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69章:要作一起作

第469章:要作一起作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4  |  更新时间:

电光火石,一念生死。

在余倾城身体前倾的那一刹那,柳飞已经是先出右脚,蓄势待发了。

是以在她往下坠的时候,柳飞根本没有再借力或者迟疑,左腿向前移动后,整个人便飞了出去,右手死死地抓住余倾城的手腕的同时,左手用力地扣在了阳台的边缘。

由于惯性的作用,再加上余倾城一心求死,还在拼命地挣扎,所以柳飞的肌肉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不过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大喊着让人来帮忙。

很快,四个男子冲到阳台边,一起用力把他和余倾城给拽了上来。

“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

已经完全丧失理智的余倾城拼了命地捶打着柳飞,又哭又笑的,那样子既让人可恨,又让人可怜。

“啪!”

柳飞二话不说,朝着她的面颊甩了一巴掌,直接打得她嘴角溢出了鲜血,她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过只是安静了十几秒,她便像是发了疯一样咬向柳飞,柳飞也没有再由着她咬,而是把她拽到沙发旁,然后把她往沙发上用力一推道:“余倾城,你这样作给谁看呢?”

“哈哈哈……”

余倾城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仰天大笑了好一会儿,忽然道:“关你屁事,你管得着吗?你以为你是谁啊?”

柳飞冷笑一声道:“我还就管定了!你不是想作吗?那我就陪着你一起作,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作出什么新花样出来!”

他话音刚落,警方的人来了,他赶紧解释并道歉了一番后,他们离开,余倾城的父母终于来了。

他们看到余倾城,狠狠地训斥了她一番后,他们俩便对吵了起来,而且是越吵越凶,看那架势,不把房顶给吵翻了,他们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够了!”

柳飞实在是懒得听下去了,咆哮了一声,然后沉声道:“你们都在指责对方为什么说来看她,始终没有来,都在说你们工作很忙,她今天要是死在楼下了,你们还继续这样说是吗?你们俩心里还有她这个女儿吗?”

他们俩相互看了一眼,十分羞愧地低下了头。

柳飞继续道:“这本来是你们的家务事,我不该过问的,但是猫侠是我曾经的好战友,是一起挥过汗、流过血,有过命交情的,现在眼看着倾城寻死觅活的,我不可能不问。我拜托二位别再吵了,你们这样,是让猫侠在天上也无法安息啊!”

余母哽咽了几声,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

余父则是仰天长叹道:“作孽啊!都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

过了好一会儿,余倾城突然道:“你们俩走,立即走,我不想看到你们俩。若是不走,我就直接死在你们俩的面前。”

余母泪眼朦胧地道:“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听到没有!”

余倾城声嘶力竭地咆哮了一声,柳飞则是赶紧向他们俩使了个脸色,带着他们来到门口道:“她现在神经错乱,益疏不益堵,不然恐怕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们俩先离开吧,她就交给我了,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短信告诉你们她的情况。当然,如果她出了任何问题,我负全责!”

两人看了看彼此,也别无他法,只得点了点头,不过在离开的时候,两人又吵了起来,看到这画面,柳飞也是醉了,这两人,简直了!

回到屋里,看了一眼双眼已经哭得红肿的余倾城,柳飞道:“再给你两天的时间,你可以彻底地放纵,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陪着你!说吧,你想干什么?”

余倾城缓缓地抬起头,有些藐视地看着他道:“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呵呵……哈哈哈!”

柳飞霸气无比地道:“没错,哪怕你想毁了这世界,我也会陪你!当然,毁不毁得掉,那可就要另说了!”

他这话说得很搞笑,可是也清晰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奉行“益疏不益堵”原则的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她重新振作起来。

余倾城见他还来真的了,站起身道:“这可是你说的,走吧!”

说完,她披散着头发,跟个行尸走肉一样带着柳飞出了家门,然后来到京城最有名的酒庄,见样就拿,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拿了几十瓶,惹得酒庄的经理都有点看傻眼了。

余倾城让人把酒全部包装好,并给了他们地址,让他们送货上门,然后转身就走。

酒庄经理慌忙道:“这位小姐,您还没有付钱呢!”

说这话时,经理都为她感到心虚,她选的这些可都是上等且很贵的好酒啊,加起来估计有好几百万,她付得起吗?

余倾城也没有说话,直接指向了柳飞。

柳飞径直走到柜台前,掏出银行卡递给服务员道:“结账吧!”

服务员怔了一下,慌忙算了起来。

余倾城皱了皱眉头,笑道:“你一个当兵的这么有钱?哄三岁小孩呢?”

柳飞很是淡然地道:“这个你就管不着了!只要你不寻死觅活的,请你喝点酒又有何难?”

他知道待会核对账单的时候需要确认和签名,到时候恐怕就瞒不住了,遂把经理喊到一旁嘀咕了一会儿,经理恍然大悟,无比殷勤地道:“您放心,我一定不多嘴,而且会尽可能地给您优惠!说起来,您研制的解酒丹可是造福了我们整个酒业啊!”

说起解酒丹,柳飞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道:“你们这有解酒丹吗?我买一点。”

说这话时,别说经理,他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这特么可是他一手研制出来的东西啊,现在他也得老老实实地买。

经理哈哈大笑道:“怎么可能没有?您稍等!”

他离开了一会儿,拿了几盒解酒丹递给他道:“我这哪好意思收您钱啊,送给您了,送给您了!”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柳飞收下解酒丹,到前台签了字,余倾城却是突然跑了过来,柳飞赶紧把账单一撕道:“没几个钱,放心吧,我不会因此而到街上当乞丐的!”

说完,他向经理使了个脸色,然后带着余倾城回到住处,亲自下厨张罗了一桌子的菜,而在这时,经理亲自带着人把几十瓶好酒给送来了,还额外赠送了存酒的架子。

待他们离开,柳飞看了一眼突然变得很安静的余倾城道:“你不是要疯吗?疯啊!”

余倾城瞪着他,往嘴里塞了几道菜,脸露诧异之色,随后又一口气打开五六瓶好酒,不管不顾地喝了起来。

柳飞也没有拦她,而是从她面前拿走了三瓶,然后把脖子一仰,整瓶整瓶地喝了起来,没过多久,三瓶被他全部喝完。

他看了看目瞪口呆的余倾城道:“若论作,我绝对算得上是你的祖师爷了!”

“你!”

余倾城咬了咬牙,也是拿着瓶子喝了起来,不过没过多久,她便发起了酒疯,又蹦又跳又喊的,柳飞不仅没有阻拦,而且还放下身段,陪着她疯了起来。

两三个小时后,余倾城直接拿起一瓶红酒从自己的头上往下一浇,随后扑到柳飞的怀里,忽然又哭了起来。

柳飞抱着她倒在沙发上,用手枕着头,任由她哭着,待她哭得呕吐不止后,他这次也没任何犹豫了,直接脱了她的衣服,帮她擦了擦身体,然后又给她服下解酒丹并给她针灸了一番,这才离开卧室。

他用五行之气逼出体内的酒,收拾了房间,洗了澡并洗了衣服后,穿着余倾城的白衬衫和一件宽松的运动裤,然后像是一尊佛一样靠在门旁看着她。

傍晚时分,余倾城醒了,她察觉到自己的上身再次空无一物时,转头看向歪靠在门旁的柳飞,发现他穿得竟然是她的衣服,顿时咆哮道:“混蛋,你给我醒过来!”

柳飞也没有睁开眼,只是淡淡地道:“一直醒着呢,嚷嚷什么啊?你醒酒了?还继续喝吗?”

还继续喝?

听到这话,余倾城的内心是崩溃的,她都直接被他给喝出阴影来了,还喝个屁啊!

她裹着被子从衣橱里翻出贴身衣物,厉声道:“你……你到大厅去,我要换衣服。”

柳飞冷不丁地道:“万一你要是割腕自杀呢?放心地换吧,我不会偷看的。”

余倾城咬了咬牙,快速在被窝里换好衣服,然后光着脚冲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道:“你……你喝了那么多的酒,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柳飞站起身,扫了她一眼道:“你不也没多大事吗?”

听他这么说,余倾城才恍然大悟,她昨天醉酒还感觉头疼欲裂呢,今天怎么像个没事人似的,真是奇了怪了,难道说这一切都是梦?

她连忙跑到大厅里看了看,当看到那些堆放整齐的酒瓶后,她无比纳闷地挠了挠头。

看她这样子,柳飞暗笑一声,有咱的解酒丹和针灸协助,你就是想头疼都难啊。

他也没废话,让她赶紧穿上鞋子,然后带着她来到京城很有名的一处摩天大厦的最高处,生拉硬拽地把她拽到由透明玻璃打造的高空观景台上,然后指了指下方的美景道:“你不是喜欢跳楼吗?从这跳下去吧!这样的话,摔成一层皮或者砸成一滩血,也就没有人能够认出来你,免得给你哥丢脸,而且说不定来年在你坠落的地方还能长出一朵小红花来,你这也算是润物细无声,死得有点价值了,你说是不是?”

“你以为我不敢吗?”

余倾城一怒之下,向前快走了两步,但是一阵冷风吹过后,她突然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玻璃上,然后全身上下都在发抖。

柳飞蹲下身勾起她的香腮道:“怎么?怕了?不继续作了?”

余倾城用力推开他的手,咬着牙道:“我连死都不怕,会怕这?”

“很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柳飞直接将她拽到观景台的边缘,然后把她的手摁在扶手上,讲起了猫侠的故事。

本来吓得都快崩溃的余倾城听到这些,硬是攥着粉拳听他把故事讲完,然后情不自禁地痛哭了起来,泪水一滴又一滴地滴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似乎随时都会让玻璃炸裂开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