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29章:赶鸭子上架

第629章:赶鸭子上架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44  |  更新时间:

马克·哈森在这次风波中虽然没事,但是断了左膀右臂,又让哈森制药公司给柳飞公开道歉,名誉受到很大的影响,而且还付出了一亿人民币的代价,可以说这笔血海深仇是彻底结下了。? ?

可是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他还要硬着头皮,经常到海鸣山接受柳飞的治疗。

这不,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他就到海鸣山三次了。

尽管他已经尽可能地保持低调了,但是海鸣山是什么地方,可是众多名流大腕出入的地方,所以他三天两头到海鸣山去拜访柳飞的事,很快就被米国七大家族所知晓。

七大家族的掌舵人当面质询马克·哈森为什么要这么做。

马克·哈森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不愿多说什么,如此一来,七大家族的掌舵人不可能不多想。

马克·哈森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生分起来。

这无疑是柳飞想看到的。

他之所以没有借杨博帝被收买之事直接把火烧到马克·哈森的身上,让他身败名裂,就是想让联合对付他的米国八大家族闹内讧。

现在马克·哈森已经被他给玩弄于鼓掌之中,八大家族的实力和打压之势也明显减弱了一些,如果再想办法让他们自己人彻底斗起来,或者再让两三个家族乖乖臣服,那么这个针对他的联盟也就土崩瓦解了!

这天,给马克·哈森治疗完,柳飞笑了笑道:“马克先生,经过我的治疗,感觉身体怎么样?”

马克·哈森虽然很不想说,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医术实在是太高了,他麾下的名医可不少,但是他身上的这些疾病一直都没有被彻底治好,自从柳飞给他治疗后,他感觉自己身上好几种病的病情都出现了明显的好转。

想了想,他沉声道:“你的医术确实很匪夷所思。”

“哈哈哈……”

柳飞仰天大笑数声,看了一眼李姗姗道:“马克先生,大家都是朋友嘛,既然咱们合作得这么愉快,那么这个合同你看看吧。”

又是合同……

马克·哈森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彻底沦为被柳飞牵着鼻子走的老牛了!

他漫不经心地翻了翻,当看到是有关两人麾下制药公司的合作后,他立即坐直身体,聚精会神地看了一遍。

柳飞笑道:“你麾下有全球排名第二的制药公司,我麾下有华夏排名前三的制药公司,我想我们有很多地方可以交流、合作,你觉得呢?”

这话说得不假。

而且受上次事件的影响,哈森制药公司的形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如果能够在这个时候和海鸣制药交流与合作,哪怕只是流于表面,那么对于挽回哈森制药的形象也是大有裨益的。

说实话,马克·哈森真的动心了。

可是他也不傻,这很明显是个坑,柳飞这是想和他走近,然后瓦解八大家族的联盟。

柳飞见马克·哈森又犹豫了,故技重施道:“既然马克先生不愿意,那就算了!对了,和你说件事,你应该也听说了,我最近一直在筹备海鸣制药公司东南亚分公司,马上要进入最紧张,也是最忙的阶段,所以十天半个月内是没时间给你治疗了,在这段时间内,你就不用来海鸣山了,免得白跑!”

十天半个月……

那奇痒现在虽然是偶尔作,但是一旦作起来,他也受不了,哪里能等这么长时间,遂慌忙道:“这……这是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的合同,签,我肯定签!”

柳飞道:“别说的这么勉强嘛,我别的不敢吹牛,但是就我制药公司现在的实力,世界范围内,还不用求着去跟哪家制药公司合作,自然也包括你的哈森制药。”

这话说得也没毛病。

他这么做更多的是策略上的考量,马克·哈森又岂会不明白?

“柳总,我真没勉强,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签。”

“咱们好不容易合作一次,怎么能就这么随便签了呢,怎么着也得让双方骨干参加,召开一个新闻布会什么的。”

这特么是想闹得人尽皆知,做给米国的七大家族看啊!

马克·哈森真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可是现在被他掐着三寸,而且这对公司本身而言又不是什么坏事,他还能怎么办?

“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公司的高管赶过来。”

马克·哈森深吐了一口气,起身打电话,柳飞则是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你不捐?我逼你捐!

你不服?我逼你服!

你不合作?我逼你合作!

如果你迟迟不答应,那我就再逼逼……

这种让马克·哈森不得不亦步亦趋的感觉别提有多爽了!

第二天,哈森制药和海鸣制药合作仪式在五六十家中外媒体的见证正式举行。

柳飞和马克·哈森都表了讲话,而柳飞还当着所有人的面正式宣布两天后,将亲自带着一个百人交流团前去哈森制药总部参观、交流。

马克·哈森很想说点什么,但是最终还是以笑脸回应。

两天后,在柳飞真的亲自带着百人交流团到哈森制药交流的时候,欧美媒体反应得最为激烈。

谁不知道海鸣制药和哈森制药前不久刚闹了不愉快啊,这么快就表现得“伉俪情深”,自然引他们的诸多猜测。

有些媒体竟然还说是柳飞自知斗不过哈森家族,最终认怂了……

柳飞对这些媒体的报道根本就不以为意,参观、交流与学习,全都非常正式,而且还给交流团的所有成员布置了任务,让他们仔细观察,认真聆听,把在哈森制药所见所听,结合海鸣制药的实际情况,写篇感悟出来。

对于那些言之有理,很有远见且有具体举措,能够促进海鸣制药公司展的感悟,他承诺直接给予三万元的奖励,而且没有名额限制,只看感悟质量!

这样的举措无疑极大地提高了百人交流团的积极性,所以在考察、交流的过程中,他们都格外主动。

还得指望柳飞给好好治病呢,马克·哈森也不敢怠慢他们,一直都是十分殷勤地招待着,待送走他们后,他往转椅上一坐,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

不出他的所料,柳飞前脚刚走,七大家族的掌舵人便一起来了。

凯撒·希尔毫不客气地道:“马克先生,你这是何意?难道是想和柳飞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吗?”

戈麦斯·亚斯也是很有攻击性地道:“我这人是最讨厌背叛的,如果你们哈森家族要是想背叛我们的话,最好想清楚!”

马克·哈森连忙道:“诸位先听我说,我和柳飞还是势不两立的仇敌,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你们也知道,我之前被他抓到了关键证据,失去了左膀右臂,而且制药公司的形象也随之大跌。在这样的情况下,柳飞主动示好,要和我的公司加强交流,于现实层面考虑,我如何拒绝?”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知道他这是想挑拨离间,让我们闹内讧,但是咱们这个联盟岂是那么容易瓦解的,你们说是不是?”

凯撒·希尔怒声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倒也可以理解,但是你既然知道他要挑拨离间,为什么还要三天两头到他的海鸣山去?你难道没觉得这段时间,你和他私下交流的比我们还多吗?”

“我……”

话都到喉咙了,但是觉得太丢人,说了后,他就没法再在他们面前立足了,所以马克·哈森又给生生地吞了下去,然后道:“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戈麦斯·亚斯冷声道:“我们相信你?你怎么不相信我们,为什么不说是什么苦衷?马克先生,如果你改变了立场就早说,我们不会怪你,只是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七大家族共同的敌人!”

尼玛,在外被柳飞欺负,回到米国还要被他们给压着,马克·哈森真是受够了,他猛拍了一下桌子道:“我再说一遍,老子和柳飞是不共戴天的仇人,绝对不可能跟他站在一条船上,你们爱信不信,来人呢,送客!”

七大家族的掌舵人相互看了一眼,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只是摇着头离开了。

……

一个星期后,马来西亚吉隆坡。

海鸣制药公司东南亚分公司正式成立,与此同时,分布在东南亚十一个国家的二十家海鸣堂也在同一天正式营业。

为了让制药公司一举进军东南亚市场,从制定目标到实现,已经是大半年过去了,柳飞真是感慨万千,和哈森制药这样的跨国巨头斗了那么长时间,海鸣制药也总算是有自己的海外公司了,不容易啊!

李姗姗笑容满面地看向柳飞道:“飞哥,咱们的制药公司热闹了那么久,终于迈出了至为重要的一步,我好高兴。”

柳飞还是不改吊儿郎当的本色,突然凑头到她耳边小声道:“你猜咱们海鸣堂的药物和中药材,哪一样会在东南亚卖得最好?”

李姗姗立即满脸通红地瞪了他一眼道:“没……没个正经,不理你了,哼!”

柳飞坏笑一声道:“好了,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了,我猜测的却是感冒烧药,咱们拭目以待,看看谁的答案正确,谁赢了,谁主动欺负谁!”

李姗姗轻咬了一下薄唇,慌忙道:“我……我可什么都没说。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个事,咱们和哈森制药合作,是个人恐怕都能看出来咱们到底想干嘛,米国的那七大家族的掌舵人又不是傻子,你觉得有用吗?”

柳飞很是淡然地道:“他们肯定知道我是在挑破离间啊,但是那又何妨?三人尚且成虎呢,只要我和马克·哈森这么不停地交流、合作、往来,哪怕只是停留在表面,没有实质的内容,时间一长,那七大家族即使再相信马克·哈森,也肯定会怀疑他脚踏两只船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且我又不是没有其他动作了,我的目标可是他们八个家族,肯定会再出招,让他们内部闹个不停,无力和我扳手腕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