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94章:真正的姻缘

第594章:真正的姻缘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41  |  更新时间:

暗香浮动,竹影婆娑。

在一间十分宽敞的竹屋内,穿着一袭白衣,看起来一尘不染,格外清纯的云落寒坐在床头,把柳飞紧紧地抱在她的怀里,似乎一刻也不愿意松开他。

她那一张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可爱的娃娃脸微微泛红,毫不遮掩地散发着浓浓的情丝,不过柳叶眉却是一直紧皱着,看得出来,她的内心很挣扎,很迷惘,很彷徨。

“先生,你知道嘛,你对我来说就意味着一切。我多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但是这太奢侈了,全族的人都会骂我自私的,可是我又割舍不下你,你说我该怎么办?难道说我们俩真的是有缘无分吗?”

云落寒伸出葱白的玉手,不管地摸着柳飞那五官分明的面庞,两条修长的美腿不由自主地扭动了几下,胸口更是跳得越来越快。

如此过了一会儿,竹屋内的暗香已经完全被浓浓的情愫所覆盖,但见云落寒突然羞赧无比地解开上衣的扣子,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情了。

可是当她把上衣除去,让吹弹可破的雪肌完全显露出来后,她似乎又反悔了,赶紧把上衣扯到肩头。

这样的举动是非常简单的,却又是极其复杂的。

因为这代表着她的选择,而且还是对整个人生的选择。

她突然觉得长大太痛苦了,如果可以的话,她不愿长大,也不愿当什么圣女。

“先生,你说我该怎么办?”

看着依旧昏迷不醒,但是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得很不错的柳飞,云落寒直接将她那滚烫的娃娃脸贴在他的面庞上,万分挣扎地询问着。

忽然,柳飞睁开眼了。

云落寒和他对了一下眼神后,瞬间高兴坏了,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道:“先生,你可算醒了!你真是差点把我吓死了!”

柳飞皱了皱眉头,不由自主地动了动脑袋,这才察觉到他的脑袋正枕在触感十足,软弹无比的壮观上呢。

只是这感觉为什么这么强烈?

难道说她没有穿衣服!

想到这,还处于缓神状态的柳飞感觉自己的头皮像是瞬间炸了一般,他猛然坐起身,向下看了一眼,发现落寒和他都穿着裤子时,他才倒吸了一口气。

不过在转头向后看,发现落寒只穿着一件粉红的胸衣,上身大量的风景显露在外后,他干咽了一口唾沫,连忙把她披在肩头的上衣往前一拢道:“你……”

还处在兴奋状态的云落寒猛然意识到这一点后,什么也没说,直接把被子一扯,钻了进去,然后手忙脚乱地系扣子,心中不停地嘀咕道:“羞死人了,羞死人了,这让我今后还怎么见他?”

看到云落寒躲在被窝里不出来了,柳飞把两腿缩回被窝,也是心乱如麻。

她就这样抱着他睡的?

这丫头也太疯了吧!

亦或者她还有其他方面的想法?

呃……

柳飞实在不愿继续往下想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寒寒,我这是昏迷多少天了?”

云落寒小心翼翼地掀起被子,露出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道:“三……三天三夜。你体质异于常人,我哥又把我们家族最好的药都给拿出来了,所以你的身体恢复得还不错。”

柳飞挪了挪身体,痛呼了一声,云落寒赶紧窜出被窝,然后帮他盖好被子,满脸通红地道:“你的身体虽然恢复得不错,但是伤得很严重,透支得也很严重,所以你暂时不要乱动,还是好好地养伤吧!好了,我去看一下药熬好了没有。”

她离开了一小会便端着一碗药回来了,柳飞要自己喝,她却死活不愿意,愣是一勺子一勺子地舀出来,然后用嘴轻轻地吹吹,方才送到柳飞的嘴前。

看她关怀备至的样子,柳飞不免回想起她在柳家村的时候,他照顾她的画面,心里真是感慨万千。

喝了一半,来到门口看到这一幕的云飞鱼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然后笑着对柳飞道:“飞哥,你醒了,现在我们全族的人都挂念着你呢。”

柳飞笑道:“你怎么也喊我飞哥了?整得我好不适应!放心吧,我命硬着呢,阎王都不敢收我!”

见他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之前的种种险境,云飞鱼双拳一抱,将头一低道:“此份大恩,我们云氏一族没齿难忘,今后一定报答!”

柳飞摆了摆手道:“什么报答不报答的?你若是真想报答我,今后就让寒寒经常到海鸣山去玩就行了。”

云落寒连忙道:“对对对!”

云飞鱼轻松咳一声,让她赶紧把药喂完,随后又让她回避,方才对柳飞道:“飞哥,有些事我本来暂时不想说的,但是现在是不说不行了!还记得我曾经在你面前说落寒在我们巫族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吗?”

柳飞点头道:“这个当然记得。”

云飞鱼道:“实不相瞒,她是我们巫族‘天选’的圣女,从上古开始,我们巫族每一代都有自己的圣女,这个传统一直保留到今天,而且选圣女的过程极其复杂,讲究天意,落寒就是被上天选中的那一个!你也许会说这是封建迷信,或者说我们故弄玄虚,但是请务必尊重我们的传统。”

顿了顿,他继续道:“在我们巫族,圣女肩负着保护全族的重任。可是上一代圣女去世得早,而落寒又一直饱受怪病的折磨,所以圣女相当于是一种空缺的。现在她病好回来了,各种暗中势力又对我们巫族虎视眈眈,她必须要修习巫蛊之术和秘法,保护我们!”

听他说这些,柳飞有些懵。

不过他还是快速地梳理了一下,然后道:“你们巫族的巫蛊之术和秘法难道只有圣女才能修习吗?这不可能吧!”

云飞鱼道:“显然不是!但是最高深,最精妙的只有圣女能修习,而且她还必须要保持完璧之身!”

完璧之身……

想到刚才落寒光着上身,把他抱在怀里的画面,又想了想她在海鸣山的几年间,他们俩一直都是睡在一起的画面,柳飞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不是他一直把落寒当成小姑娘,对她没有起什么邪念的话,她岂不是早就不是完璧之身了?

那整个巫族岂不是要把他给千刀万剐了?

云飞鱼见柳飞神情怪异,站起身继续道:“想必你也感受得到,落寒是对你动了真情了。你那么强大,那么优秀,这也很正常。可是她毕竟是我们巫族的圣女,这种感情是要不得的,既然被天选中,那她只能是认命!我们祖上也有圣女动了情的,按照祖上的规矩,处罚得非常严,要净身出户不说,而且清除族谱,不再是巫族子孙。”

顿了顿,他继续道:“至于她要跟着私奔的人,则是要接受‘命蛊’的惩罚,如果他能够侥幸活下来,那便是天意,我们巫族便不再为难他们。”

老巫婆不就是被命蛊给整死的嘛……

柳飞大跌眼镜地道:“靠,这么变态!”

云飞鱼轻咳一声,万分尴尬地道:“飞哥,虽然你是我们的大恩人,但是请稍微注意一下言语。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总的来说,被选中当圣女,是我们巫族所有女子的荣幸,将在巫族享受至高无上的地位,所以背叛的人寥寥无几。近三百年来,更是没有一人。我不想看到自己的妹妹破这个例,也请你能理解我,尊重我们巫族!”

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已经非常非常明显了。

柳飞本来不该掺和的,但是谁让他是落寒的先生,又和她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年,早已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呢?

所以仔细想了想,他很是直接道:“我肯定尊重你们巫族,所以你们巫族内部的事务,我是不会插手的,但是我也希望看到落寒是心甘情愿地当这个圣女,然后快快乐乐地生活的。”

云飞鱼点头道:“我理解,毕竟是你让落寒获得了重生,又养了她好几年,不是兄长,胜似兄长!”

说完,他把落寒喊进了竹屋,然后道:“落寒,这里也没有外人,你说说你的想法吧,你愿不愿意当这个圣女?”

云落寒看着柳飞,咬了咬嘴唇道:“先生有先生的责任,我也有我的责任。我非常渴望我有一天能够像先生一样强大,保护身边的所有人,而当圣女能够让我实现这个愿望,所以我已经想通了,既然是天选,那就遂天意吧。先生,你也会支持我的对不对?”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似乎没有半点纠结的意思,但是殊不知她的内心在滴血。

刚刚她回避了一会儿,云小白带着她四周逛了逛,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看着在辛苦劳作的族人们,看着他们眼中的期许,她还是做了最终的决定。

一个要隐世,一个要出世,她和柳飞终究是走在截然相反的人生之路上,谁都不可能抛下一切跟着另一方走,也许这就是命吧!

“我永远都会支持你,另外海鸣山永远都是你的另外一个家!”

见她已经做出选择,而他确实不能给她什么承诺,也难以和她更进一步,为了不让她继续纠结和挣扎,柳飞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这也许就是有缘无分吧。

然而他们俩可能都没有想到的是命运中的那条红线早就把他们俩拴在了一起,哪怕是一个走到天涯,一个走到海角,他们终归还会在一个叫“天涯海角”的地方相遇,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缘分,或者说姻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