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02章:毫无抵抗力

第502章:毫无抵抗力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89  |  更新时间:

一个如白鸽,一个霜林染!

在大厅里亲眼看到两盆稀世兰花后,吴争的三魂七魄似乎都没了,他怔在原地,一遍又一遍地欣赏着,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嘴里更像是在念佛经似的嘀咕个不停。?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失魂落魄地看向站在一旁的年轻男子道:“你就是同时拥有这两盆兰花的那个商人?”

男子笑道:“吴总,您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我们老板的一个手下而已。”

“那你们老板呢?”

“您来之前,他突然遇到点急事,出去了,您不会介意多等一会儿吧?”

吴争慌忙道:“只要他愿意把这两盆兰花卖给我,让我等多长时间,我都愿意。”

于是他等了三个小时……

而在这期间,男子一直坐在沙上,像是盯着犯人一样盯着他,似乎担心他把两盆兰花给抱走了,所以都没有给他端茶倒水。

吴争看了看劳力士手表,又蠕动了一下有些干的嘴唇,客客气气地道:“小兄弟,你家老板怎么还没回来,我这都等了三个小时了。”

“谁是你兄弟!”

男子突然冲着他怒喝了一声,这可把吴争给吓个半死,他神情一僵,连忙站起身赔礼道歉道:“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是我称呼不对,我这都一把岁数了,还称呼您为兄弟,岂不是直接把您给称呼老了吗?是我的错,还请您不要介意!”

男子咧嘴一笑道:“吴总,我只是觉得无聊,想活跃一下气氛,和您开个玩笑而已,看您紧张的。”

“……”

听到这话,再看到男子嬉皮笑脸的样子,吴争瞬间无力吐槽了,心想老子这样的大老板称呼你为兄弟,那是看得起你,你他娘的竟然还敢明目张胆地耍老子,要不是看在这两盆兰花的份上,我一定在你家老板面前告你的状。

在心中骂完,他又陪着笑容道:“确实有些无聊……”

他话还没说完,男子又道:“吴总,你要是等的不耐烦的话,那就离开吧,我们这兰花又不是卖不出去。”

吴争慌忙摆手道:“不不不!不无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话都没有说完呢,而且我刚才都说了,只要你老板愿意把这两盆兰花卖给我,我等多长时间都没问题。”

“那就继续等呗!”

“好好好!”

吴争满嘴应和,然后用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这年头没人喜欢装孙子,更别说像他这样有钱、有名声、有地位的大老板了。

但是没办法啊,有珍宝的就是上帝,为了得到这两盆极其罕见的兰花,这点委屈算个屁!

又过了半个小时,两个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全都戴着黑色连体帽、黑色墨镜以及黑色口罩的人走进了别墅,整得像是土匪进村似的……

吴争慌里慌张地站起身,快步迎到门口,点头哈腰地道:“请问谁是老板?”

两个人直接无视了他,然后走进大厅,坐在沙上,翘起了二郎腿,所有的动作堪称神同步。

“咳咳……咳咳……”

万分尴尬的吴争轻咳了好几声后,讪讪地走到他们俩对面的沙前坐下,略显拘谨地道:“那个……”

柳飞刻意改变声线道:“吴总,久等了,咱们废话少说,说吧,我为什么要把这两盆兰花卖给你?”

看到对方这么豪爽,吴争立即眉飞色舞地道:“因为我绝对可以给出让您满意的价格!”

“哦,多少?”

“千万起步。”

“那你可以走了。”

“别……别这样嘛,我说的是千万起步,一切都好谈。”

“如果让你拿你的那盆素冠荷鼎换其中的一盆呢?”

吴争略微犹豫了一下,唯恐他会出尔反尔,一咬牙道:“我换!”

柳飞再次道:“你可以走了!”

吴争再次慌了,搞毛啊,哪有人这么做生意的,不露真容咱也可以理解,但是三句话不说就赶人,这就有点过分了,明显不是一个商人该有的姿态。

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

他还是陪着笑脸,毕恭毕敬地道:“那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柳飞突然拍了一下沙,厉声道:“你觉得我很缺钱吗?你这样是看不起我知道吗?说白了,我这两盆兰花只卖给有缘之人,你就是拿你囤积的所有天价兰和我换,我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吴总,肤浅,庸俗啊!”

擦,这话听着怎么有那么一丢丢耳熟呢?

吴总皱了皱眉头,快回想了一下,可是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只得硬着头皮道:“对对对,您教训得太对了,是我太庸俗了。这一看您就是一个爱兰之人,不然也不可能养出这样的绝世兰花出来,您这对兰花绝对是真爱啊!”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也知道的,我被很多人称为华夏赏兰第一人,也是把兰花当成自己的兄弟姐妹来看待的,所以如果你能够让我买下这两盆兰花的话,我一定像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对待它们。”

说完这话,他心里却是立即嘀咕道:“王八蛋,装什么装,无非就是想在卖出天价的同时还博得一个好名声,往自己的脸上镀金,恶心,真是太特么恶心了!老子要不是想得到这两盆兰花,老子都不屑于和你站在一个房间里。”

柳飞看到吴争的面部表情很丰富,知道他肯定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所以沉声道:“吴总,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个人觉得你就是一个纯粹的商人,根本就不了解兰花,也不是真正喜欢兰花,所以你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假装的而已,你这人真的贼虚伪,怎么看也不是我说的有缘之人,所以你走吧!”

“我……你……”

吴争面目涨红,磕磕巴巴了一会儿,忽然挤出笑容道:“看来是您还不够了解我啊,我真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柳飞道:“哦?那我可以考虑给你一次机会证明给我看,如果你让我满意了,这两盆兰花自然可以卖给你!我这个人向来就是这么怪,如有得罪之处,还请你多多海涵。”

吴争慌忙道:“没有,没有。这说明您太在乎这两盆兰花了,想给它们找一个好的归宿而已。我完全可以理解,这也是爱兰的表现。快说吧,您想让我怎么证明?”

柳飞看了看别墅道:“我觉得这栋别墅不够透风,也挺脏的,这样的环境不利于放置这两盆兰花,所以要不你按照你的构想,在现有的条件下把这里的环境给改造一下,让它适合兰花的放置。”

尼玛,这说好听点叫设计改造,其实就是让他当清洁工,帮忙打扫别墅啊!

看着偌大的别墅,平时在家连地都没有扫过的吴争气得都快头顶冒烟了,不过左右思量了一番后,他还是嘀咕道:“为了这两盆稀世兰花,我忍,我再忍!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名堂出来。”

他万分殷勤地答应后,立即打开窗户,拉窗帘,一通忙乎,然后又端一盆水,让男子帮忙找了一块抹布,马不停蹄地擦了起来。

看他擦桌子、扫地什么的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柳飞差点笑了出来,这个大老板是有多少年没干过家务了。

过了半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吴争刚想询问柳飞可不可以了,结果柳飞直接扭头和身旁的人嘀咕了起来。

无奈,他又忙了一会儿,甚至拿扫帚把院子给扫了扫,然后又自我陶醉地站在两盆兰花前端详了一会儿,这才厚着脸皮道:“这是我的设计改造,您看行吗?”

“行个屁啊!”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柳飞突然站起身,走到他面前道:“你知道这栋别墅本来有多干净,有多适合存放这两盆兰花吗?现在全特么被你给整得恶心了,我呸,真的是太恶心了,我都闻到一股披着金钱的外衣,说着满口的圣言,背地里却是极尽嘲讽、挖苦,坏到骨子里,腐到祖坟里的肮脏的气味了!”

“你!你!你!”

听他一口气说完,吴争又觉得这些话有那么一丢丢耳熟,很快,他终于反应了过来,当即一连退了五六步,然后用手扶着门,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柳!飞!”

柳飞慢悠悠地摘下墨镜、口罩和连体帽,然后冲着他咧嘴一笑道:“和方镜谋关系最好的牌友,呵呵……你倒是真够卖力的啊,半个多月前,当着那么多老板的面故意羞辱我也就罢了,这段时间直接化身成为战斗机,在人前对我千般诋毁,万般诽谤,你觉得我那么好欺负吗?我连方镜谋都不怕,会怕你?你说你除了跟个娘们一样打打嘴炮,还能干嘛?”

蝎子也是把口罩一掀道:“老东西,要不是看在你一把年纪的份上,我早就一脚将你卷出别墅了!刚刚他说的那些话,你是不是似曾相识啊?是不是听着觉得有点耳熟啊?怎么样,现在心里很好受吧?”

“你们!你们……”

意识到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针对他的局后,吴争抚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地喘了好一会儿,突然掏出手机道:“我要报警,我要报警!你这兰花是濒危物种,禁止私下买卖,我要让警察抓你!”

柳飞脸色大变道:“这样啊?好吓人啊!不过我这人可是敢作敢当的好市民,既然没意识到这一点,那活该进大牢,所以你还是别打了,我帮你打吧!”

吴争万分诧异地看向柳飞,看到他真打后,他瞬间懵了。

很快,宋正为带着几个干警赶来了,让柳飞没有想到的是韩颖竟然也跟着来了,她这一身警服穿在身上,再加上她娃娃脸,伟岸胸,真是让人毫无抵抗力。

当然,这和吴争被他给整得毫无抵抗力完全是两码事……

吴争见状,赶紧把柳飞涉嫌私下买卖濒危物种的事告诉了宋正为,宋正为直接拿出一个文件道:“他这是在帮科研院所搞研究,在警局有备案的,所以不违法。”

吴争颤巍巍地接过文件看了看后,面颊惨白如纸不说,全身上下都抖了起来。

他把文件还给宋正为,十分麻木地看了一眼柳飞,然后低着头失魂落魄地往别墅外走,那两条腿就像是有千斤重似的,迈起来别提有多吃力了。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大声道:“喂,吴总,我这有救心丸,你要不要一粒?”

一听这话,吴争一个踉跄,差点摔在了地上,随后像是脚踩风火轮似的快离开。

柳飞干笑一声道:“这……他是不是会错意了?我敢当着你们这些警察的面把他给怎么样吗?”

他话音刚落,韩颖突然指着蝎子道:“你脸怎么这么红?”

蝎子依然是强忍着笑容,甩了一下头道:“憋得!”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