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29章:绣花枕头

第529章:绣花枕头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76  |  更新时间:

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而且对方已经开始用玩游戏的姿态来对待这次交锋了。

柳飞对这种姿态并不陌生,因为他没有少玩!

一般情况下有两种人敢这么玩,一种是纯粹为了装逼,另外一种则是展示实力的碾压,毫无疑问,老巫婆属于后者。

她的实力本来就强大到让蝎子和幽狐这样的一流高手,都胆寒的程度,现在又有那神秘药物的辅助,搞不好还是量身定做的神秘药物,她的实力会变态到何种程度,真的是难以想象!

“呼!”

“呼!”

……

柳飞一连倒吸了好几口凉气,继续拖延时间道:“这一切都是你们给我设的圈套?”

老巫婆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道:“你觉得我犯得着这样吗?我有那么无聊吗?还不是你那老对手想得太多了!他也许是太害怕失败了,想毕其功于一役,追求万无一失,所以设计了这些。除此之外,他要求的也太多了,让我帮忙考察隐藏在这个据点的一部分人,以及他们已经录用并拟着重培养的一部分人!”

说到这,她叹了一声道:“只是很可惜,他们都是废物,那么多人竟然没把你们区区十个人给杀光!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在这个据点隐藏了那么长时间的那拨人,我都已经说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只要有人能够杀了你,别说调回总部了,在总部当个不大不小的头目都没有任何的问题,奈何他们太不争气了!”

她这话说得就像是拉家常一样。

柳飞也从来没有听她一下子说这么多话过。

但是这话的背后显然隐藏着她的冷血和无情。

她这哪里是在考察这些人啊,分明就是把他们当成她游戏中的一环,让他们卖命地和柳飞交锋,她在暗处以上帝的视角看着取乐呢。

不过,从他之前和那些个药人交手的情况来看,柳飞觉得晋墨雨以及他们幕后的老大对待人命的态度,恐怕和她差不多,都只是很纯粹地把他们当成杀人的工具而已。

所以,别说她以考察的名义让他们战死了,就是她一不高兴把他们全部都给杀了,估计晋墨雨等人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什么叫臭味相投,沆瀣一气?

这就是!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蝎子头脑一热,突然说老巫婆万一和晋墨雨合作时,柳飞不排除这种可能的原因。

他们在某些方面太相似了,完全就是一类人。

蝎子实在听不下去了,摇头道:“变态!简直变态至极!话说老妖婆,这既然都是你们安排好的,为什么还真有一个据点在这儿?”

老巫婆哈哈大笑道:“因为这件事不是全由我负责,就这么简单。”

这话初听让人很愕然,但是仔细一琢磨,其实很容易明白。

晋墨雨是被柳飞给虐怕了的人,在听说柳飞病重以后,他肯定想设计试探一下,所以派出了药人再次去刺杀爱丽丝,想看看他以及他身边人的反应。

但是老巫婆觉得柳飞和她的实力悬殊太大了,晋墨雨做的这些根本就没有必要,想知道柳飞是不是在用计,她亲自上门找他,以她现在的实力,即使没死也能把他给直接弄死了!

可是她也不好和晋墨雨对着干,所以就大胆选用了有他们据点的地方引柳飞上钩,打着灭柳飞的旗号帮组织练兵。

这样既能满足她现在已经可以完全藐视柳飞的那点虚荣心,也可以在晋墨雨设计的计策中光明正大地以考察人的名义,玩自己想玩的游戏,何乐而不为?

所以目前看来,这个有些粗糙的计划其实就是晋墨雨和老巫婆博弈的一个产物。

柳飞还是大意了,他没有想到对方上来就开打,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侦查的机会,更没有想到老巫婆会在背后坐镇!

不然哪怕这十五个药人同时出动对付他们的话,他们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自保肯定没有问题!

想了想,柳飞把自己对老巫婆这句话的猜测告诉了她,老巫婆朗声大笑道:“不错,小崽子,够聪明嘛!可惜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也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自信了,根本就没有把这些药人放在眼里,所以才敢就带着这么几个人当急先锋。”

柳飞也没有否认,更何况现在这也没有什么好否认的,他沉声道:“没错,我太想杀了晋墨雨等人,灭了那杀手组织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在这热带雨林中秘密地搞了一个这样的据点,绝对不仅仅是为了藏身这么简单吧?”

老巫婆道:“你这人好奇心很强啊,不过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来说,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知道我们‘无名杀手组织’的杀手执行任务的成功率为什么那么高吗?其实很简单,他们的实力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由这些一般的杀手打前哨,他们会提前摸清有关目标的一切信息,然后由药人前去‘收人头’。而且在那些任务多的国家设置这样一个秘密的据点,你不觉得很方便吗?”

柳飞冷声道:“还有考察一般杀手的意思吧?”

“你又知道……”老巫婆颇为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道:“没错。我们组织早就形成了一套十分完美且成熟的选拔晋升体系和训练体系!这些药人杀手之所以这么逆天,可不仅仅是药物,而是全都经过千锤百炼、浴火而生,而且思想教育都是得满分的精英,不然怎么会如此卖命?”

可怕!

太可怕了!

什么思想教育满分?

肯定是洗脑啊!对这些一流高手进行洗脑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估计也是用了不为人知的药物或者仪器辅助了。

柳飞双拳紧握,猛然吐了一口血,将体内的蛊毒给完全逼了出来道:“你们这简直就是惨无人道,灭绝人性。”

老巫婆脸色微变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你竟然把我新研制的蛊毒给逼出来了,看来你的修为也增强了啊,而且还增强了不少!”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道:“我们都是什么类型的人,你我心里都很清楚,没有人会原地踏步,因为那意味着等死。”

“我越来越觉你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崽子了,我想今天这游戏肯定特别得有意思。”

老巫婆邪笑着向他面前走了两步,突然眨了眨已经完全塌陷下去的眼睛道:“现在你该问的也问了,我也都一一满足你的好奇心了。下面咱们正式开始游戏,三招之内,你要是打不败我,我就会让可爱的药人们喂你的几个兄弟喝下这雨林中,有着‘林中毒王’之称的箭毒木的树汁,让蛊毒和剧毒一直折磨他们!”

顿了顿,她继续道:“五招之内,你打不败我,那他们就要被断一臂,十招之内,两臂;十五招之内,一腿;二十招之内,两腿;二十五招之内,削鼻;三十招之内,掘肺……”

蝎子和幽狐是完全听不下去了。

蝎子咆哮道:“飞哥,你今天要是能够虐死这个老不死的,我就是死也愿意了!”

幽狐道:“丧心病狂!飞哥,打死他,不要让他再污染这热带雨林的空气了!”

老巫婆万分嚣张地笑了笑道:“两个臭小子,你们俩都自身难保了,还在这乱嚷嚷,信不信我让他们先割去你们的舌头,让你们变成哑巴啊?”

“说吧,你刚才说的是服药前的,还是服药后的?”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眼神之中已经燃起了无尽的怒火。

装逼的人他见过的太多了,但是能够把装逼装得这么凶残,这么丧心病狂的,她当属第一人!

他知道这个血腥的游戏,他是不玩也得玩了,既然没得选择,那就全力以赴。

胜利,从来都不是乞求得来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不屈的性格会让这个游戏变得特别得有趣。放心,我的修为原本就在你之上,我既然要和你玩游戏,那自然就没想着要直接秒了你,所以是服药前的,小崽子,来吧,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的修为到底提高了多少。”

说完,她拄着拐杖咳嗽了起来,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但是场间的任何一个人恐怕都知道这是个实力出他们已有认知的老怪物。

柳飞看了一眼蝎子和幽狐,缓缓地伸出双手,摆好架势,蓄了好一会儿力,突然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然后挥舞着似乎挟山海的双拳快跑几步,轰向老巫婆的面颊。

这一刹那,森林扯动,白云聚集,世间的一切能量似乎都骤然聚集在了他这双拳之上,当真骇人。

老巫婆眼神中抹过了一丝慌张,幽狐和蝎子则满是惊喜,十五个药人全都微微张嘴,暗自思忖如果换成他们,他们能接得住柳飞这霸道十足的一招吗?

“嘭!”

“噗……”

老巫婆虽然对他这一招所迸出的势头很吃惊,但是她也没有任何的闪躲,直接弃了拐棍,祭出双拳,迎了上去,一声脆响之后,老巫婆站着原地不动,柳飞却是一连退了五六米,然后用手捂着胸口,一连吐了三四口血。

“飞哥!”

蝎子和幽狐看到这画面,全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

他那一招明明威猛霸道,怎么最终却成了绣花枕头?

老巫婆见柳飞脸色白,拍了拍手,笑道:“不错,这段时间修为确实是提高了些,‘势’很多,看起来真的很唬人,但是你的功底和我相比还是差得太远了,而且你本末倒置,太追求这些虚有其表的东西了。所以与其说刚刚是我伤了你,倒不如说是你自己伤了自己!”

“是吗?”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如闪电一般窜到老巫婆的面前,一跳而起,一脚狠狠地砸向了她的耳门。

这一招也是势头很足,幽狐和蝎子似乎都能感觉到那磅礴的劲道,然而让他们又大跌眼镜的画面出现了。

老巫婆急闪躲之后,一掌打在他的后背上,柳飞踉跄几步,差点趴在了地上。

这一次他并没有受伤,但是别提有多狼狈了……

“哈哈哈!”

“哈哈哈!”

……

老巫婆指着柳飞笑了好一会儿,不停地摇头道:“小崽子,你已经用了两招了哦,再用一招,你的手下可就要中剧毒了,而以你这个趋势展下去,我真担心他们会比千刀万剐还难受啊!”

“少废话,再来!”

柳飞似乎出奇得固执,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攥紧双拳,以磅礴之势冲向老巫婆,不过竟然用了和第一招相同的套路。

“这尼玛连架都不会打了?”

幽狐和蝎子看到这一幕,下巴都要惊掉了,他们俩哭丧着脸,双眼不听使唤地闭上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