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21章:别有一番风趣

第621章:别有一番风趣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8  |  更新时间:

合作谈得出奇得顺利与喜庆。

原因再简单不过。

买卖双方都给予自己聪明人的定位,都以为自己肯定是大赚特赚。

但是到底谁才是更聪明,赚得更多的那一方,恐怕只有等时间来检验了。

二十天后!

这是柳飞和他们商议后确定的开始收购冬虫夏草的时间点,也和冬虫夏草收获的时间点相吻合。

到时候,柳飞肯定可以收购到新鲜的冬虫夏草。

不过众多的老板还是隐隐有些担心,他们担心柳飞会出尔反尔,柳飞也很“善解人意”,直接和他们签署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而且明确将以至少花费五个亿的价格购买他们手里的冬虫夏草的事宜写进了合同。

众老板心安了。

那些没来的则是暴躁了!

是以会议刚结束,不仅柳飞的手机被打爆了,参加会议的很多老板的手机也被打爆了。

有众多没来的老板纷纷要供货给柳飞。

柳飞把手机直接关机,借参会的众多老板之口给你他们一个干脆利索的回答,优先收购参会的,其他的再说!

一起上了私人飞机,踏上回凤凰市的旅程之后,穿着一身白色花纹长裙的李姗姗,对柳飞以如此残暴的方式收购冬虫夏草的事还耿耿于怀呢。

她嘟着嘴道:“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那可是冬虫夏草啊,我们没有任何的加工和储藏经验,甚至连相关的技术人员都没有,你一下子买那么多,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柳飞拆开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根他顺手买来搞实验的冬虫夏草,十分陶醉地闻了闻道:“不用担心,不还有二十天的准备时间吗?”

李姗姗道:“可是上来就这么多,而且你也不说用途,这让人心里怎么踏实?”

柳飞放下冬虫夏草,站起身,直接逼到她面前道:“这样吧,我给你一个选择,你是想现在知道,还是等着我的大惊喜?”

李姗姗轻咬了一下娇艳欲滴的香唇,显得有些矛盾。

其实,她现在就想知道,但是又不可否认,他每次都能制造意外之喜。

这可怎么选择?

“看把你纠结的,我来用心帮你选吧!”

“啊?啊……”

李姗姗柳眉微皱,下一秒,她被柳飞来了一个公主抱,而让她更加羞恼的是他竟然直接在她那润翘的臀部掐了一下,像是在说让你在会议室掐我,我说飞机上见就是飞机上见,不过肯定是坦诚相见!

见柳飞抱着她往卧室走,李姗姗举起粉拳捶打他道:“你个无赖,放下我,快放下我啊!这……这里是飞机上,而且还有其他人呢!”

柳飞完全就是一副霸道总裁范,也没有理她的意思,直接把她给抱进了卧室,然后把她往床上一扔,自己以俯卧撑的姿势,目不转睛地俯瞰着她,见她双手抱胸,两腿交织,俏丽的脸蛋儿粉扑扑的,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绵羊似的,又像是初沐爱河的少女一般,柳飞冲着她挑了挑眉道:“咱们都老夫老妻了,你还害羞啊!”

“谁和你老夫老妻了……”

李姗姗举起粉拳就给了他胸膛一下,不过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柳飞竟然趁着这个当口,反过来给了她身前的弹软一下,而且是用抓的!

她轻呼一声,欲哭无泪地看着柳飞道:“你你你……你欺负人。”

柳飞哈哈大笑道:“我难道没有让你欺负我吗?只是你太‘心慈手软’了,这能怪谁?”

“混蛋!”李姗姗剜了他一眼,心下乱跳道:“你赶紧放我出去,这飞机上又不是只有我们俩。”

柳飞笑道:“放心吧,这是我的私人飞机,服务人员和乘务人员有他们自己的活动空间,没有我的允许,他们是不准来我的工作区和休息区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可是……”

“没有可是,今天我一定带你疯狂带你飞,作为你在会议室偷掐我的惩罚!”

脸蛋已经红得可以掐出血的李姗姗咬了咬牙,突然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似的,把柳飞往一旁一推,然后趴在他的身上,抽了抽琼鼻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心慈手软吗?那行,今天你……你有种别动,我让你领教领教我的手段!”

看她完全是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架势,柳飞实在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可能是看惯了她温顺的一面,现在她突然变得这么霸气,哪怕只是言语上的,那也是别有一番风趣。

李姗姗见自己就这么被赤果果地藐视了,羞赧之下,俯身就咬了柳飞的耳朵一下,然后嗔怒道:“不……不准笑,我是认真的!”

“咳咳……”柳飞轻咳两声,把双掌放在头底下枕着,咧嘴一笑道:“我不笑,也不动,随便让你欺负,今天一定让你欺负个够,这还不行吗?”

李姗姗嘴角微勾,当即捉住他的嘴唇一通狂吻,随后又一路之下,极尽柔情,而当她为她自己和柳飞尽除衣物,凤游龙体,倾尽芳华时,柳飞犹览春景,犹游太虚,犹闯仙境,当真是乐在其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切归于平静,莺啼鹂鸣之音似乎还在耳畔萦绕的时候,柳飞动手了,他抚了抚李姗姗那玉润珠滑的玉背道:“如果你今后像今天一样主动,我就是永远被你欺负也心甘情愿。”

李姗姗万分羞涩的拧了一下他的腹肌道:“哼,你以为我不敢?谁怕谁!”

“哈哈哈……”

柳飞又忍不住笑了几声,然后手脚齐动,主动出击,又反过来把她给欺负了一次,算是有来有往。

……

回到海鸣山,柳飞将在大棚培育基地搭建新的大棚、购置喷洒器、改造储藏室、购买冬虫夏草加工设备、招聘相关技术人员的工作分配下去后,自己倒是深居简出,研究起了蓝雪精灵和新药。

十天后,高度达到六十六层的海鸣大厦总算是完工了。

虽然说分布在其周围的其他办公楼、宿舍等都还在紧锣密鼓地施工,但是柳飞已经不打算等了,立即分配楼层,让水果公司、花卉公司、水产品养殖公司、餐饮连锁公司、中药材公司、速运公司和海鸣地产将办公地点全部搬进海鸣大厦。

而考虑到观赏鱼公司、制药公司和海鸣娱乐都有自己的办公地点,所以暂时不用搬迁。

看着高达六十六层的高楼,莫玉激动万分地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们已经等这一天很久了!”

冯闯附和道:“是啊,曾经我们还一度为办公地点而发愁呢,这下终于不用愁了!”

柳飞笑道:“这下咱们海鸣集团终于算是一个大型的集团公司了,要不是位于京城的海鸣娱乐大厦被我们一起收购了,我真想把海鸣娱乐也给搬到这儿来了,如此也不用来回奔波了。”

梁静妍立即道:“那你的私人飞机岂不是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了?我觉得海鸣娱乐还是放在京城吧,毕竟那儿是明星汇聚之地,很多资源不是我们这里可以比的。”

柳飞朗声大笑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暂时还真没有搬的打算!好了,咱们一起到海鸣大饭店好好地庆祝一番去!”

……

又过了十天。

柳飞正式在川藏一带收购冬虫夏草,而且是直接动用海鸣速运的货运飞机和自己的私人飞机,将收购的冬虫夏草从川藏一带运输到凤凰市,然后再用货车运到大棚基地进行加工。

柳飞所采用的加工方式看起来特别得另类,即将干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冬虫夏草给放在大棚里,然后用喷洒器给喷洒一些水,滋润滋润,随后再用仪器让其干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再在大棚里放置一两天,再将它们晒一下太阳,最终或封存储藏,或直接拿到海鸣堂去卖。

而在将他们售卖时,它们的价格也是高得离谱,普遍比收购时的价格高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五十之间。

众多将冬虫夏草售卖给柳飞的老板听到这个消息后,那表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其中的一些人实在想吐槽,索性邀请一些人到家中吃饭,然后边吃饭边一起吐槽。

这不,一位姓何的老板就一口气邀请了十个同行,召开“吐槽大会”。

“我本来还以为是我们想赚钱想疯了呢,现在才发现原来是柳飞那臭小子想赚钱想疯了,稍微加工了一下,再出手就溢价百分之三十以上,这他娘的是把消费者当傻子吗?”

“那柳飞不是说了嘛,他这些日子,前前后后总共买了十个亿的冬虫夏草啊,今年全国的冬虫夏草总产收才多少?估计也就一两百个亿吧,他一个人就收购多少了?太丧心病狂了!我本来以为他是趁着采收期低价囤货,然后等过采收期再拿出来售卖呢,谁曾想他竟然这么玩,这是注定输得连裤衩都不剩啊!”

“哈哈哈……我说各位老兄,你们都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他是赚是赔,关我们鸟事?反正我们都已经拿到付款了,他就是想抵赖也不可能。接下来咱们就以一个路人的心态好好看戏就成,他就是再赔,也就是几个亿而已,这点钱对他来说不算钱,人家现在可是超级大富豪!”

“郑总啊,你这话说得贼厚道了,但是我就是想吐槽。别说在咱们冬虫夏草市场,就是在其他市场,也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玩啊,说实话,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生意人,倒更像是一个心智还没健全,想一出是一出,就是喜欢即兴发挥的三岁小娃娃!”

……

他们正吐槽得起劲呢,何总突然接到了秘书的电话,整个人一晃,椅子一歪,竟然摔在了地上。

其他老板见状,全都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相扶。

何总颤颤巍巍地站起身,磕巴得连个字都说不出来了,缓了好一会儿,他才崩溃至极地问道:“各……各位老兄,今天是愚人节吗?”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