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32章:求之不得

第532章:求之不得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54  |  更新时间:

“一个不剩,呵呵……一个不剩!”

米国的一处地下秘密实验室中,一向很淡定的神秘男子这次再也难以淡定了。

且不说这次派了那么多人,而且还以一个据点作为保障,就是老巫婆一个人也足够虐柳飞千百遍的了吧?

谁曾想他们全部被柳飞给拿下了,一个不剩!

他不禁要问,柳飞现在的实力到底强到了何种丧心病狂的程度。

“谁能告诉我?你?你?还是你?”

男子指了指实验室中一个个低下头颅的手下,突然暴吼一声,一脚脚将他们全部踹翻在地,然后一把锁住了一直都没敢吭声的晋墨雨,用力一甩,把他甩出四五米。

“啊……”

“噗通!”

晋墨雨跟一滩烂泥一样撞在墙上后,快“堆积”在地上,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差点休克。

老大是极其郁闷,但是他又何尝不郁闷?

老巫婆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她以一人之力绝对能够把柳飞给虐成渣渣啊,更何况他们这次充分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派出了那么多的人为老巫婆“保驾护航”,谁曾想会败得如此惨不忍睹。

他的经验告诉他,这很有可能是老巫婆轻敌或者生什么突情况了,不然以她的身手,耍个诈、用个计逃跑,肯定没啥问题啊,更何况那可是在原始雨林中啊,很适合逃跑和隐匿的。

正在气头上的男子见晋墨雨像是死了一样趴在地上,当即抄起一把椅子甩向他,咆哮道:“你个废物,还在我面前装死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成全你!”

被椅子给砸破头,鲜血横流的晋墨雨惨叫几声后,慌忙坐起身道:“这次肯定是那老巫婆的问题,不然以我们的计划,是绝对不可能失败的!”

男子冷笑一声道:“你倒是很会找借口,每次失败以后都是这样。柳飞可是一直都是你负责对付的人,你自己算算因为他一个人,我们折了多少人,损失了多少钞票,牺牲了多少资源了?要不是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我就是杀你一万次也不解恨。”

晋墨雨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鲜血,唯唯诺诺地道歉。

其实他心里也憋屈啊,对付柳飞这事,他可是全程参与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为了自己的面子和威严,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他的身上,整得自己像个局外人似的。

可能他能说什么呢?

他现在就是他的工具,他的一条狗,别说他的命,他的一切都是他的!

只要他还能苟延残喘地活下去,他就是把他给打得只剩下半条命了,那他也认了。

过了好一会儿,男子稍微消火之后,冷声道:“还坐在那里干什么?立即去处理伤口,然后把这件事给彻彻底底调查清楚。”

顿了顿,他继续道:“还有,让咱们的杀手组织暂停一切任务,不要让柳飞那拨人查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不然我一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是!”

晋墨雨哭丧着脸点了点头后,赶紧去忙碌。

……

柳飞也在忙碌,不过他正忙着给刘香月按摩呢,她那两条细长白皙,柔嫩光滑的美腿在他的手下似乎焕出不一样的光泽,很柔和,很感性,很勾魂。

刘香月则是平躺在沙上,头枕着藕臂,美眸婉转,皓齿微露,静静地享受着特殊待遇,就像是古代雍容华贵,高不可攀的公主,又像是静卧床榻的睡美人,光是看着就足以让任何一个男子燃起躁动的心火。

柳飞觉得他是在享受福利,刘静月也觉得她是在享受福利。

所以画风和谐无比,却又暗藏丝丝涟漪。

“喂,你别光顾着按啊,赶紧跟我说说。你现在可是有无数的大秘密、小秘密都握在我的手里呢,你早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你要是敢不说或者胡乱,看我不耍死你!”

刘香月见柳飞迟迟不说,气得将一双粉拳向上一举,表示抗议。

在她的面前,柳飞现在是没有什么太多的秘密可言了,所以他便详细地讲述起来这次大战老巫婆的前前后后。

当然,有关组织和天南云家的事,他自动规避了,这些事不宜让她知道。

刘香月听到精彩处或连续问,或惊呼连连,或一坐而起,那可爱的样子让柳飞忍不住想笑。

而由于她穿的是黑色短裙的缘故,所以裙下频频走光,柳飞见她自己浑然不觉,也不好直接提醒让两人都尴尬,所以就趁着按摩的时候帮她稍微拉一拉裙摆,移一移两腿。

如此过了一会儿,讲到打得最激烈的地方,柳飞自己也是完全投入了,不仅会比划两招,而且还妙语连连。

刘香月自然更加高兴了。

不过高兴完了,她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却是骤变。

她轻咬贝齿道:“喂,你的一双手刚放得再嚣张一点吗?”

“啊?”

正讲得很嗨的柳飞低头看了一眼,在看到自己的一双手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摁到她的大腿根部时,他惊呼一声,像是触电似的缩回手,有些尴尬地道:“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刘香月脸色微红地坐起身,歪靠着沙道:“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然我早就拿菜刀跺了你的手了!按照你所说,那个老不死的终于死了?”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骗你很好玩吗?”

“不好玩,你为什么还经常骗?”

“有吗?”

“你骗我说你会透视啊,你个混蛋!”

刘香月气呼呼地拧了一下柳飞后,柳飞恍然大悟,突然想到了这茬子事,遂干笑一声道:“这纯属说着玩的。好了,我再郑重和你确认一遍吧,老巫婆真的死了,完全死了,彻底死了……”

“停停停!”刘香月连忙捂住他的嘴,然后白了他一眼道:“我信了,我信了!从你刚才所说来看,你现在的修为是完全可以碾压吃了药后的老巫婆吗?”

柳飞摇头道:“谈不上碾压,毕竟她的实力在那摆着呢,最主要的还是策略上的成功!我那第三招的重击对我最终赢得这次胜利太重要了,那一招其实就已经把老巫婆给打得元气大伤了,她只是个人调节能力不错,再加上很能伪装,所以看起来没有大碍而已。”

顿了顿,他继续道:“但是从后面和她的对战情况来看,这次重击对她的影响非常大,明显掣肘了她的战斗力。雨林中的那一战,绝对是我这些年来,战斗力最强悍的一战,但也可能是老巫婆战力破弱的一战。如果她也在最佳状态,我和她还有的打。”

刘香月面如桃花地道:“那也是你厉害,你现在就是我心目中的级英雄,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级迷妹!”

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道:“那迷妹姐姐,你今后能少出点损招整我吗?”

“去你的!我何时占过你什么便宜了?还不是你……哼,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理你了!”

柳飞哈哈大笑道:“好了,开个玩笑而已,说正事吧,公司最近有什么事吗?”

刘香月笑道:“由我坐镇,能够有什么事?对了,明天上午电影协会开会,你这销声匿迹有些日子了,估计有些人都以为你已经死翘翘了,要不你明天和我一起去刷刷存在感,吓吓他们?”

柳飞道:“没问题。我这累得都快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我先打个电话报平安,然后给你做晚饭吃,对了,我手机还没电了,好特么凄惨……”

刘香月一把摁住他,然后朝他吐了吐香舌道:“你突然冒出来后,我就已经帮你报平安了。我姐明天才能回来呢,今晚你们小两口是别想团聚了,哈哈哈……还有,你看你都憔悴成这个熊样了,我怎么还好意思让你去做饭啊?我去吧,你继续歇着,不过不准嫌我做的难吃,不然我可是会掀桌子的,哼哼!”

见她是真的心疼自己,柳飞笑了笑道:“我还求之不得呢,放心吧,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刘香月张罗了一桌子的菜后,柳飞留意到她的葱葱玉手上缠了好几个创可贴呢,意识到她肯定是切菜切到手了,所以也不管好不好吃,立即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么好吃啊?你慢点,又没人抢你的!”

刘香月以手托腮,静静地看着,放佛盛开的牡丹一样,格外得勾人。

……

第二天上午,彻底调整过来的柳飞和刘香月一起参加电影协会举办的会议。

会议室内,万滔娱乐的元拥智和无影院线的李旺聊得眉飞色舞的,聊的话题正是柳飞。

元拥智不无感慨地道:“真是没想到那柳飞也会有今天!我可是派了好几路人专门去打听了,据说是遭雷劈了,让他装逼,哈哈哈……”

李旺迫不及待地道:“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死了没有?如果死了,那真是还咱们华夏娱乐业一片乐土了,我肯定放几百盒烟花庆祝!”

元拥智道:“目前凤凰大医院对他的病情是讳莫如深,而且拒不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你觉得他的情况会好吗?这都说医者不自医,我承认他的医术很厉害,都把我前高管老婆脸上的老伤疤给彻底治好了,可是他不能自己治自己啊!我估计他现在即使是没死,恐怕也跟个植物人似的!”

李旺笑道:“这还真是老天开眼,天助我们啊,本来我们还想着怎么对付他呢,现在好了,完全没必要了。”

元拥智道:“可不是!我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盼到了这一天,别提有多高兴了,昨晚为了庆祝此事,我还和朋友们喝了好几斤白酒呢!我已经提前为柳飞敬酒了,不过是往地上敬的!”

“你啊你,哈哈哈……”

李旺听到这话,立即指着他开怀大笑了起来。

不过他刚笑完,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突然从门外飘了起来:“那我可真要感谢元总了,为了报答你的敬酒之恩,这不,我从地狱逃出来邀请你了,看李总那么高兴,要不一起吧?反正地狱之中从来不缺你们这样整天只会做白日梦的人!”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