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34章:香风一度几回痴

第634章:香风一度几回痴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12  |  更新时间:

从火急火燎地赶到泰国处理“培元丹风波”,再到斗巴颂、战冷箭,柳飞都没怎么休息,实在是太累太累!

其实处理前两件事对他的消耗并不大,消耗最大的当属第三件事。?

他虽然取胜,但是在对战冷箭的过程中也损耗了大量的修为,回到海鸣山后,他势必要好好地调整一番才行。

斜躺在叶美萱那温软、香柔的怀里,柳飞虽然心猿意马的,但是真的特别得舒服,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枕着棉花,沐着春风,被鲜花萦绕一般。

这会儿很适合痴男怨女谈情说爱。

可是柳飞真的提不起神,他甚至连直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索性闭上眼,自我舒缓起来。

叶美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做出这么一个有些突兀,有些羞涩的举动,她那白皙如雪、一尘不染的脸蛋有些烫,而且悄然布满了红晕,胸口更像是有小鹿在乱撞一样,噗通噗通地跳得厉害。

然而,她还是紧紧地抱着柳飞,低下头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从两人因舞结缘,到他接二连三地救她,再到他帮助她走出困扰已久的心理阴影,再到他成立娱乐公司,把她当成一姐来捧,再到这次他为她斗巴颂、战冷箭,她感觉自己的命运中到处都是这个男人的身影。

她很幸福、很憧憬,但是不知怎的,又有些害怕。

美好的东西往往是很容易失去的。

她真的担心有一天柳飞从她的世界里突然消失。

那时,她肯定会疯掉、崩溃!

其实,她心中早就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了,一个彻底走进他的世界,不再担心他消失的想法,可是一直以来,她都没有逾越那雷池一步。

曾经她以为是爱他爱得不够深,现在她才猛然现是自己想得太多。

有时候想得越多,往往意味着错过越多。

爱真的可以很纯粹、很简单……

她有些忐忑地抬起手,摸了摸柳飞那犹如悬胆一样的鼻子,又抹了抹他嘴唇边缘还残留的血渍,然后蠕了蠕有些干,但却格外红润的檀唇,慢慢地低下了头,轻轻地碰了一下柳飞的嘴唇。

柳飞看似睡着了,但是殊不知这会儿尚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被她这么一吻,他瞬间变得比谁都清醒。

也许纯属是好奇心作祟,柳飞眼睛微睁,想看看叶美萱此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神态,不曾想却被她给逮了个正着。

她轻咬了一下香唇,慌忙转头,磕磕巴巴地道:“你……你还没睡着啊?”

柳飞咧嘴一笑道:“你可以当我睡着了……”

“讨厌!”

叶美萱轻拍了一下他,看到他身上的伤口虽然不再流血了,但却很红肿,遂轻轻地用手摸了摸道:“很疼吧?”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柳飞,想到位于曼谷的海鸣堂离这家酒店并不远,柳飞立即给海鸣堂的经理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送一些药膏来,然后情不自禁地动了动身体,也没说什么。

叶美萱见他没个老实气,心跳得更厉害了,一度有弃他开溜的念头,但是最终也没有舍得。

自从海鸣娱乐成立以来,她的演唱档期就被排得满满的,而他也一直在为公司的各种事务忙碌着,两人像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少之又少。

现在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她希望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呆在他的身旁,哪怕一句话不说,静静地看着也好。

没过多久,前台打来了电话,柳飞亲自到楼下取了药膏,然后回到房间,脱掉外套,准备处理一下伤口。

叶美萱抿了抿嘴,立即到浴室打了一盆温水端到柳飞的面前,把干净的毛巾放在温水中浸湿,柔声道:“你是因为我才受的伤,这些理应由我来,把……把你的裤子也脱了吧!”

“咳……”

看她这会儿丝毫没有大明星的架子,倒更像是一个贴身小丫鬟似的,柳飞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随后硬着头皮把裤子一脱,只穿着裤|衩坐在她的面前。

叶美萱低着头把毛巾拧干后,看了他一眼,又万分慌张地低下头,走到他身旁,轻轻地帮她擦拭着身体。

被他擦了一会儿,柳飞的身体是越来越热,他猛然摁住叶美萱的玉手道:“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叶美萱满脸羞红地道:“你难道还害羞吗?”

嘿,咱明明是看你害羞,两条藕臂都在抖才说这话,没曾想你竟然“倒打一耙”!

这是逼着让咱安心享受让无数男人都艳羡的待遇吗?

享受就享受!

收敛心神让叶美萱给擦完身体,柳飞现叶美萱的脸蛋红得宛若朝霞一般,忍不住笑了笑。

这下让叶美萱更加羞涩了,她半眯着眼瞪了他一下道:“你这是在取笑人家吗?不准笑!”

柳飞哈哈大笑道:“我说美萱,能够把瞪人瞪得像是打招呼似的,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

“还取笑!”

叶美萱羞赧之下,朝着他的腹肌拧了一下,然后脱掉鞋,直接坐在他的面前,像是故意挑战自己似的,十分大方地帮他涂起了膏药,而且还一言不。

不过她再怎么故作镇定,挑战自我,她的表情和肢体语言还是会出卖她,看到她整个身体都很僵硬,而且还特别紧张,呼出的如兰香气都有些燥热,柳飞蠕了蠕喉咙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问题想问我吗?”

叶美萱道:“我还不了解你,你想说的自然会说,不想说的,即使问了也不会说。”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道:“你这是要当话题终结者?”

叶美萱莞尔一笑道:“当然不是啦,其实我想问的问题非常多,但是估计很多你都不会说。响应你的号召,那我问一个刚生没多久的吧,你和那冰箭说的修为和技能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没想通。”

柳飞真没有想到她上来就问这样的问题,不是该问什么是异能者,这世上还有多少像他们这样的异能者吗?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

柳飞想了想道:“既然在和冰箭作战的时候,没有让你回避,那就是没有再隐瞒你的意思。其实你问的这个问题既好回答,也不好回答,我这么说吧,你看看能不能理解。我们每个身怀特殊能力的人一般都是修炼了功法的,每个功法基本上都有其自己的境界划分,但是万法归宗,有一个神秘组织制定了一套标准的等级划分,来赋予所有异能者一个实力等级。”

顿了顿,他继续道:“修炼功法,是提升异能者实力最基本的途径,也是其实力之根本,但是练好了功法,并不代表就可以把功法的威力给完全挥出来啊,这就需要与功法相匹配的作战技能,冰箭所使用的化水成锤、化水成箭就属于技能,威力你也看到了。”

叶美萱托着香腮想了想道:“这也就是说功法和技能一个是根本,一个是手段,没有根本作为支撑,手段再花哨也没有,没有手段辅助,根本再牢固也有可能挥不出来?”

柳飞向她竖起大拇指道:“就是这么个道理!我目前还在固本阶段,没涉及技能层面,所以对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赤手空拳和对方打,至于银针,其实只是很普通的暗器而已。一旦时机成熟,我习得了功法中所记载的技能,实力肯定会跃升的。”

叶美萱点了点头,挪到柳飞的身后,开始给他后背处的伤口涂药膏,然后滔滔不绝地问了起来。

除了一些机密事宜以外,柳飞把她感兴趣的都告诉了她,叶美萱很是满足,忽然拉起他的手,很是动情地道:“我第一次感觉自己真正走进了你的世界,虽然是大不相同的世界,但是我第一次感觉距离你如此之近!你知道吗?从跳舞时,被你的神秘所吸引,到你三番两次救我时为你倾心,再到你帮助我走出心理阴影时彻底爱上你,其实我……我一直都走在和你更近一步的情路上。”

说到这,她话锋一转道:“可是就在我们已经离得很近很近的时候,我们俩之间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给隔着似的,这两年都没有再更近一步……”

说到这,她突然抽泣了起来。

柳飞连忙帮她抹了抹眼泪,刚想说话,她却直接用手捂住他的嘴道:“你别说话,这次一定要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你身边美女很多,也能看出来你有很多的感情牵绊,但是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想成为你的女人,在你的心中占据一点位置,不求厮守,但求守在一起时相濡,短暂分离时挂念。”

把藏在心中两年的话一口气说完,叶美萱感觉整个人都畅快了很多。

她静静地看着柳飞,显得很淡然,因为她已经想过了,无论柳飞拒绝还是接受,咱毕竟追求过,不留遗憾,这就足矣!

柳飞也是静静地看着她,同样很淡然,像是猜到她会表白似的。

他这样直接让叶美萱变得不安起来,支支吾吾地道:“你……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柳飞想了想,直接凑头堵住了她的香唇,以实际行动做出了回应。

叶美萱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就像是瞬间被点燃了一样,忘情且疯狂地回应着柳飞。

两人吻了很久很久,叶美萱察觉到两人都快控制不住,即将陷入更加疯狂的漩涡之中时,突然推开柳飞道:“不……不行!”

柳飞怔了一下,她又慌忙解释道:“你……你才抹了膏药!”

“难道连搂着都不行吗?”

柳飞轻轻地把她揽入怀中,拽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轻声道:“曾经我也犹豫良多,但是经历了那么多,你又这样钟情于我,我今后一定好好地疼爱你,让你开心幸福!”

叶美萱忸怩了几下身体,直接把他的手拉在自己身前的傲然上放着道:“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嘻嘻!不过为了惩罚你刚才那么淡定,我……我要用这种方式惩罚你!”

柳飞动了动手,感受了一下惊人的软弹,欲哭无泪地道:“我淡定是因为你的言行举止早就把你给卖了,我已经提前感受到了你的情谊。”

“是吗?那我更得惩罚你了,提前察觉还不配合,该罚!”

面对突然变得如此“无理取闹”的叶美萱,柳飞摇了摇头,然后用双手无所顾忌地挠遍她的全身道:“敢用这种方式惩罚我,你这是羊入虎!明天我这伤势应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到时候我一定十倍奉还。”

一听这话,叶美萱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