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72章:爱的火花

第472章:爱的火花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89  |  更新时间:

自从灭了金陵方家和京城宋家后,柳飞一举成为一方豪门,再加上他麾下的各个公司都在以让人瞠目结舌的度扩张,现在放眼整个华夏商界,真正有实力和他杠上一杠的恐怕只有那几大豪门了。?

汪总深知柳飞的实力,也不想和他为了抢人才而在明面上撕破脸皮,所以他想到了这一招。

这无疑也是最稳妥的一招,以柳飞和刘家的关系,只要刘香月和刘静月姐妹俩愿意帮他在柳飞面前开口,柳飞肯定会给她们这个面子的。

刘静月和刘香月则依然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故意磨叽着。

刘香月道:“汪总,您可能有所不知,飞哥在商业上可是非常有主见的一个人,他决定的事,很少有人能够改变,我们和他认识以来,从来没有干预或者建议过这方面的事。您这突然让我们和他说这个,恐怕……”

汪总苦着脸道:“哎呀,我的姑奶奶啊,这对你们来说真的不算多大的事,就看你们愿不愿意开这个口了!”

刘香月不慌不忙地道:“瞧您这话说的,他入股的是楚氏地产公司,做出这样的挖人决定,肯定也是和楚家商量好的,你真觉得我们动动嘴皮子就可以让他们改变注意?你也太高看我们了。”

刘静月则是轻咳一声道:“罢了,汪总,看您这么着急的份上,要不我就打电话问问?”

汪总连忙道:“对对对,一问便知啊,静月,真的太感谢了,我的公司现在正在飞展时期,真的离不开这三位经验丰富的高管啊!”

刘静月也没有离开,直接当着他的面给柳飞打去了电话,聊了几句后,她便挂了电话,有些尴尬地道:“他……他还在忙,应该是还在忙招聘高管的事。我问了一下,他说他只是和你公司的三个高管喝喝茶,聊聊天,向他们请教一些管理经验而已,就这样。”

“就这样?”

听到这话,汪总都想哭了,京城那么多的房地产公司,那么多的高管,他为什么没事找事,偏偏找他们三个聊天?这分明就是在打马虎眼啊!

咬了咬牙,他沉声道:“静月,麻烦你再和他说说,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我拖不起,不然我真怕明早一觉醒来,我的三个高管就都被他给高价挖跑了!”

刘静月面露难色道:“这个……”

汪总道:“拜托,拜托了!现在华夏商界谁不知道谁要是被他给盯上,那就无异于‘狼来了’啊!这样,我现在就给财务那边打电话,让他们加班加点想尽一切办法筹措欠你们的五千万!”

说完,他打了电话,然后仇大苦深地道:“我其实早就想还你们了,但是奈何手头上资金一直都比较紧缺,所以才拖到现在,我这也是过意不去,承蒙你们一再宽容,不然我恐怕早就被告上法庭了!”

听到这话,刘香月别提有多恶心了,她赶紧给刘静月使了一个脸色,刘静月道:“汪总,您和二叔的关系,咱们京城商界圈的人几乎都知道,我们现在确实很缺钱,如果您实在太急的话,要不……”

她话都还没有说完呢,汪总立即道:“不不不,再这么拖下去,我都不好意思来你们刘家了,这次必须得还了!”

他也不傻,这笔钱早晚是要还的,如果能够因为这笔钱而让柳飞不挖他的墙角的话,那他肯定是赚的。

过了一个多小时,他又央求刘静月给柳飞打电话,刘静月打完电话之后道:“您刚才也听到了,我厚着脸皮和他说了一下我们两家的关系,他说这个事不是他一个人说得算的,他得和楚家那边沟通看看。”

汪总兴高采烈地道:“看看,看看,我就说他肯定会卖你们这个面子嘛。”

又过了一会儿,刘静月把手机递给他道:“他来短信了,说不挖了,并让我给你道个歉,让你别在意,他并不知道你和我们刘家的关系。”

汪总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千恩万谢了一番,然后打了个电话道:“静月、香月,真是太感谢你们了,那个五千万的欠款,我已经让财务那边从工程款里扣,马上就给你们打过来!”

很快,刘静月确认收到,又道:“您……您确定不需要这笔钱了?”

汪总连忙摆手道:“我那边再想办法,你们这边确实拖得太久了,这次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了。这样,改天请你们和你们二叔到我家里做客,我一定要好好地款待你们一番!”

刘静月莞尔一笑道:“您不必这么客气,都是朋友嘛,互帮互助是应该的。”

汪总道:“对对对,互帮互助,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你们改天帮我引荐一下柳总啊,我很想认识一下这位商界大鳄!这也已经很晚了,我就先走了!”

送他离开后,刘静月和刘香月两姐妹回到大厅里直接笑得直不起腰来。

柳飞则是吹着口哨从楼上走了下来道:“对付这种‘嘴上谈感情,心里占便宜’的老油条,就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刘香月兴高采烈地跑到柳飞的面前道:“姐夫,你这一招太绝了,你没看到他刚才那慌里慌张的样子,真解恨。”

刘静月道:“也就是看在他曾经帮助二叔几次,和二叔关系很好的份上,不然我真受不了这样的人,这是不割他的肉,他就死皮赖脸拖下去啊!不过飞哥,他那么精明,肯定能看出来吧?”

柳飞笑道:“先,我确实找他的三个高管聊天了,不过一直都是闲扯,更像是在面试,三个高管心里估计也心知肚明,但是只要我不挖他们,他们也不会说什么,而且还可以旁敲侧击地让汪总给他们提高待遇,多好?”

顿了顿,他继续道:“其次,我是真的打算挖人,目前楚氏地产正在快扩张,正缺人呢,我已经给楚总打过电话呢,他明天就会派人力资源总监到京城来挖人,所以我下午让人故意传出的消息也不算空穴来风。”

抽了一下鼻子,他继续道:“当然,如果他认为就是我在背后设计帮你们要债,那也没关系,这锅我背,你们两家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最起码面子上的东西还在。而且我相信他也是一个精明的人,不会为了这该还的债务而得罪你们刘家和我!”

刘香月忍不住接话道:“所以,他就是郁闷,也只能咽到自己肚子里,哈哈哈……”

柳飞指了指她,也笑了起来。

刘静月脸色微红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道:“还是你办法多,谢谢你!”

刘香月美眸一转,直接把刘静月往柳飞怀里一推道:“要谢就到卧室好好谢吧,我撤了哈!”

说完,她像是一阵风一样闪进了自己的卧室,都没给刘静月“训斥”的机会。

柳飞低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如秋水,妩媚万千的样子,二话不说,直接吻了她一下,然后把她抱进卧室,疯狂地拥吻了起来。

就在两人双双倒在床上,柳飞都开始宽衣解带的时候,刘静月突然坏笑一声道:“飞……飞哥,你等等,我那个来了……”

“什么?”柳飞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哭笑不得地道:“能把奖励光明正大地整成惩罚,我只服你。”

刘静月咬了咬薄唇道:“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今后我一定好好补偿你还不行吗?”

柳飞搂着她道:“你怎么补偿?”

刘静月想了一会儿,突然凑头到他的耳朵嘀咕了一句,柳飞听后,既惊讶且兴奋地道:“行,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那我就原谅你了。”

刘静月又忍不住偷笑一声,然后和他相拥而眠,虽没折腾,但她就跟个小媳妇似的依偎在柳飞的怀里,一整晚脸都是滚烫的。

……

第二天,柳飞和刘静月一起走出卧室时,恰好被刘香月看到,刘香月笑了笑道:“看你们这红光满面,精神焕的样子,是不是马上就可以准备喜宴了?”

刘静月追着她就要打,刘香月连忙窜到柳飞的身后道:“姐夫,管好你老婆,她老欺负我。”

“她欺负你?”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走进厨房做了早餐,吃完早餐后,他离开刘家,不过没走多远,他又想起一件事,遂回到别墅,当看到刘香月笑得直捶沙,而刘静月则是满脸桃红地坐在她身旁后,他几乎是一眼就看出来,刘静月肯定是被她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给套出昨晚来大姨妈的事了。

摇了摇头后,他还是决定短信告诉刘静月,谁知刘香月却是抬头瞥见了他,然后连忙追出门道:“喂,衰神,别走啊,表表获奖感言呗……”

竟然被叫“衰神”!

柳飞忍无可忍,直勾勾地看着她,刘香月忽然想起之前在浴室被他看光的画面,当即双手抱胸,然后惊呼一声,跑进了大厅。

……

回到柳家村,柳飞开始亲自主导海鸣山大饭店和海鸣山中餐馆在海外的扩张,不仅增加了在米国开分店的数量,而且还亲自到法国、英国、德国等达国家调研、考察,然后开始试建设一批分店。

与此同时,他花高价购进上好的兰花的种子,开始了一个早有想法的尝试。

气如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

作为华夏十大名花排名第四,且有一千多年的栽培历史和文化底蕴的兰花,它对许多爱花、养花之人都有一种天然的誘惑力,柳飞自然也不例外。

他早就想让这花中君子和自己的五行之气擦出点“火花”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