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25章:黑色星期五

第625章:黑色星期五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24  |  更新时间:

“不得不说,柳飞真是一个医学奇才,竟然又有重大发现!这篇学术论文一旦刊登出去,势必震惊整个医学界!你们几个赶紧研究研究,看看有没有能够为我所用的东西,特别是神秘酶,看看能不能合成啊!一旦能够人工合成,那它所能够创造的收益绝对是无法衡量的。”

“这篇学术论文是好东西,目测这个金属匣子也一定是好东西。上面这个图像我在中医典籍里经常看到,是神农尝百草的图像,神农可是华夏远古时期最有名的神医,这金属匣子上既然刻着这样的图像,那么代表这金属匣子里装的东西肯定和医学有关。”

“这金属匣子上面有一道道连刀片都插不进去的条痕,看来嵌合得严密无缝,但是这也表明这个金属匣子是一定可以打开的,咱们集中众智,一起好好地琢磨琢磨。”

……

这边,马克·哈森带着五个心腹围着学术论文和金属匣子讨论得热火朝天,一个个龙马精神。

海鸣山,柳飞带着蝎子及一众美女盯着电脑,也是乐此不彼地讨论了起来。

“你们说他们能打开金属匣子吗?要是不能打开的话,那咱们这通盘的计划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对啊,金属匣子打不开,学术论文再被他们窃取,那咱们可就亏大了!”

“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吧,你们也不看看飞哥多淡定,想必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

柳飞见柳玉莲、李云柔等人皆是看向自己,微微一笑道:“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金属匣子打不开,那就打不开呗,反正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你们也很清楚。至于那篇学术论文嘛,主要讲述的是蓝雪精灵可以分泌一种加速人体造血的神秘酶,看着确实是重大发现,估计很多人也想把它当成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但是现在全世界谁不知道蓝雪精灵在我这儿,他们敢明目张胆地把论文发表出去,那不相当于告诉全世界他们是剽窃他人成果嘛。”

柳玉莲笑道:“飞哥哥,你这脑子真好使,听你这么一说,我们也完全不担心了,现在只管看好戏就行了。”

柳飞道:“不要低估他们的智商,如此简单、残暴的打开方式,他们即使想不到,也会阴差阳错打开的,相信我的判断!来来来,咱们边品酒边等待!”

……

马克·哈森带着五个心腹研究了两三个小时也没有研究出打开金属匣子的办法,这可把他给气得够呛,他拿到耳边用力地晃了晃,可以明显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在晃动,遂咬了咬牙道:“这什么破玩意,怎么这么难解?惹毛了我,我直接把它给熔了!”

一心腹慌忙道:“马克先生,使不得,万万使不得!我突然想起他们华夏破九锁连环的一个典故,那个连环也是很难解开的,但是有人一刀把连环给劈断了,也算解开,要不我们试试?”

马克·哈森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立即让人去找刀和锤子,结果无论是刀砍,还是锤砸,金属匣子皆是安然无恙。

“他奶奶的,这玩意简直坚如磐石,可以当子弹了!”

马克·哈森拿起来又端详了一会儿,气恼之下,直接将其往地上一摔,只听一声脆响,金属匣子竟然像是莲花一样缓缓地“绽放”。

看到如此奇妙且美丽的画面,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就……就这么打开了?

华夏人的做事风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粗暴了?

马克·哈森喜出望外的同时,赶紧用手捧起金属匣子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快速地清理了一下,就两样东西,一个黑色的,形状很卡哇伊的玩具,还有一摞很小的方块形白纸,白纸上都画着画,不过画工完全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太差了。

“这么高级的金属匣子,怎么就装了这两样玩意?”

“这画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怎么这么难看!”

“这个卡哇伊的小玩具……等等,它腹中好像有东西!”

……

一个心腹将卡哇伊腹中的黑色小东西给整了出来后,仔细看了看,突然往桌子上一扔道:“这……这是定位器!”

“什……什么?”

听到这话,马克·哈森红润的脸蛋瞬间苍白,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颤巍巍的拿起黑色的小东西看了看,确定它真的是定位器后,心中瞬间萌生了一个念头,一个他难以接受的念头。

被耍了!

如果辛辛苦苦、大费周章搞来的这些玩意只是柳飞有意送给他的“大礼”的话,那他的这张老脸往哪搁?

“看那几张纸上画的是……是什么东西!”

马克·哈森指着一个心腹说了一句,那心腹拿起一张张纸道:“第一张上画的是一条狗,第二张上画的是一片森林,第三张上画的全部都是向右指的箭头,第四张上画的是一头猪,不过打了叉,猪后面又画了很多小乌龟。”

另外一个心腹凑头看了看道:“第一张上画的是一条狗没错,但是很明显是一条哈士奇。有哈士奇,有森林,有箭头,有猪,有乌龟,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听他这么说,怒火中烧的马克·哈森朝着他踹了一脚道:“你们都是猪吗?废物,全都是废物!立即给我打电话给杨博帝,那个没用的家伙,我要宰了他!”

看他突然发这么大的火,众人相互看了一眼,恍然大悟。

这四张纸联起来的意思是:哈森家族不是猪,而是全都是乌龟,呃不,应该是全都是王八……

尼玛,这不是被耍了是什么?

搞了一圈,这只是柳飞戏耍于他们的一个陷阱而已,而他们一个个却把它给当成宝。

这人丢得……

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脸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一个心腹赶紧给杨博帝打了一个电话,不过根本就打不通。

马克·哈森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连忙看向众人,万分忐忑地道:“目前看来,那个该死的杨博帝早就暴露了!如……如果你们是柳飞的话,你们会大费周章地只搞这些?”

对啊,好不容易挖了一个这么大的陷阱,除了戏耍一下,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这还是柳飞的风格吗?

现在世界商界谁不知道,那柳飞可不是省油的灯!

马克·哈森再次看向金属匣子中的几样东西,金属匣子是黑色的,金属匣子中的小玩具是黑色的,定位器是黑色的,连画的色调也是黑色的。

他猛然用手抱着头,诚惶诚恐地道:“今……今天星期几?”

一心腹道:“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

马克 ·哈森瞬间感觉心脏像是被锤砸刀砍一般,在米国,黑色星期五指的是感恩节后,米国人疯狂大采购,商家大盈利的一天。

当然,如果星期五恰好是十三号的话,还有另外一种含义。

它源于西方的宗教信仰,耶稣死在星期五,而西方人认为十三是个不吉利的数字,两者的结合令人相信当天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

可是今天又不是十三号,柳飞送来的东西中,除了那几张纸是白色的,其他的都是黑色的,很显然是想往这方面靠,告诉马克·哈森今天对于他而言,将是一个很不幸的日子。

经过之前的较量,马克·哈森可是深知柳飞的手段,连忙对五个心腹道:“快,你们跟我一起去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很快,六个人全部检查完,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这无疑让他们更加狐疑。

……

海鸣山,自从马克·哈森把金属匣子成功打开的那一刻,柳飞便和众人一起狂欢了。

梁静妍抚着胸口大笑道:“我现在一想到马克·哈森看出那四张纸的意思后,我就想笑,唉呀妈呀,我和姗姗都太有才了,姗姗,你说是不是?”

李姗姗也是笑容满面地道:“这次肯定气死那个老东西了,哈哈哈!”

余倾城虽然也特别高兴,但还是忍不住道:“哥,你对他的反击难道仅限于此吗”

“怎么可能!”

柳飞直接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然后邪笑一声道:“要是不让他彻底长记性,耍得他连爹妈都不认识,我怎么对得起你们的配合?你们可都不要忘了,在米国那边,现在可是星期五,黑色星期五,这对马克·哈森而言绝对是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一天!”

蝎子心照不宣地道:“飞哥,公司的几个保安现在正在杨博帝家和他一起喝酒呢,喝得可欢乐了,杨博帝根本就没有任何离开的机会,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拿下他?”

李云柔附和道:“对啊,你不是有那些照片嘛,那些可都是关键的证据,完全可以拿下他。如果这样拖下去,难免夜长梦多。”

柳飞笑了笑道:“这样多没意思?这次我要玩局中局!”

“啊?”

李云柔、柳玉莲、余倾城等人皆是一脸疑惑地看向柳飞,想不明白。

蝎子往嘴里扔了一粒花生米,站起身道:“得,既然你想玩大的,我还是亲自去找杨博帝喝酒去吧,免得出现什么变故,告辞!”

说完,他冲着柳飞挤了挤眉,柳飞笑了,他这明显也有不想当电灯泡的意思。

柳飞继续和众美女喝了一会儿酒,又打了几个小时的麻将,感觉差不多了,主动给马克·哈森打去电话道:“哈喽,马克先生,最近怎么样?”

几个小时前全身上下突然发痒,无论怎么治,无论吃什么药都不见好转的马克·哈森见柳飞竟然主动给他打电话了,立即咆哮道:“王八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你不要太过分了,不然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和你奉陪到底!”

柳飞波澜不惊地道:“马克先生,你这是何意啊?你在米国,我在华夏,咱们隔了十万八千米远呢,我好心打电话问候你,你就是这态度?简直比之前你公司的那个打电话给我的‘客服’还没礼貌,还没教养!”

“你!”

马克·哈森现在完全是痒得钻心,痒得崩溃,他咬牙切齿地道:“柳飞,你是铁了心要和我们米国八大家族斗到底了?你最好掂量掂量你自己!”

柳飞微微一笑道:“马克先生真硬气,佩服!只是我听你这语气,好像很不舒服啊,到底怎么回事?我可是一个医生,可以帮你治疗。”

听到柳飞这话,柳玉莲、李云柔、余倾城等人已经是抱在一起,笑翻了天。

她们已经意识到柳飞用的是什么招数了,只有梁静妍在十分优雅地品着酒,很是淡定。

作为金属匣子的制造者,她自然知道柳飞在金属匣子中,除了放了白纸、小玩具和定位器外,还放了什么。

可以说,当前的这些只是开胃菜而已,更贱、更笑人的还没登场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