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56章:鸿门宴,聪傻决

第456章:鸿门宴,聪傻决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34  |  更新时间:

剪不断、理不乱,曲曲折折的又回到了“原点”。?

在命运和姻缘的安排下,那么多年过去了,柳飞和柳玉莲还是做了多年前早就该做的事。

两人恩爱一番后,柳飞仰躺在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望着皎洁的明月,柳玉莲则是伏在他的怀里,倾听着他的“心声”。

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柳玉莲道:“飞哥哥,我这算不算被你改命成功了?”

柳飞笑道:“成没成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今后是我的女人了。”

柳玉莲当即拍了他一下道:“错,应该是你今后是我的男人了。”

“……”柳飞一阵暴汗道:“咱能不能别三分柔情,七分霸道?”

柳玉莲嘴角高翘道:“怎么,你有意见,想让我柔情似水啊?这个我可做不到。

柳飞干咳一声道:“不,我的意思是你还是十分霸道吧,哈哈哈……”

“你个大坏蛋!”柳玉莲万分娇羞地拧了他一下,嘟了嘟嘴道:“听好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够欺负你的话,那就必须是我,听到了吗?”

柳飞笑道:“听到了,但是你一定要做好反过来被欺负的准备,就像刚才在水潭里一样。”

“你……真讨厌!好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要是被云柔和小寒寒现就不好了。不过今后每逢月圆之夜,你都陪我来这里玩耍好不好?”

柳飞凑头亲了她一下道:“只要你不怕被欺负,当然没问题!”

柳玉莲冷哼一声道:“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咱走着瞧。”

两人穿好衣服回到家中后,躺在床上,脑海中皆是不停地浮现出在水潭中疯狂的那一幕幕,都未入眠。

……

第二天,柳飞来到观赏鱼公司工作,冯闯突然急匆匆地赶到他面前道:“柳总,吴昊天刚才打电话邀请你三天后到他家去吃饭,你去还是不去?”

柳飞笑道:“这是要摆鸿门宴吗?”

冯闯道:“我也感觉是鸿门宴,所以拒绝吧!咱们和他有什么好谈的?”

柳飞站起身,走了几步,琢磨了一番道:“不,答应他,我倒是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招来。”

冯闯连忙道:“那吴昊天可是个狠角色啊,我怕他会对您不利!”

柳飞道:“没事。之前我一直在给玉莲治病,也没有抽出身亲自对付他,现在是时候拿他给俎寇山一个震慑了!”

冯闯也知道他的性格,他决定的事是别人难以改变的,所以当即给吴昊天打去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他干笑道:“听他那语气,他自己都完全没有想到你会答应!还有三天的时间啊,他足以做好任何的准备。”

柳飞深有意味地笑了笑道:“对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

三天后,柳飞孤身一人来到了花城,然后和吴昊天见了面。

由于屡屡听冯闯说他是个狠角色,所以柳飞本来还以为他面相很凶呢,谁曾想他长得慈眉善目的,而且应该不到四十岁。

他看着满桌子的酒菜,笑道:“真是让吴总破费了。另外,你这别墅可真大,不像我那农家小院。”

吴昊天连忙站起身亲自给他倒了一杯酒道:“柳总真是太会说笑了!您那哪是农家小院啊?分明就是金山银山!我这也是打脸充胖子,粉饰门庭而已,肯定没您有钱。”

柳飞道:“你不必过谦。据我所知,你在花城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而且养殖观赏鱼的技术和经验是最丰富的。”

吴昊天笑道:“那也不及您养殖观赏鱼的技术和经验啊……”

说到这,他突然戛然而止,然后示意柳飞吃菜。

柳飞拿起酒杯,刻意留意了一下他的眼神,又忽然放下,然后又去夹菜,不过最终也没有夹。

吴昊天连忙道:“柳总,您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我这酒菜都不合您的胃口?还是您怕……”

柳飞道:“当然不是,只是觉得我这样似乎太没规矩了,怕你看笑话!”

吴昊天怔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道:“柳总太会说笑了,现在谁会看您的笑话啊?请,快请!这酒买来就是喝的,菜做出来就是吃的!我也是一个很随便的人,没有那么过忌讳和规矩。”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哈!”

说完,柳飞和他碰了一下酒杯,一饮而尽后,夹着一道道菜,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在一旁服务的两个女子看到这画面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尼玛,这是亿万富翁?完全就是饿死鬼附身啊,太没规矩,太不在乎面子了……

你现在好歹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如果把你这狼吞虎咽的照片传到网上去,你还有屁得形象!

吴昊天看着柳飞这吃相,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他喜欢,而且是打心底里喜欢。

他立即万分殷勤地给他倒满酒,一杯又一杯地敬着,随后又让人传话给大厨,再多加几个菜,而且要都是荤菜。

酒过三巡,柳飞打了几个响嗝,仰靠着椅子,一脸享受地道:“吴总,你家的这酒实在是太好喝了,菜更是非常合我的胃口,多谢,多谢!”

吴昊天笑道:“您喜欢就好!继续啊,还有这么多呢……”

柳飞丝毫不顾形象地拍了拍肚子,然后翘起二郎腿道:“再吃恐怕就要撑破肚皮了。我现在也吃饱喝足了,吴总,想必你找我来肯定不只是为了请我吃一顿饭这么简单吧?说吧,你说的所有的事我都答应。”

“所有的事……有这么好的事?”

吴昊天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特么和他想的“剧情”完全不一样啊,他会因为区区一顿饭就做出让步?

天底下会有这么二的人?

柳飞留意到他的表情,笑道:“怎么,你不相信?”

“当然不是……”吴昊天见机不可失,慌忙道:“还请柳总给我一条生路!我真不知道哪里得罪您了,让您如此特别‘照顾’。咱就是想在观赏鱼这个行业混口饭吃,公司能够一步步地走到今天也很不容易,还请您高抬贵手!”

柳飞一脸愕然地道:“得罪?照顾?高抬贵手?吴总,您此话是何意啊?我们俩并无任何的过节,这更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我看你慈眉善目的,也十分欣赏,怎么会为难您呢?”

一听这话,吴昊天瞬间想吐血。

妈蛋,被耍了,这个贱人!

早就知道他不会就这样让步,放他一条生路的。

他这分明就是死不承认,揣着明白装糊涂,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老板,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过,柳飞这样,他也不好直接撕破脸皮,遂硬着头皮继续道:“那看来一定是您手下的员工,在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了一系列针对我们公司的举动,所以还请……”

柳飞直接打断道:“等等,什么举动?”

吴昊天道:“既然您问了,那我也就直言不讳了。总结起来就是玩价格战,抢我们的合作商、渠道,压缩我们的市场等等。”

柳飞哈哈大笑道:“我当是什么举动呢,误会,这全都是误会啊!吴总,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的观赏鱼公司是在全国范围内打价格战嘛,如此一来,自然会抢了一些同行的生意,压缩他们的市场,对此我们也深表歉意,但是这就是市场规则,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自然是要尊重市场规则,尽可能地实现优胜劣汰,最终造福消费者……”

听他说完,吴昊天以手扶额,哭笑不得。

他敢再无耻和不要脸些吗?

他是在全国范围内玩价格战,而且价格没有压得太低,按照市场规则,这确实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并没有对同行赶尽杀绝,还让大家都有口饭吃,还算仁义!

但是他为什么唯独在花城把价格压得那么低,而且还把和他合作的商家全部都给抢走了,甚至还秘签了“排他协议”,即和他们合作的,一律不准跟他合作,这不是针对他是什么?

他把这个疑惑抛给了柳飞,让他再次吐血的是柳飞竟然道:“这个很显然啊,因为花城的观赏鱼市场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我们也是想凭借更具观赏性的锦鲤迅地抢占市场,这要是换成你,你恐怕也会这么做吧?至于‘排他性协议’,有吗?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听说?这肯定是有人在故意造谣,混淆视听,让我们互相残杀,他们好渔翁得利,你可一定要明辨是非!”

这黑白颠倒的……真是一流水准!

早就憋了一肚子怒气的吴昊天实在忍不下去了,猛拍了一下饭桌,一站而起,咆哮道:“柳飞,你这是把我当傻子耍吗?”

柳飞一头雾水地看了他一眼道:“有吗?吴总,你想多了吧?”

“你……你太过分了!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把你怎么样吗?我可是暴脾气,起狠来,连我自己都怕!”

柳飞拿起筷子,一边慢悠悠地吃着菜,一边漫不经心地道:“哦。”

“……”

卧槽,这是几个意思?

这分明就是没有把咱放在眼里啊!

吴昊天暴跳如雷地砸了一下饭桌道:“柳飞,狗急了都会跳墙,更别说我是个人了!我和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必须要立即停止对我公司的打压,不然休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哦……呸!”

柳飞又哦了一声,然后突然吐出几根鱼刺,又直接拿起一瓶酒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在一旁服务的两个女子已经完全看不下去了,粉拳悄然攥起。

吴昊天咬牙切齿地看了几眼柳飞后,忽然转怒为笑道:“柳总,大家都是生意人,何必要赶尽杀绝呢?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岂不是很好?”

柳飞缓缓地站起身,踉跄了几步,又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道:“何必呢?既然早已下定决心,有必要玩这么一出吗?你是不嫌累,还是想把我当傻子耍啊?”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