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76章:豁得出去,收得回来

第576章:豁得出去,收得回来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61  |  更新时间:

女子见比伯希尔被欺负,突然把柳飞往面前一拉,几乎让两人的身体都贴在一起了,随后冲着柳飞甜美一笑。

那笑容就像是腊月里的梅花一样,孤傲而又高洁,异常得勾魂。

柳飞也是看得心魂荡漾,不过他并没有忘记躲一下脚,就这样,几乎和她的笑容同时窜出的恨天高踩了一个空。

女子心中虽然很恼火,但是她依然冲着柳飞露出烂漫的笑容,而且直接让身前的傲人事业贴在了柳飞的胸膛上。

送上门的荤菜,柳飞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他暗笑一声,稍微后撤一步,胸膛猛然发力,想直接和她来一个冲撞,在占便宜的同时把她给撞开,免得被她给暗算了。

女子确实被撞开了,不过她却是轻呼一声,向后踉跄几步,对刚才那个温软撞还有点留恋的柳飞眼疾手快,上前窜了两步,直接勾住她那也盈盈一握的柳腰,可是女子反应极快,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一脚踩向他的鞋面。

柳飞急速闪躲,她又踩,柳飞再躲,如此重复了好几次后,不胜其烦的柳飞直接将一条腿往她的腿间一逼,然后舒展手臂,做出了一个像模像样的舞姿,周围人看了,全都喝彩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那是比伯希尔的痛呼声……

刘香月这次不仅光明正大地狠踩了,而且还光明正大地承认了,她用流利的英文大声道:“比伯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是看他们俩跳得实在是太好了,所以一不留神,踩到您的鞋面了,您不会放在心上吧?”

以比伯希尔的身份,他会当着众人的面说放在心上吗?

这是吃准了他好面子和当绅士的心态啊!

比伯希尔的脚虽然疼得有些钻心,但是他还是满脸微笑地道:“不会,肯定不会,纯属意外,咱们继续!”

看到刘香月偷偷向自己挤了挤眉,柳飞面庞憋得通红,这丫头是豁得出去,也收得回来啊,很不简单。

她这一夸,无疑再次引发了众人对柳飞的议论潮。

他千杯不醉也就罢了,舞还跳得这么好,这还让别人怎么活?

女子见柳飞万分得意,真是气得牙痒痒,她一个转身,和刘香月互换了舞伴,然后和比伯希尔一边跳着一边嘀咕了起来。

柳飞则是看着甚是勾人的刘香月,小声道:“孺子可教也,再接再厉,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地踩死他!”

刘香月抽了一下琼鼻道:“本姑奶奶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就放心吧。只是你占便宜敢占得再嚣张点吗?刚才你……你就那么直接地用胸膛去撞她的……真是色胆包天,别以为我没看到!”

柳飞连忙道:“剧情需要嘛,既然惹你不高兴了,那我待会儿让她撞回来就是。”

“你!”

“好了,没看到他们跳得正起劲呢吗?这是想斗舞啊,奉陪不?”

刘香月嘴角高翘道:“当然!既然要抢风头,那就都抢光。”

说完,她猛然逼到柳飞面前,然后和他贴身跳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见他们俩越跳越炫,越跳越哗众取宠,刘香月小声对柳飞道:“看来他们是老相识了,而且还经常在一起跳,配合得真是天衣无缝,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柳飞笑了笑道:“想不想体验一下飞起来的感觉?”

刘香月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微红地道:“你可不准把我给摔下来,不然我咬死你!”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说完,柳飞将她的长裙一揽,然后抱起她,稍微做了几个尝试动作后,手下稍微用力,刘香月便如飞燕一般在他的腰间萦绕了起来,刚开始时刘香月还明显不适应,但是慢慢的,她完全放开了,在高速旋转中坐着各种舞姿,宛如仙人一般,迷人极了。

柳飞虽然无法欣赏,但是双手在她身上快速移动,也是有点儿心猿意马。

在听到周围惊呼连连,掌声阵阵后,柳飞嘴角微勾,两脚连续移动了几下,手下突然发力,刘香月直接坐在了他的肩膀上,而他则是顺势来了一个一字马,现场的气氛直接被点燃。

比伯希尔看到这画面,瞬间想哭了。

他们这舞跳得像是耍杂技一样,绝对又是故意吸引眼球啊!

柳飞看到比伯希尔的脸色很不好看,把刘香月抱下来后,小声道:“过瘾不?”

刘香月道:“过瘾是过瘾,只是你刚才一直在用尽一切办法防止我走光,肯定很累吧?其实我想说我穿了打底裤的!”

“那也不行!”柳飞十分霸道地说了一句,看到刘香月香唇半张,表情很古怪后,连忙解释道:“不做到万无一失,怎么能叫护花呢?”

刘香月暗笑一声,俏脸刷得一下变得通红,刚想说些什么,结果那女子又来换舞伴了,她只得忍痛割爱。

不过她到比伯希尔面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毫不留情地踩了他一脚,然后扶着他的肩膀,娇滴滴地道:“哎呀,比伯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刚才转晕了,所以鞋不小心碰了一下您的脚一下,您没事吧?”

妈蛋,都肿了,你说有没有事?

比伯希尔有些抓狂地看了她一眼,不过很快又强颜欢笑道:“没……没事!”

另一边,女子和柳飞跳了一小会,又故意贴向他,手也开始在他的后背上移动起来,很显然,这女人为了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连节操都不要了。

柳飞的神经第一次绷紧了!

因为不要脸、不要节操的女人可是很可怕的,万一她蛮不讲理地说他耍流氓,然后甩他一巴掌,再泪流满面地大叫委屈,那他真是百口莫辩啊,他总不能说她对他耍流氓吧?

他正快速想着要如何应对呢,眼睛的余光瞥见比伯希尔似乎有直接扑向刘香月的意思,刚想给刘香月提个醒,让他哭笑不得的是刘香月美眸一转,十分果断地踩了他一脚,然后向后踉跄一步,直接坐在地上道:“比伯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我好像崴到脚,不能跳了!”

柳飞看了一眼已经把身前的壮观贴到他的胸膛上,似乎随时都准备喊“流氓”的女子,直接松开她,然后跑到刘香月的身旁扶起她道:“你没事吧?”

刘香月朝着他挤了挤眼后,一瘸一拐地向前走了几步,火冒三丈的比伯希尔连忙道:“快叫医生帮刘小姐看一下!”

刘香月当即道:“多谢比伯先生的美意,不用了,柳总可是我们华夏赫赫有名的神医!”

尼玛,又炫!

这还有完没完了?

能喝、能跳、能治病,现在就差没显露身手了,这特么哪里是娱乐狂欢啊,分明就是柳飞的个人秀!

比伯希尔看了一眼受了不少委屈的女子,咬牙切齿地看着柳飞和刘香月的背影,真有叫保镖把他们俩暴打一顿的冲动。

可是想到柳飞那逆天的身手后,他又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不是继续给他提供“炫”的条件吗?愚蠢啊!

柳飞把刘香月扶到人少的地方,笑了笑道:“倒的很及时,不然估计你我都会被占便宜!”

刘香月送他一个大白眼道:“臭不要脸!我要是不即使来这么一招,你是不是又要和她撞……撞胸啊?”

柳飞干咳一声,蹲下身,象征式地给她活动着脚踝道:“怎么会!她刚才明明是准备豁出节操,说我耍流氓之类的呢。”

“哼,我才不信!”

“现在呢?”

柳飞直接在她的脚底板挠了挠,刘香月惊呼连连道:“你……你要死啊,别挠了……呜呜呜,我信还不行吗?你个混蛋!”

……

首战告捷,接下来的四天,虽然活动很多,下手的机会也很多,但是有了前车之鉴,比伯希尔好像一下子收敛了很多,即使偶有小手段,也都是那种不痛不痒的,对柳飞来说根本就不足挂齿。

这天晚上参加完活动后,他和刘香月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刘香月准备洗个澡就睡觉的,但是突然发现浴室没水,她立即打电话给前台,前台说水管出了问题,维修人员还在抓紧修,她隔壁房间的已经搬到楼上了,问她要不要搬。

刘香月嫌麻烦,又得知仅是从她的房间往东的水管坏了,遂直接拿着浴袍来到柳飞的房间,打算借浴室一用。

柳飞打开门,得知情况后,直接指了一下自己的浴室道:“你先洗吧!”

“谢谢姐夫!”

刘香月笑盈盈地走进浴室后,柳飞走到床边往床上一躺,目不转睛地看着大吊灯,越看,他越觉得不对头,猛然站起身冲到浴室,把门一推,当看到刘香月已经把裙子脱到肋部,露出一小片玉背了,他直接上前把她的裙子给提上,然后把她拉出了浴室。

刘香月双手抱胸,无比震惊地道:“你你你……你干嘛?”

“你又忘了反插门了,而我也是心急……”

柳飞有些凌乱地说了一句,立即窜进浴室,仔细地检查了一番浴室,又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灯,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刘香月哭笑不得地道:“你是不是太小心了,亦或者你是打着检查的名义故意……”

柳飞连忙道:“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总感觉哪里不正常!”

“我看是你不正常!”

刘香月嘟了嘟嘴后,再次往浴室走,柳飞一把拉住她,然后侧着身体,偷偷地掏出手机,给蝎子发了一条短信,然后把刘香月拉到床边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手机响了几声,他赶紧窜到门后看了一眼信息,然后攥着拳头嘀咕道:“终于玩点高科技了,那我陪你们!”

说完,他发出了信息:“黑了,记得先黑我的,我要带头搞事情!”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