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27章:人至贱则无敌

第627章:人至贱则无敌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30  |  更新时间:

要钱还是要命?

这不用选择,也没得选择!

在当前这种情况下,马克·哈森能做的也许只有认栽!

从八百万到一个亿……

这是怎样一个跨度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地球上绝大多数人不仅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这个跨度,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可是就在刚刚,被柳飞寥寥数语实现了。

马克·哈森真心觉得窝囊,然而他现在不得不安慰自己,他逼他捐出一亿人民币的捐款已经很不错了,还好不是一亿美金!

而且既然是捐款,捐谁不是捐?做人要怀有大爱嘛,柳飞说得对,咱们都是地球人,要互帮互助。

“一个亿就一个亿!”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和艰难的抉择,马克·哈森最终答应了。

柳飞笑了笑道:“马克先生这么有爱心,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只是呢,我这人和做好事不留名的人特别投缘,帮忙治疗的时候,不仅会竭尽全力,而且一定会将他身体中所有的疾病都给治疗好。马克先生,上次我见到你的时候,其实就发现你身体很虚,精神气也很不好,你看……”

逼捐一个亿还不算完,竟然还要求匿名捐!

马克·哈森瞬间怒火中烧道:“你别得寸进尺,欺人太甚!”

“喂,马克先生,你是在和我说话吗?信号不好!”

柳飞若有其事地喊了几声,沉声道:“马克先生,您刚才说什么?是说我得寸进尺吗?要是我得了怪病的话,某人恐怕巴不得我立即死呢,您说是吗?”

“你!”

马克·哈森见过无赖,但是何曾见过这种无赖啊。

他眉头紧皱,双眼喷火地道:“你们华夏不是有句话叫‘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嘛……”

柳飞立即回应道:“我们华夏还有一句话,叫‘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是命中注定,那好像也没有我什么事了,我去忙我该忙的了,恕不奉陪!”

“等……等!”

马克·哈森忽然意识到公开捐可能会被议论纷纷不说,而且还有可能招来更大的风波,遂以此安慰自己,然后揪着胸口道:“那……那就匿名。请问你可以给我们治疗,或者告诉我们治疗之法了吗?”

柳飞苦大仇深地道:“哎呀,马克先生,我也想啊,但是我现在正在为公司出了一个叛徒而烦恼呢。实不相瞒,我这人一心情不好,就直接撂挑子,不想给人看病,哪怕是大罗神仙来劝也没用!”

这是什么意思?

这分明就是逼他捐款的同时,还让他把私下贿赂杨博帝的事情给了结了啊!

马克·哈森就知道这个坎是迈不过去的,但是赔了那么多钱还无法避免此事,这和签订丧权辱身的条约有什么分别?

柳飞见他沉默不语,给他指了一条明路道:“马克先生,大家都是朋友嘛,这种让亲者恨,仇者快的事,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做的,对不对?”

意识到他并没有打算把他往死里逼,然后斗得鱼死网破,马克·哈森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慌忙道:“对对对,这个事都是我的手下干的,我事先毫不知情。”

“但是你作为他们的领导,恐怕难辞其咎吧?”

“这个……”

“大家都是朋友嘛,我开个玩笑而已。马克先生,我也听杨博帝说了,这件事主要是和你一样得了怪病的副总和首席科学家干的,所以只要你让他们乖乖来华夏自首,然后你的制药公司再公开向我道歉,我的心情一定会很愉快的,我自然可以治疗你们的怪病,你觉得呢?”

“……”

狠!

太他娘狠了!

如果让他们俩自首,那无疑于断了自己的左膀右臂,马克·哈森可没有那么蠢!

他的几个心腹见柳飞得寸进尺,也全都气炸了,纷纷放狠话。

“马克先生,这个王八蛋太过分了,您不要再和他谈了,咱们报警吧,大不了和他鱼死网破!”

“没错,他这是欺负我们有错在先,就不敢把他给怎么样吗?太张狂了!”

……

听他们这么说,早就隐而不发的马克·哈森终于爆发了,冲着手机咆哮道:“柳飞,你想斗是吗?老子陪你!大不了鱼死网破,大家一起玩完!”

柳飞淡然一笑道:“马克先生,要玩完也是你先玩完吧!你可别忘了,世界商界的人都是怎么说我的,我就是一个疯子,疯子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了,所以请不要在我面前说什么鱼死网破之类的话。”

顿了顿,他继续道:“同时,你应该掂量掂量,你的制药公司可是上市公司,最忌丑闻,家族又是世界知名的豪门家族,我只是一个光杆司令而已,真斗起来,你觉得我会怕你?”

马克·哈森浑身抖了一下,突然转头,吐了一口鲜血道:“你!”

柳飞笑道:“不会是气火攻心了吧?马克先生,您可千万要撑住啊,我可是真心拿你当朋友,所以并没有把矛头直接对准你,不然我让你在世人面前承认私下贿赂我的高管,窃取我的学术论文和宝贝,你的一世英名可就全毁了,你的制药公司的名声也会大跌!而且我最终即使迫于压力帮你治好了怪病,万一留下后遗症什么的,那总不能也怪到我的头上吧?所以马克先生,做人要知足,大家都是朋友嘛,我很容易知足的,现在就看你了……”

马克·哈森现在是又气又痒,已经完全说不出来话了,待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几个心腹后,他只得再次安慰自己,他们是职业犯罪,而且又没有给柳飞造成重大损失,再加上主动去自首的话,判不了多长时间的,如果到时候再想办法让米国警方引渡一下,这事存在大事化小的可能。

这总比让制药公司和哈森家族在世人面前颜面尽失,信誉一落千丈,而他们六个人都要冒着被这奇痒给折磨死的风险强吧?

所以吐了几十口粗气后,他含着泪道:“好,我答应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只要治好了身上的奇痒,不再受制于他,马克·哈森势必要让柳飞百倍奉还!

柳飞抽了抽鼻子道:“嗯,很有诚意,你们这六个病人我治定了,立即坐飞机来海鸣山吧,不过咱可事先声明,在我治疗之前,你们一定得保证我心情愉悦,不然的话,我还是会撂挑子的。”

马克·哈森道:“我这就让人去匿名捐款,到时候你尽管去查!至于我的两个高管,最起码得等你把他们给治好了再说吧,我想你也不希望把事情闹到咱们俩都管控不了的程度。”

柳飞道:“大家都是朋友嘛,好说,好说,你们赶紧过来吧。”

挂了电话后,柳飞刚想说话,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柳玉莲、李云柔、余倾城等人兴奋得直接在他的面颊上印下了唇印。

柳飞晃了晃脑袋,扫了她们一眼道:“刚才发生什么了?还有吗?”

“去死!”

众美女摁住他轻打了几下,然后全都是捧腹大笑了起来。

看到眼前波涛汹涌的样子,柳飞干咽了一口唾沫,然后也趴在沙发上笑了好一会儿,方才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看来我采取的斗而不破的策略很奏效,这年头趁机给家乡父老们捞好处才最有成就感!只是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咱们不能高兴得太早……”

梁静妍笑道:“想不到你还保持理智呢!都说人至贱则无敌,柳飞,这若是论谁贱,放眼古今中外,东西南北,我只服你柳飞!这一次你干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柳玉莲附和道:“飞哥哥这是相当于给六个人看病,帮海元省山区的父老乡亲们赚了一个亿的善款啊,牛掰大发了。试问天下谁还敢和飞哥哥比治病赚钱?这都赚出境界,赚出气势,赚出成就来了!”

柳飞指了指她们道:“所以你们要记得哈,今后每天记得给我按摩、掐肩、捶背、洗脚,你们说我为了一个亿多不容易啊,和一个仇家当朋友,浪费了多少唾沫星子……”

柳飞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一道十分悦耳地声音突然传进房中:“柳飞,你还真是不要脸中的极品。也罢,便宜被你占,兰姨不曾偷!咱们有来有往,你好自为之。”

听到这声音,柳飞一站而起,急忙冲出房间,结果根本就没有看到人,他皱了皱眉头,忽然想到那神秘女子说很喜欢他种的兰花,当即冲到兰花培育室里,当发现少了一盆丹霞兰和一盆鸽子兰后,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他借势玄妙阁拿下了烫手的蓝雪精灵,而玄妙阁一直都没有说什么,现在玄妙阁的这位光明正大地偷走了丹霞兰和鸽子兰作为补偿,细想想,其实也不亏。

只是当看到跟过来的众美女杀人的眼神后,柳飞意识到她们一个个全都误会了!

“兰姨是谁?好你个柳飞,竟然连姨都不放过!”

众美女齐声嚷嚷了一句,柳飞差点吐血,连忙解释道:“我哪来的姨啊,她是玄妙阁的那个神秘高手。至于她说的占便宜,指的是我借势玄妙阁,拿下蓝雪精灵,又让众多异能者有所忌讳,不敢到我这里抢之事,你们可千万别误会。”

梁静妍嘴角高翘道:“是吗?也对,以你这无赖的风格,肯定是我不喊姨,姨逼我;我不泡妞,妞泡我,对不对?”

“……”

柳飞瞬间有种如遭雷击的感觉,他摇头道:“是真的,咱别乐极生悲好吗?还是赶紧去准备马克·哈森一行来到我们海鸣山之后的事宜吧,这个事今后再谈,现在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

李云柔连忙道:“你的意思是马克·哈森有可能反击?”

柳飞诡异一笑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我都说了我要玩局中局。仅仅这样,你们不觉得还是太便宜他们了吗?我可是还有大招呢。而且你们别忘了,我要对付的可是米国八大家族,而不仅仅是哈森家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