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75章颠覆地玩,委屈地踩

第575章颠覆地玩,委屈地踩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56  |  更新时间:

晚上七点半,娱乐狂欢活动正式开始,采用派对和各路知名影星轮番才艺表演的形式,所有受邀的嘉宾都有很大的自由度,可以大快朵颐,可以聆听天籁,可以邀人共舞,也可以欣赏美景。

柳飞和爱丽丝、刘香月一起到观看台坐下,欣赏歌舞表演后,爱丽丝小声道:“听说希尔家族收购了万滔娱乐和无影院线,那你和希尔家族现在岂不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自从那一晚温存之后,两人再见面时,关系变得很微妙,可以说这种关系超过朋友,但又不是情侣。

见她很关心自己,柳飞点头道:“没错,是竞争对手!刚才走红地毯的那一出很明显就是他们故意安排的,还好我提前有应对。活动期间,他们肯定还会继续使绊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爱丽丝摇头道:“堂堂希尔家族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叫人所不耻!”

柳飞淡然一笑道:“还不是野心很大,想干掉我,然后完全称霸华夏娱乐圈,占尽利益嘛?”

爱丽丝道:“那你准备怎么应对?”

刘香月见他们俩叽叽咕咕说个不停,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还能怎么办呢?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坐着这儿挺冷的,要不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爱丽丝看了她一眼,掩面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站起身,和他们一起来到自助餐前。

在她们品尝之前,柳飞都会亲自品尝一下,确定没什么问题,才让她们吃。

三人酒足饭饱之后,爱丽丝和几个娱乐圈的好朋友一起去玩耍了,柳飞则是带着刘香月一起去结识来自世界各地的娱乐大咖。

在招待众多大咖的比伯·希尔见柳飞八面玲珑,和大咖们相谈甚欢,而且时不时地指着自己的特质名片解释一番后,肺都气炸了。

他这不是在不停地打他们希尔家族的脸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比伯·希尔借口上厕所走出了众多大咖的包围圈,然后找到一个男子道:“磨叽什么呢?行动啊!如果他这边不好下手,那就从和他形影不离的刘香月下手,总之一定要尽快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这个混蛋,在他的地盘上威胁、恫吓我也就罢了,现在来到我们家的地盘后,竟然用那特制名片不停地打脸,这是觉得我们希尔家族好欺负吗?”

男子邪笑一声道:“您放心,一切准备就绪,马上就要开始了,您只需要回到场间静观其变就行了,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那就好!”

比伯·希尔匆匆离开后,男子立即冲着一个端盘子的服务员摆了摆手,服务员会意,紧盯着柳飞和刘香月,待看到他们俩手中的酒喝完后,他急匆匆地走到他们俩身旁。

柳飞看了他一眼,把空杯子放在托盘上,又拿了一杯酒,然后微笑着向他说了声谢谢。

刘香月同样如此。

比伯·希尔远远地看到这一幕,差点笑了出来,他已经能够想象出他们俩突然撕扯衣服,做出各种不雅举动,在来自世界各地的娱乐大咖面前颜面尽失的画面了。

而如果柳飞事后追究,那也正中他的下怀,这可是在娱乐圈,最怕别人小题大做,哪怕你有理!

像这样的事,他还巴不得闹大呢,反正最终推出个替死鬼就是,可是他们的名声以及形象损失是难以弥补的,对刘香月这样的美女来说更是如此,他们最终估计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柳飞和刘香月端着酒杯来到一个知名导演的面前,攀谈了几句,双方互相致意,正准备喝酒,柳飞依然像刚才一样,向刘香月使了一个脸色,让她别急着喝,而他则是抿了抿,待察觉到体内的五行之气突然沸腾了之后,他一饮而尽,然后把刘香月手中的酒拿了过来,向导演说她身体不舒服,不胜酒力之后,直接代她喝完。

“呵……一杯不过瘾,还直接喝两杯,真是找死!柳飞,今天你要彻底完蛋了!”

眼见柳飞喝了两杯,比伯·希尔已经是眉飞色舞,提前准备庆祝了,然而……

五秒!

十秒!

一分钟!

……

足足两分钟过去后,柳飞还像个没事人似的在和大咖们攀谈,而且喝酒如喝水,一杯又一杯!

他远远地瞪了一眼男子后,一脸懵逼的男子赶紧把药加量,再让服务员送过去,结果柳飞还是一口气喝完,一点事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药是假的?”

男子深知如果把这件事给搞砸了,将要面对怎样的后果,所以赶紧叫几个人到房间里,然后让一个人当着他的面喝下。

很快,那个男子不仅拼命地扯着自己的衣服,而且还像一头饿狼一样往外冲,男子大惊,赶紧让人堵住,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竟然直接扑向他……

“去死!”

男子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一脚将他踹飞,继续狐疑之余,暗自庆幸准备了两套方案。

他又换了一味药让人服下,结果那人捂着肚子就来了,让房间里臭气熏天。

捏着鼻子跑出房间,男子把一整袋都倒进一杯酒里,再让人给柳飞送去,结果让他崩溃的是柳飞竟然还没事!

“啪!”

他正再想他法呢,早已忍无可忍的比伯·希尔来到他的面前,二话不说,朝着他就是一巴掌,然后怒声道:“这是怎么回事?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男子欲哭无泪地道:“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我准备的这些药,都是让人试过的,完全没有问题,可是他好像全部免疫一样,一点事都没有,真是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了!”

“当真?”

“我哪敢骗您啊,他们都可以作证,药肯定是完全没问题的。”

一人慌忙道:“难……难道说他会变魔术?他们华夏的魔术好像一直都非常厉害!”

“放屁!”

比伯·希尔怒不可遏地踹了他一脚,徐徐地吐了好几口粗气道:“既然不管用,那就不要用了,接下来我亲自上,你们这帮废物!”

比伯·希尔气呼呼地离开后,男子用手捂着脸,万分憋屈地道:“怪物,十足的怪物啊,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这样的怪物。”

一人小声道:“不知道您发现没有,他……他一直在喝啊,应该都喝很多瓶了吧?但是他看起来跟个没事人似的,这酒量也太恐怖了!”

男子看了看后,更加崩溃了,苦大仇深地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他再一次颠覆了我的认知……这个人太难对付了!”

……

柳飞拿着酒杯,带着刘香月,以扫地毯的方式几乎把场间的每个娱乐大咖都给敬了一遍。他除了去了七八趟厕所外,基本上是一直在喝。

他这疯狂的喝法无疑像他那特制名片一样,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有些自以为酒量非常好的人扎堆敬他,很显然是想把他给灌醉,但是没过多久,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出现了,他看起来还是一点事都没有,但是他们却是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

“这就是酒神啊,太不可思议了!”

“名片赚噱头,喝酒赚噱头,他绝对算得上是今晚的‘噱头之王’了,比不了,比不了!”

“他这活脱脱的超级怪咖啊,按照他这么一个玩法,再闪耀的大明星在他面前也会黯淡失色的。”

……

听到周围的娱乐大咖们全都都在议论柳飞,比伯·希尔咬了咬牙,向离他不远处的一个穿着白色蕾丝花纹吊带晚礼服的花貌女子使了一个脸色,女子莞尔一笑,径直走到柳飞的面前,用流利的英文道:“先生真是好酒量,不知道我有没有幸邀先生共舞一曲?”

柳飞还没回答,比伯·亨利也走了过来,然后十分绅士地邀请刘香月共舞。

刘香月刚想拒绝,柳飞直接俯到她耳旁小声嘀咕了几句,她抿了抿嘴,接受了比伯·亨利的邀请。

柳飞看了看眼前身体修长,看起来有些小巧玲珑,但是身前身后皆是非常有料的美女,微微一笑道:“我的荣幸!”

他上前一步,握住女子那玉嫩光滑的素手,然后将一手放在她的腰身,开始跟着旋律跳了起来。

由于比伯·希尔亲自登场了,所以周围很快便被围得水泄不通,众多的娱乐大咖一边看着,一边评头论足。

他们跳了一会儿后,比伯·亨利率先发难,十分隐蔽地预卡了一下身位,准备在让刘香月当众出丑的同时,来一个英雄救美。

当然,这样还远远不够,他放在刘香月身后的手已经稍微往下移了移,势要在她待会慌乱之际趁机占她的便宜,让她有苦难言。

然而,他明显低估刘香月了。

古灵精怪的刘香月可是时常让柳飞都头疼的存在,他这点小伎俩又怎么能欺负到她?

刘香月察觉到他的手在她的后背移动后,立即想起了柳飞的叮嘱,嘴角微勾,直接了当地用恨天高踩了一下他的脚尖,然后痛呼两声,垫了垫脚,向后踉跄了两下,和他保持了一点距离。

那一脸委屈的样子,别提有多惹人怜爱了!

被恨天高给踩得龇牙咧嘴的比伯·希尔见周围的人都在指指点点的,强忍着疼痛,表面上虽然赔着笑脸,但是心里已经是怒火乱窜了。

他本来以为他已经做得很隐蔽了,谁曾想刘香月比他做得还隐蔽,直接是在她那长长的裙摆下方踩的他的脚尖,而且踩得还是小拇指的脚尖,那叫一个疼啊!

如果仅仅如此那也就罢了,她竟然还堂而皇之地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营造出他踩她的假象,太可恨了!

这要是不还回去,那岂不是事与愿违,变成他丢脸了?

柳飞眼睛的余光瞥到这一幕,差点笑了出来,他刚才叮嘱刘香月一定要委屈地踩,该出脚时就出脚,该委屈时就委屈,现在看来她没有让他失望,演绎得非常传神……

只是他可能忘了,和他共舞的女子也有可能如法炮制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