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17章:孺子可教,出卖色相

第617章:孺子可教,出卖色相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98  |  更新时间:

之前在东北,柳飞曾经从那玄妙阁女子的言语之中推断出玄妙阁的人都是女人这一结论。www.

虽然当时没有得到她的证实,但是柳飞个人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是蛮大的。

如果偷袭他的那个白衣人是男的,他男扮女装,这本身就有问题,而他再着一袭白衣,身上涂上异香,尽可能模仿玄妙阁的女子的话,那问题就更大了。

而且玄妙阁又是布异能者实力等级划分规则,又是公布天地二榜的,固然高调,可是在柳飞已经拨开层层云雾,直接找神秘卖家谈话,找到更多疑点之后,它竟然还明目张胆地让本组织的人穿着平时的服饰和他较量,这是压根就没有把他给放在眼里呢,而是高调得有些离谱,唯恐他查不出幕后真凶?

所以综合来看,现在就说这整件事是玄妙阁干的,太过武断了,毕竟还有不少疑点。

想要查清这些疑点,最好的突破点还是神秘卖家。

待他的情况稳定下来后,柳飞直盯着他的双眼道:“你能把我们冲进你的房间之前生的事如实相告吗?”

神秘卖家连忙道:“当然可以!在你们冲进房间之前的十五分钟,他突然意识到之前我和你的那次谈话有问题,所以就一再逼问,然后把事情暴露的种种原因都归结到我的身上,开始怒,然后暴打我!”

从偷袭的白衣人逃跑,再到柳飞赶到酒店,继而让那幕后操控之人感觉事情已然暴露,这个时间差应该没错,而从卖家遍体鳞伤来看,他确实是被暴打了。

神秘卖家重重地咳嗽了几声,继续道:“眼见他要杀我,我便竭力说他们要是杀了我,就少了一个站在‘前台’,帮他们制造假象的人,所以他一直都有些犹豫,但是当他接了一个电话,听说你和警员已经直接闯过来的时候,他突下狠手,想直接杀我灭口,要不是你医术高,我恐怕已经死了!”

说到这,他一边抽泣着一边道:“其实,蓝雪精灵确实是我年轻时到南极探险所得,这个秘密被我守护了几十年,直到前段时间,听说你成功研究出了治疗癌症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方法,我便萌生了把蓝雪精灵以一个一般的价格卖给你,然后供你搞医学研究,造福全人类的想法,我也不知道那个神秘组织就怎么知道了,然后以我的命要挟我,让我整了这么一出。”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也想过反抗或者直接找你相助,但是他们的身手实在是太逆天了,说杀我,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如今死了那么多人,我真是深感罪孽深重。”

“你先安心养伤,不要多想,我会尽快查明真相的!”

柳飞拍了拍他的肩膀,又仔仔细细地帮他把了一下脉,确定他体内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后,快离开医院,行走在大街上。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路上的行人非常少,柳飞一个人孤零零地走着,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而这不正是下手的好时机吗?

是的,他又被盯上了。

“这还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啊!”

察觉到有人跟踪,柳飞嘴角微勾,暗中聚集体内的五行之气于双掌之上,加快脚步。

两分钟后,一道黑影突然以极快的度冲向柳飞,朝着他的后背就是一掌,柳飞急忙转身,和他对了一掌,那人立即向前窜去,而且还小声抛下三个字,“跟我走”……

柳飞略微迟疑了一下,快跟上他,两人狂跑了四五里,来到一片茂密的树林中,那人二话不说,掉过头就和柳飞打了起来。

不过他的打法很与众不同,不像真打,倒更像是制造出一种打的假象出来。

虽然林中漆黑,他又穿着一身黑衣,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看起来就像是和黑夜彻底融为一体似的,但是柳飞的视力极好,再加上追着他跑了那么长时间,柳飞可以确定他是个女人!

或者换句话说,她穿着的黑衣虽然颇为宽松,但是她那凹凸有致,堪称完美的火爆身材还是出卖了她。

另外,柳飞的鼻子够灵,闻到了她身上散的奇特香味儿,这种香味不像是胭脂水粉或者香水,更像是与生俱来的体香。

要不是她的身手极好,柳飞真有可能把她当成是楚凝霜,因为楚凝霜也有这些特征……

柳飞和她不温不火地过了几招,刚想说话,女子突然小声道:“东北一别,你的修为倒是精进了不少,不错!”

这话更像是一个长辈对一个晚辈说的。

柳飞彻底不淡定了,尼玛,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正想着怎么找到玄妙阁的人呢,结果她就自己冒了出来。

他也没废话,立即道:“这些事是不是你们玄妙阁搞的鬼?”

女子冷声道:“声音再小点,打斗的动作再大点,放心,你伤不了我。”

“你!”

柳飞扫了一眼四周,意识到可能有人藏在暗中观察,当即祭出六七成的修为和她打了起来。

女子的修为虽然极高,但是表现得却很弱势,一直都在退,看起来很被动。

她一个侧身,和他对了一掌,小声道:“如果你已经确定是我们玄妙阁干的了,那就不会问刚才的问题了!还好,你不是猪脑子,我还不算太失望。”

柳飞瞬间脸黑如锅底,突然反手抓住她的皓腕,把她往自己面前一拉道:“但是挑动异能者之间的争斗,不就是你们玄妙阁一直干的事吗?”

女子很是高傲地道:“不是一码事。”

“呵……你可别告诉我他们是搞了宝贝来让异能者争斗,而你们则是随便搞了个榜单,更直接?”

女子右腿斜勾,突然朝着他的大腿踢了一脚道:“别让我收回刚才对你的赞扬。有些事你不知道,不怪你,但是有些道理你还没看透,那就是找打了!”

柳飞一把抓住她的香肩,把她往一旁一甩,随后一掌直逼她的身前道:“别故弄玄虚,拿出不是你们玄妙阁干的证据来!”

女子抓住他的手,笑了笑道:“我们玄妙阁从来不需要证明给别人看,也不需要洗清什么罪名!我此番来,只是还你当初在东北帮我疗伤的人情罢了。还记得在东北偷袭我的那个黑影吗?”

柳飞看了一眼她的这身装束,恍然大悟,大惊道:“你的意思是?”

女子凤眉微挑道:“东北方向七十米,别直接打死了,不然怎么跟踪他,揪出幕后之人?记住,待会你在明,我在暗,咱们也玩一次偷袭!”

柳飞点了点头。

女子当即大声道:“柳飞,把东西交出来,不然你今天必定死在这!”

柳飞大笑道:“都死到临头了还张狂,拿命来!”

两人大战了十几个回合后,一起往东北方向打,不过一直都是进进退退的,谁也没有冒进。

如此过了三四分钟,他们距那人的距离只有三四十米了,柳飞又是一掌推向女子,女子和他对了一掌后,往东北方向飞了四五米,重摔在地。

柳飞急冲到她的面前,冷声道:“自不量力……”

说到这,他突然向东北方向看了一眼,厉声道:“谁?”

藏在暗处的人意识到暴露了,拔腿就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柳飞以极快的度冲向他,两人大战了二三十个回合,柳飞一掌推在他的胸|脯上,又看了看他一袭白衣的装扮,笑了笑道:“小伪娘,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他看了看还放在他身前的手掌,勃然大怒,一拳轰向柳飞的面颊,柳飞急闪而过,朝着他一通无影脚,然后冷不丁地道:“没胸没脑子,还屡次偷袭、跟踪,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量,今天我非得把你这伪娘给打回原形不可。”

说完,他攻击的度逐渐加快,对方哪里能吃得消,一退再退后,再次掷出一物,周围顿时浓烟滚滚。

有了上次的教训,柳飞这次可绝对不会放过他,立即盲射了八根银针,随后冲着痛呼声传来的方向追去。

狂追了三四里,一道白影突然以极快的度从黑夜中杀出,只是从柳飞的身旁一闪而过,柳飞便趴在地上狂吐了好几口鲜血。

他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强撑着身体站起身,看着远处背对着他的白衣人,又看了一眼那无比嘚瑟的伪娘,将计就计,怒声道:“你们堂堂玄妙阁,除了玩偷袭,还有别的招数吗?”

突然冒出来的白衣人并没有说话,但是伪娘却是嗲里嗲气地道:“柳飞,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们是玄妙阁的,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如果你还想要这条命,现在就离开华州,回到海鸣山好好地呆着,不要多管闲事,不然的话,你今晚必死无疑!”

柳飞抽了抽鼻子道:“小伪娘,你以为老子是被吓大的吗?我既然已经蹚这趟浑水了,就绝没有半途撤出的意思。”

伪娘再次大怒道:“冥顽不灵!再说一遍,老娘是纯女人,不是伪娘!”

“蠢女人?嗯,确实够蠢的!那行,我今后就这么称呼你了,伪娘就弃了吧!”

“啊啊啊……找死!”

伪娘狗仗人势,仗着自己的主子在呢,也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直接冲向柳飞,不过他还没有和柳飞交手呢,那白衣人便以极快的度和柳飞对了一掌,柳飞踉跄几步,又是一口鲜血飙出。

白衣人似乎也没有打算给柳飞任何喘息的机会,再次急闪到他的面前,一把锁住柳飞的脖子,直接将柳飞提到了空中,手下猛然力,柳飞差点昏厥了过去。

伪娘再次道:“柳飞,识时务者为俊杰,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不再插手此事,立即滚回海鸣山的话,你还能活命,不然下一秒,你就会死!”

“我……”

柳飞话还没说出口,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朝着白衣人轰了一掌,力道浑厚无比,犹如天成,而柳飞也早有准备,两脚飞起,同时踹向白衣人。

“啊……”

白衣人痛呼一声,弃了柳飞,飞出七八米,落在了地上,半弓着腰,很显然是受了重伤。

女子则是拦腰抱住快下坠的柳飞,柔声道:“孺子可教也,你这也算是帮我报了在东北被他偷袭之仇,只是你有点小可怜,两次都是差点当了吊死鬼。”

柳飞顺势搂住她的柳腰,勾住她的鹅颈,小声道:“然而终究是差点,因为你们俩都没有真正动杀机!”

“咯咯咯!”

“咯咯咯!”

……

女子忍俊不禁地娇笑了几声,刚落地,便一把锁住他的脖子道:“既然你是聪明人,那就只能再让你出卖一次色相了,你口口声声说的伪娘可不希望你死!”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