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09章:诡事连连,情难自已

第609章:诡事连连,情难自已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82  |  更新时间:

成功举办了届中西医高峰论坛,并抢了届世界青年领袖高峰论坛的风头,柳飞很高兴,开了庆功宴,和众多的高管和员工一起庆祝。www.

不过就在这时,一条消息突然传来。

长白山天池喷了。

按理说长白山是一座休眠火山,即有史以来曾经喷过,但长期处于相对静止状态的火山。

这种火山都保存有完好的火山锥形态,仍具有火山活动能力,所以完全有可能再度喷。

以长白山天池为例,就曾在1327年和1658年两度喷,在此之前还有多次活动。从这方面来说,长白山天池喷是很自然的地质现象。

但是结合之前东海之中突然出现一条狭长裂缝的情况,国安局还是很自然地把这两个“自然现象”联系在了一起,紧急召开会议讨论。

蝎子则是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柳飞,并询问道:“飞哥,这段时间生的猝不及防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不可能不重视啊,你怎么看?”

柳飞托着下巴走了几步,眉头紧锁道:“确实有点不同寻常。从世界范围来看,火山活动进入到一个相对活跃的周期,而长白山又是休眠火山,所以突然喷也很正常,但是长白山脉还是很大的,为什么唯独在长白山天池那儿喷了呢?天池是不是没了?”

蝎子摇头道:“喷得太突然,而且还造成了一定的人员伤亡,现在四周还有翻涌的岩浆呢,上面预估不排除再次喷的可能,所以现在也没法靠近,很多信息不能确定。”

柳飞长叹一声道:“今年还真是多事之秋啊,在没有了解到具体的情况前,我也不好妄下结论,再等等看吧。”

说到这,他突然道:“对了,前段时间在那条东海裂缝附近消失的渔民和专家找到了吗?”

这事仔细琢磨琢磨,其实更蹊跷。

自从那条东海大裂缝出现后,已经有两拨渔民和一个地质考察组在附近莫名其妙消失了。

蝎子道:“到目前为止,人和船都没有找到,警方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们是在那条大裂缝附近消失的。他们已经布警戒了,在案子调查之前,任何人员都不准靠近那条海底大裂缝。目前已经有国外的学者将这‘东海大裂缝’称为‘东方百慕大’了……”

百慕大,即“百慕大三|角”,位于大西洋西侧百慕大群岛、佛罗里达海峡和大安的列斯群岛东端的波多黎各岛之间,因为生多起神秘的失踪事件而闻名全世界,现在世界科学界依然是众说纷纭。

从目前这形势来看,东海大裂缝和百慕大三角确实挺相似的。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道:“虽然我目前还不能确定长白山天池的爆和东海大裂缝之间有必然的联系,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两件事先后生,似乎存在着某种关联!让前去探查长白山天池爆情况的专家以及警方的人一定要万分小心,不要再出现莫名失踪的情况。”

蝎子怔了一下,慌忙道:“明白,我现在就告诉组织,然后让组织通过相关渠道提示警方。”

……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长白山再次传来消息。

它倒是没有再喷,但是几个民间的探险家竟然无视警方的警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逼近长白山天池,结果失踪了。

有一队警方人员前去搜寻他们,竟然在距离长白山天池还比较远的地方全部失踪。

为避免引起恐慌,这则消息目前还处于严格保密的状态,但是国安局已经知道了。

蝎子再次和柳飞碰头,无比气愤地道:“那些个探险家啊,真是……”

最担心的还是生了,柳飞这心里也是郁闷无比。

而这几乎可以确定东海大裂缝和长白山天池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

柳飞看向蝎子道:“现在上面是什么意思?”

蝎子道:“先稳住,再想计策,如果盲目前去,恐怕只会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

柳飞若有所思地走了几步,穿着一身红色花纹短裙的楚凝霜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蝎子和柳飞对了一个眼神,先离开了。

东海大裂缝和长白山天池的事都不宜让她知道,所以柳飞冲着她笑了笑道:“你的气色真是越来越好了。”

“是吗?”

楚凝霜撩了一下耳边的丝,轻迈着小碎步,带着一袭十分好闻的香气走到了柳飞的面前,看起来真是人比花娇,妩媚动人。

柳飞看了看她身前那一掌不足握的壮观以及两条修长的大美腿,轻蠕了一下喉咙道:“这里风大,去我家吧。”

楚凝霜看了看不远处的花棚道:“要不我们去那里吧?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欣赏你种的兰花了。”

“也行!”

柳飞带着她来到花棚,看她扭着丰翘的雪臀和曼妙的身段,不断在一盆盆兰花面前俯身轻嗅的样子,不知道失神了多少次。

“怎么老是感觉她和之前相比多了一些不一样的魅力呢?难道是我的错觉?”

柳飞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不由自主地来到楚凝霜的身旁,一边嗅着她身上散的足以勾魂摄魄的香气,一边道:“我怎么感觉你这次来找我是有事要说呢?”

楚凝霜有些愕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捂着嘴咯吱咯吱地娇笑了几声道:“被你治疗了几年的病,看来你比谁都了解我。不瞒你说,我这次来呢,是专程向你告别的!”

告别?

她告什么别?

她的家不就在凤凰市吗?

柳飞连忙道:“何出此言?”

楚凝霜抿了抿嘴,十分不舍地道:“我已经决定了,当了二十多年的病秧子了,我打算到处走走,第一站就选在米国,可能会在那里学习、进修一段时间,所以……”

说到这,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柔很低:“要有一段时间见……见不到你了。”

柳飞的听觉极好,自然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心里也是怪怪的,不过他还是笑着道:“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其实到外边多走走,多看看,也是很有利于你的身体完全康复的,我支持你的这个决定,只是一定要注意安全。你去米国的话,可以和玫瑰联系。”

楚凝霜盈盈一笑道:“已经联系上了,而且那边的一切都是她帮我安排的,她人真的特别特别好,我要和她当闺蜜!”

柳飞点头道:“那就好,以我对你们俩的了解,你们俩肯定合得来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柳飞这心里却是有那么一点点狐疑。

在他的印象中,楚凝霜和玫瑰并不熟,而且有所交集也是因为他,可是现在从楚凝霜的言语之间可以明显感觉到她们俩现在非常熟。

她虽然说要和玫瑰当闺蜜,但是从她的表情来看恐怕早已是闺蜜了。

“难道是私下聊的比较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柳飞轻咳一声,刚想再叮嘱几句,让她注意身体的调养,谁曾想她突然走到他面前,然后张开藕臂,紧紧地抱着他,也不说话。

感受着她身前惊人的跳跃以及温软的身躯,柳飞心乱如麻,小声道:“你……怎么了?”

楚凝霜更加用力地抱着他,支支吾吾地道:“没……没什么,就是特别特别想抱你,想来一个‘临别抱’,你……不会拒绝我吧?”

开什么玩笑,被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抱,那绝对是抱多久都没有任何的问题啊。

只是她的语气明显不对,竟然给人一种生离死别的味道,如果仅仅是到米国进修的话,完全犯不着这样啊。

柳飞将双手放在她的后背上,拍了拍道:“凝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楚凝霜快眨了眨美眸,让在眼帘中滚动的泪珠消散,然后抬头冲着他嫣然一笑道:“肯定没有啦。我只是当惯了病秧子,长这么大,除了外出看病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呆着,所以猛然离开,而且还是去国外,舍不得太多的人了。”

柳飞笑了笑道:“你现在已经不受伤病的困扰了,今后还不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会习惯的。”

“嗯!”

楚凝霜点了点头,含情脉脉地看了他几眼,突然欠脚将娇艳欲滴的香唇印在了他的嘴唇上,刹那间,柳飞放佛遨游于九天一番,全身上下都舒爽无比。

不过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想推开她,可是可能是一直闻着她身上散的勾人香气,他感觉浑身上下不仅一点儿力气都没有,而且还软绵绵的,整个人就像是软趴在她的怀里一般。

两人吻了很久很久,就在柳飞的手已经鬼使神差地移向她身前的傲然时,一阵清风突然袭来,柳飞浑身哆嗦了一下,赶紧推开楚凝霜,然后甩了甩头道:“不好意思,我……”

刚才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像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一样!

这也太特么诡异了……

楚凝霜看到柳飞脸上阴晴不定的,万分羞赧地整理了一下短裙,然后咬着香唇道:“没……没事。在你面前,我早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是啊,在给她治病期间,她已经不知道赤身果体出现在他面前多少次了,他什么没看过,什么没摸过?

可是一码归一码,刚才那事,柳飞仔细琢磨一番后,心里竟然有些慌,到底是他情难自已,还是她有问题?

就在他冥思苦想之际,幽狐突然给他打来了电话。

他接了电话后,神情大变,冲着楚凝霜道:“你什么时候去米国?”

楚凝霜道:“明天。”

柳飞干笑道:“看来咱们告别之地不是在海鸣山,而是在米国,你把飞机票退了吧,明天坐我的私人飞机跟着我一起去米国。”

一听这话,楚凝霜高兴坏了,立即伸出藕臂勾住柳飞的脖子,然后将火爆的身段直接贴向他道:“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这还是楚凝霜吗?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主动了?”

柳飞低头透着她那大张的裙口看到两团莹白后,赶紧抬头抽了抽鼻子。

他突然后悔了,以她现在这姿态,两人如果一起去米国的话,恐怕在飞机上就会出现问题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