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95章:指鹿为马

第595章:指鹿为马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

此番柳飞连灭五个异能者,又点名让蝎子前来苗寨善后,可以说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所以在向柳飞说明落寒当圣女一事后,云飞鱼颇为委婉地道:“蝎子把后续的事情处理得非常好。据我所知,他现在是你的员工,而且和你是非常好的朋友。”

柳飞笑了笑道:“事已至此,有些事情即使我不说,想必你也能猜出一二。”

“你有政府背景?”

“我可是个村长!”

“都这个时候了,咱们能别开玩笑了吗?一个小村长能够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这件事不会有你们天南警方的人插手,更不会泄露出去,你们苗寨所受到的影响会降到最低,这也就足够了,不是吗?”

柳飞的这句反问既是帮他下结论了,同时也是很委婉地劝说他不要再询问了。

云飞鱼也是个聪明人,这次人家都已经把忙帮到这个份上了,他还好意思说什么呢?

也许知道他的背景非常不简单,单就这一点就足够了,至于更详细的,他不说,他也不好强逼,更不好私下派人去调查。

想了想,他再次将双拳一抱道:“大恩不言谢!”

柳飞笑了笑道:“再说一遍,不用谢!对了,蝎子呢?”

云飞鱼道:“他带着一众人前来处理后续事宜并把那些劫匪统统带走后,还没有回来,不过这几天一直在打电话询问你的情况。据他所说,他今天就会来看你。”

“跌落悬崖的那几个人的尸体找到了吗?”

“你的朋友很执拗,非要看到尸体,所以在前天的时候,我就组织村民去找了,都找到了,他们也给带走了。”

柳飞深有意味地笑了笑,也没有再问其他的。

傍晚时分,蝎子和幽狐都来到了苗寨。

幽狐看到柳飞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心有余悸地道:“那可是五个十分强大的异能者啊,你这么不吭不响地把他们统统干掉了,是很过瘾,可是真是把我们给担心个半死。”

柳飞笑道:“当时事出紧急,我硬着头皮就上了,也没觉得害不害怕,现在事后想想,确定有点心有余悸。不过这也值了,保护了那么多的村民,而且天南云家今后肯定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幽狐道:“组织对这边的情况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云家的情况也知道一些。眼下风云变幻,咱们能拉拢到一方力量,那就必须要拉拢!他们云家虽然采取避世的态度,但是能够不添乱,并且在关键的时候帮我们一把,那也就足够了。”

柳飞轻咳一声道:“相信这次的事情也彻底给他们敲响警钟了,他们将来肯定要比现在要强大。对了,蝎子,现在我的公司那边怎么样?”

蝎子连忙道:“别提了,米国的餐饮协会和哈森家族麾下的那个科研机构现在死咬着你的餐饮公司和制药公司不放呢,几乎是天天和他们打口水仗,两个公司的业绩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之前到米国也对哈森家族、亚斯家族、希尔家族以及他们麾下的公司进行了摸底,也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丑闻,他们很不好对付啊!”

柳飞抽了抽鼻子,立即拿出手机给李姗姗和莫玉打去了电话,让她们不要再和那两个机构打口水仗了,让它们随便说去!

一听这话,别说李姗姗和莫玉全都惊呆了,就是幽狐和蝎子也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这采取的是什么策略?

对方说的虽然都是一些笼统的东西,比如新药成分不透明,实验次数有限等等,但是“莫须有”的罪名还能要了一个人的命呢,更别说对方是颇为权威的机构,站在的可是他们口口声声说的道德和科学的高地上。

如果任由他们胡言乱语,借题发挥的话,众口铄金,不仅对已经在国外开了不少分公司的餐饮连锁公司产生很大的影响,而且还会对暂时立足国内的制药公司产生不小的影响。

像饭菜和药物,这都是涉及广大群众切身利益的东西,他们往往是听风就是雨。稍微有点丑闻或者不好的批判,就会直接降低他们的购买欲。

柳飞收起电话后,看了看一脸惊愕地蝎子和幽狐,慢悠悠地道:“知道咱们华夏古代名将岳飞,为什么会死在秦桧一手炮制的‘莫须有’(也许有)这种极其荒唐的罪名下吗?”

蝎子干笑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考我们历史啊?当然是他功高震主,让皇帝感觉地位不保了呗!这事和你当前面临米国三大家族的联合打压有关系吗?”

柳飞斩钉截铁地道:“有!他们说岳飞有罪,那岳飞就有罪,就是因为他们是统治阶级!现在无论是米国的餐饮协会也好,还是哈森家族的那家科研机构也罢,他们质疑我们的产品就立即有人信,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影响力大啊!如何能彻底解决这种局面?”

蝎子戏谑道:“你难不成还想当这些米国佬的皇帝不成?”

柳飞脸一黑:“只要咱们的影响力秒了他们不就行了!”

蝎子哭笑不得地摸了摸他的额头道:“哥,你还在发烧呢?影响力这种东西,哪里是你说提上来就提上来的?现在全世界就属米国的国力最为强盛,在世界范围内都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这还不算,西方的舆论向来都是压着我们东方的,这也是在国际上论中医和西医,我们中医似乎永远都处于弱势的重要原因之一。”

幽狐附和道:“这点确实没法否认,因为人家掌管着舆论的引导权,特别是在近现代!你可不知道,米国的那两家机构质疑你的餐饮公司和制药公司的种种不合理,各种鸡蛋里挑骨头,西方的舆论媒体全都是一边倒地支持他们,鲜有说句公道话的,太恶心了!现在你在欧美的餐饮分公司受到的影响还是蛮大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幸亏你的制药公司还没有走出国门,不然的话,估计受到的影响只会更大。”

柳飞还是一脸淡定地道:“影响力这种东西想快速提升,尤其是到达国际层面,确实很难,但是这并不代表不可能!我刚开始鸟他们,是觉得他们兴许只是拿这些事预预热,亮明态度,告诉我要跟我杠上了,实在没有想到他们会死咬着不放,而且还大书特书,仗着自身的影响力做文章,颇有指鹿为马的意思了。”

说到这,他神情一冷道:“我想我必须要用他们想不到的方式,让他们好好地难堪一番了!”

……

第二天,柳飞在幽狐和蝎子的帮助下乘坐私人飞机回到海鸣山养伤。

这一养,就是大半个月没有现身,而米国的三大家族对柳飞的餐饮公司和制药公司的诋毁已经到甚嚣尘上的程度了,已经严重影响到餐饮公司和制药公司订立的业绩目标。

无论是患者也好,还是消费者也好,对海鸣集团这种默不作声,一律不回击的做法很不满。

殊不知,之前回击的时候,他们也不满。

人就是这样,没有谁在风言风语的情况下,愿意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无论是饭菜也好,还是药物也罢,这哪一个不是和他们的命息息相关的?

李姗姗实在等不下去了,来到海鸣山找柳飞,发现他竟然在优哉游哉地养花时,她顿时都想哭了。

柳飞看到她来了,立即拉着她走到一盆自己辛辛苦苦培育出的兰花面前道:“你来得正好,看看我培育的这盘兰花,无论是造型,还是色泽,是不是都不输于鸽子兰和丹霞兰?”

李姗姗欲哭无泪地道:“虽然我对赏兰这方面一窍不通,但是我个人觉得这盘兰花确实好看!只是飞哥啊,现在真不是赏花的时候,目前咱们的餐饮公司和制药公司饱受舆论的攻击啊,这段时间,患者和消费者的投诉也越来越多了,而且很多都是莫名其妙的投诉,真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柳飞搂着她的香肩走了几步道:“别急,我这不是一直在养伤嘛,而且我也一直在想办法。”

李姗姗将头一低道:“眼下除了回应,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可是打嘴仗反而遂了他们的愿!西方舆论本来就对咱们的中医意见很大,再加上米国三大家族的影响力在那摆着呢,他们操纵媒体,引导舆论,还不跟玩似的?”

“但是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

柳飞笑了笑道:“再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争取给你们,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李姗姗连忙道:“什么惊喜?:”

“哎呦,全身的骨头又跟散架似的,你扶一下我!”

说着,柳飞一个侧身,直接和李姗姗抱在了一起,然后眨了眨一双鹰眼道:“你看看我这对熊猫眼。”

李姗姗定眼看了看,慌忙道:“你……你的眼睛里怎么这么多血丝?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的伤还没有好?”

“总是失眠。”

“啊?”

“想你想的。”

李姗姗意识到他这是在故意調戏她呢,顿时气得就要打他,但是柳飞已经是先下手为强,直接把她的双臂都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凑头堵住了她的香唇,一通热吻。

什么商业纠纷?什么尔虞我诈?什么酸甜苦辣?

这个时候都不及谈情说爱,这可是绝好的生活、工作润滑剂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