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85章:温暖的一晚

第585章:温暖的一晚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85  |  更新时间:

“柳总,师父,你们好了吗?下雪了!”

在柳飞的手指已经捏住她的面纱,而女子似乎因为走神而忘记阻拦时,让人吐血的是宫将突然在山洞门口大声问了一句。

而且这问题怎么琢磨怎么让人浮想联翩!

这家伙是故意的,还是纯洁得不像话?

女子被他这么一喊,留意到柳飞的举动,惊呼一声,猛然坐直身体道:“胆大包天!”

柳飞笑了笑道:“脸不就是给人看的吗?而且你这鲜红的面纱和你这一身素衣格格不入啊……”

“这是我的事!”

女子冷声说了一句,准备穿衣服,待看到他还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时,厉声道:“转过身去!”

柳飞不慌不忙地道:“我很好奇,你是什么身份,玄妙阁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你在玄妙阁中又有着怎样的地位?”

“你不觉得你的问题太多了吗?”

“作为你的救命恩人,我稍微了解一下不行吗?”

“不行!而且你算我哪门子的救命恩人?”

见她翻脸无情,柳飞干笑一声,望向洞外道:“你们女人的话果然信不得,你是不是很快就要推翻之前的承诺,杀了我?”

女子没有吭声。

很快,她大声道:“进来吧!”

冻得面庞通红的宫将跑进山洞,见师父的气色好了很多,当即对柳飞道:“柳总的医术真的是出神入化,比传闻中的还要厉害!我师父是不是没事了?”

柳飞道:“她还需要调养,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她的修为在那摆着呢。外面的雪下得大吗?”

宫将道:“刚才还很小,现在已经是越来越大了,我估摸着要下暴雪,我们该怎么办?”

柳飞道:“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又在雪原深处,想赶出去并不现实。还是趁雪未彻底下大之际多备点干柴吧!”

宫将点了点头,和他一起出了山洞,没过多久,两人抱了很多干柴回来。

柳飞看到女子浑身上下都在发抖,知道她这是受到伤势的影响,不然以她的修为,抵御这样的严寒,肯定没问题。

所以他也没有犹豫,直接把自己的羽绒服脱掉递都给她道:“你现在是我的病人,我辛辛苦苦把你的伤势给稳定住,可不想看到它进一步恶化。穿上吧,身体暖和些,利于你伤势的恢复。”

女子有些愕然地看了他一眼,直接道:“我不需要!”

“真烦人!”

柳飞摇了摇头,起身走到她身旁,把羽绒服往她的身上一披道:“给你穿你就穿,矫情什么?如果你实在逞强,那就直接扔火堆里当柴火烧好了!”

女子二话不说,扯了羽绒服就往火堆里扔。

柳飞双手抱胸,也没阻拦。

女子略微犹豫了一下,柳眉微舒,收回羽绒服,穿在身上,然后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宫将强忍着笑容凑到柳飞耳旁道:“还是你有办法!”

柳飞嘴角微勾,刚想说话,女子冷声道:“小将,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再是你的师父了。”

这消息对于宫将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

他慌忙跪在女子的面前道:“师父,难道您就不能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吗?”

女子道:“不能,你已经触犯了我的原则!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考虑拜你身边的这个人为师,我能教你的,他也能教你,而且还能教你一些我不能教的东西,比如说医术!我相信他会是一个好师父。”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喂,你这是帮我介绍徒弟吗?那之前闹的那么一出算什么?帮你的徒弟考察师父?你这人……”

女子冷声道:“如果我真的想杀你,你有跟我交手的机会吗?”

嘎!

她这话一出似乎让山洞里的空气都凝固了。

不可否认,如果她想的话,他确实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其实他也早已看出来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愿意救她的原因之一。

如果她真的对他动了杀心,宫将就是再怎么哀求,他也会慎重考虑的,“农夫和蛇”的故事,他又不是没听过。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她之前做的那些,只是为了试探他有没有资格给宫将当师父……

宫将看了一眼柳飞,泪流满面地道:“这几天相处下来,我已经意识到柳总是一个很有能力,也非常好的人了,但是师父,我只想一辈子当您的徒弟……”

女子十分决绝地将手一摆道:“不要再说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这么和你说吧,我偶然碰见你,见你很聪明,也很有修炼天赋,所以才打破规矩收你为徒,希望通过传授你秘籍,暗中指点的方式,把你培养成才。”

顿了顿,她继续道:“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即使你最终成才,你也只能算是我的外门弟子,很多事,你做不了,很多权利,你不会有。你拜师于他,则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而且你能遇见他,也是你的机缘。”

宫将听得有些懵,柳飞则是反应极快,一针见血地道:“你们玄妙阁都是女人?”

女子神情漠然,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宫将还在苦苦哀求,可是她始终没有再给出回应。

柳飞见他哭得很伤心,以手扶额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她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你就是哭死,她也不会改变主意的!我也看你的修炼天赋很高,而且和我年轻的时候挺像的,如果你愿意拜我为师的话,那我就收你为徒!你可以慢慢考虑,这个不急。”

说到这,他话锋一转道:“事先声明,我收你为徒和她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女子嘴角抹过一丝神秘的微笑,还是没有说什么。

夜慢慢深了,外面冷风肆虐,气温也是越来越低。

宫将可能是哭累了,对着火堆,斜靠着石壁就睡着了。他穿得也不厚,但是体格在那呢,而且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对这里的气温很适应。

柳飞则不一样,他习惯了凤凰没有秋冬的环境,猛然来到这里,真心觉得冷,而且他还把羽绒服让给女子穿了,这会儿身体都有些发抖。

迫不得已,他只得调动体内的五行之气御寒,可是这很消耗精力和体能,长夜漫漫,他不可能一直这样。

留意到女子在看他,而且也是冻得够呛,他苦笑一声道:“这下彻底稀罕我的羽绒服了吧?”

女子将头一低,也没理她。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睡的迷迷糊糊的柳飞听到有人喊冷,睁开眼发现女子全身上下抖得厉害,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窜到她的身旁,用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发现她竟然在发高烧,快速用银针帮她针灸了一番,又用雪球把手套浸湿,随后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一边搂着她,一边把手套覆在她的额头上。

稍微清醒一点的女子看到柳飞在紧紧地抱着他,二话不说,一掌就劈向他,柳飞小声道:“你这人有点良心行吗?我是在救你!”

女子扭了扭身体,打了一个寒颤,突然往他的怀里窜了窜。

“这女人……”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把手套给扔到一边,然后把自己的一只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又悄悄地往她身旁挪了挪,让两人的身体彻底贴在了一起,这才缓缓地闭上眼。

过了一会儿,只听女子小声道:“你要是敢趁我睡着的时候,掀开我的面纱,我一定杀了你!”

柳飞道:“你倒是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张口闭口就是杀,不过她现在已经不这么说了。”

“你说的是梁静妍?”

“靠,你查我户口啊?”

柳飞目瞪口呆地看了她一眼,整个人都不好了。

女子难得一笑道:“没办法,你暴露得太彻底,我不想知道都难,而且我还知道你是国安局异能小组的人。”

尼玛,这女子简直比特工还牛逼!

柳飞哪里还有心思和她抱团取暖啊,直接松开她,质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玄妙阁又是什么组织?”

女子道:“你不是很有本事嘛,尽管来查!”

“你……”柳飞指了指她道:“你放心,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和玄妙阁调查得一清二楚。”

女子冷声道:“拭目以待。不过我和你聊这些,并不是想显示自己的能耐,而是想告诉你,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梁静妍的身世绝对超乎你的想象,你如果不想死得太惨的话,就学着规避一下,虽然说你们俩是假夫妻,但是毕竟是假的……”

竟然连假夫妻的事都知道!

柳飞有些凌乱地摇了摇头,干笑道:“你对我这么上心,是不是看上我了?”

“放肆!你知道你该叫我什么吗?”

“该叫你什么?”

柳飞皱了皱眉头,一肚子的狐疑,女子则是诡异一笑,然后抱着胸,主动往他的怀里一歪道:“不过那都是将来的事了,毕竟我现在是你的病人,就这么一个身份。”

“……”

这是反过来被摆了一道啊!

被她这么一说,柳飞都不好意思再搂着她睡了,万一她要是自己的长辈的话,那岂不是……

不过这也不对啊,看她这身材,年纪应该不大,而且父母去世得早,家里也没有什么亲戚,她和他有个毛线的关系?

“难道是想用这种方法让我睡觉的时候规矩点?唬谁呢!”

柳飞抽了抽鼻子,再次搂着她,然后光明正大地把头往她的香肩上一歪就睡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他突然被摇醒,待看到是宫将后,他扫了一眼洞内道:“她呢?”

宫将道:“她早就走了!你睡得可真死,我晃了那么久你才醒。”

柳飞皱了皱眉头,暗想平时夜里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可就醒了,昨晚睡得那么香,难道和那女子身上散发的异香有关系?

“风一样的女人,走了就走了吧!雪应该停了吧?我们赶紧回去,你爸该担心死了!”

带着宫将离开雪原,刚来到家门口,宫将突然道:“柳总,会医术是不是很容易泡妞?我师父可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结果被你给治病治的,你们俩昨晚都抱……抱在一起睡了,我的三观已毁……”

“你都看到了?”柳飞朝着他的头拍了一下道:“你懂个屁,我那是在帮她治病!”

宫将立即道:“这样的治病法我也想学,我有一个非常喜欢的姑娘,追了好几年都没成功,要不你教教我?”

柳飞将脸一绷道:“想学?先让你爸把公司卖给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