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84章:无赖对圣洁

第584章:无赖对圣洁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88  |  更新时间:

“啊……”

当柳飞重重落下,又是一声有些莫名悦耳的痛呼声响起,而且声线拉得很长,像是被人给欺负得多惨似的。

不过柳飞很快意识到了原因。

因为他的面颊被软弹十足的“海绵”给紧紧包裹着呢,他本来就被那黑影给差点掐死,现在又来这么一出,恍然有种在幸福中断送小命的错觉。

他急欲起身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可是手下一滑,还没起来多少呢便再次倒下。

咬着银牙的女子以为他是存心报复,明目张胆地占她便宜,立即火冒三丈地给了他一掌。

柳飞痛呼一声,手下猛然用力,侧身翻到一旁道:“你这人真有毛病!”

女子缓缓地坐起身,抬手就要再给他一掌,柳飞惊慌之下,一把抓住她的皓腕,随后紧皱眉头,也没躲了。

“你……放开我,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女子见柳飞紧抓着他的手腕不说,而且双眼还肆无忌惮地在她身前的壮观上扫荡着,恼羞之下,就要再次出手,柳飞却是十分霸道地抓住她的另外一只手道:“别动!你伤得比看起来得要严重多了。”

“与你何干?”

“噗……”

女子横眉冷眼地说了一声,不过话音刚落就吐了一大口鲜血,面前的白纱被染得更红了。

“你特么差点杀了我,我还懒得管你呢!”

看她这个时候了,还这么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柳飞把她的双手甩到一旁,然后盘腿而坐,利用体内的五道真气给自己疗伤。

缓过来的宫将见可怕的存在突然消失了,而师父和柳飞还在那动手动脚的,赶紧连跑带爬地来到师父的面前,泣不成声道:“师父,你……你怎么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差点害死了你们!”

女子看了一眼柳飞,对于他刚才轻薄于她的事还耿耿于怀,抬起手掌就要灭了他,柳飞感受到浓浓的杀气后,连眼睛都没睁,淡淡地道:“你现在身受重伤,不能再调动体内的能量了,不然会死得很惨!另外,我受的伤要比你轻的多,如果殊死一搏的话,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你!”女子怒指着他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就是在威胁你,怎么了?”

“……”

眼见师父的手掌已经劈向了柳飞的头顶,宫将慌忙拦住道:“师父,您还是赶紧疗伤吧,不要再和他斗气了!对了,柳总不是神医吗?只要他出手,您的伤说不定很快就可以治好了。”

女子一字一顿地道:“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给我疗伤的……”

她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道鲜血从她的檀口中飙出,她整个人也软趴在了地上,气喘吁吁。

“师父!”

看到她全身都在发抖,宫将连忙扶她坐好,看向柳飞道:“柳总,求求你救救她,这份恩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

女子摇头道:“你怎么这么笨呢?难道你就没想过刚才那黑影听到他的名字后,为什么就突然消失了吗?”

宫将心里咯噔了一下道:“这……”

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道:“喂,你这是怀疑我跟他是一伙的?如果是这样,我会被你虐得那么惨?”

“他若是不趁机偷袭,我会伤得这么重?”

说实话,柳飞到现在也没有想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个锅咱肯定不能背啊!

想了想,他沉声道:“我承认,他能偷袭成功,是因为那会儿你的注意力都在我的身上,但是如果我真和他是一伙的,我刚才从空中摔下来,就可以直接杀了你,还会让你有在这叽叽喳喳的机会?”

“放肆,你说谁叽叽喳喳的呢?”

“说的就是你!”

一想到差点被这个神经病给杀了,柳飞就来气,要不是看在宫将的份上,他势必要好好地教训教训她。

宫将见他们俩完全就是针尖对麦芒,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开打,立即道:“求求你们不要再吵了,这一带可是时常有野猪和老虎出没的,就你们俩这状态,能是它们的对手吗?我知道离这不远处有个山洞,要不我们去那里?”

看他们俩都没有吭声,宫将走到柳飞的面前,直接跪下,一边磕着头一边道:“柳总,求求你帮我师父疗伤,她对我有再造之恩,哪怕她不要我这个徒弟了,我也要报答她!只要你答应,我就是给你当牛做马都行。”

柳飞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冷若冰霜的女子,连忙扶起他,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雪,刚想说话,女子突然道:“你若出手帮忙,我不杀你就是,之前的账一笔勾销!”

柳飞颇为震惊地道:“你……你说什么?”

嘿,这个心高气傲,我行我素的家伙竟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有诈啊!

女子剜了他一眼,咬着嘴唇道:“我说话算话!”

宫将见状,又继续哀求柳飞,柳飞摆了摆手道:“算了,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事也算是因我和小将而起,那我就救你一次吧。”

决定相救,固然有小将求情的原因,但还有柳飞自己的考量,在当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局势错综复杂的情况下,他犯不着和神秘至极的玄妙阁为敌。

当然,在女子刚才和他交锋的过程中,他也看出了一些东西,这也是他愿意救她的重要原因。

看到她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了,柳飞走到她面前,刚伸出手,女子立即道:“不准碰我!”

“我还偏碰了!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既然愿意接受我的治疗,那就是我的病人,你必须得配合!”

抹了一下鼻子后,他直接一个公主抱,把她给抱在怀里,然后一连踉跄了好几步。

原因无他,她身上散发的异香实在是太魅惑人心了,多闻几下都心火乱窜,全身发软啊!

女子气恼之下,抬手就要杀他,柳飞嘴角高翘,立即把揽着她两腿的手往上移了移,然后邪笑一声,旁敲侧击道:“我这人收拾不听话,特别是跟我有仇的病人,可是很有一套的,要不你试试?”

“你……”

女子凶神恶煞地看了他一眼,只得攥了攥粉拳,不再出声。

宫将看到这画面,不停地挠头,总感觉圣洁无比的师父好像被調戏了,可还是选择站在柳飞这一边……

没办法,谁让他是医生呢,而且他说得都很有道理啊!

三人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一个小山洞中,柳飞把女子往一块石头上一放,然后转了转手腕道:“你可真重!”

女子暴跳如雷道:“你说什么?”

“真凶!”

柳飞又摇着头冲着她说了一句,女子可能是会错意了,也有可能是想起刚才柳飞从空中落下,直接将面颊埋在她身前软弹上的画面了,摸起一块石子就砸向他。

柳飞侧身躲了一下,看了一眼“热心观众”宫将,笑道:“找些干柴回来生火,这个对你来说没什么难度吧?”

“没……没有!只是我离开后,你们俩千万别打起来了!”

“放心,我是救救救,她是杀杀杀,我会和她一般见识?”

宫将看了看气得半死的师父,赶紧开溜,很快,他抱着干柴回来并点燃了。

已经调养了一会儿身体的柳飞站起身道:“小将,你到门口守着。”

“啊?”

“啊什么啊?你个小狮子在她面前竟然整得跟个绵羊似的!我要给她治病啊,少儿不宜,你自然需要避一避。”

宫将怔了一下,慌忙跑到了山洞外。

柳飞在火上烤了烤手,女子立即双手抱胸道:“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借治病为名,非礼我的话,我一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柳飞瞥了她一眼道:“敢情你还是未成年的小姑娘啊?你伤在哪里,伤势如何,这还用我说吗?你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治?还有,把你的面纱给摘了,都是血,看着怪瘆人的。”

女子满脸涨红地道:“不可能!”

柳飞搓了搓手,走到她的面前道:“这好办啊,我又要使用我的独门绝招对付你了,待会儿你要是受了委屈什么的,可别说我没提醒你,毕竟是你不配合在先的。”

“独门绝招?”

女子在心中嘀咕了一声,又看了看柳飞那一脸的邪笑,真是气得想一掌拍碎他!

“呼!”

“呼!”

……

一连吐了好几口粗气,告诉自己一定要隐忍之后,她瞪了一眼柳飞道:“把身体转过去!”

“呵,跟我斗……我是打不过你,但是玩手段,我还没怕过谁!”

见她从了,柳飞笑着转过身,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心里像是有几个蚂蚁在乱爬似的,痒痒的。

过了一会儿,只听女子有些娇羞地道:“好……好了。”

柳飞转过身,看到她已经将上身的白衣除去,抱在身前,把白莹如雪,玉嫩如笋的后背完全展露出来,甚至还隐约可见她身前壮观的侧弧后,他吞了口唾沫。

这倒并不是因为她的玉背有多勾人,毕竟那儿还有黝黑的一掌呢,很影响美观,而是他发现她竟然没穿胸衣,或者更准确地说好像是用纱布裹着的,这特么也太复古了!

女子见柳飞迟迟不动,厉声道:“看够了没有?”

“反正你穿那么薄,又不怕冷,急什么?”

柳飞笑着走到她的身后,收敛笑容,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骇人的手掌印,随后掏出银针,快速在她的后背上针灸了一番,又直接把双掌覆在她的后背上,帮他按摩活络。

双掌和她那滑嫩无比的雪肌接触着,柳飞就没有正常呼吸过,而且他的双手每每到达她的肋下时,总有继续向前,染指弹柔的冲动。

女子自然感觉得到,只是她现在也被按摩得气息紊乱,所以一直都是紧抱上衣强忍着,只要他不太过分,她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按摩了十来分钟,望着她那勾人的脸部轮廓,柳飞突然轻喝一声,双掌重拍在她的后背上,女子闷哼一声,刚要发怒,五股异常温暖的真气沿着他的手掌窜入她的体内,让她浑身舒爽,好不舒服。

大概半个小时后,五道真气突然离开她的身体,她感觉身体就像是瞬间被掏空一样,不由自主地向后一仰,恰好躺在了柳飞的怀里。

望着她那玲珑的香肩、迷离的美眸以及双手和衣服都无法遮掩的乱跳的壮观,柳飞干咳一声,异常大胆地伸手去掀她的面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