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08章:艰难抉择

第508章:艰难抉择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99  |  更新时间:

他的笑声极其恶心,让柳飞萌生了亲手把他给大卸八块的冲动。

对于柳飞而言,一直以来,他的拳脚和武器都是对付敌人的,还从来没有对付过自己人,更别说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员工了。

对方也正是吃准了这一点,所以给他安排了这么一个局。

就眼下看来,杀他倒是其次,折磨他才最重要。

而这计策让柳飞看到了晋墨雨的样子,他就是一个外表阴柔,内心却是极其恶毒的死变态!

两人这些年交锋了很多次,他都一一败北,这次他沉寂了这么久卷土冲来,肯定是要和柳飞好好地斗上一斗,以报之前被虐之仇。

“一!”

“二!”

……

那人笑完之后,似乎不想再给柳飞任何犹豫的时间了,所以直接大声喊了起来,只不过却迟迟不喊三,很显然,他这存心是要折磨他。

柳飞是到了该做出抉择的时候了,以这些人的秉性,他们说杀谁,根本就不会眨一下眼睛。

可是难道真的让他主动放弃抵抗,被这些吃了药的员工们活活打死吗?

以一条命换八条命,乍看之下是可以,但是这分明就是一个陷阱。

如果他们真的全部都毒入骨髓的话,他死了,那么极有可能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们,而他活着,他们就都还有生的希望,哪怕这种希望极其得渺茫。

“呼……”

转身看了一眼身后已经摩拳擦掌,随时准备虐死他的药人们,柳飞倒吸了一口凉气,扯着嗓子大声道:“你……你别冲动,咱们有事好商量。”

那人冷笑一声道:“商量?我和你商量个屁啊,柳飞,我知道你这人诡计多端,但是你少在这给我玩心眼,没用!这么和你说吧,今天来到这乱坟岗的就我和你刚才杀的那个人,至于其他的人,嘿嘿……你猜!”

柳飞借着身后药人怪兽面具上射出来的光束看到不远处有一片杂草快晃动后,嘴角微勾,慌忙道:“他们……他们到哪去了?”

那人道:“你这么聪明,恐怕已经猜到了吧?你和我们仇深似海,仅仅杀了你一个人怎么能行啊?肯定灭你满门才能解恨啊!所以你现在不得不再做出一个抉择,是救这八个员工呢,还是去救你身边的那些个人?对了,我可是听说你身边的美女特别多啊,哎呀呀,如果她们一个个全部都倒在了血泊里,挺可惜的哈!”

救一人还是死自己?

救员工还是救身边的人?

晋墨雨这局设得显然是想让他在自我矛盾中挣扎、迷失。

说实话,柳飞现在心里真的有些挣扎和慌乱,因为他虽然让梁静妍和组织派来的一些人留在海鸣山了,但是那些个有功夫功底的药人他是领教过的,如果他们人数众多的话,梁静妍、柳玉莲、李云柔等人全部都有危险。

所以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了,他必须要战决。

看到有人已经悄悄地逼近他们,完全在射程范围以内后,柳飞沉声道:“你们真是太卑鄙了,有本事单挑!”

那人道:“柳飞,不是我夸海口,现在单挑的话,你还真不是我们的人的对手,所以你现在就可以想象一下,你的那些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红颜知己们在我们的无敌战神面前,是怎样被虐成残花败柳的!”

“你!”

“别你的我的了,做出选择!”

柳飞咬了咬嘴唇,缓了缓地举起手道:“我……放弃抵抗!”

“哈哈哈!”

“哈哈哈!”

……

那人朗声大笑了好一会儿后,刚想号施令,让药人们围殴柳飞,柳飞却是突然将手一摆,下一秒,枪声响起,一颗子弹正中那人的后脑勺,紧接着幽狐和蝎子带着一队人快赶到。

柳飞见他们东张西望的,而且把枪口全部对准药人,连忙道:“别开枪,千万不要再开枪了,剩下的这八个人就是失踪的那八个员工!而刚才这个已经被打死的王八蛋自己说了,他们来到乱坟岗的就两个人,其他人去了海鸣山。”

“啊?”

众人皆是惊呼一声,不过八个药人像是突然受到了什么强烈刺激似的,分别打向他们。

柳飞见状,连忙道:“蝎子、幽狐,你们赶紧赶回海鸣山,我带着剩下的人争取用强电流将他们电晕,然后就地给他们逼毒,他们现在已经毒入骨髓了,如果不尽快处理的话,根本回不到海鸣山。”

蝎子和幽狐相互看了一眼,哪里敢迟疑,一边给娄峦和宋正为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带着干警返回海鸣山,一边拼了命地往海鸣山跑。

他们俩都知道柳飞做出留在乱坟岗给八个员工驱毒,而不是赶紧回海鸣山驰援的决定有多么挣扎,或者换句话说这对他实在是太残忍了,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所以他们俩心中都憋着一股劲,就是豁出命也要保护他身边的人以及柳家村父老乡亲们的安全。

“给我电!”

看了一眼还在不知疲倦攻打他们的药人们,柳飞咬着牙,含着泪水让手下用强电流对付他们。

很快,八个药人被电得鬼哭狼嚎,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没有电晕。

一人万分震惊地道:“组……组长,要不要继续提高电压?”

针灸不行,打又打不晕,除了这种办法,柳飞这一时之间哪里还有更好的办法啊,所以他将眼一闭,点了点头。

结果还没有电晕!

再这么下去,他们即使没有被毒死,恐怕也被电死了。

一人万分无奈地道:“不能再加了,要不给他们用那种针水?只是我们研制出的针水是专门针对那类人的,他们这身子骨恐怕受不了……”

柳飞何尝不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一直都没有让用。

他快地想了想,突然道:“各位兄弟,麻烦你们受点委屈了,先把他们手里的匕全部都给夺了,然后咱们合力一个个地给他们驱毒,这一招也许管用。”

几个人点了点头后立即施展拳脚去夺他们手中的匕,柳飞也是亲自上阵,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把他们手中的匕全部给夺了。

柳飞向三个人使了一个脸色,让他们合力拿下一人后,又让另外两个人去吸引其他的药人,而他则是调集体内的五行之气给被拿下的药人驱毒。

在这过程中,那药人完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不断地对他人拳打脚踢不说,而且还张嘴咬人,负责控制他的三个人自然是吃了一些苦,可是他们也都知道,这些药人都是无辜的平民百姓,组长又有言在先,他们再怎么着也得忍着。

很快,药人突然狂吐了七八口鲜血,然后将两眼一闭,像是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看起来就像是死了一样。

柳飞脸色铁青地伸出手探了一下他的人中,现他还有一点气息后,赶紧利用银针帮他针灸了一番,然后打电话叫救护车。

有了这个经验,剩下的七个药人也是被柳飞以相同的方法驱毒保命。

而医护人员也是抬着担架很适时地出现了,柳飞带着几个手下帮忙将八个人全部送上距离他们还有些距离的救护车后,向医生交代了一番,正要回海鸣山支援,蝎子给他打来电话道:“尼玛,对方一口气派来了六个药人偷袭,还好我们赶回来的及时,另外你家的几个女侠和组织的人也足够争气,现在六个人全部被杀了!”

听他这么说,柳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沉声道:“她们几个受伤了吗?”

蝎子道:“梁静妍和柳玉莲伤得有点严重,我们组织的人有两个伤得也挺严重的,其他的都是轻伤。这多亏了你预留了一手啊,不然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柳飞道:“把他们送到守城大医院,另外带上我的药箱,我帮他们看看。”

蝎子答应后,小声道:“那八个员工?”

柳飞长叹一声道:“不仅身体,连精神都处于极度透支的状态,而且毒入骨髓,我虽然尽全力逼了,但是他们体内还残留不少,情况非常糟糕。”

蝎子想安慰两句,但是最终也没有说,他知道以柳飞的性格,哪怕没有希望了,他也会千方百计地创造出希望。

……

手下再次全军覆没的消息很快传到位于米国的一处地下实验室内。

将自己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看向已经把嘴唇给咬出血的晋墨雨,摇头道:“这样都没有弄死他,你难道没觉得这是个奇迹吗?”

晋墨雨慌忙道:“按照我的计划应该是万无一失的,但是根据目前掌握到的信息来看,有一伙身手非常厉害的神秘人突然冒出来帮助了柳飞。这也更加印证了我们之前的猜测,这个柳飞不是一般人。”

男子走了几步道:“不是一般人,会是什么人?”

晋墨雨小声嘀咕了几句,男子邪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也好,我就让愤怒之火在你们华夏可劲地烧!”

说到这,他突然拍了拍晋墨雨的肩膀道:“总的来说,这次行动结果还行,毕竟不像之前那么狼狈了,我们死了八个人,对方那八个被挟持的人肯定也是一命呜呼了,人头上算是扯平了,也算是让柳飞感觉到疼了!只是有点可惜啊,那八个人可是我们花费了不少金钱和精力培养的……”

晋墨雨连忙道:“您放心,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一定拉更多的人入伙,然后继续向柳飞难,即使弄不死他,也要把他给折磨得痛不欲生!而且诚如您之前所说的,只要您想,您可以让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人成为您的战士,为您效劳!”

男子哈哈大笑道:“没错,所以死了就死了吧,如果那柳飞愿意拿柳家村所有父老乡亲的命和我的这些战士对换的话,我也不介意。毕竟他们对我来说就是工具,但是柳飞恐怕很难把他的那些父老乡亲们当成工具吧?所以说,还是冷血无情得好!”

晋墨雨当即道:“我们华夏有句话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圣人尚且如此,我们以人类为刍狗,又有何妨?”

一听这话,男子又大笑了起来,笑得也是很丧心病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