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31章:此间深情

第531章:此间深情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12  |  更新时间:

柳飞以老虎吃豆芽之势灭了众药人,然后一边利用五行之气给蝎子逼体内的蛊毒,一边看着不远处的“对峙”。? ????

是的,双方还没有开打。

不过柳飞并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因为在十来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中,刚刚已经有人给了做了手势了。

幽狐小声道:“他们是什么人?”

柳飞笑了笑道:“是友非敌,他们是来和老巫婆彻底了结恩怨的。”

“你通知他们的?不对啊,你事先并不知道老巫婆在这儿,不然此次也不会如此得惊心动魄。”

“很明显是我们被跟踪了!”

柳飞说得很淡然,但是内心却起了涟漪。

对方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跟踪他们,绝对是一种能耐啊,而且这能耐绝对不容小觑。

毕竟他和幽狐、蝎子都是侦查与反侦查的高手,实力在那摆着呢。

而这又何尝不说明对方对他的不信任?不然有必要派人跟踪他吗?

幽狐反应过来后,十分惊愕地道:“你的意思是你出了医院之后,对方的人就一路尾随?”

柳飞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我住院,甚至住院之前,对方就在跟踪了!”

“这……”

柳飞示意他不要再说了,然后继续给蝎子逼毒。

很快,蝎子体内的蛊毒被逼出,紧接着幽狐以及剩下的几个人体内的蛊毒也被逼出,但是对方还没有动手。

蝎子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那个老巫婆太恶毒了,为避免夜长梦多,赶紧把她给杀了啊!”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不要掺和!”

他又将几个人分成两个小组,让其中一个小组去通知雨林外的人,另外一个小组则是到据点去探查探查,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待他们都离开后,柳飞往老巫婆身后走了走,然后双手抱胸,斜靠着一棵大树休息。

老巫婆转头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没想到你还找了帮手!”

柳飞道:“这你可就太冤枉我了,我真不知道他们也会来,只能说你该死。”

“呵呵……呵呵……”

老巫婆十分凄凉地笑了几声,突然大吼着冲向十来个黑衣人。

由于她刚和柳飞进行了一场恶战,所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战斗力大不如前,众黑衣人很快便对她形成了包夹之势,和她对攻起来。

不过饶是如此,他们还不是老巫婆的对手。

而柳飞还是没有丝毫帮忙的打算。

他知道如果单拼拳脚的话,他们就是再来这么多人,那也肯定不是老巫婆的对手,但是从老巫婆那么怕他们可以看出,他们肯定握有老巫婆致命的软肋。

又过了一会儿,前去探查据点的蝎子回来了,他不慌不忙地道:“这据点是个地下小城堡,里面颇为奢华,各种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而且吃的东西也非常多,就是没有找到什么关键证据,看来还是被他们给偷偷转移了。”

柳飞道:“难不成晋墨雨不相信老巫婆能够百分之一百地灭了我?”

幽狐道:“有这个可能!不过这就是一个执行任务前落脚以及执行完任务后藏身的小据点,也不可能在这里面放有什么关键的信息。”

他话音刚落,一人急匆匆地走来,将几张写满特殊符号的纸递给蝎子道:“这是刚刚在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搜到的,感觉应该是对方遗漏的。”

蝎子看了两眼道:“应该是密码,收好,拿回去后争取尽快破译!被抓的那两个杀手呢?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吗?”

男子摇了摇头。

蝎子苦笑着看向柳飞道:“真是不知道晋墨雨给他们灌了什么**汤了,他们一个个竟然对他都这么忠心!”

柳飞沉声道:“这才是这个组织真正可怕的地方啊!”

说完,他见他们还在力战老巫婆,而且还有几个人受伤了,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们既然有撒手锏,那就赶紧拿出来啊,这么和她打,那得打到什么时候?

对方似乎也没有想到,老巫婆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如此夸张的程度了,所以也都有些不耐烦了,统统从怀中拿出了瓶子。

“啊!”

“不要啊!”

“不打了,我不和你们打了还不行吗?”

……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当老巫婆看到那些瓶子后,直接从强者变成了懦夫,不顾一切地往地上一跪,苦苦哀求了起来。

只听其中一人道:“你早该想到今天了,你杀了我们家族六个人,最好乖乖让我们捅六刀,六刀之后你不死,咱们再他说,不然我们现在就……”

老巫婆慌忙道:“我接受,我接受!”

说完,她将眼一闭,但是在一个人拿刀子直接捅向她的心窝时,她后悔了,一个十分漂亮的侧身,伸手就抓向那人的匕,让匕调转方向,捅向他自己,说时迟,那时快,柳飞甩出银针,老巫婆侧身躲了一下,那人趁机挣脱。

“这是你自找的!”

为之人怒喝一声,带头将瓶子中的东西一撒,柳飞也没有看到是什么东西,但是老巫婆已经抱着头,蜷缩在地上惨叫了起来,看起来甚是痛苦。

在所有人都把瓶子中的东西朝她抛洒完毕后,她在树林中不断地翻滚了起来,像是中了邪一样。

蝎子见状,脊背有些凉,小声道:“这……他们是用什么奇怪的东西对付她的?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到?”

柳飞道:“我也没看到。”

他虽然没看到,但是隐隐觉得这应该也是一种蛊,而且是一种十分罕见的蛊。

其威力自然就不用多说了,关键是它很有可能没有解药,不然以老巫婆在制蛊方面的造诣,她不可能不提前研制并准备解药的。

大概十几分钟以后,痛苦不堪的老巫婆突然没了动静,像是睡着了一样。

柳飞知道她已经死了,遂走到她身旁,翻过她的身体看了看,又帮她把了把脉,赫然现她体内竟然没有任何的异常!

这是怎么回事?

他走到众黑衣人面前,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皆是毕恭毕敬地给他鞠了一个躬。

云飞鱼也没有扯去面前的黑布,直接把柳飞请到一旁道:“大恩不言谢,这个仇终于报了,多谢你能理解我们的心情,在我们处理的过程中没有插手。”

柳飞道:“你们满世界地找她,我早已看出你们仇深似海,只是没有想到你们手里握的杀手锏竟然是这种神秘的玩意,说实话,我挺好奇的。”

云飞鱼道:“自从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后,我在规避有关‘蛊’的一切话题,你也是绝口不问,我很感激。这次感念于你的大恩,我就直说了吧,这叫‘命蛊’,是她的师父在弥留之际用自己的命给她种下的,为的就是不想让她利用蛊毒伤害他人!”

长叹了一声后,他继续道:“但是她太狡猾了,我们云家倾尽全力,花了那么多年也没有拿下她,激她体内的命蛊……”

他说的其实很简单,但是这其中的故事肯定特别得复杂。

柳飞大概了解了一下,也没有追问的意思,直接道:“下次想帮我就直接现身吧,不要跟踪我,不然我会把你们当敌人的。”

云飞鱼连忙道:“这个……真没有跟踪,只是你在来这里的那架飞机上,恰好也有我们的人,他是来这里采办药物的,见你神秘兮兮的,所以就给我打了电话,我意识到事情不简单,就带着人过来了!至于你看到的瓶子,我们外出做事的时候一般都会携带,为的就是只要能碰到老巫婆,就尽可能地想尽办法接近她,并用瓶子里的东西激她体内的命蛊。”

说实话,这话可以信,也可以不信!

关键要看柳飞怎么想……

“你们走吧,改日再聊。”

柳飞想了想后,直接摆了摆手,现在他的身份肯定已经暴露了,他不想把组织也给暴露了啊。

云飞鱼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他是什么人,立即带着人离开。

……

执行完任务,回到京城,柳飞先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向组织汇报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并把天南云家会制蛊的事也说了一下,随后拖着万分疲惫的身体来到了刘家别墅。

他这次也没有翻墙,而是按了按门铃。

很快,门打开了,看到是穿着一身黑色短裙的刘静月,柳飞直接往她怀里一趴,然后道:“太累了,我休息一会儿!”

“喂?喂?”

她大声喊了几句,见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又看了一眼完全埋在她身前壮观上的面颊,俏脸嗖得一下变得通红。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亲自架到大厅后,她小心翼翼地把他给平放在沙上,就要去拿一个毛毯给他盖上,谁知柳飞却是一把抓住她,然后把她往沙上一拉,十分霸道地枕在了她那双玉嫩珠滑的美腿上……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倦意稍散的柳飞还没睁开眼呢,只觉脑后柔滑无比,遂有些贪婪地蹭了蹭,一声十分怪异的声音突然响起。

他猛然睁开眼,看到俏脸红得都可以掐出血的美人儿道:“静月,你就一直让我这么枕着吗?腿该麻了吧?”

刘香月缓缓地低下头,冲着他微微一笑道:“姐夫,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姐……姐夫?”一听这话,柳飞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慌里慌张地坐直身体道:“你……你穿的是你姐的衣服?”

刘香月道:“她送我了啊!混蛋,你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我腿都麻了吗?你是睡舒服了,可是把我给害惨了!还有,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特殊癖好,竟然生拉硬拽要枕别人的腿,而且不同意还不行,你看看我这手腕被你给拽的,还有手指印呢。”

柳飞看了一眼,见根本没有,一边帮她按摩着美腿,一边道:“我……我这不是太累了,头昏眼花的,一不小心就把你当成你姐了嘛。辛苦你了,辛苦你了!”

刘香月往沙上一躺道:“既然知道我辛苦,那就加油按,然后再和我好好地说道说道你这些天都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和我姐担心死你了?我姐现在在海鸣山呢,你倒好,突然在京城冒出来了,真是神龙见不见尾……”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