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35章:小别胜新婚

第635章:小别胜新婚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15  |  更新时间:

拥美而眠,一晚美梦。

劳累了好几天,终于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柳飞整个人神清气爽。

他和叶美萱在酒店吃早餐的时候,位于曼谷的海鸣堂的经理给他打来了电话,直言道:“柳总,巴颂一大早便带着一些人涌进海鸣堂卖了十几万的药材和药物,但是又故意找茬,把我们的店员给狠狠地训斥了一番。”

听到这话,柳飞笑着摇了摇头:“好好地安抚一下店员,让他不要放在心上。至于今后,无论是对巴颂,还是对曼谷有势力的人,你记住我的一句话就行了,咱们是开门做生意的,所以不惹事;但是咱们也不是被吓大的,所以不怕事,明白了吗?”

经理立即道:“明白了!”

柳飞挂了电话,把这事说给叶美萱听,叶美萱皱了一下眉头道:“巴颂这是领教到你的能耐后,主动示好,然后又放不下面子,给点警告,在海鸣堂刷刷存在感?”

柳飞道:“这应该是巴颂背后的大靠山让他这么做的。巴颂这人横惯了,昨天别墅之事恐怕已经让他气得半死了,他肯定不会主动示好的!当然,如你所说,他找茬,训斥海鸣堂的店员撒气,其实就是刷存在感,再次向我们说明曼谷是他的地盘,让我们今后悠着点。”

叶美萱盈盈一笑道:“都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但是你却做到了。现在看来,他今后定不敢轻易对海鸣堂动什么手脚。我原本还担心你硬碰硬会吃亏呢,现在看来,对付这样的人,就得硬碰硬!”

柳飞道:“这样的人,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他越不可一世,就必须要把他踩在脚下,让他畏你、惧你,不然的话,今后肯定会麻烦不断!在我眼里,他只是一个小丑而已,那个冰箭才是真正的对手。他现在栖身在曼谷,又背靠这么大的势力,恐怕不会安分。”

叶美萱道:“只要他不侵犯我们利益,随便他吧,我们也管不着。”

柳飞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离开酒店到机场,上了私人飞机,叶美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反而没有躲,而是落落大方地站在柳飞的面前,有些忐忑地道:“像你这样身怀特殊能力的人,伤好得可真快,这才多长时间,身上的伤就都结疤了。”

柳飞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拉起她的玉手来到卧室道:“放心,我再怎么样,也不会吃了你的。”

叶美萱轻轻地捶了他一下道:“还记得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戴着面具一起跳舞的情形吗?我们再跳一次好不好?”

回想那时的画面,真是满满的全是回忆,所以柳飞十分爽快地拉起她的手,勾住她那不堪一握的柳腰道:“你哼唱,咱们跳!”

叶美萱也没犹豫,轻轻地哼了起来,她的声音是那样的动听,宛如天籁一样,以至于柳飞听得都忘记跳了……

叶美萱娇笑一声道:“你难道想和我一起这样面对面站着,一起到下飞机吗?”

“当然不是!”

柳飞敛气息声,和她慢慢地跳了起来,没跳多久,看着她那红润的脸蛋、白皙的鹅颈和前凸后翘的傲人身段,柳飞向前一逼,让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而放在她腰间的手也是顺势一滑,直接覆在了她那翘拔的臀上。

叶美萱轻嘤一声,哼唱的声音都颤了起来,不过还是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如此过了一会儿,就在柳飞的手沿着裙摆闪了进去,上窜下移,为所欲为的时候,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叶美萱也不哼唱了,而是用双手勾住他的脖颈,把娇艳欲滴的香唇印在他的嘴唇上,吻了起来。

就这样,两个都不“安分”的人抱在一起,在面积并不大的卧室中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以舞酝情,乐在其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着一物的叶美萱像是被剥了皮,刚出水的荔枝一样静静地躺在床上,明眸紧闭、柔躯舒展,任君采撷。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欣赏着眼前这天然雕琢,没有任何缺点的艺术品,柳飞万分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然后纵身一扑,扑入爱作渠,情为水,延绵不绝的一江春水中,逐鱼捉虾、撩水戏浪,难以自拔……

当春水化作柔情,飞机的轰鸣声也因叶美萱喉间窜出的一段段勾魂音符而黯然无声时,一切归于平静。

羞臊不已的叶美萱一连拍打了柳飞十几下道:“你……你来真的啊?”

“啊?”

听到这话,柳飞心凉了大半截,她都彻底成为他的女人了,怎么还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叶美萱见他故意装糊涂,立即轻咬了一下他的耳垂道:“还装!你……你昨晚说让我十倍奉还,结果你竟然真的……”

“咳咳!”

自知装不下去了,柳飞重重地咳嗽了好几声,凑头到她耳边轻声道:“要不是因为你是第一次,恐怕真的是十倍,我已经很怜香惜玉了,谁让你故意撩火,让我从昨晚憋到现在的?”

“你!”

叶美萱用手摸了摸滚烫无比的面颊,又朝着他一阵乱打,柳飞也是左闪右躲,趁机偷袭,乐此不彼地逗她玩,转眼间,还泛着旎旎的卧室又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

坐飞机来到京城,柳飞亲自把叶美萱送回家中,然后来到海鸣娱乐大厦看望刘香月和一众高管。

他们也都听说在泰国发生的事了,确定柳飞和叶美萱都没有事,悬着的心也是放下了。

黑色短裙搭配白色花纹小衬衫,干练而不失妩媚的刘香月向柳飞使了一个脸色,让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给他倒了一杯茶道:“那个地头蛇,彻底摆平了?”

柳飞点了点头。

刘香月走到他的对面坐下,翘起玉嫩的大美腿道:“但凡你亲自出马,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只是这次可能让美萱受到惊吓了,等下班后,我去看看她。对了,告诉你一个很有价值的信息。”

柳飞抿了一口茶道:“哦?”

刘香月站起身走到他的身旁坐下,小声道:“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她和亚斯家族的人走得比较近,她和我聊天的时候,无意中提到最近亚斯家族和摩尔家族,都在力争和一个欧洲富豪组成的财团达成战略合作关系,虽然说竞争很激烈,但目前都是停留在商业层面,所有两家还算和气。”

亚斯家族?摩尔家族?

这不就是米国八大家族之中的其中两个吗?

如果能够利用这事让这两大家族闹得不和的话,那么咱让八大家族闹内讧,继而让它们瓦解的计划不就又前进了一大步吗?

柳飞赶紧放下茶杯,十分激动地看向刘香月道:“你的这个信息太有价值了,你朋友说是哪个财团了吗?”

“就是最近在投资界名声大噪的‘银河财团’!”

对于这个银河财团,柳飞倒是有所耳闻。

它是由欧洲的二三十个大富豪组成的庞大投资财团,财力异常惊人不说,而且屡屡祭出大手笔。

这个财团之前就存在,而且很有眼光,投资的大部分项目都是大赚特赚,之前没那么出名也是因为人数少且都很低调。

从去年开始,这个财团又吸收接纳了一批大富豪,实力成倍增长,让世界投资界都为之侧目。

可是让柳飞有些头疼的是也不知道是带有偏见,还是他们的定位就是在欧美地区,他们截止到目前为止竟然没有在华夏投资一个项目……

刘香月几乎是一眼看出了柳飞心中所想,沉声道:“这个财团基本上在欧美地区活跃,在亚洲,就岛国和新加坡投资了几个项目,其他国家基本上没有涉及,所以我们如果想利用它或者跟它合作的话,恐怕有些难度。”

柳飞微微一笑道:“无妨!这个我再好好地琢磨琢磨,无论如何,这肯定是一个好消息。”

刘香月将头一昂道:“那你要怎么谢我?”

“请你吃大餐!”

“没诚意!”

“那你说怎么谢?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

刘香月低着头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抿了抿泛着唇彩的薄唇道:“吻……吻我!”

一听这话,柳飞目瞪口呆。

吻……吻她?

这丫头是疯了还是发烧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这丫头从他到公司到现在,一句“姐夫”都没有喊过,这对于一个在他面前,一直将“姐夫”挂在嘴边的人来说,太不正常了!

他哭笑不得地指了指她道:“静……静月!”

刘静月二话不说,向他面前凑了凑,将眼一闭。

柳飞万分凌乱地吻了她一下,不打自招道:“我没认出来,是死罪!”

刘静月嘴角高翘道:“那你自己说该怎么办吧。”

柳飞看了看她那白衬衫难掩的澎湃,直接往沙发上一躺道:“来吧,我任凭你处置,但请务必记得,小别胜新婚,不要闹人命!”

“你个无赖!”

刘静月哭笑不得地朝着他一通乱打,柳飞则是趁机抱住她,贼笑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香月怎么了?怎么让你来顶班了?这不会是那丫头算准了我回来的时间,故意用这种方式耍我的吧?”

“咯咯咯……”

刘静月花枝招展地笑了笑道:“你想多了,她只是那个来了,身体不舒服,又看我竟然在家闲着,而你的娱乐公司最近也没有什么大事要做,便怂恿我来体验一下娱乐公司的工作。”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其实也挺好奇的,再加上实在拗不过她,所以就硬着头皮来了,没曾想骗过了一群高管不说,连你也给骗了。”

柳飞以手扶额道:“你们两姐妹啊……我服!要不这样,今后你常来,咱们办公的同时还能谈情说爱,多好。”

“你想得美!”

刘静月挣扎着站起身道:“你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对付米国八大家族吧,海鸣集团虽然自成体系,但是很多产业都已经国际化,他们要是一直这么打压,对海鸣集团国际化很不利。”

柳飞站起身搂着她的香肩道:“银河财团富豪太多,肯定不能再把他们给得罪了,另外他们无论和米国的哪个家族达成战略合作,对我都不利,毕竟财力太吓人了,而且还横跨欧美,为今之计,即使不能和银河财团合作,让它和米国八大家族斗起来也行。”

刘静月叹了一声道:“你这是想坐收渔翁之利,但是想让他们斗起来,谈何容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