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10章:再续地下情

第510章:再续地下情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844  |  更新时间:

太岁,又名“肉灵芝”。??

《本草纲目》有言:“肉芝状如肉。附于大石,头尾具有,乃生物也。赤者如珊瑚,白者如脂肪,黑者如泽漆,青者如翠羽,黄者如紫金,皆光明洞彻如坚冰也。”

《神农本草经 》也有记载:“肉灵芝,无毒、补中、益精气、增智慧,治胸中结,久服轻身不老。”

东晋时期的道学家葛洪更是直言:“诸芝捣末,或化水服,令人轻身长生不老。”

可以说太岁从古至今,无论是在治病救人的医学家眼里,还是在炼丹修道的道学家眼里,都是药中“圣物”。

经过现代医学研究,太岁其实是一种介于原生物与真菌之间的大型粘菌复合体,它们的结构不是由单一的细胞构成,而是由粘菌、细菌和真菌三类构成的一个聚合体,十分稀有,绝对属于可遇不可求的百药中的上品。

只是现代医学也没有搞明白它们的细胞结构为何形成、为何聚成如此规则形态以及它们为何具有如此神奇的医药价值。

可是这并不妨碍众多的收藏家和医学家对它们的追求啊。

所以别说现在柳飞急需这种药物帮助八个员工进一步恢复身体机能了,就是没有这档子事,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也会立即赶往东北。

就像是他当初并不需要龙涎香,但却执意花高价拍下它们一样,这类药中珍品实在是可遇不可求,有一些在手,说不定就用到了,更何况他现在压根就不缺钱。

就拿龙涎香来说,这次为八个员工治疗不就用上了嘛,虽然说它们价值昂贵,但是在柳飞眼里,它们就是天价,那终究是用来治病救人的药物,肯定没有人命重要。

不过,联想到他们天南云家也是炼药世家,肯定也希望得到太岁啊,所以他有些疑惑地道:“云总,你这也太能忍痛割爱了吧?难道说你就不想得到这太岁?”

云飞鱼笑了笑道:“这样的好东西谁不想得到啊,但是你这不是有急用嘛,所以肯定让你优先买。”

柳飞笑道:“多谢!”

云飞鱼摆摆手道:“不用客气。咱们已经花了那么大的功夫了,我自然也希望这八个病人最终都能够站起来。赶紧去吧,我也要回天南了,等你把太岁给买回来了,我再来好好地欣赏欣赏,到时候你可一定不要藏着掖着。”

柳飞道:“如果我真能买下,到时候一定让你欣赏个够。”

云飞鱼走了几步,突然转身道:“对了,以我对太岁的了解,一般情况下是一万块钱一斤,但是最近这些年被抄得有点热,抢购的人蛮多,以这样的价钱未必能够买到。”

柳飞十分干脆地道:“只要对方肯卖,我就是花百万以上也会把这个大太岁给买回来。”

云飞鱼干笑道:“也是,以你现在的身价和购买力,自然不会把这点小钱放在眼里。”

……

柳飞向医院的医生以及蝎子交代了一番后,又回了一趟海鸣山,结果柳玉莲要跟着,他也就带她一起来到了东北,找到了拥有太岁的一对老夫妻。

根据同村人的说法,是老人在自家地里无意中现的,当时太岁只露出一个头,老人还以为是鹅卵石呢,用手一摸后,现非常得弹柔,所以他就试图将它给挖出来,结果越挖越多,最终挖出来一个整整四十斤重,外皮呈淡棕色,内部呈雪白色,肉质极为紧实,扯都扯不动的东西,经过多方询问之后才得知原来这就是世所罕见的太岁。

村民们还说自从出现了太岁后,村子里彻底变得热闹了起来,村东头每天都停有不少的豪车,前来求购的人非常多,给的价格也是越来越高,但是这对老夫妻就是不卖,一直嚷嚷着由他们自己收藏。

柳玉莲听到这些信息后,皱了一下眉头道:“飞哥哥,看来这对夫妻根本就没有卖的想法啊,现在该怎么办?还有,这太岁应该也有假的吧?”

柳飞道:“如果他们真的没有卖的打算,咱们肯定要好好地动动脑子了,这东西现在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肯定要把它给买回去。至于太岁的真假问题,它的价格那么高,肯定有假的,一般而言,冒充太岁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那种硅胶制品,也比较好辨认,因为它们一般都有一股刺鼻的橡胶味;另外一种就是红茶菌冒充,这种也是用肉眼就可以分辨出来的。”

柳玉莲道:“那这对老夫妻挖到的太岁有没有可能是假的呢?”

柳飞道:“从村民们的描述来看,我觉得是假的可能性不大,我们还是先到他们家中看看吧。我虽然还没有亲眼见到过太岁,但是在书上看到过不少有关它们的资料,分辨出真假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说完,他带着梁静妍来到老夫妻的家门前,院子的门虽然紧闭,但是门口还是站着一些求购的人,从他们的衣着打扮来看,都是不差钱的主。

而这对老夫妻家的院子也是很大,房子是平房,由此基本可以判断他们不是贫困户。

再加上村民们说他们膝下并没有儿女,两人有一些山地,也有一些田地,自给自足应该没啥问题。

梁静妍看到一个人在不停地敲门,但却始终没有人开门,遂看向柳飞道:“怎么办?”

柳飞托着下巴走了几步,正在想办法,门突然被打开了,但见一个满头白,但却精神矍铄的老奶奶伸头看了一眼,然后不停地摆手道:“你们都走吧,就是等到明年也没有用,我再说一遍,不卖不卖!”

“求求您就卖吧,价格随便您开,包您满意还不行吗?”

“对啊,您把这太岁留在手上也没有多大的用,还不如卖了赚取养老费呢,有了这笔钱,您们俩养老肯定是不用愁了!”

“我们是记者,您让我们进去看看并采访采访您们可以吗?”

……

听到众人滔滔不绝地说着,老奶奶有些不耐烦地大声道:“都别说了,你们都已经影响到我和老伴的正常生活了,你们要是再这样,我们可就报警了!我还是那句话,不卖!另外,我们家条件简陋,没有什么好看的,至于那太岁,更不会再拿出来,所以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她一连推了好几个人,然后又把门给关上了。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然后拉着柳玉莲的手道:“我们走吧!”

柳玉莲大跌眼镜道:“你不是志在必得吗?难道甘心就这么走了?”

“找个人家落脚啊!”

“哦,我明白了……”

柳玉莲暗笑一声,跟着他一起找了一户村民,给了一些钱借宿。

由于他们给的钱比较多,村民也是爽快答应,而且还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招待他们。

吃完饭,村民道:“二位,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家就一个炕,我们这夜里还是很冷的,所以……”

柳飞连忙道:“没关系,给我们多加一床被子就行了。”

村民笑道:“被子有,被子有,那请到偏房吧,床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我再让老婆给你们加一床被子!还有,说句不该说的话,看得出来你们也是为了那太岁来的,只是他们两口子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拗,如果他们俩决定不卖了,你们就是给再多钱也没用的。”

柳飞点头道:“明白。明天再看看情况,如果他们要是还决定不卖,那我们就离开。”

他带着柳玉莲来到偏房后,看了看房内,又掀开被子看了看,然后脱掉鞋往被窝里一钻道:“睡吧!”

柳玉莲抿了抿,脱了鞋,然后又脱了羽绒服,往他的怀里一钻,脸色微红地道:“自从你成为我的男人后,我们俩还从来没有在床上一起睡过觉呢,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

柳飞凑头亲了她一下道:“还不是你每次都要到水潭去?”

“去你的!”柳玉莲娇嗔着掐了他一下,然后嘟囔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在家中,无论是被云柔、静妍,还是被寒寒看到,她们还不得天天说我啊,我觉得我们还是像很多年前一样继续玩‘地下情’,挺好的啊!”

“呃……”

柳飞一阵无语,然后小声道:“我勒个去,在南方待太久了,猛然来这么冷的地方还真有点不适应,要不我们俩都把衣服脱了,互相取暖吧?”

柳玉莲娇笑一声道:“你敢说得再委婉点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就是不脱,哼哼!”

柳飞咬了一下她的耳朵道:“你见过哪只绵羊跑到老虎的被窝里了,最终还能逃脱的?”

“你……那我也要当老虎,嘻嘻嘻!”

看到她变脸比什么都快,柳飞也是彻底醉了,不过当两人坦诚相对后,他自然不会饶过她,可是柳玉莲说当老虎还真当老虎,攻势十足,让人有点招架不住。

所以最终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他们成功将寒冷变成了炎热……

几度挥汗后,柳玉莲紧紧地抱着柳飞,打趣道:“话说飞哥哥,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在你刚准备研制培元丹那会儿,再联想到多年前你面对我主动献身却无动于衷,我还以为你跟个太监差不多呢,现在看来,我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柳飞直接拍了一下她的雪臀道:“当时看你那小眼神,我就知道你想歪了,所以从今往后,我肯定会好好地惩罚你的!”

说完,他听到一阵狗吠声,又看了一眼手表,现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当即道:“看来自从出了太岁以后,这村子夜里变得很热闹啊,赶紧穿上衣服,我们也出去看看。”

柳玉莲哭笑不得地道:“还互相取暖……你们男人都是大骗子,哼!”

两人穿好衣服,戴上帽子和口罩,悄悄地翻墙而出,然后一起来到老夫妻家附近,当看到五六个村民拿着铁铲什么的,在奋力追逐三个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而且其中一人手里好像还拎着太岁时,柳飞双眼圆睁,赶紧对柳玉莲道:“不好,有人直接来抢的了,赶紧去追!”

村民们没追多远,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他们突然停止了追逐,然后指着彼此笑骂了起来。

柳飞见状,再次震惊道:“这……这特么是癫蛊!云飞鱼主动把这条线索提供给我,肯定不会再让云家的人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你们这帮王八羔子,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偏闯,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们!”

让柳玉莲赶紧到老夫妻家看看他们的情况后,柳飞像是脚底抹油似的冲向三个男子。

在他们距离路边等候他们的两辆摩托车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柳飞距离他们只有三四米了。

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地再次使用癫蛊,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对癫蛊好像完全免疫,根本就没事。

“怎么……怎么会这样?”

三人心下狐疑,想再用其他的蛊毒,柳飞已经反他们,然后二话不说,朝着一人猛攻,眨眼间的功夫便成功夺了他手中拎着的太岁,然后一拳将他砸翻在地,砸得他头昏眼花不说,而且嘴角直流鲜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