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90章:山顶大战

第590章:山顶大战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10  |  更新时间:

柳飞双臂展开,身体前倾,一腿撑地,一腿后扬,如同展翅翱翔的雄鹰,又似杀人无形的毒蝎。

从银针甩出,再到一脚后踹,间隔只是几秒而已,可谓是一气呵成,极其连贯,男子的速度就是再快,也难以闪躲。

众多苗寨的村民看到柳飞这动作,皆是欢欣鼓舞。

太酷!

太帅!

太给力!

这完全就是一击毙命啊……

“呃啊!”

当柳飞收起脚时,男子的神经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他发出杀猪宰牛般的痛呼声,听起来十分凄惨。

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

对,他死亡的开始!

柳飞突然闪到他面前,双拳如同雨点一样砸在他的胸膛上,十几拳落下后,他一脚飞起,侧踢在男子的面颊上,男子在空中划过一道颇为规整的弧线,然后撞在一颗大树上,发出“咯嘣”一声脆响,显然是骨骼都撞得错位了。

“你……你……”

摔在地上的男子郁闷异常地指着柳飞,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愣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柳飞将双手一伸,八根夹在十指之间的银针寒光四射,很是晃眼,他嘴角微勾道:“你的步法是出神入化,但是我的银针也是出神入化,盲射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难度。说到底,还是你没能耐住性子,太想战胜我了,纯属咎由自取。”

他话音刚落,男子举起的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没了生息,不过两只眼依然圆睁着……

“我这人可是说话算数的!”

看他死了,柳飞冷哼一声,转头扫了一眼众多的劫匪,他们皆是神色大变,纷纷去挟持人质以求自保。

不过柳飞早就料到他们会使用这么一招了,所以一根根银针以风驰电擎之势袭向几个劫匪。

在六七个劫匪皆是捂着流血的脖子,倒在血泊里后,众劫匪再次神色大变。

“还有谁敢动!”

柳飞脸色一绷,突然怒吼了一声,众劫匪肝胆俱裂,似乎都抬不起脚了。

三个已经挟持村民当人质的劫匪也是战战兢兢地松开了,两腿直打哆嗦。

差距!

绝对的差距!

他们是人多,但是这个人太特么逆天了,杀他们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这让他们怎么跟他斗?

而且他当着他们的面杀死为首之人,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即使有殊死一搏的想法,也没有人敢出来带这个头啊……

“嗖!”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随便将手一甩,一阵银针直刺一人的手面,打落他手中的弹簧刀后,厉声道:“所有人把手中弹簧刀仍在地上,然后双手抱头蹲在一起!谁要是敢逃跑或者耍花招,我立即送他去见阎王!”

众多劫匪相互看了看,赶紧照做。

柳飞先给山洞外面的村民解了绑着他们的绳索,又让其中一部分村民到山洞里面帮其他村民解绳索,然后让人把众劫匪都给绑了,怒声道:“其他人呢?”

一劫匪诚惶诚恐地道:“这……这件事真的和我们没关系啊,我们也只是收钱办事,从旁协助而已……”

“别特么废话,我问你人呢?”

“在斜前方三百米处的那座大山的山顶。”

听他这么说,柳飞立即对村民们道:“你们在这看住他们,我去救人,暂时别报警,待我和云飞鱼商议后再做决定。”

面对众多高手的包围,云飞鱼直接找他,而没有选择报警,肯定是不想暴露一些信息,从而招致更多的觊觎之人,所以柳飞处理起来也很灵活。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突然走到他面前道:“我们都被云铜给出卖了,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把我们所有人都给抓了!你去找他们可一定要小心啊,他们的身手都非常非常厉害……”

又出叛徒了……

这也让柳飞打消了心中的疑惑。

他其实一直都在琢磨他们云家即使没有异能者,但是会用蛊毒啊,他们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但是现在都面临灭族之灾了,显然可以使用。

以他们云家蛊毒的威力,即使不能把那些异能者全部拿下,但是对付这些个一般的杀手,肯定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也势必会让那些异能者有所忌惮的,绝对不会如此不堪一击。

他摇头道:“你们云家叛徒可真多,前有那个老巫婆,后有这个云铜!”

年轻男子道:“在我们都被抓后,他自己承认了,他……他是老巫婆的内应。老巫婆死后,他一直就在等这么一天,为她报仇。”

“靠……”

柳飞一阵无语,都忍不住想骂粗口了,他摆了摆手,直接向云飞鱼等人所在的山峰冲去,待来到山顶附近后,他发现这个山峰的一面竟然是悬崖,而山顶则颇为平坦开阔,倒是一个不错的切磋场地。

小心翼翼地往山顶逼了逼,他屏住呼吸,趴在山坡上侧身听了听。

“云飞鱼,我们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你要是再不把占星术、秘书、蛊术给交出来的话,你的好兄弟就会立即掉进悬崖不说,你的亲妹妹也会成为我的女人,到时候她身体里流淌的神奇之血还不是随我取!”

“你们这帮畜生,立即放开她,有种就冲我来。”

“飞鱼,你就别执迷不悟了。你要是在当初听我和她的劝,好好地发展蛊毒,我们云家何至于落到今天这种悲惨的境地?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四个的身手你也看到了,你根本就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老老实实地交出他们想要的东西吧,这样我也好向他们求求情,让他们放父老乡亲们一马,让上古巫族的血脉得以延续下去。”

“云铜,你还是巫族子孙吗?”

“是!在我心爱的女人被赶出苗寨,过着流浪狗一般的生活之后,我还把自己当成巫族子孙呢!我低声下气地在苗寨生活了那么多年,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和她里应外合,拿下苗寨,铲除所有反对发展巫蛊和秘术的人,彻底发扬光大巫蛊和秘术,让我巫族一脉重现往日雄风。”

说到这,他冷笑一声道:“可是你们竟然把她给杀了,这就注定你们有些人要给她陪葬的,但是我还是要完成她的心愿,这样才能让她在九泉之下瞑目!”

……

听完这几个人之间的对话,柳飞对峰顶的情况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云小白应该是被绑在了悬崖边上,或者被吊在了悬崖上,而落寒则是被挟持着,随时都有可能被玷污。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逼出云飞鱼交出他们想要的东西。

蛊术、秘术、占星术,还有落寒的血……

他们的胃口可是真够大的。

云铜在苗寨隐藏那么多年,势必掌握炼蛊、解蛊之术,然而他们还是问云飞鱼要蛊术,显然是涉及到巫蛊之术最核心的一些东西了。

这样吃里扒外,置那么多族人性命于不顾,还口口声声说要发展壮大巫族的败类真是该死!

柳飞又向前逼了逼,待听到落寒的呼喊声,似有人对她动手动脚的之后,他心急如焚,也没有多想,直接窜上山顶,朝着挟持他的男子就是四根银针。

那男子身手极好,而且反应也非常快,带着寒寒快速闪躲之后,看了一眼柳飞,还没说话呢,云铜像是见到鬼似的,立即躲到一人的身后,然后指着柳飞道:“他就是海鸣柳飞,杀死我心爱之人,他也有份!如果你们能够杀了他,我不仅会把我知道的巫蛊之术全部告诉你们,而且还会帮助你们拿到巫蛊之术的核心部分!”

柳飞扫了一眼云铜,发现他满头白发,都已经七老八十了,无比厌恶地道:“你和那老巫婆还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狗男女,好好的巫族竟然被你们俩给整成这个样子,你们还有脸说是巫族子孙?真特么丢人!”

“你!”云铜火冒三丈地指着他,声嘶力竭地大吼道:“杀了他!立即帮我杀了他!”

他这么一说,四个并没有戴口罩遮掩面容的人齐刷刷地看向柳飞。

他们一个抓着绳索的一头,正是那条绳索把云小白吊在了悬崖上;一个掐着落寒的脖子;一个把云飞鱼给逼到了悬崖边上;还有一个则是给云铜当保护伞。

一眼望过去,这四个人大概都是三十多岁,长相普通,身高都不超过一米七,而且皆是剃着光头,头顶光亮无比,都可以当电灯泡了。

上来就被云铜给卖了,无疑让柳飞更加得被动,因为他压根就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实力是在他之上,还是在他之下。在这种情况下,和他们交手的话,太危险了!

云落寒看了看柳飞后,泪眼朦胧地在喉间喊了几声“先生”,并没有喊出声,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让自家先生分心。

云飞鱼则是不停地向柳飞使脸色,示意他这几个人都非常强大,实力恐怕不在他之下。

吊在悬崖上的云小白格外的安静,既不吭声,也不折腾,就在那静静地吊着,好像已经完全做好了掉下悬崖的准备了。

挡在云铜面前的光头男看了看柳飞,冷声道:“地榜三十,富可敌国的柳飞?幸会,幸会!”

柳飞抽了抽鼻子道:“幸会什么啊?你们敢报上家门吗?”

男子道:“要看看我们是不是天地榜单上?从而确定我们的纸面实力?你小子的如意算盘打得倒是很不错。”

柳飞耸了耸肩道:“所以幸什么会?我都不好称呼你们,这样吧,我献丑,临时给你们命名一下,你就是‘光头强一号’,拿绳子的是‘光头强二号’,挟持小姑娘的是‘光头强三号’,逼云飞鱼的是‘光头强四号’,你们看怎么样?”

“你个渣渣,活得不耐烦了!”

逼着云飞鱼的男子二话不说,快闪几步,就要对柳飞动手,男子立即道:“三弟,切勿上当!”

柳飞笑了笑道:“三弟?哇哦,不好意思,看来我还给命名错了,这位应该是‘光头强三号’才是,失敬,失敬!”

“你祖宗的!”

暴跳如雷的男子还是没忍住,两个气势如虹的拳头一起对轰柳飞。

柳飞见机会来了,瞬间将体内的五行之气调整到最活跃的状态,然后完全以殊死一搏的心态同时对轰两拳,他不敢说这两拳能够祭出他所有的实力,但是肯定在九成以上!

“嘭!”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两人周围急风大作,碎石抖动,震人心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