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45章:两个傻妹妹

第445章:两个傻妹妹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08  |  更新时间:

又在刘家别墅住了一晚,柳飞急着赶回柳家村。

临行前,他看了一眼把他送到别墅门口,斜着身体藏在刘静月身后的刘香月,也是有点小尴尬。

因为看到她,他脑海中就会立即浮现出在浴室中看到的那一幕,整得像是她此时此刻没有穿衣服似的。

刘香月估计也是怕他会产生这种想法,所以像是受了惊的小兔子似的,寻找一切可以藏匿的地方隐藏着自己。

其实,她原本也觉得这没什么,就是场意外而已,可是不知道怎的,她越想,这心里越乱糟糟的,越想,越觉得尴尬。

刘静月见妹妹这两天实在是太反常了,扯了扯她道:“香云,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好像很怕他的样子,话说你什么时候怕过他啊?”

“我……我才没有呢!”

刘香月慌忙回应了一句,又偷偷地瞥了一眼柳飞,然后美眸一转,小声附在刘静月的耳畔道:“姐,我……我那个来了!这儿是顺风口,我怕着凉!”

她本来以为这借口绝对是无懈可击,姐姐肯定不会再说什么,更不会再怀疑什么了,谁曾想刘静月却是突然道:“我当是多大的事呢,原来就是这啊,你傻啊,忘了他就是医生了?让他帮你开几副中药,肯定可以减轻点痛苦。”

说完,她就要询问柳飞。

刘香月一把捂住她的嘴,然后磕磕巴巴地道:“别……没事!不是你说的,想成为女人,这一关必须得过吗?你和他一个大男人说,这多让人难为情?”

刘静月道:“这有什么?他是医生,你还害羞啊?要不这样,我和他说是我大姨妈来了,让他给开几副药减轻一下痛苦行吗?”

“也不行!”

刘香月真是服了这个姐姐了,她怎么就较上劲了呢?

她现在都不想站在柳飞面前,更别说让他知道这些私密事了,而且就他们俩现在这关系,柳飞估计连她什么时候来大姨妈,什么时候不来都一清二楚。

她这么一问,搞不好直接露陷不说,还会让她这个当妹妹的更加尴尬。

“多喝点红糖水!”

见她们姐妹俩嘀咕个没完,柳飞笑着摇了摇头后,直接转身走人了。

“红糖水?”

刘香月怔了一下,随后俏脸刷得一下变得通红,她不停地拍打着刘静月道:“啊啊啊……都被他给听到了,他那什么耳朵啊,我们的声音都那么小了……”

刘静月直接抓住她的手道:“你看看你,听到就听到呗,这有什么?他是医生嘛!”

“我……”

刘香月攥了攥粉拳,然后将脸一捂,直接跑进了别墅。

刘静月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道:“这丫头……你和他合伙故意刺激我的时候不是很能放得开吗?”

回到海鸣山,柳飞见院子的大门被上锁了,但是堂屋的门只是虚掩着,他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云柔、玉莲、寒寒她们呢?难道说遭贼了?

他看了看四周,现小黑和小白也不见了,当即翻墙而入,然后蹑手蹑脚地来到堂屋门前,轻轻地推开门,现堂屋里没人后,他耸了耸两耳,察觉到柳玉莲和李云柔的卧室中似乎有人在翻东西,他连续好几个闪身窜到门前,刚要开门,门却突然被打开,紧接着一条大长腿直接踹向了他。

柳飞迅躲了一下,看了一眼穿着一身红色蕾丝边睡裙,头还湿漉漉的柳玉莲,摆手道:“吓我一跳,你这是躲房里洗澡呢?”

柳玉莲用手抹了一下琼鼻,也没回应他,提起双拳就砸向他。

“你这是想出汗,再洗一次啊?”

“打完一起呗!”

“……”

柳飞一阵暴汗之后,快地闪躲了起来,躲了一会儿,见她依依不饶的,柳飞忽然擒住她的双手,然后弯腰一扛,把她扛到肩膀上,走到沙旁一扔,并顺势用手摁住她的香肩道:“姐姐啊,这光天化日的你想干嘛啊?”

柳玉莲嫣然一笑,忽然抓住他的两手,虚拉了一下,然后两腿绕到他的身侧,手脚齐向左用力,把他放倒在沙上,就势伏在他的身上,可怜巴巴地道:“你已经有段时间没有陪人家切磋了,人家只能自己找机会了!”

柳飞感受着胸膛上的惊人跳跃,情不自禁地干咽了一口唾沫,都说如出水芙蓉般的女人最难抵挡,他这次算是彻底体会到了。

她由于刚洗完澡的缘故,身上透着一股浓浓的香气不说,皮肤也是白净嫩滑,再搭上这一袭红色睡裙,实在让人浮想联翩。

柳玉莲见柳飞迟迟不说话,掩嘴一笑道:“坏蛋,眼睛往哪看呢?我还以为你早就对我免疫了呢!”

柳飞干笑一声道:“玉莲,咱能先起来不?要是被云柔和寒寒看到,多不好。”

柳玉莲笑嘻嘻地道:“只能说你是羊入虎口了!她们俩去遛狗了,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回来。飞哥哥,要不你就这样陪我聊聊天?”

苍天你个大地啊,谁特么这样聊天?这不是在明目张胆地誘使咱犯罪吗?

柳飞摇头道:“玉莲,你又调皮了!赶紧起来,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

“那有这重要吗?”

还没等柳飞反应过来呢,柳玉莲突然低头堵住了他的嘴,然后不顾一切地吻了起来,手更是直接伸到了柳飞的皮带上,意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之前让你逃了洞房,这次让你再也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柳飞意识到马上要出事,立即推开她道:“玉莲,你这是干什么?”

柳玉莲咬了咬嘴唇,突然泪如雨下:“还说你不是嫌弃我,分明就是!也对,我就是一个克夫的寡|妇,是你对我太好,让我多想了。”

柳飞连忙道:“你怎么又说这样的气话?你误会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你而已。你已经受过那么多次伤害了,需要一个一心一意对你好的男人,而我做不到……”

柳玉莲显然是没有想到柳飞会突然和她说这些,她拿起他的手往她的身前一放道:“如果我说,我不在乎呢?其实我早就下定决心了,这辈子即使不能嫁给你,那也要呆在你身旁,一直死皮赖脸地跟着你,哪怕你把我当妹妹都行!”

抽了一下鼻子,她继续道:“因为我已经习惯你对我的疼爱了,离开你,我感觉自己都活不了!我知道你心里有云柔,有静月,可是没关系,只要你心里有我一点点位置就好。”

柳飞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道:“你真是傻得够可以的了!好了,你的心思我彻底明白了。”

“真的?”

柳玉莲突然推开他,心里直接乐开了花,然后万分娇羞地把眼睛给闭上了,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

柳飞直接划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你可真是个傻妹妹!”

“傻妹妹?”

柳玉莲猛然睁开眼,看到柳飞正一脸邪笑地看着她,很显然是在故意捉弄她,当即对着他又锤又打。

而就在这时,随着几声狗叫,开门的声音响起,意识到李云柔和寒寒已经回来了,柳玉莲笑面如花地指了指柳飞道:“今天……今天你逃过一劫,看我下次怎么找你算账!”

说完,她突然凑头亲了一下柳飞,然后赶紧溜进了房间。

柳飞则是往沙上一躺,静静地等待着李云柔和寒寒。

当她们俩打开堂屋的门看到他时,寒寒直接跑到沙旁扑到了他的怀里道:“先生,你终于回来啦,又翻墙了?”

柳飞一阵无语道:“什么叫又啊?你们把门锁了,我不翻墙怎么办?而且我看堂屋的门虚掩着,还以为是遭贼了呢!”

寒寒笑嘻嘻地道:“是玉莲姐姐让我们锁的,她说她要洗个澡,然后再好好地睡一觉,还说昨晚云柔姐姐把她给闹腾得不轻。”

听到这话,李云柔真是羞得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她连忙指了指寒寒道:“你这小丫头,怎么什么都……都和他说啊?”

寒寒一脸纯洁地道:“这有什么啊?”

柳飞亦是学着她的语气道:“对啊,这有什么啊?”

“你们……你们……真是气死我了!”

李云柔指了指他们俩,气呼呼地溜进了厨房。

柳飞则是摸了摸寒寒的头,忍俊不禁地笑了笑,因为他知道,柳玉莲说这类污话早就跟她说口头禅差不多了,听着让人浮想联翩,其实并没有什么,还不是她们姐妹俩闹着玩的……

在家休息了一天,柳飞第二天便到马来西亚出差,然后做出了一个很胆大的决定,在马来西亚设立观赏鱼分公司。

商界中人,尤其是从事观赏鱼这个行业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全都无力吐槽了。

他的观赏鱼公司成立才多久,这么快就建立分公司了,而且还是先建海外分公司,是不是有病啊?

那可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他在国内吃得消,到人家那里可不一定吃得消,这里面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柳飞可不这么认为。

一方面,他在马来西亚设立分公司并不是把全套的技术、设备等都给搬过去,而是让分公司负责运营和销售,红龙鱼还是要从总部运输过去。

另外一方面,他也是想利用之前和新加坡林家对赌带来的宣传效应,并趁着林家深陷林冲霄的官司之中不能自拔,尽快在东南亚站稳脚跟!

要知道观赏鱼在东南亚是很火的,市场也大,一旦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将奠定他在世界观赏鱼市场的地位,也有利于他今后实现世界范围内的扩张。

当然,这么做,也有近距离借鉴他们较为成熟的观赏鱼培育养殖模式和营销经验,以为己用的意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