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28章:彻底没脾气

第628章:彻底没脾气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84  |  更新时间:

由于饱受奇痒的折磨,所以和柳飞达成“协议”后,马克·哈森便立即带着五个心腹乘坐私人飞机来到了海鸣山。

当然,他们注定不能空手而来。

按照柳飞的指示,他们用多达十几个来自各个国家的银行账户向柳飞指定的基金组织账户,以匿名的形式前后捐了一亿人民币!

马克·哈森感觉心里在滴血。

哈森家族虽然每年都会拿出大笔资金用于慈善事业,但是更多的是为麾下公司的形象和战略服务的。

这次竟然被硬生生地逼成了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

他现在压根就不敢多想了,唯恐自己会被活活气死,只能是拼了命地安慰自己,这是在给整个哈森家族积阴德、积福气、积善果,哈森家族一定会因此永世昌隆。

柳飞查询核实,确定见面大礼到手后,立即采用针灸和药物并行的方式,马克·哈森和五个心腹身上的奇痒消失了。

这可把他们全都给震惊到了。

这么就治好了?

他到底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啊?制药公司和科研机构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找到止痒之法。

柳飞留意到他们的表情,微微一笑道:“怪病嘛,不怪怎么能称之为怪病呢?而我又很擅长治这样的怪病,如果连这痒痒一类的小怪病都治不好,那又谈何擅长?”

听到这话,马克·哈森等人杀了柳飞的心都有了。

还装呢?

有完没完了!

现在每每看到他一脸贱笑的样子,他们都会为自己感到悲哀。

他们可是一帮在医学界和商界都很有名气的人,结果愣是被这个彻头彻尾的痞子和流氓给耍成了这个熊样,真心丢人!

不再受奇痒的折磨,马克·哈森又突然变得有底气了,他站起身道:“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聊的,告辞!”

柳飞满脸笑容地挥了挥手道:“不送!只是马克先生,你患有高血压啊,而且由于常年劳累,身体非常虚弱,免疫系统低下……”

马克·哈森转头看了他一眼道:“这是我的事,不劳你操心!”

柳飞微微一笑道:“大家都是朋友嘛,马克先生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而且我是一个医生,怎么能见病不治呢!”

马克·哈森微微攥拳,一字一顿地道:“再说一遍,不用!”

柳玉莲立即道:“喂,你这人是想耍赖吗?立即让你的人到警局自首去,这样也许可以少判些,不然的话,我们可就自己报警抓人了。”

马克·哈森也没有回应,带着人继续往前走。

梁静妍和柳玉莲见状,想去拦住他们,柳飞摆了摆手,往沙发上一坐,眯着眼抿了一口茶道:“让他们走吧。”

梁静妍道:“这怎么行?你兑现了承诺,可是他们还没兑现承诺呢。”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道:“我有兑现承诺吗?”

“你都给他们治好奇痒了,还不算兑现承诺?”

“你们哪只眼看到治好了?放心吧,很快,他们怎么离开的就怎么回来!”

看他那一脸的坏笑,众美女恍然大悟,全都笑疯了。

柳飞又抿了一口茶道:“有些人就是这么不长记性,好了伤疤就忘了疼,这次我一定让那马克·哈森彻底怀疑人生不可!”

他话音刚落,马克·哈森又带着五个心腹急匆匆地赶回来了,他怒火滔天地指着柳飞道:“柳飞……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柳飞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脸无辜地道:“我怎么了?”

“你!”马克·哈森咬了咬牙,稍微缓了缓语气道:“你没把我们的怪病给彻底治好。”

“哦?”

柳飞站起身给他们逐一把了脉,然后苦笑一声道:“马克先生,这次你可真冤枉我了,他们五个的怪病已经彻底好了,只是你的嘛,因为你的体质和免疫系统低下的原因,所以还没有完全治好,偶尔还是会很痒。”

这话说得……

马克·哈森直接用手指着他的鼻子,双眼欲裂,头发尽竖。

“拿开,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柳飞收敛笑容,一脸严肃地说了一句,马克·哈森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讪讪地缩回手,沉声道:“谁都有底线的,我希望你不要一而再地挑战我的底线。”

还张狂呢……

不愧是豪门家族的掌舵人!

只是咱耍起流氓来,管你是大鳄,还是财阀,一律无视!

柳飞一脸淡定地道:“马克先生既然这么说,那么就请回吧,我本来真的是好心想治好你身上的种种疾病的,既然你不领情,而且还血口喷人,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柳飞,你祖宗的,老子和你拼了!”

一个心腹见自己的老板都快被欺负得没个人样了,盛怒之下,直接挥拳冲向柳飞,不过柳飞和梁静妍都没有出手,柳玉莲便轻松将其拿下了。

柳飞啧啧两声道:“竟然还动起手了,我想你们应该是忘了,这里是在华夏,这里是我的窝。”

说到这,他看向马克·哈森道:“马克先生,我是真拿你当朋友,不然你觉得你会站在这好好的?”

马克·哈森真是快被他给折磨疯了,厉声道:“你……你狠!行,我现在就让他们俩按照你说的前去警局自首!只是我身上这病,你什么时候能给治好?”

柳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这人做事很厚道的,而且向来喜欢买一赠一,我现在就可以承诺于你,不仅可以治好你身上这怪病,而且还可以顺带治好你身上的其他疾病,只是肯定需要一点时间的。暂定两个月吧,这两个月内,你要积极配合,常来我这接受治疗,不然受折磨的肯定是你自己。”

两个月!

这特么表示还要至少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两个月啊!

马克·哈森突然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就和这么一个煞神杠上了?

柳飞见他还在犹豫,立即让李姗姗把草拟的合同拿出来,然后递给马克·哈森道:“这是我草拟的给你治病的合同,是具有法律效益的,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我借治病害你。你自己看看要不要签吧。”

马克·哈森当即翻开看了看,当看到一条条条款都是诚意十足时,他很是震惊,这个家伙是真的要强制治疗好他身上的其他疾病?

天下有这么好的事?不会有诈吧?

而且当看到合同中写的他只需要付一元的治疗费时,他就感到莫大的讽刺。

柳飞见他犹豫不决,立即夺回合同道:“既然你不愿意签,那就算我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好了,不过你这病我给治定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说无论他签不签,他都要接受他的治疗啊!

这流氓耍得……真是绝了!

为防止他胡来,显然是签合同更好。

所以马克·哈森一咬牙,还是签了。

柳飞当即和他握了握手道:“好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病人,放心,我对任何一个肯竭力配合我的病人都会万分仁慈的,而对于那些不听话的,我也是有各种手段能够让他们乖乖听话的。”

马克·哈森将眼一闭道:“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我会尽全力配合,只是希望有些事你能够三思而后行。”

柳飞微微一笑道:“马克先生,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只要你让他们乖乖去自首,然后让制药公司发表致歉声明,咱们之前的那些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就翻篇了,你看怎么样?”

马克·哈森也没有说话,直接带着人离开了。

柳玉莲直接软趴在柳飞的怀里大笑道:“过瘾,太过瘾了,终于把他给收拾得没有脾气了,让他嚣张!”

余倾城则是道:“哥,你是真的打算把他身上的其他疾病都给治好?”

柳飞扶起柳玉莲,笑道:“当然,作为一个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但是呢,他的病我也不是白治的,你们静观好戏好了!”

说完,他带着李姗姗来到杨博帝的家中,他前脚刚到,韩颖便给他打电话了,说有两个外国高管突然自首了,而且还招出了杨博帝,柳飞让他直接到杨博帝家抓人,然后对杨博帝道:“马克·哈森麾下的一个副总和一个首席科学家已经自己到守成派出所自首了,而且还把你给招了出来。”

杨博帝目瞪口呆道:“他……他们把我给招……招了?”

柳飞把之前蝎子拍的照片往桌子上一扔道:“其实我早就掌握了你吃里扒外的证据了。说实话,我虽然对你的能力很认可,但是在职场中,我也最讨厌你这种人,所以我最终决定让幕后推手自己把你给卖了,让你也好好尝尝被‘自己人’卖的滋味!”

蝎子拍了拍杨博帝的肩膀道:“这两天我和你也聊了很多,柳总对你绝对没的说,你这又是何苦呢?痛定思痛吧,出来后本分做人!”

自从被蝎子等人以喝酒、聊天的方式给“困”在家中,杨博帝就已经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可是他实在没想到自己最终竟然是被贿赂人给卖了,而且是通过他们自首的方式……

他不禁想问,柳飞这是怎么做到的!

可是很显然,柳飞不会回答他这个问题,其他人也不会。

很快,韩颖带着一众干警前来把杨博帝给带走了,哈森家族麾下的制药公司也第一时间发表了致歉声明,一时间同时震惊世界医学界和世界商界。

米国七大家族的掌舵人一起赶到马克·哈森的家中询问是怎么回事。

这么丢人的事,马克·哈森哪里愿意拿出来细说啊,他只是简单地说贿赂的内鬼被柳飞发现了,并且还被他掌握了关键证据,他不得已采取了弃车保帅的策略……

与此同时,海元省成立的帮助省内山区贫困村落搬迁的基金组织,突然在短时间内收到一个亿的匿名捐款的事,也在整个海元省和华夏商界引爆。

有很多人觉得这一个亿很有可能是柳飞捐的,省内和市里的领导甚至亲自打电话向柳飞核实。

柳飞一口否决了,不过说他捐或者肯定和他有关的言论却是更甚嚣尘上。柳飞自己也是醉了,这还不如不澄清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