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93章:圣女也痴情

第593章:圣女也痴情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43  |  更新时间:

“四弟!”

看到老四也突然被柳飞在极短的时间内给打落悬崖,为首之人瞬间疯了。

他双眼充血,青筋暴起,直接把自己的嘴唇给咬得血流不止。

这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了!

就在刚刚,他们俩还准备一鼓作气,彻底拿下柳飞、云飞鱼等人呢,可是不到十秒的时间,局势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又死了一个兄弟,而且还是一个实力在天级后期的兄弟,这意味着他再断一臂,他饶是玄级中期的实力,要想拿下柳飞的话,绝对不会简单,只会更难!

“呼……”

一口气又送一人归西,柳飞无疑稍微轻松了一些,他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向云落寒竖起了大拇指。

他们俩还真是天生默契!

之前就是她和他配合杀了一个异能者,这次又是她,毫无疑问,她今天是他的最佳搭档。

她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冰雪聪明,在危难之前,毫不胆怯,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为她感到自豪的同时,他也为他自己感到自豪,因为他是她的先生,她在他身边的几年间,他可没有少教她东西。

刚才他所采用的策略其实非常简单,以至于他都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想起来,不然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这些光头男是都拿着云钢那个叛徒偷窃的解药呢,但是这并不代表蛊毒拿他们没办法了。

想当初老巫婆是怎么对付他的?

就是利用经过修为加持的情蛊把他给折磨个半死啊!

借鉴这个惨痛的教训,他刚刚先对癫蛊进行了修为加持,然后再让落寒给那男子下蛊。

一般的解药对这种蛊毒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要想解蛊,要么需要落寒的神奇之血,要么需要修为比柳飞更高的人帮助逼毒,要么以毒攻毒,当然,所用之毒必须要和经过修为加持的蛊毒具有同等功效才行,不然只会死得更惨。

在刚才电光火石之间,突然被蛊毒和柳飞同时攻击的男子只想着用身上携带的解药解蛊了,哪里会想这些啊,而且柳飞也绝对不会给他想清楚的机会。

这种下蛊的方式只有对比他修为低的人才最管用。

像为首之人,他的实力是玄级中期,在柳飞之上,如果也用这种方式对付他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利用强大的修为将蛊毒的修为加持破解掉,让其变成一般的蛊毒,然后再服用蛊毒解药,就足以解蛊。

所以柳飞并没有上来就拿这种蛊对付实力最为强大的为首之人,而是集中火力对付天级中期的男子。

现在对方只剩下最后一个站着的人了,而且他的实力还是最强大的,不过已经连伤带杀了四个异能者的柳飞现在压根就不怵他。

他快速闪到落寒的面前,继续对她的好几种蛊毒进行修为加持,然后冲着暴怒不已的男子道:“光头强一号,现在是不是特后悔刚才没有将计就计,带着你的兄弟趁机逃跑,然后他日再来报仇啊?可惜现在已经晚了,今天你必须得死在这!”

“大言不惭!”

光头男怒吼一声,奋不顾身地冲向柳飞,柳飞将手往后一伸,向寒寒做了一个手势,寒寒当即给光头男下蛊。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光头男早就提防着这一招呢,突然伸手到怀中取出药瓶,然后把所有的解药往嘴里一倒,也不咽下去。

在他感觉身体出现异常后,他先用强大的修为破了蛊毒的修为加持,然后再咽下解药。

可以说他选用的策略非常正确,只要他不再给柳飞对蛊毒进行修为加持的机会,那他便有一鼓作气拿下柳飞的希望。

可是柳飞本来就没有指望经过修为加持的蛊毒能够一举将其拿下,他要的是通过这种方式让他分神,让他有所忌惮,让他手忙脚乱。

现在机会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他自然不会错过,当即挥出双掌,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狂轰。

十几个回合后,有些狼狈的光头男头发尽竖,双掌裹着雄厚无比的力量推出,和柳飞来了一个怒对。

两人皆是向后退了五六步,口吐鲜血,手臂都在不停地发抖。

上来就被打成重伤,高挂免战牌的老三赶紧把自己的蛊毒解药瓶扔给为首之人道:“大哥,这个你拿着以防万一!他所受的伤势要比你严重多了,不要再给他任何的机会,一鼓作气拿下他!”

为首之人咬牙切齿地道:“这个你放心,事不过三,这次他绝无翻身的可能!”

说完,他深呼一口气,尽数调动体内的浑厚力量于双手、双脚之上,再次冲向柳飞。

柳飞虽然有些吃不消,但是这个时候哪里能表现出来啊,而且他们都打到这份上了,说直白点,已经不是实力的拼搏了,而是意志的比斗。

谁的意志弱,谁咬不住,那么谁便有可能率先败下阵来!

双方又大战了三十多个回合,皆是满脸是血,气喘吁吁,像是都要扛不住了,可是又都像岿然不动的泰山一般。

如果他们俩的这番打斗要是能够被搬上荧幕的话,肯定会吸引万千眼球。

太精彩!

太刺激!

为首之人依然是满腔怒火,他抽了一下鼻子,再次冲向柳飞,柳飞刚迈开步子,整个人突然一阵眩晕,他还没缓过来呢,为首之人已经杀至,手脚齐出,朝着他就是一顿暴打,随后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然后跟个大猩猩一样,用手捶了捶自己的胸膛道:“你不是很能打吗?你不是很拽,很嚣张吗?起来啊!你他娘的倒是起来啊!”

“先生!”

看到柳飞似乎已经到极限了,云落寒泪如雨下,要不是云飞鱼和云小白拦着,她恐怕已经找为首之人拼命了。

云飞鱼向她交代了几句,看了一眼云小白,两人就要上前和男子血拼,柳飞却是突然抬起手,朝着他们摇了摇,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嗖!”

为首之人如闪电一般又窜到他面前,一拳将其抡番在地,然后用脚将他死死地踩在地上道:“灯尽油枯了?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老子今天一定要把你给活活打死,然后把你大卸八块!”

“是吗?”

他话音刚落,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他有些愕然地皱了皱眉头,下一秒,柳飞扛着巨大的压力,疯狂地扫了一脚,他踉跄了几下,差点被扫翻在地。

柳飞一跳而起后,双拳一握,朝着他一拳又一拳地砸去,十几拳之后,男子实在扛不住了,被柳飞一拳砸翻在地。

这还不算,柳飞两腿犹如飞石一般不停地砸在他的身上,不一会儿的功夫,他被“砸”得奄奄一息,毫无战斗力了!

“大哥!”

老三看到这画面,完全不能接受。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柳飞明明已经被打得快不行了,这怎么突然间又像是原地满血复活一般,这家伙还是人吗?

为首之人自然也不能接受这种逆转,他强撑着身体,极其缓慢地站起身,气若游丝地道:“为……为什么?”

“你去问阎王吧!”

柳飞原地跳起,一脚砸在他的脖颈上,随后又朝着他的脖颈甩出了四根银针,为首之人指了指柳飞后,双瞳放大,用手捂着血流如注的脖子,向后倒了下去。

“大哥!”

“大哥!”

……

老三看到大哥就这样被杀了,想起身为他报仇,可是根本无能为力,而且搞不好还要被羞辱而死,想了想,他怒指着柳飞道:“你一定不得好死!”

说完,他猛然用力,咬舌自尽。

“呵……呵……”

听到这话,柳飞有些木然地站在原地,冷哼了两声,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更准确地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赢……赢了?”

云落寒用手揉了揉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云飞鱼和云小白,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立即冲向柳飞,可是没冲几步,但见柳飞的身体慢慢地向后仰来。

“先生,不要啊!”

云落寒疾呼一声,跑到柳飞的身后,然后把他的头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快速坐在地上,抽泣了起来。

头枕着她身前傲人的软弹,身体已然被掏空的柳飞只感觉好舒服,好舒服。

他颤巍巍地从脖子间掏出依然滚烫的貔貅吊坠,紧紧地握在了手里,然后轻轻地对云落寒道:“好累,我想好好地睡一觉,你们记得给蝎子打电话,这一切他会帮忙处理的!”

说完,他将眼一闭。

要不是貔貅吊坠突然被激发,在他灯尽油枯之际,赋予了他一些能量,让他和为首之人血拼,率先倒下的人肯定是他!

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他伤得更严重不假,但是为首男子也好不到哪去,可以说这貔貅吊坠就是一个变数,是他反败为胜,逆转胜局的关键所在。

他现在真是爱死这个神奇的宝贝了……

“哥,你快看看先生啊!”

云落寒用手探了探柳飞的人中,发现他气若游丝后,小脸瞬间苍白。

云飞鱼赶紧帮助柳飞把了把脉,刚想说话,柳飞那枕在落寒身前壮观上的头却是突然蹭了好几下。

这要是在平时,管他是不是有意的,他非得把他给打得半死不可。

落寒可是他们巫族的圣女,是神圣且不可玷污的。

但是现在他实在下不去手,甚至都生不起来气,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落寒,让小白抱着他下山吧,他和一般人不一样,不会死,不过肯定得好好地调养一段时间了。”

云落寒依依不舍地将柳飞交给了云小白,然后看向云飞鱼道:“哥,这次先生对我们全族都有救命之恩,我们要怎么报答他啊?”

云飞鱼斩钉截铁地道:“怎么报答都可以,但是绝对不能让你以身相许!”

“哥!”

“我已看出你对他的感情,绝对不是兄妹之情,要收敛,要记得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如果你早点强大起来,我们巫族至于像今天这样吗?”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