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01章:恩怨情仇,我行我素

第501章:恩怨情仇,我行我素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26  |  更新时间:

等了一个小时,蝎子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就要直接“走”进去,柳飞连忙拦住他,然后冲着保安道:“烦请问一下吴老,现在有时间见我们了吗?”

保安斜视了他们一眼,也没有说话,走进了别墅。

蝎子有些生气地道:“这还真是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保安啊,看他刚才那眼神,分别就是没有把咱们放在眼里,要不是你拦着我,我一定让他好看。”

柳飞道:“该做的都做了,如果还不行,那就做不该做的。反正今天不管他愿不愿意见我们,我们是见定他了,我倒是要看看他和金陵方家之间到底有没有渊源!”

蝎子道:“就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太大了,你也看到这来来往往的人了,他肯定不是一个清高的人。”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估摸着他很有可能是以兰花为噱头吸引这些老板,扩展自己的人脉搞投资,不然他在投资领域怎么会玩得那么溜?”

柳飞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

以别墅前停靠的这些豪车来看,出入他这里的肯定都是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依靠这样庞大的人脉,他自然也是一个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的人,如果他个人又对投资理财很有研究的话,能够投资个项目就大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很快,保安回来了。

让柳飞再次没有想到的是保安竟然道:“让二位久等了,你们随我来吧。”

擦,这是什么个意思?

故意晒一个小时考验他们的拜访诚意,还是骨子里不想得罪他们?

柳飞看了一眼蝎子后,向他使了个脸色,两人一起走进别墅,然后沿着长长的大理石道跟着保安一路快走,来到别墅的后院,一个占地颇大的兰花温室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看到众多的老板都驻足在各盆兰花面前欣赏着、讨论着,柳飞对蝎子道:“没想到在这里还碰到了几个面熟的人,我去打个招呼!”

说完,他走到几个老板的面前闲侃了几句。

一老板道:“柳总,您不是种什么火什么,甚至成功种植了嘉兰吗?为什么不培育出一些像素冠荷鼎这样的顶级兰花出来,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啊!”

柳飞还没说话,另外一个老板直接道:“你还真把柳总当成神了啊,稀世兰花向来是可遇不可求的,想培育出来的难度无疑于翻越珠穆朗玛峰,难度实在是太大了!要我说,柳总就务实点,多种点嘉兰卖卖,挺好!”

柳飞笑了笑道:“朱总说的是,我看了一下,这里的兰花全部都是天价兰,随便一盆都好几百万,养起来都费劲,更别说培育了!”

他话音刚落,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袭来,但见一个穿着一身素衣,扇着一把兰花扇的男子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他已经有五十多岁了,不过可能是保养得非常好的缘故,所以看起来并不显老,而且整个人神采奕奕的,特别有精神。

见他穿的白色衣服上绣的都是兰花,柳飞道:“吴老还真是一个爱兰之人。”

吴争笑了笑道:“爱兰不敢当,只是早已把这些兰花视为我的兄弟姐妹了而已,缺少了他们,我就会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话说柳总最近在商界风头正盛啊,今天你不约自来,我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你多多见谅。毕竟我只是一个赏花人,而且还一把老骨头了,禁不起折腾。”

他这话一出,整个温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因为他们在兰花的清香淡雅之中都闻到了一股火药味,这火药味来得有些太突然,甚至显得有些唐突。

温室里有不少人都是第一次见到柳飞,但肯定不是第一次听说柳飞,吴老上来就和他这么一个登门贵宾杠上,让他们隐隐都有些担忧啊。

现在华夏商界谁不知道柳飞的威力。

这完全就是一个重型坦克,他说碾谁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蝎子就知道吴争让他们进来没安好心,遂凑到柳飞耳旁小声道:“这老家伙对你怨念很深啊!”

柳飞表现得倒是够淡定,他冲着吴争微微一笑道:“吴老说笑了。我也只是一个赏花之人,只议花,不谈人!”

“这好啊!”

吴争慢悠悠地扇了几下扇子道:“早就听闻柳总有进军兰花市场的打算,不知道现在筹备得怎么样了,是不是马上又要搞出大新闻了?”

柳飞道:“确实有这样的打算。”

吴争哈哈大笑道:“我劝你啊,还是放弃吧,你和兰花的属性相冲,而且你了解兰花吗?你知道咱们华夏的赏兰历史吗?你知道兰花在我们这些爱花之人的眼中代表着什么,又有何等重要的意义吗?”

说到这,他自问自答道:“你不知道!因为你只是一个只认钱的商人而已!”

蝎子实在听不下去了,厉声道:“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大上,你囤积这么多的天价兰只是为了个人欣赏,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啊?”

吴争当即回击道:“小子,等你囤积了这么多,再来和我讨论这个问题吧。”

“你!”

“别你的我了,我这人的耿直在业内是出了名的,而且我也只是有什么说什么而已,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被他当着这么多老板的面羞辱,要说柳飞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并没有作,而是直接了当地道:“所以如果我说我是来买你的那盆素冠荷鼎的,你是肯定不会卖的对吗?”

吴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大笑了起来,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那笑容之中充满了藐视与不屑。

笑了好一会儿,他才猛然把扇子一收道:“柳总,我想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可不是那些见钱都能把自己给卖了的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别说你挥舞着几千万的钞票了,你就是拿你麾下所有的公司来跟我换,我也不会换!”

说到这,他刻意加重语气道:“因为在我的眼里,你的那些个肮脏的破公司还不如我的这一盘素冠荷鼎呢!”

嘎!

听到他如此赤果的讽刺,场间的所有老板都要窒息了。

吴老今天没毛病吧?

人家不就是来求购素冠荷鼎嘛,你不买就不买,何必要说这些极尽嘲讽的话?

这柳飞可是个厉害的角色啊,你这样玩,完全就是没事给自己找事!

蝎子实在忍不下去了,双拳一握就要有所表示,吴争立即道:“怎么,你还想在我家里打我吗?我想我很有必要事先提醒一句,你把我打伤了没有关系,反正柳总是神医,又有大把的钞票可以赔,但是我的这些个兰花可基本上都是稀世之物,毁了那可就真没了,你们就是以十倍的价格相赔都不行!”

“我们走!”

看到蝎子气得要开骂,柳飞一把捂住他的嘴,直接带着他往外走。

“我呸,恶心!”

“我呸,真恶心!”

“太特么恶心了,来人呢,立即把我的别墅重新给打扫一遍。”

……

听到吴争在那大声阴阳怪气地说着,蝎子就要返回揍他一顿,柳飞冷声道:“你觉得我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吗?想当年,我在柳家村被那几个混混给欺压得那么惨呢,我都尚且敢和他们血拼,更别说现在了!”

蝎子万分不解地道:“那你为什么要离开?”

“没到时候而已,先忍着!”

“那什么时候才到时候?不出我所料的话,今天的事肯定会被传出去,你就等着大家伙说你窝囊和怂吧!”

“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我向来是我行我素,压根就不在乎这些!”

……

半个多月后,一个商人在海元城展出了两盆兰花,一时间在兰花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不仅引得国内的很多爱兰之人纷纷求购,竟然还惊动了很多国外的爱兰之人。

原因无他,他这两盆兰花实在是太罕见了。

其中一盆是圣灵兰花,又叫鸽子兰,是巴拿马的国花,野生的主要分布在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地区。

这是一种地生兰,假球茎粗大,叶子长可达一米,花白色,花形碗状,蕊柱与唇瓣合起来就像一只正在飞翔的白鸽,非常奇特且美丽。

只是因为被大量非法采集,现存的野生圣灵兰花极少极少,是濒危物种。

如果说这只是一盆普通的圣灵兰花的话,恐怕也引不了这么大的轰动,主要是这盆圣灵兰花开出的花非常得大,素白无比不说,花的形状简直和正在展翅飞翔的白鸽一模一样,无论是身体的轮廓,还是脸部的细节,简直堪称神还原!

这样的兰花本来就稀有,现在又冒出个这么极品的,让爱兰之人为之躁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外一盆是丹霞兰,全名丹霞山无叶兰,是腐生兰花,通体嫩黄,没有叶子。目前全世界仅在华夏两广丹霞山现,分布的范围非常小,而且生长在山中潮湿、阴暗和人迹罕见的地方,移植很难成活。

据说现在总数不到百株,属于那种极度濒危的物种。

而且这丹霞兰还有一个神奇的地方就是只有在花期才会显现出神秘的身形,所以也有“鬼兰”之称,只是它和分布于英国等地,也是名为“鬼兰” 的奇特兰花并不是一种兰花。

这样的稀世兰花有一盆都是“犯罪”啊,更别说同时拥有两盆了,所以听说了消息的众多的兰花爱好者们就像是疯了一样齐聚海元城,有些人根本就不是为了买,而且也买不起,他们这么长途跋涉的只是为了远远地看上一眼。

然而,他们到达海元城后却彻彻底底扑了一个空,因为同时拥有两盆稀世兰花的那个商人就像是从人间蒸了一样,彻底消失不见。

不过,在凤凰市的一栋十分普通的别墅内,交易正在进行,只不过是一对一的那种,全都是商人主动联系的买家。

第一个被邀请来的买家正是被誉为华夏赏兰第一人的吴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