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54章:最顶级,最贤惠

第454章:最顶级,最贤惠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49  |  更新时间:

“这老头是个疯子吧?他们华夏人找到了治疗莫吉隆斯症的方法?一个从来没有拿到过诺贝尔医学奖,还自我吹嘘成‘泱泱大国’的神奇国度,真是什么都敢吹!也对,这世界上就没有吹牛办不到的事,如果有,那就再吹一个便是!”

“嗓门大也就罢了,竟然连一点儿科学精神都没有,我就纳闷了,主办方怎么会请这样的人?”

“整个世界医学界争议了那么久,都不确定这个病到底存不存在,他竟然在这扯着嗓子宣布他们华夏人确定且想到治疗的办法了,这还正应了他们华夏的那句话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和他这样空谈、自负且毫无科学精神的人一般见识干什么?他不嫌丢人那就可劲地嚷嚷,可劲地吹,大不了咱们直接请主办方把他给赶出去就是!”

……

李争一本来以为这样的大新闻一宣布,会议室里会变得掉针可闻,所有的专家学者都会震惊无比。?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会议室立即变成了菜市场不说,他们一个个还都对他投来了鄙视的眼神。

这可让他郁闷了,他当即用十分流利的英语大声道:“为什么如此嘲讽?这是千真万确的,是用中医治好的莫吉隆斯症!”

一个名叫汤姆的年轻学者早就忍无可忍了,他大声道:“你拿什么让我们相信你?他是谁?是科学家吗?在高级学术期刊上表过论文吗?有自己的实验室吗?以往有很大的医学成就吗?”

他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李争一想反驳的,但是忽然恍然大悟,只是咬了咬牙,什么都没说。

还是他太激动,太相信柳飞了!

他说他想到了办法,治好了柳玉莲,但是他都没有亲眼看到呢,而且柳飞并没有把这一成果给表出来,更没有论证可不可以治疗其他获得莫吉隆斯症的病人。

在这种情况下,让这些唯“西医”为尊的专家学者相信,难于上青天。

汤姆见他哑口无言了,立即指着他骂了一句道:“傻蛋!你说你们华夏的医生除了会哗众取宠还能干什么?现在丢脸了吧?不对,你还有脸吗?我严重怀疑像你这样的医学骗子是怎么混进我们这么高端的研讨会的,真是太可笑了!”

研究莫吉隆斯症几十年的那个团队也是完全看不下去了。

一人道:“李先生,您真是太会开玩笑了,我们研究了几十年都没有多大的进展,您刚才更是让我们帮忙治疗那个病人,现在却突然宣布你们华夏人获得重大突破了,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另一人附和道:“从你这不严谨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你们华夏人永远也别想在医学领域取得让全世界都瞩目的重大成就!你们除了学术造假、抄袭、浮躁等等,可曾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地搞过一项研究?”

面对整个会议室专家学者的群嘲,李争一差点撑不下去,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干得最“丢人”的一件事,不过他也敢相信这也绝对是他这辈子干得最“扬眉吐气”的一件事!

他扫了一眼众人,一字一顿地道:“那就请你们记住你们今天说的这些话,我们华夏人很快就会打脸,告辞!”

说完,他也不参加研讨会了,直接走人,会议室里顿时嘘声一片……

回到华夏后,李争一火急火燎地赶到海鸣山,当看到柳玉莲活蹦乱跳地逗着寒寒时,他喜极而泣,老泪纵横。

柳飞看到他这样子,吓了一大跳,连忙把他请进堂屋道:“您不是在米国开那个疑难杂症研讨会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而且您这……”

李争一冲着柳玉莲招了招手,然后仔细地看了看她道:“真……真的好了?”

柳玉莲满脸笑容地道:“对啊,彻彻底底好了,是飞哥哥让我再一次获得了新生!”

“好!太好了!”

李争一嘴唇抖地说了一句,立即给李姗姗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用手抹了一把眼泪,把国外的那些专家学者说的那些话说给了柳飞听。

柳飞摇了摇头道:“他们可以怀疑,可以不信,但是凭什么把我们华夏人以及华夏的医学工作者说得那么不堪?真是岂有此理!李院长,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帮忙联系两位国外的莫吉隆斯症患者了,待证明我这个治疗方法具有普适性之后,我一定帮您,帮咱们华夏所有的医学工作者好好地出这口恶气,狠狠地打他们的脸!”

李争一攥着拳头道:“我就等着这一天呢,这些年,随着国家的展,咱们华夏的医学水平也有了长足的展,我们这些医学工作者出去参加各种会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低人一等了,但是歧视我们的还是多的是,我希望你能够给咱们华夏医学界、中西等正名、长脸!”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已经让姗姗赶过来了,她精通英文,让她帮你整理成果,然后尽可能地让你这成果出现在世界最顶级的医学期刊上!还要,我回到凤凰大医院后就向所有人宣布这件事,如果你这边需要任何的帮助,我们凤凰大医院一定鼎力支持!”

柳飞笑道:“还是您想的周到,您放心,如果有需要,我会开口的。”

很快,李姗姗赶来了,她其实已经知道柳飞治好了柳玉莲,当她得知柳飞请她帮忙整理成果后,她更是高兴得不得了。

这样的重大医学项目,绝对是可遇不可求啊,而且从柳飞爽快邀请也可以看出,他是真把她当成自己人看待。

两天后,两个患有莫吉隆斯症的外国病人来到海鸣山接受治疗。

五天后,痊愈!

证明了自己的治疗方法具有普适性之后,柳飞开始和李姗姗一起没日没夜地整理研究成果并撰写学术论文。

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专走“野路子”,也没有任何给力头衔的兼职医生,柳飞听到“论文”这两个字就感觉先死了一片脑细胞,更不要说还是英文的了。

好在他还有一个贤内助!

这天,他和李姗姗在制药公司办公室忙到凌晨,终于把论文写完,并投给了世界医学界最顶级的期刊——《自然》。

李姗姗信心满满地道:“我觉得咱们的论文一定会被它选用!”

柳飞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亲了她一口道:“这段时间真是太辛苦你了,后面一定好好地补偿你!”

李姗姗当即用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柔声细语地道:“你还和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咱们俩谁跟谁?”

柳飞笑了笑,一把将她抱在办公桌上,然后直接将面颊埋在了她身前的傲然上,忙碌起来,李姗姗欲拒还迎了一会儿,两人已然陷入到彼此的疯狂之中。

良久之后,李姗姗满脸桃红地道:“走啦,回去睡觉了,你难道还打算睡在办公室啊?”

柳飞笑了笑道:“有何不可?”

“我才不要呢!”

李姗姗站起身后,扭着柳腰往外走,柳飞拿起外套,把她送到了住处,而他则是开车赶回柳家村。

三四天后,冯闯再次找到他,笑道:“经过这段时间和昊天观赏鱼公司在各个方面的激烈较量,咱们的观赏鱼公司已经完全处在了上风。十分搞笑的是,那个吴昊天今天还专门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公司到底想干什么!”

笑了两声,他继续道:“你说我们和他都斗了一些日子了,他还问这样的问题,实在是……”

柳飞道:“你是怎么回答的?”

冯闯道:“就五个字,他心知肚明!”

柳飞哈哈大笑道:“回答得好!把他逼急了,我倒是要看看他背后的岛国主子如何帮他!按照我们前天讨论的策略,再加把劲,一定让他尝到和俎寇山秘密合作的代价!”

冯闯道:“明白!”

又过了一些日子,柳飞还和寒寒一起在床上睡懒觉呢,他的手机突然“炸”了,一个又一个电话打来,铃声就没有中断过。

寒寒一坐而起,用手揉了揉眼,拿起手机就要扔。

柳飞连忙道:“不能扔!”

寒寒笑嘻嘻地递到他的手里道:“好吧,既然先生都话了,那咱就不扔了,这是哪些人啊,一大早起的打电话打扰我们,神经!”

柳飞见全是陌生号码,耐心等了一会儿,当看到是李姗姗的后,他连忙接通,只听李姗姗无比激动地道:“刚刚接到我爸的电话,你的研究成果登上《自然》了,登上《自然》了!”

一听这话,柳飞激动得一把将寒寒给搂到怀里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呢。这样的话,我算不算一个学术性的医生了?”

李姗姗噗嗤一声笑道:“你可真逗,那可是《自然》啊,全世界最顶级的学术期刊,你知道研究成果得到他们的认可有多难吗?”

柳飞笑了笑道:“我非科班出身,对这些真不是太了解,也全都是听你爸说的,所以你懂的!”

李姗姗咯吱咯吱地笑了好一会儿道:“好了,好了,我挂了,那些一直打不通你电话的要是知道我和你一直这么闲聊,估计踹死我的心都有了。”

见她真挂了电话,柳飞摇了摇头。

寒寒道:“先生,你想搂死我啊?我可不是你的玩具熊!”

柳飞低头看了一眼小脸通红的寒寒,连忙松开她道:“先生一高兴给忘了,买肉肉补偿你?”

寒寒吧唧了两下嘴道:“这还差不多!”

接下来三天,海鸣山彻底热闹了起来,盘山公路不仅堵车了不说,柳飞的院里院外也是人满为患。

来专门采访他的阵容也是足够强大,有华夏电视台,还有米国之声、《泰晤士报》等在世界新闻界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媒体。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人也来了。

李争一看到他们后,直接道:“那个叫汤姆的年轻学者和研究莫吉隆斯症二十多年的团队还真好意思来,之前在研讨会上我宣布你研究出治疗方法后,就是他们嘲笑得最凶!”

他话音刚落,汤姆以及那个团队的所有人来到了柳飞的面前。

汤姆直接伸手道:“柳先生,恭喜,恭喜啊!”

柳飞道:“在恭喜之前,你难道不该给我身旁的这位老师道个歉吗?”

汤姆看了一眼李争一,脸瞬间沉了下来,而且还感觉很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