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46章:深藏功与名

第546章:深藏功与名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51  |  更新时间:

如果他们的幕后老板真死了,那自然是柳飞喜闻乐见的,如果没死,那他也一定要把他送进阎王殿。? ?

打晕了两个歹徒,交给米国警方后,柳飞立即找到鲍勃,把他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他,随后两人一起带着前来支援的特战分队再次进入大山之中,一方面是和蝎子、幽狐会合,抓捕剩下的歹徒,另外一方面则是核实元凶之死的真假。

进入大山之后,他们很快和蝎子、幽狐等人碰头。

蝎子和幽狐听说晋墨雨已死,幕后老板也有可能已经死了之后,顿时像是满血复活了一样,和他们一起在大山之中不知疲倦地搜捕起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警方之人的加入,他们肩膀上的任务自然也是慢慢变轻。

大概两天一晚之后,他们再次回到了大盆地附近,在一座山峦的斜下方找到了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老巢。

幽狐和鲍勃下令让众人清理了一下,但是奈何他们的老巢被毁坏得太严重,积石又太多,暂时只得作罢,唯有等警方的人前来全面清理了。

有个疑问已经憋在心里太久了,现在眼看任务顺利完成,幽狐和蝎子都忍不住了,立即把柳飞给拉到一旁,小声询问了起来。

询问的内容自然是柳飞如何根据土壤,锁定他们的老巢就在这大盆地附近的。

柳飞笑了笑道:“可能是因为我是个种地的,经常跟土壤和种子打交道,所以对这些东西比较敏|感吧!你们还记得我们曾经在外围密室中展开过全面的搜索吗?甚至都把地板给掀了,也没有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顿了顿,他继续道:“但是在我们离开那密室的时候,我在密室出口处拐角里现了一小抔土,很不起眼,但是那抔土是非常典型的壤土,和密室里以及密室外的土壤都不一样。更为关键的是那抔土里掺杂着好几种植物的种子,种子都很圆润,所以我估摸着应该是雨水充足的地方才有。”

蝎子恍然大悟道:“所以你据此推测,那些土壤可能是从大山的盆地中带到那里的?”

柳飞点了点头道:“晋墨雨是一个心思缜密,非常狡猾的人,那抔土应该是有人在搬运或者携带什么东西时不小心留下的,而他们打扫的时候又给遗漏了,所以让我抓到了那么一点点蛛丝马迹!不过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能肯定他们的老巢就藏在大山之中,因为那抔土也有可能是从其他地方带到密室里的。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以此来尽可能地缩小咱们的搜索范围。”

缓了缓,他继续道:“后来,在那个大盆地之中,我让你派人到海里捞石头,结果现了一些明显被打磨的碎石,再结合那盆地的土壤情况,我就基本确定他们的老巢就在附近了!而依山傍水这样的条件,也确实适合在地下修密室,毕竟土壤、一些碎石等都可以直接扔到河流里,让河水及时带走,避免留下什么线索。”

“高!实在是太高了啊!”

听他这么一说,蝎子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次能够顺利地端了那神秘组织的老巢,现他们的老巢可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啊!

幽狐笑道:“还有飞哥进入盆地后,又迅撤出盆地,虚张声势之计用得很妙,直接让对方不得不出招了,而且还让那老板和晋墨雨产生了冲突,被晋墨雨给杀了,想想都觉得过瘾!”

柳飞道:“那个只是导火索,如果那两个歹徒所说非虚的话,说明他们二人积怨已久,晋墨雨那家伙恐怕早就有了杀他之心了。其实你们也可以换个角度想想,如果是你们,你们在那种情况下还不出招吗?再不出招,待有更多的人来,或者直接封山,他们可就彻底成了瓮中之鳖了,谁也别想逃!”

蝎子点头道:“也是。现在就是不知道那神秘老板到底有没有死,我可不想再看到晋墨雨诈死的情况重演了。”

柳飞道:“目前看来,有很大可能是已经死了,不过这个需要米国警方来根据各方面的线索逐步理清,确认那人的身份。我们赶紧出去吧,待出去后,我会即刻赶回华夏,这里的事情就暂时交给你们了,如果确定了那老板的身份,你们第一时间通知我。”

幽狐和蝎子都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出了大山,鲍勃、幽狐和蝎子等人一起到警局开会,和警方商谈接下来的行动。

当在人群中找了好几遍,现那个特别牛叉的军医不见了之后,鲍勃一脸纳闷地看向幽狐道:“那……那个人呢?”

幽狐一脸疑惑地道:“少校,请问你说的是哪个人?能说一下他的名字吗?”

“我……”鲍勃指了指他道:“对了,我还不知道恩人叫什么名字呢!就是你们那个特战分队的小军医啊!他人呢?我明明看到他和我们一起走出大山的,怎么突然不见了呢?他都还没告诉我他是怎么现对方的老巢的呢!”

幽狐看了一眼蝎子,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强忍着笑容道:“难得少校还挂念他,我替他感谢你,只是他执行的上一个任务出现了一些新情况,非常紧急,刚接到上级命令,已经返回华夏了,您有任何的疑问,我们都可以帮他解答!”

鲍勃大惊道:“啊?就这么回去了?不是,这次行动,他的功劳可是最大的,他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你们上级通不通人情啊?”

看他这个对他们特战分队各种看不起的家伙,现在对柳飞这么上心,甚至还为他打抱不平,幽狐和蝎子都忍不住想笑。

蝎子轻咳一声道:“你就放心吧,我们那边肯定会论功行赏的,他真的是有特殊的事,你不是想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敌人的老巢的吗?来来来,我告诉你!”

说完,他带着他走到一旁,叽里呱啦地说了起来。

幽狐笑了笑,暗自嘀咕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大概就是飞哥现在的状态吧,能和这样的奇人当兄弟,是我幽狐这辈子的荣幸。”

……

柳飞回到家门口,走进别墅,不由自主地张开了手臂,结果那个欢快的身影迟迟没有出现。

他这才猛然意识到寒寒已经离开了……

回想起之前他每次从外归来,寒寒总是第一个出现,直接扑到他怀里撒娇的画面,他就感觉心里失落落的。

不过一想到她都已经二十一了,他又一阵凌乱。

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和乱七八糟的感觉别提有多折腾人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穿着一身职业oL裙装的余倾城出现了,她远远地看到柳飞后,将嘴一嘟道:“看什么看?本秘书今天不上班,在休假!”

一想到已经消失好多天了,柳飞一拍额头,连忙走到她面前道:“这个……倾城妹妹啊,你听我解释……”

“呜哇!”

他话还没说完,余倾城突然扑到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这可把柳飞给整懵了,可是一想到公司那么多的事务都扔给她这么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之后,他想她这可能是委屈得,所以当即拍了拍她的后背道:“这次确实是我的错,我认罚,今后一阵子,你的工作我也包了,给你放假,真给你放假还不行吗?”

余倾城猛然踩了一下他的脚,嗔怒道:“你死哪去了?你知道你杳无音讯多少天了吗?我们可全都担心死了!还有,你竟然敢骗我们,香月姐说你也不在海鸣娱乐。”

柳飞道:“我说我去京城有事,没说去海鸣娱乐啊……”

“还说!”

余倾城又捶了他两下,像是鬼魂一样飘到柳飞身后的梁静妍道:“倾城,你那是打?分明是撒娇,太心慈手软了,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彻底长记性,看着点!”

说完,她一拳轰向柳飞的后背,柳飞赶紧抱着余倾城侧身躲到一边,然后松开余倾城,而就在这时,梁静妍的另外一拳又轰来了。

被逼无奈,柳飞只得边接招边道:“有些事我真的不方便说,我知道让你们担心了,今后一定多多补偿。我实在太累了,咱就是打,改天再打,行吗?”

看他真的很憔悴,梁静妍又有些心软了,遂将手一甩道:“算了,算了,看你都快没个人样了,那就改天再找你算这笔账吧?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柳飞苦笑一声道:“你……你确定?我看还是算了吧,我现在就特困,先睡一觉再说。”

说完,他闪进卧室,直接栽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救我!”

“救我!”

……

睡梦中,相同的梦境又出现了,他梦到躺在棺材中的那具女尸又突然呼救,他左右翻滚了几下,猛然坐起身。

“飞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做噩梦了?”

听说他回来后,柳玉莲急匆匆地从镇上赶了回来,她已经坐在床边守候了好一会儿了,看到他满头大汗,一只手又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死活不愿意放的样子,她有些揪心。

柳飞看了她一眼,吐了吐粗气道:“没……没事,就是个噩梦而已,你不用担心!我离开的这些天,寒寒回来过吗?”

柳玉莲摇了摇头道:“没有,甚至都没有给我们打过电话,也不知道她在家里过得怎么样。”

柳飞道:“她是云家的千金大小姐,云家又那么有钱,生活条件肯定不会比咱们这差,就是不知道她开不开心。”

柳玉莲刚想说话,柳飞的手机铃声响了,他拿起手机,只听蝎子十分兴奋地道:“飞哥,已经确定那个幕后老板是谁了!是在米国医药公司里排名前十的万法医药的老板布朗,他是一个典型的双面人格的人,他的家人竟然都不知道他私底下干了这么多丧心病狂的事。”

顿了顿,他继续道:“对了,米国警方和军方那边还特别提到了你,结果你跑得够快,把那个鲍勃给急得啊,我差点笑死。据说我们两国还会搞一个表彰大会,将这次行动树立为两国跨国合作的典范,那个鲍勃又点名让你作为代表参加,我和幽狐都觉得他是看上你了!”

“去去去,看上谁了?乱说什么?”

他直接应了一句,不过当瞥见柳玉莲像是怒的母老虎一样看着他后,他猛然意识到要完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