系,除了这两大家族近些年的财力不如以前,有些紧张,想借助银河财团惊人的财力继续推进麾下公司扩张外,也和银河财团在选择战略合作伙伴方面一直都很慎重有关。”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哦?”

刘香月继续道:“他们挑选战略合作伙伴特别苛刻的,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和他们有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仅有两大跨国集团而已。而且这次寻找合作伙伴,也是他们自己提出的,只找一个。”

柳飞抿了抿茶,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

刘香月偷偷转头看了他一眼,按耐不住地道:“刚才打……打疼你了吗?”

气氛已经够尴尬的了,即使疼也不能承认啊,更何况并不疼,所以柳飞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他也没有想到把她倒立后,她会慌成那个样子,竟然打到他的传家宝了,而且还打了好几下才发觉……

刘香月也是很难为情,万一因为她而让他这一脉的香火断了,她哪里负得起这个责任啊,可是这种事又难以启齿,既然没事,那就不提也罢。

她快速调整了一下道:“银河财团的眼光那么挑剔,你想好怎么和他们谈了吗?”

柳飞道:“说实话,我没想太多,一切顺其自然吧。”

两人来到伦敦后,在一家咖啡店见到了银河财团的人,他长得有些胖,但是穿得西装革履的,拎的公文包和戴的手表都很普通,看起来很绅士。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人,上来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看到柳飞和刘香月后,他并没有站起身,而是看了一眼手表,确认他们俩没有迟到,示意他们俩坐在对面,用流利的英文道:“你们好,我是银河财团的顾问托马斯,由于我待会还有急事,所以这次咱们的会面只有十分钟,你们请说吧。”

听到这话,柳飞和刘香月饶是有些心理准备,猜测银河财团的人会摆架子,但是也无力吐槽了。

你让我们洲际飞行,风尘仆仆地赶到伦敦,只给安排一个顾问相见也就罢了,竟然只给了十分钟。

如果拒绝给我们面谈的机会,直接明说不就行了吗?这不是耍人吗?

托马斯见他们俩都没有说话,微微一笑道:“你们应该知道的,想和我们谈合作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我们只会根据自己的标准,选择一部分人会面,更多的人是没有这个机会的,所以你们要珍惜!”

以柳飞的暴脾气,要是在平时,他恐怕直接走人了。

但是这次他耐住了性子。

毕竟除了想和银河财团谈谈以外,他此番是要故意做给亚斯家族和摩尔家族看,增加他们的紧迫感的。

他也没有犹豫,快速介绍起了自己的海鸣集团,然而才说了几句,托马斯突然拿出一沓资料扫了扫,然后一站而起道:“原来海鸣集团是华夏的啊?我一直以为是岛国的呢!”

说到这,他把资料往公文包里一装道:“实在不好意思,是我看错了!你应该也听说了,我们银河财团在你们亚洲,只投资了岛国和新加坡的项目,至于你们华夏,我们觉得你们的问题太多,所以至今一个项目也没有投,今后也不会有。”

刘香月勃然大怒道:“看错?我看你这分明是想故意羞辱我们,这就是你们银河财团的做事风格?”

托马斯摇头道:“不不不,真的纯属失误,没有别的意思,我再次在这里向你们真诚道歉。这样,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趁现在还有点时间,你们可以向我介绍一下你们海鸣集团嘛,虽然没有合作的可能,但是认识、了解一下,避免下次再闹乌龙也不错。”

柳飞攥着拳头道:“既然话不投机,何须多言?”

托马斯耸了耸肩:“给了机会了,是你们自己不要的,告辞!”

刘香月立即拦住他道:“你想就这样走了?”

托马斯道:“不然呢?我已经道过谦了,而且也给你们机会了。你们应该知道,像我们这样的跨国投资财团都是非常非常忙的,一般是没有时间和闲人废话的,我已经给了你们那么长时间了,如果再拖延下去,等我回去了,肯定要被老板骂,请务必体谅!”

“你!”

刘香月气恼之下,真想一高跟鞋磕死他!

这家伙完全就是在用言语杀人啊!

先说海鸣集团是岛国企业,又说不给机会,然后为表歉意,施舍机会,再然后竟然直接说她和柳飞是闲人。

尼玛,哪个闲人会为了一次只有十分钟的会谈从京城飞到伦敦,接受这般羞辱?

托马斯显然是有备而来,他看了看刘香月,理了理西服道:“这位小姐,你们华夏人都是说话声音这么大,咄咄逼人吗?你看起来本来是非常非常漂亮的,但是一张嘴,太丑了,太丑了,是心灵丑!”

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

见托马斯都蹬鼻子上脸了,刘香月就要用柳飞教她的防身术教训他,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柳飞却是拦住她,让托马斯走。

看到托马斯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咖啡店,刘香月气得直跺脚道:“姐夫,你这是怎么了?这口气你也能咽?他……他欺人太甚!”

柳飞咬着牙道:“我是那种受气疙瘩吗?你别急,今天这口气,他们是怎么吐出来的,我就让他们怎么吞回去!他这很显然是有意为之,走,我们跟着他。”

刘香月眨了眨眸子,深呼一口气道:“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说得对!无论是生意场上的唇枪舌剑,还是暗地里的枪林弹雨,只要他们敢针对我们,那我们一定还回去,而且要十倍奉还。”

柳飞摸了摸她的头道:“这话我喜欢!”

刘香月当即瞪了他一眼:“不要摸我的头,免得我头顶怒火把你的手烧成猪腿!”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