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39章:我早已三七年华

第539章:我早已三七年华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79  |  更新时间:

寒寒竟然是云飞鱼的亲妹妹!

在确定这个信息的一瞬间,柳飞震惊、无语、生气、伤感,万千种情绪犹如泛滥的泥石流一般涌入心间。

他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原来这是一个骗局,但是又有谁能够否认这个局是善意的?

而且这几年寒寒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欢乐,所以他心中并没有愤怒,再加上云家出手帮他救了八个员工的性命,也算是提前还了这份人情,所以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愤怒的。

但是他生气!

因为他被欺骗了,他这个人很不喜欢被人骗,甚至可以说很讨厌。

只是看着哭得满脸泪水,万分不舍的寒寒,这份气也生不起来了。

归根结底,一切为了寒寒。

他早已把寒寒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看待,他希望她开开心心地生活,也希望她永远幸福。

如今她身上的怪病已除,而她又是天南云家的千金大小姐,今后的生活肯定不会比在他这里差。

这也算是彻底了却了他的一桩心事,毕竟他一直都在想办法寻找她的父母。

云飞鱼见柳飞迟迟不说话,心里很内疚,将心比心,他也不喜欢这种被人欺骗的感觉,可是他真的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

想了想,他道:“不可否认,我们云家骗了你,这是既定事实,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但是我这么做也是情非得已,我不想让她卷入到任何的利益纠纷当中,更不想让她成为谈判的筹码。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也只是觉得你可能治好她这天生的怪病,但是随着寒寒的反馈,我知道她在你这里过得非常开心,也知道你不是一般人,所以慢慢坚定了你一定能够治好她的信心。”

顿了顿,他继续道:“现在终于梦想成真,我本来还想让她在你身边再多呆一段时间的,但是她在咱们云家的地位太特殊了,她有自己的使命,我们云家也很需要她,所以只能……”

寒寒走到柳飞的面前,用手抹了一把眼泪,将头一低道:“先生,对不起,我也欺骗了你!可是我真的不想被这怪病给折磨一辈子,他们又考虑太多,才导致最终出现了这种局面……”

柳飞十分疼惜地帮她擦了擦眼泪,微微一笑道:“我中情蛊,九死一生的时候,你们云家救了我的命,后来又帮我救了八个员工,咱们也算是互相有大恩,既然你有这么一个家,你的怪病也治好了,其他的就不要说了。”

“先生,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寒寒听他这么说,立即扑到她的怀里,泣不成声。

柳玉莲、梁静妍、李云柔等人见状,双眸也是红红的,她们也特别震惊,但是更多的是不舍,毕竟寒寒和她们一起相处好几年了,大家早就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现在突然少了一个,她们真不习惯。

柳飞拍了拍寒寒的后背道:“没事,别哭了,离别是为了更好地相聚嘛,咱们又不是不能再见面了,你今后抽空可以常来海鸣山玩,这里永远是你的第二家乡!”

寒寒连忙站起身,不停地点头道:“会的,我一定会回来的,你们也是我的家人。”

说完,她又和李云柔、柳玉莲等人抱成一团,哭了起来。

云飞鱼依然是满脸歉意地道:“可能是我太世俗了,做事总会考虑太多,而且视野也不够宽广。虽然说你的制药公司和我们南松堂有着最直接的利益冲突,而且我们之间可能还隐藏着一些潜在的冲突,但是这些冲突并不是我最开始想的那样一定是对立的,我们可以管控好这些冲突,甚至可以携手去闯更广阔的天空。”

叹了一声,他继续道:“总之,现在显得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要是在刚认识你的时候就对你有如此深刻的了解的话,我肯定就直接把妹妹送到你这儿来了,也就不会大费周章地整这么一出了。”

柳飞走了几步道:“虽然我不喜欢这种做法,但是作为一个哥哥,你想这些没错,毕竟人心隔肚皮,这个世道太复杂。让她一个小女孩牵扯到大人们的这些利益纠纷,尔虞我诈之中不合适。”

云飞鱼咬着牙道:“你越这样说,我越觉得亏欠你太多啊,我倒是希望你能够痛痛快快地揍我一顿。”

柳飞看了他一眼道:“你觉得就你这身板够我揍的吗?好了,只要寒寒能够过得好好的,我也开心。一切都为了寒寒,咱们何必要让她两难和揪心呢?”

云飞鱼愣了一下,随后毕恭毕敬地将双拳一抱,以示敬意。

柳飞小声道:“那个隐藏在海鸣山,一直在暗中帮我的神秘高手也是你们云家的吧?”

对于这个,云飞鱼也没有任何的隐瞒,直接点了点头。

他道:“他比寒寒还小,是我们云家难得一见的练武的好苗子,只是之前受了点伤,现在一直在闭关调养,等有机会,我把他带到海鸣山来,请你指点一二。”

柳飞颇为诧异地道:“比寒寒还小?小小年纪能够有如此武学造诣,前途不可限量啊,你们好好培养,将来他足以护你们云氏一族的平安。”

云飞鱼神情有些复杂地笑了笑,欲言又止。

柳飞又问道:“刚刚听你说寒寒在你们云家有着极其特殊的地位,不知道……”

云飞鱼连忙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个是我们云家内部的事务了,就不宜讲了。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她的名字叫云落寒,我们当初给她起名字的时候,也是因为她天生怪病,一旦病,全身上下就冰冷无比,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实在没想到你们也给她起了‘寒寒’这个名字,咱们算是想到一块了。”

“云落寒?”

柳飞在心里念了好几遍,忍不住笑了起来。

寒寒和李云柔、柳玉莲等人一一告别后,最后来到了柳飞的面前,她抿了抿嘴唇道:“先生,我……我想跟你说几句悄悄话!”

说完,她拉着柳飞来到了卧室,然后把门关好并反插上,随后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柳飞,也不说话。

柳飞点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笑道:“说好的悄悄话呢?”

寒寒眨了眨眸子,冲他招了招手,柳飞凑头到她的面前,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措不及防地凑头堵住了他的嘴,而且还轻咬了一下他的嘴唇!

在这么一瞬间,柳飞别提有多凌乱了,心中满满的罪恶感,他一把推开寒寒道:“你……”

寒寒抿了抿嘴,指着他咯吱咯吱地笑了好一会儿,又冲他勾了勾手道:“先生,原来你也会害羞啊?你再过来,我还没说悄悄话呢!”

柳飞现在压根就不是不敢过去,而是不能去啊,毕竟她在他的眼里一直都是一个小孩子,如果他要是对她有什么不纯洁的想法,那岂不是畜生不如了嘛!

寒寒见他不上当了,含着泪花笑了几声,然后站直身体,双手负在身后,柔声道:“先生,如果我早已成年,你……会喜欢我吗?”

柳飞现在内心还凌乱着呢,他指着她道:“你这丫头不要像你玉莲姐姐一样口无遮拦啊,而且我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

“那我偏让你回答!”

说完,她直接冲向前抱住柳飞的大腿,一个劲地撒娇卖萌,死活不愿意松手。

柳飞也是服了她了,连忙道:“喜欢,喜欢还不行吗?你这么活波可爱,我当然喜欢。”

寒寒咬着嘴唇道:“那有多喜欢啊?海枯石烂?”

中年心事浓如酒,少女情怀总是诗!

看她都能把一个假设性的问题玩得如此不亦乐乎,柳飞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他哭笑不得地道:“行行行,海枯石烂、海誓山盟……这下彻底满意了吧?记得,回家后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如果遇到什么困难或者不开心的事,都可以来找我,我永远都是你的先生!”

寒寒立即站起身,十分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道:“嗯,你永远都是我的先生!”

柳飞摇头道:“你要当复读机啊?竟然还重复起来了……”

“我乐意,哼哼!”

寒寒哼哼唧唧地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靠了一会儿,然后依依不舍地松开他,小声道:“现在到了说悄悄话的环节了,只是先生,你可一定要挺住。”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坦坦荡荡地道:“你这丫头有变成香月的趋势啊!我要挺住什么啊,你一个小悄悄话还能把我吓死不成?”

寒寒轻咳了好几声,柳眉舒缓,一字一顿地道:“先生,我最最亲爱的先生,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到底多大了嘛,那我现在就如实告诉你吧,其实我今年已经是三七年华了。”

“三七年华?二十一……我!”

柳飞万分震惊之下,上下打量了她好几遍,随后踉跄几步,直接歪坐在了床上,那表情已经没法用词语来形容了。

寒寒嘟了嘟嘴道:“所以,你要记得你刚才说的话哦,你还要对我负责到底哦,我的先生!”

说完,她满脸羞涩地打开门离开了。

柳飞则是往床上一仰,双眼空洞的看向大吊灯,内心无比凌乱地算了起来。

她今年如果真的是二十一岁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她刚来海鸣山的时候就已经成年了,那岂不是意味着他和一个成年女子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

等等,先生,先生……

尼玛,很多女子称呼自己的老公不是也称呼“先生”吗?

这套路……咱们山里人真玩不过啊!

送走云落寒之后,柳玉莲、李云柔、梁静妍等人回来后,看到柳飞这个样子,都不由自主地安慰了起来。

柳玉莲道:“你这人就是外强中干,我说你平时把寒寒当成心肝宝贝一样,她突然离开,你绝对不会只顾大度,无动于衷呢,现在看来,真被我猜中了,你这是不想让她看到后,更加得伤心难过啊。”

梁静妍道:“飞哥铁血柔情,性情中人啊!”

余倾城则是道:“哥,那个……要不你今天就别去公司了,休假一天吧,公司的事务我先扛着,不算你违背工作准侧!”

……

听她们不停地安慰着,柳飞猛然坐起身,欲哭无泪地道:“套路!都是套路啊!我竟然还玩不过一个小丫头,呜呼哀哉!”

“啊?”

几个美女相互看了一眼,全都懵了,什么套路?哪来的套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