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91章:心肝宝贝,豁命一赌

第591章:心肝宝贝,豁命一赌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92  |  更新时间:

两拳对轰,场面惊人,威力极大!

可是当风收石落,撞击声同时往云端和山下飘散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柳飞没事。

被他戏称为“光头强三号”的男子也没事。

围观的众人全都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知道眼睛可能骗人,但是内心的感受绝对不会骗人。

两强相遇,必有一伤。

眼前的画面只是假象……

事实也如他们预测的那样,十几秒之后,柳飞的嘴角率先溢出了鲜血,就在其他三个光头男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之际,站在柳飞对面的男子突然向后踉跄了几步,然后往后一仰,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还不算,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后,血好像是完全刹不住似的,一口又一口地从他的嘴中喷涌而出,看起来十分吓人。

柳飞笑了。

他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向落寒抛去了一个胜利的眼神,然后开始疯狂地调集体内的五行之气疗伤。

在山下和那个速度奇快的人交手之时,他就已经受了伤,刚才再次受伤,可以说他的伤势不容乐观。

好在他有五行之气,只有给他时间,他即使无法让身体恢复到最好的状态,也会让伤势对他的战斗力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

“三弟!”

三个光头男见到他们的同伴就这样倒下了,万分震惊的同时,皆是怒火滔天。

为首之人慌忙跑到他面前,直接把他抱到怀里道:“你……你没事吧?”

男子又吐了几口血,然后有些艰难地道:“他……他好厉害,我上当被阴了!你们一定要杀了他!”

为首之人其实刚才已经提醒他不要上当受骗了,可是奈何他还是太冲动了。

不过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想到他会被直接打成这个样子。

要知道他可是天级中期,甚至快到天极后期的实力了,而按照地榜上所说,柳飞的实力是玄级初级,并没有比他高出多少,两人就是再怎么打,也不该上来就出现这样的结果啊。

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柳飞上来就制定了先发制人的策略,先以光头强编号故意激怒他们,然后全力一击,用他逆天的爆发力先打伤一个,以此来削弱他们人数的优势,从而在接下来的斗智斗勇中不至于太被动。

“卑鄙!无耻!”

想通了这一点,为首男子差点暴走了,他们可是挟持着这么多的人质呢,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被这个满嘴胡言乱语的人给阴了,这让他如何接受?

看到好兄弟虽然脸色惨白如纸,但是已经缓过来了,为首之人向一人使了一个脸色,那人立即掐着云落寒的脖颈,把她给提起来道:“柳飞,你不是很拽吗?你他娘的倒是给我继续拽啊!”

看到落寒两腿悬空,娃娃脸快速变红,但是就是不喊一句话后,柳飞的内心再也难以平静。

她还真是一个坚强且懂事的丫头,为了不让他分心和揪心,一直都在直面这些逆天强者。

可是她越是这样,他越想尽快救了她啊!

他立即道:“你……你立即放开她,咱们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

为首之人冷笑道:“就这么认怂了?那多没意思!我们还没有玩够呢!”

柳飞悄悄地弓着手指给寒寒做手势的同时,一脸无奈地看向为首之人道:“有种你们就冲我来,何苦要为难她一个小姑娘?”

为首之人道:“看来她是你的心肝宝贝啊,我等的就是你的这句话呢。立即自废修为,不然我即使不要她身体里流淌的神奇之血,我也要杀了她。”

“这……”

“快点,我喊三声,一、二……”

“尼玛,有你这样数数的吗?还有,我不会自废修为啊,你们能教教我吗?”

“老二,准备掐死她!”

他话音刚落,随着一声蛋碎的声音,掐着落寒的男子突然惨叫连连,他刚想直接摔死落寒,可是两道银针已经如疾风一样杀至,几乎是瞬间让他失去了光明。

他丢了寒寒后,双手捂着眼发了疯地哀嚎着,柳飞先是朝着光头男狂甩了几根银针,然后一边朝着那眼瞎的男子甩着银针,一边冲向他。

他是躲过了银针,不过柳飞的雷霆一脚直接把他给踹落了悬崖……

“二哥!”

拿着绳子的男子见二哥就这么死了,立即丢了绳子,像是一头怪兽一样冲向柳飞。

“咻!”

“咻!”

……

柳飞朝着他连甩了几根银针,纵身一扑,拉住绳子,一手还在往两个光头男甩银针。

勇敢异常的落寒快速爬到柳飞身边,一把抓住绳子道:“先生,让我来!”

眼见两个彻底失去理智的光头男一起上来,柳飞根本就没有机会拉小白上来,只得把绳索交给落寒,然后以一挑二,豁出命地和他们打,无论如何都不让他们靠近落寒。

缓过神来的云飞鱼意识到局势瞬间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后,暴吼一声,冲向云钢,仅仅一拳就将他给彻底砸晕在地上,然后协助寒寒一起把云小白给往上拉。

很快,云小白是被拉上来了,但是柳飞却是一连吐了好几口鲜血。

很显然,他不是这两个光头男的对手。

其实,在他们以落寒的命作为要挟,逼他自废修为之时,他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所以采取了豁命一赌的策略。

他赌的是掐着寒寒的人实力在他之下,而且最好是天级以下的实力,如此他才拥有在短短几秒之间救下落寒,送他归西的机会。

至于他和落寒之间的默契与配合,他从来没有担心过。

毕竟他已经和寒寒一起生活好几年了,两人早就是心灵相通,他一个眼神,她都能明白他想让她干什么。

是以刚才他悄悄做手势的时候,她很快便明白他是让她用脚猝不及防地踢他的身下,而且这一脚一定要狠,要准!

很显然,她做到了。

他也趁势刺瞎了那男子的双眼,让他跌落悬崖,从而让山顶的局势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可是这只能说他赌对了一环。

跌落悬崖的男子实力应该在地级水平,目前看来,是这四个光头男中实力最弱的一个。

因为和他对战的这两个男子,一个是天级后期的实力,一个是玄级中期的实力。

虽然说一个比他的实力高一些,一个比他的实力低一些,可是两人联手的话,威力太大了,他很难扛得住,更何况他现在身上还有伤。

三人又大战了一会儿,为首之人突然原地跳起,一脚将柳飞踢翻在地。

柳飞痛呼一声,快速站起身,摆好阵势,双眼死死地盯着他们俩。

为首之人一脸怨毒地道:“伤我三弟,杀我二弟,老子今天一定要把你给千刀万剐了,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另一人则是咬牙切齿地道:“不仅你要死,他们和苗寨的所有人都要给我二哥陪葬!”

事到如今,柳飞也不怕再拉仇恨了,他用手抹了抹鼻子道:“喂,光头强一号,光头强四号,你们俩也太后知后觉了吧?苗寨的父老乡亲们早就被我给救了,你们的那个速度奇快的同伴早去见阎王了!”

“什么?你他娘的说什么?”

“请相信你们的耳朵……”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怎么会被他给杀了他呢?

就是他们俩和他对战,凭借他的速度和精妙步法,他们也很难杀了他啊!

柳飞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帮他们答疑解惑道:“很简单,他求胜心太强了,明知道是我故意给他留的破绽,还出手!我以受伤的代价换他一条命,你们说值不值?”

“你!我要杀了你!”

为首之人大喝一声,怒气更胜,再次冲向柳飞,另一人则是紧随其至,刹那间,又是风起云涌,激烈异常。

“嗷!”

“嗷!”

……

柳飞也是完全打出血性了,双眼充血,头发尽竖,整个人就像是无坚不摧的怪兽一般横冲直撞。

两个光头男很显然是在一起修炼很多年了,对彼此的功法都非常熟悉,配合得十分默契,总是让柳飞首尾难顾,顾此失彼。

双方大战了四五十个回合,柳飞豁出命地和他们各对了一掌,实在撑不下去了,一连向后退了七八步,然后单手撑地,又是好几口鲜血飙出。

为首之人用手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看了一眼身旁的兄弟,看他直接喷出了两口血后,十分惊愕。

他惊愕的自然是柳飞的实力。

他实在没有想到柳飞以玄级初期的实力,竟然抵挡他们俩这么长时间,不得不说太特么能打了,而且很会打!

比如说在他们俩的联合夹击中,他懂得充分利用走位和银针暗器,时不时地摆他们一道,让他们难以一直火力全开地对付他,从而让他有调整和应对的空间。

当然,他能打,并不代表他们打不过他!

毕竟他们俩的实力在这摆着呢,按照现在这趋势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他们俩给活活打死。

云落寒见自家先生要撑不住了,特别揪心,赶紧扯了扯云飞鱼的衣袖道:“哥,他们太厉害了,你倒是快想想办法帮帮先生啊,再这么下去,他会死的!”

云小白很是理智地道:“他对我们全族有救命之恩,我们也想帮他,但是你也看到他们的实力了,我们根本就没法沾边。除此之外,由于两人身上都带着那叛徒偷窃的各种蛊毒的解药呢,咱们的蛊毒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云落寒双眼通红地道:“难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先生战死吗?我不要!如果他死了,我也不活了!”

听到她这傻话,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这个傻里傻气的傻丫头,我可不需要你陪葬,放心吧,你家先生没那么容易死!”

“是吗?”为首男子阴冷无比地道:“那我们现在就让你下地狱!”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