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74章:乱坟岗,落寒意

第474章:乱坟岗,落寒意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74  |  更新时间:

柳飞找来了昨晚在场的村民,询问起了详细情况。

他看着一村民道:“当时静妍和对方打起来了吗?”

村民连忙道:“有一个人窜到我们的船上后,和静妍过了几招,不过很快从海里冒出来很多人,他们都拿着枪对着我们,静妍也就没和他打了。我记得当时静妍说又见面了,他们应该认识。”

听他这么说,柳飞基本可以确定和梁静妍过招的是俎寇山的那个神秘高手。

他又道:“当时对方有多少人?”

“至少二三十!”

听到这个数字,柳飞还是十分吃惊的,既派出了神秘高手,又派了那么多的人,而且还都拿着枪,看来俎寇山这次是想玩一票大的了。

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立即带着柳玉莲到事地点查看了一番,然后又沿海搜查了起来,很快,他在很陡峭的海边现了被遗弃在那里的潜水服,他清点了一下,总共有二十五个,这也就意味着昨晚来到这里的有二十五个人,而毫无疑问,俎寇山这次派来华夏的人绝对不止二十五个。

柳玉莲十分着急地道:“飞哥哥,现在该怎么办?静妍是不想让村民们受到牵连才主动当人质的,我们必须得赶紧想办法救她啊!”

柳飞走了几步道:“对方放着山路不走,选择走水路,而且还是在明知道黄唇鱼培育养殖基地有机关的情况下,看来他们是已经察觉到我们海鸣山被安装了诸多针孔摄像头了,而且是想主动引鱼上钩。”

顿了顿,他继续道:“以静妍的身手和水性,如果没有几个村民跟着她,再加上事地点离黄唇鱼培育养殖基地的水下机关又比较近,她应该可以逃脱。她主动当人质,固有保护村民们的意思,估计……”

他刚说到这,柳玉莲突然走了几步道:“这有一颗珍珠!你还记得静妍手上戴着一个珍珠手链吗?”

柳飞接过珍珠看了看道:“当然记得!她这是想告诉我们对方藏匿的地点,我们沿着这个方向往前找找看!”

两人往前走了一会儿,又现一颗珍珠,柳飞更加确定这是梁静妍有意为之,所以加快了步伐。

也不知道找了多久,两人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出了海鸣山,再也没有看到珍珠。

柳玉莲眉头紧锁道:“珍珠太小了,我们只能根据大概的方位寻找,现在出了山,往哪个方向都有可能,这可怎么找?而且对方只给我们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连你从岛国飞回来都算在其中了,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柳飞向西看了一眼,见太阳早已消失了踪影,也是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他又向前找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一片荆棘上挂着一块碎布,当即拿起来看了看,又仔细闻了闻道:“这应该是从静妍的衣服上刮下来的,只是对方怎么会选择走这条路?这不是前往乱坟岗方向吗?”

柳玉莲也是望了一眼荆棘遍布的斜前方,又看了看斜后方的一条羊肠小道,同样有些犯嘀咕,她小声道:“斜前方十里地的那个乱坟岗不仅阴气极重,而且杂草层生,又有沼泽地,不小心就陷进去了,别说不了解那里的,就是了解的平时都不敢去,对方应该不会摸黑往那里藏吧?”

柳飞托着下巴仔细地琢磨了一会儿,又四处看了看,沉声道:“岛国人不仅有很强的危机意识,而且做事很讲究提前规划,未雨绸缪,想当年他们侵入咱们华夏的时候,就是提前做了大量的工作,据说他们画的地图,会精确到村庄里有几口井,有几口是枯井,有几口是活井的程度。”

顿了顿,他继续道:“所以如果这是俎寇山早有谋划的话,我倒是觉得他们很有可能提前勘察过乱坟岗。那地方进可攻,退可守,远离城区不说,又杂草层生,荆棘遍布,算是个藏身的好地点。”

柳玉莲立即道:“那我们现在就赶过去救人!”

她话音刚落,柳飞的手机响了,见是李云柔打的,他简单地说了一下当前的情况,然后对柳玉莲道:“不!你还是回村里保护好云柔、寒寒吧,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柳玉莲异常执拗地道:“不行,对方那么多人,又都有枪,你一个人去,我太不放心了……”

她话还没说完,柳飞的手机铃声又响了,他接通嘀咕了几句后,立即给莫玉打去了电话,然后拉着柳玉莲一边往盘山公路方向跑一边道:“寒寒的病又犯了,而且云柔说好像比以往都要严重,我们先回去!”

他们跑到盘山公路路边,莫玉的车也到了,两人坐上车快来到家门口。

柳飞下了车后,直接冲进卧室,当看到寒寒裹着被子,脸色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差时,他刚想询问李云柔,寒寒立即道:“先……先生,我……我没事,刚刚让云柔姐姐帮我加了一床被子,现在感觉已经好多了,你赶紧去救静妍姐姐啊,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李云柔则是道:“刚才她突然作,把我给吓个半死,不过硬生生被她自己给扛过来了,现在已经好了一些了,你给她把把脉看看。”

柳飞给寒寒搭了一下脉,然后帮她裹好被子道:“这段时间,你的病作的频率明显减少了,而且病的时间也减短了很多,应该是之前的持续治疗起到了效果。你现在脉搏很乱,但是在逐渐平息,应该没有大碍了。”

寒寒咬着嘴唇,哭泣道:“我都说了没事了,云柔姐姐非要给你打电话,这下又耽误营救静妍姐姐的时间了……”

柳飞抹了一下她眼角的泪水道:“傻丫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静妍的,你也要好好的。”

寒寒慌忙从被窝里拿出一个香囊递给他道:“先生……这是我用各种花粉缝制的香囊,虽然很丑,但是希望它能够保佑你平安,这次很危险,你随身带着它好不好?”

柳飞接过香囊,见上面用针线勾出了一个很丑的猪脸,要是在平时,他肯定会逗逗她,但是现在他救人心切,也没那个心思,所以当即把香囊装进口袋里,然后摸了摸她的脸蛋,就要出。

柳玉莲一把抓住他道:“飞哥哥!”

柳飞把她拉到一旁劝说了一番,让她就留在柳家村,也没有再耽搁,火赶往乱坟岗。

来到乱坟岗附近,他见四周雅雀无声,静得有些吓人,再加上明明是大热天却阴风阵阵的,他胆子就是再大,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感觉头皮有些麻。

“呼……”

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抖擞精神,弓着腰摸黑往里走,过了一小会,他突然脚下一软,紧接着整个身体都向下陷去,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几株草,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让人浑身毛的事情生了。

沼泽下,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腿,在拼了命地把他往沼泽里拉……

要是一般人遇到这情况,恐怕早就吓得半死了,但是柳飞向来不相信鬼神之说,再加上作战经验很丰富,所以他很快便确定那是人,是一个借助特殊工具潜藏在沼泽里,就等着他送上门的人。

确认了这一点,说时迟,那时快,他腾出一手,抽出腰间的匕用力往地上一插,稳住身体,然后两脚齐用力去蹬沼泽里的人。

然而,更可怕,也更致命的一幕出现了。

沼泽里突然出现了一把武士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下往上,捅向柳飞的小腹,与此同时,一道黑影突然在柳飞斜前方冒了出来,他快跑几步,一跳而起,高高地举起武士刀砍向柳飞。

三连击!

电光火石之间的三连击!

让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思考的时间,只能凭借身体的本能和经验做出反应。

“嗷!”

柳飞暴吼一声,如原野中失群的孤狼一样,虽然听着孤独、落寞、无助,但却野性十足,战意淋淋!

他几乎在一瞬间就让体内的五行之气沸腾了,紧接着周身上下像是迸出无尽的能量似的,沼泽中拽着他腿的那个人被他给一脚踹开了。

他跟条泥鳅似的,麻溜地翻了一个身,不仅躲过了沼泽中的那把武士刀的袭击,而且还在翻身的间隙,甩出了一根银针,也顺利地躲过了岸上武士刀的袭击,不过那双手握着武士刀的人扑了个空后,扑腾了几下就再也没有起来。

“好身手!好身手!”

他刚站起身,几道手电筒光束一起向他照来,一个把自己包裹得只剩下一对眼睛的人向他走了过来,而且还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

柳飞摇头道:“没想到你竟然是华夏人!”

男子笑了笑道:“那又如何?你是不是想骂我一句汉奸过过嘴瘾啊?想骂就骂吧,再不骂可就再也没有时间了。”

柳飞冷笑道:“你这样的人配我开口骂?呵呵……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男子耸了耸肩:“这些重要吗?柳飞啊,枉你那么聪明,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们是故意引你到这里来的?”

柳飞道:“想过!”

在他寻找梁静妍留下的珍珠线索时,他觉得很有可能是梁静妍故意留下的,但是当看到那块碎布以及隐隐确定他们就藏在乱坟岗的时候,他就萌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一切有可能是他们故意留下的。

这也是他没有让柳玉莲跟着的原因,这一仗注定凶险。

对于柳飞的回答,男子显得有些诧异,他冷声道:“知道了,你还来送死?”

柳飞道:“我不会让别人为我承担恩怨和后果!我既然敢和你们俎寇山杠,那就做好了一条路走到黑的准备了。”

男子道:“是个男人,不错!实话和你说吧,是她毁了手链给你留线索被我们给现了,我们也没阻拦,因为我们本来就打算把你给引到乱坟岗来,你要是不答应我们的条件,那就奉上你的命!我们俎寇山办事,就是这么直来直去,不太喜欢拐弯抹角。”

说到这,他话锋一转道:“所以,你现在必须得思考一个问题了,你是自尽,还是我们帮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