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26章:义诊变天价

第626章:义诊变天价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41  |  更新时间:

马克·哈森一口回绝了柳飞帮忙治疗的“请求”。

他还是那么强势,那么倔强,大有宁死不屈的意思。

尽管“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但是柳飞的脸上却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

挂了电话后,他扫了一眼柳玉莲、李云柔等人道:“看什么?继续打牌啊!”

梁静妍笑道:“腹黑哥,你这是要先礼后兵?”

柳飞道:“别把一个痞子说成君子,我可没那么高尚!这么说吧,他越生气,身体也就痒得越厉害,我只是想让你们早点看到他哭着求着来和我谈判罢了!”

“呃哈哈……”

众美女再次笑翻了天。

这人咋这么贱呢,完全贱出境界来了……

众人又打了几个小时的牌,然后一起吃了晚饭,李云柔见马克·哈森还没有给他打电话,有些担忧地道:“飞哥,你是不是在那金属匣子中放置了无色无味,一旦吸入就可以让人全身发痒的气体药物?”

柳飞点头道:“没错,金属匣子打开的那一刻,气体就会窜出,周围的人都会遭殃,所以可以断定的是不仅马克·哈森一个人受折磨,肯定有人和他一起受折磨,而且搞不好都是他的亲人或者心腹。”

李云柔道:“可是你难道忘了哈森家族强大的根本是什么了吗?就是医药啊!他麾下有全球第二大制药公司,还有几家很有名的科研机构。他敢直接拒绝你的治疗,就是有信心利用手头上的资源把奇痒的症状给治好吧?”

柳飞不慌不忙地道:“要是一般的痒,那自然是难不倒他们!但是他们呼入的气体可是被我特殊处理的,我虽然不能保证他们一定解不了,但是以哈森家族麾下制药公司和科研机构的实力,肯定是解不了的。”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矛盾,其实不然。

说白了,柳飞将可以致氧的气体进行了修为加持,以他现在的实力,除非修为比他高的人能解,不然想都别想。

当然,也不能排除哈森家族背后,有那种实力超然的异能者在帮助他们,可是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如果真的存在的话,恐怕早就亲自出马来海鸣山要他的命了,还用马克·哈森和他如此大费周章地玩商战,斗计谋?

想了想,柳飞嘴角微勾道:“如果他上来就屈服,那我还没有什么成就感了呢,他既然不信邪,决定硬抗,那就随便他吧,我们睡觉!”

说完,他看到众美女神情各异地看向他,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话说得有问题,遂轻咳一声道:“那个……你们自便,我去睡觉了。”

闪进卧室后,他往床上一躺,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然后直接把手机关机!

你敢拒绝我?

我特么让你哭爹喊娘也找不到我!

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柳飞起床洗漱一番,吃了早饭,这才在众美簇拥下坐在沙发上,打开手机。

当看到手机上有几十条来自米国的呼叫记录,有些是马克·哈森的,有些是陌生人的时,柳飞笑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他终究还是认怂了!”

柳玉莲帮他掐着肩,余倾城帮他摁着腿,李云柔则是给他冲了一杯茶,连一直都很淡定的梁静妍也拿了一个抱枕放在他的身后,让他靠着。

享受着每个男人做梦都想梦见的待遇,柳飞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他让柳玉莲和余倾城都再用点力,然后手都点了马克·哈森的手机号码了,但是最终也没拨通。

柳玉莲当即捶了他一下道:“飞哥哥,快点嘛,大家的胃口早就被你给吊起来了,我们都想知道你到底和他谈什么!咱事先说好,这次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他,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柳飞道:“别介,既然是谈判嘛,和气生财,和和睦睦才最重要!”

柳玉莲实在没忍住,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看,抱着他的脖颈大笑道:“你……行,继续你的表演,如果你这次能够让我们几个心服口服,今后这样的待遇天天有!”

柳玉莲扫了她们一眼道:“这可是你们说得哈,看好了!”

他再次拿起了手机,不过根本就没有给马克·哈森打电话,而是玩起了手机里的小游戏,引得几个美女一起吐槽。

然而,她们也都明白,他这是在等马克·哈森主动打过来呢。

没过多久,一个来自米国的陌生号码打来,柳飞接了就挂了,意思再明显不过,让你们的头头打来!

很快,马克·哈森打来了,他万分殷勤地道:“柳……柳神医,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这病情越来越严重,马上都要把我这条命给折磨没了,请您行行好,帮我治疗一下吧,你说的任何条件我都答应。”

柳飞把手机开外音道:“哎呀,马克先生,您这说得是什么话?我昨天的时候就和您说了,我是一个医生!既然是医生,那治病救人就是我的本分!先说说,你是什么症状,我好有个大致的了解。”

尼玛,你干的好事,竟然还如此冠冕堂皇地问,臭不要脸!

马克·哈森气得紧紧地攥着拳头,指甲已经没入肉里,有鲜血溢出了,不过他还得忍!

谁让他之前想当爷爷呢,现在他不当孙子,谁当孙子!

柳飞愿意理,那就表明有得谈,这其实已经是万幸了。

马克·哈森快速把自己的症状说了一下,柳飞嫌不够详细,又让他重新说,他硬着头皮,穷尽词汇地描述了一遍,谁知柳飞却是道:“这不就是皮肤过敏嘛,马克先生太大惊小怪的了,抹点药,撑一下就过去了!”

撑一下就过去了?

痒得连命都快没了,还怎么撑!

无耻!这世上怎么有如此无耻之人?

马克·哈森赶紧让人帮忙挠身体,然后龇牙咧嘴地道:“柳……柳神医,这个真不是皮肤过敏,求求你行行好,再想想。”

这世上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明知道敌人在演戏,自己这个受害者还必须得陪着演……

马克·哈森这会儿恨不得把柳飞给五马分尸,抽筋扒皮了,但是奈何命都在他手上,不得不低头。

柳飞抽了抽鼻子,态度很诚恳,语气很温和地道:“那有没有可能是传染?有没有和你接触过的人也得了这种病?”

马克·哈森道:“还有五个。”

柳飞摇头道:“马克先生,还请您配合一下,作为医生,我有必要了解一切有助于治疗你们病情的情况,还请你把他们和你的关系、职位、什么时候有过接触等都说一下。”

马克·哈森犹豫了半天,突然听到柳飞说等累了,要挂电话,赶紧把五个心腹给“卖了”。

听说其中的一个是制药集团的副总,一个是科研机构的首席科学家,柳飞暗自感叹马克·哈森这心腹阵容太强大了。

他煞有介事地道:“感谢马克先生的配合,我想这个怪病,我应该是可以治的。只是……”

马克·哈森慌忙道:“只是什么?是治疗费用吗?您放心,只要您愿意给我们治疗好,治疗费我保证让您满意!”

柳飞干咳一声道:“俗!太俗了!马克先生,我是那种贪财的人吗?而且就我们俩这关系,要什么治疗费啊。”

“那您……”

“不过呢,我这人有个特殊癖好,最喜欢看到别人献爱心,求平安了。我也向来把这类人视为有缘之人,我给有缘之人看病,是绝对不收治疗费的。马克先生,你我很显然是有缘之人嘛。”

呵……把逼捐款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他绝对算得上是古今中外第一人。

围在他周围的众美女听到这话,差点都笑了出来,不过还是强憋住了,可是那一张张俏丽的脸蛋儿早已憋得通红,就像是一个个熟透了的苹果一般,煞是誘人。

马克·哈森也不是傻子,连忙道:“捐,我捐,你说捐多少!”

柳飞摇头道:“这怎么能说我让捐多少呢?还是看您,不过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嘛,马克先生这么有能力,肯定会很慷慨的。在这我不得不厚着脸皮说一句,咱们海元省今年成立了一个专门用于帮助省内山区的贫困村落搬到城区的基金组织,是非常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爱心人士助一臂之力的。”

马克·哈森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即道:“柳神医不就是海元省的嘛,所以我肯定得支持您的家乡了!这样,我马上吩咐下去,捐……捐八百万!”

柳飞微微一笑道:“马克先生真的好慷慨啊,不过我突然有点急事要处理,咱们抽空再聊!”

这病哪里还能再等啊!

马克·哈森猛砸了一下桌子道:“一千万,这样可以了吧?”

柳飞道:“当然可以,不过这只能说您和我比较有缘,其他的五个和我可就没缘喽……”

听完这话,马克·哈森简直要疯了,按照他这意思,一人一千万,那他们六个人就要捐六千万啊!

妈蛋,这不是他的钱,他是不心疼。

这得卖多少瓶药才能赚六千万?

柳飞见马克·哈森彻底变哑巴了,笑道:“马克先生,做慈善也是企业的责任,虽然说你是在我们华夏做慈善,但是大家同处地球村嘛,而且以哈森家族的财力,六千万还不就是毛毛云,我想以您的善心,最起码会给八千万以上,对不对?”

直接加了两千万!

你特么不是一毛不拔吗?

我直接来剥皮的!

柳玉莲、李云柔、余倾城等人听到这话,有人抱着柳飞的脖子,有人搂着柳飞的胳膊,有人直接趴在了柳飞的两腿上,目的只有一个,憋笑,嗯,很认真地憋笑!

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能因为一个笑,而让能够造福海元省山区农民的八千万不翼而飞了啊!

马克·哈森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他在好几个心腹的搀扶下,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到转椅前坐下,带着怒气道:“柳神医,捐款也是要量力而为的,你也知道的,当前药品市场很不景气……”

柳飞直接打断道:“马克先生,我头发短,见识少,但是您也不能骗我啊,药品市场什么时候不景气过?像我这种给人免费治病的人都活得好好的,您麾下可是有全球第二大制药公司呢。”

说到这,他突然话锋一转道:“等等,瞧我这反应,您这是谦虚了啊,看来您是打算捐一个亿啊,那我先代表山区的父老乡亲们谢谢您喽,您可真是一个大善人!我可早就听说了,最近五年,哈森家族每年的捐款都是以亿计,前年甚至还直接捐了一亿美金,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靠,抬到一亿人民币后,竟然瞄向一亿美金了!

马克·哈森差点掀桌而起,可是他全身的奇痒似乎每时每刻都在提醒他,现在和他谈判的可是位能要他命的小祖宗,他这个老汉必须得跪着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