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41章:当一回扫地僧

第441章:当一回扫地僧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43  |  更新时间:

好不容易主动求醉一次,结果还把自己给整到了如此进退维谷,尴尬万分的境地,柳飞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虽然没有转头,但是他依然可以感受到空气中飘荡的那些撩人心魂,又让人头大如斗的古怪气息。

“呼……”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硬着头皮道:“香月,这个咱们能不能事后再商量?你姐那马上就要露陷了,到时候……”

“我姐?”

刘香月皱了一下眉头,又看了看他穿着的大裤衩,像是忽然间意识到什么一般,有些咋舌地道:“你可别告诉我,你们……你们是想……”

她虽然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来,但是心里已经说出来了。

苍天啊,他们这是打算洗鸳鸯浴啊!

这是直接忽略别墅里还有她吗?万一被她给撞个正着,那岂不是更尴尬?

而且在她的印象中,姐姐可没有这么疯,这估计也是因为喝多了,头脑都有点不清醒了。

她咬了咬薄唇,刚想说话,只听姐姐在外喊起了柳飞,她心里咯噔了一下,慌忙道:“现在……现在怎么办?”

柳飞道:“你得让我走啊,不然你姐很快就会意识到我在浴室里。”

“你就这样走出去?你全身上下可都淋湿了,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柳飞以手扶额道:“这也是我现在最头大的!”

刘香月抿了抿嘴,快地想了起来,忽然,她小声道:“你还记得后院的泳池吗?我马上出去帮你稳住姐姐,然后你偷偷溜出去,直接跳进去,装醉就是!”

听到这个绝佳的建议,柳飞激动之下转头看了她一眼,只觉眼前白哗哗一片,再次把她那绝妙的身段给看得干干净净后,又连忙转头,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道:“我……”

说到这,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还用解释吗?

这特么真是醉酒误事啊,他要是清醒的时候会这么情绪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干出这种糊涂事吗?

刘香月也是完全石化了,她这会儿甚至连杀他的心都有了,他竟然在这种情况又……又明目张胆地看了!

这是看上瘾了吗?

混蛋啊!

她攥了攥粉拳,咬牙切齿地看了一眼他的后背,怒声道:“你完了,你这次彻底完了!”

说完,她快地关上喷洒,然后穿上衣服,走到柳飞的身后,朝着他狠狠地拧了四五下,让他彻底醒神后,气呼呼地离开浴室。

很快,她们姐妹俩的对话传来。

“香月啊,飞哥不见了,我已经找了他好一会儿了,还是没找到!我就从来没有见他喝醉过,他会不会出事啊?”

“他的命比猫还硬,死不了!估计是钻床底捉老鼠了!”

“你……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

“哎呀,瞧你紧张的,开个玩笑啦,他一个大活人能跑哪去!我们先到各个房间去找找。”

……

听到她们姐妹俩的对话,尤其是刘香月的那句玩笑,柳飞真是无言以对。

察觉到她们姐妹俩走远后,他蹑手蹑脚地打开门四处看了看,随后以极快的度跑到后院,然后一头扎进了泳池中。

此时泳池中的水可是很凉的,所以这一下算是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用手抹了抹面庞上的水后,苦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很快,一阵脚步声传来,他连忙仰面游了起来。

当刘静月来到泳池边看到他正在泳池里游泳后,俏脸刷得一下变得通红,原来他说的一起洗,是在这里啊……

搞了一圈,是她会错了意?

想到这些,她真是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刘香月留意到刘静月的表情后,立即指着柳飞道:“喂,你神经啊,大半夜的跑到这么冷的泳池里游泳,不想活了?”

柳飞当即道:“冷?这明明很暖和啊,要不你们也下来?”

“还暖和?”

刘静月试了一下水温后,浑身哆嗦了一下,赶紧催促他上岸。

柳飞磨蹭了一会儿,絮絮叨叨地上了岸,然后忍不住浑身直打哆嗦。

刘静月看着也是心疼,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给他披上,然后让刘香月帮忙一起架着他,把他送往卧室。

不过在这过程中,柳飞始终感觉到肉疼,原因无他,刘香月一直在偷偷地拧他呢,而且力道很大……

来到卧室,刘静月用干毛巾帮他擦了擦身体后,看了一眼他那完全湿透的大裤衩,顿时犯起了难。

刘香月则是直接推了她一把,主动闪出了房间。

“这……”

刘静月看了看醉醺醺的柳飞,伸出手后又赶紧缩了回去。

“好冷!”

柳飞也不想让这气氛更尴尬了,所以嘀咕了一句,伸手就去脱裤衩,刘静月惊呼一声,连忙转身。

当她转头看时才现柳飞已经窜到床上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了,而地上则是堆着他自己脱的湿衣服。

她脸色微红地把衣服捡起来,然后帮他把被子裹严实,笑道:“说暖和的是你,说冷的也是你,真是没想到你喝醉酒后会变成这个样子,逗死人了!”

刘香月敲了敲门,走进房间后,看了一眼装睡的柳飞,故意提高嗓门道:“这下好了,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全毁了,我还把他刚才在泳池里游泳的照片给拍下来了,今后只要他喝酒,我就拿给他看,我看他还有什么心思喝!”

一听这话,柳飞直接翻了一个身,心想如果浴室的事你可以既往不咎,不喝酒就不喝酒,反正咱又没有酒瘾……

刘静月用手摸了摸柳飞的头,确定他没有烧后,干笑道:“他刚才都冻成那个样子了,你竟然还想着拍照,真是服了你了!也就是他身体强壮,这要是一般人在这个时候跳进泳池里,非得生病不可。”

刘香月嘴角微勾道:“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他壮得跟头牛似的,怎么会生病?话说姐,他刚才穿的那裤衩不像他从海鸣山带的啊,应该是你偷偷给他买的吧?你们俩……”

“咳咳咳……咳咳咳……”

刘静月一连咳嗽了好几声,慌忙起身道:“就是随手给他买了几身衣服,都在衣柜里放着呢,由他来京城穿的,你别多想!好了,你酒醒了啊?早点休息!”

刘香月鼓了鼓两腮道:“姐,你变了,完全没了昔日里的霸道总裁样,现在就是一个小女人!我问你,你们俩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刘静月撩了一下耳边的丝道:“现在商界的格局变了,对我们刘家而言也是大好的机遇,我们要趁势而起,所以我暂时还没想结婚。至于飞哥,你也看到了,他现在忙得分身乏术,恐怕也不会想这些。”

刘香月当即道:“他身边那么多莺莺燕燕,你也不怕别人把他给抢走了?”

刘静月微微一笑道:“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不是我的,抢了也没用。好了,好了,你怎么也变得絮絮叨叨的了,赶紧睡觉去!”

……

翌日一大早,柳飞起床来到大厅,见她们姐妹俩都在以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他也知道是为什么,遂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连早饭也不吃了,直接道:“那个……我手头上还有一件急事,我有点睡过头了,先走了!”

刘香月立即拦住他,笑了笑道:“急事?呵呵……姐夫,你倒是很会溜啊!”

“真的有急事!”

他话音刚落,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见是幽狐打来了,瞬间感激死他了,他赶紧走到一旁,和他神神秘秘地嘀咕了几句,然后收起手机,穿上西服外套道:“确实是急事,静月,我相信你懂的。”

刘静月虽然不知道他的隐藏身份是什么,但是几年前就习惯他这样了,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他要小心。

但是刘香月不干了,非要送他,柳飞自知在劫难逃,遂坐上她的车,说了一下大概的方位。

路上,刘香月沉声道:“姐夫,说吧,昨晚那笔账怎么算?”

柳飞将眼一闭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谁能想到你没反插浴室的门……”

刘香月道:“平时家里就我和我姐,我没那个习惯,谁让你连门都不敲的?我也不和你废话了,无条件为我做十件事,这件事咱们就一笔勾销,不然……我和你没完!”

柳飞干咳一声道:“这样就可以了?”

刘香月美眸一转道:“呵……你这算是同意了哈!那第一件事,告诉我你的身手为什么那么逆天,你又是如何让动植物都实现快生长的?放心,你说了,我绝对不告诉任何人,包括我姐。”

柳飞有些为难地道:“这个我还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因为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要不你换一个吧?”

刘香月猛然刹闸道:“我不,就这个!”

柳飞也是赶时间,暗想她早晚都会知道,而且他也相信她,遂一再叮嘱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后,便把真相告诉了她。

刘香月听后,震惊得无法言语,缓了好一会儿,她才磕磕巴巴地道:“你……你的意思是你是一个有特殊能力的人?”

柳飞道:“算是个异能者吧。所以你现在应该明白,这个世界远比我们看到的要神奇和复杂!好了,快到地方了,你不宜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我下车了!”

说完,他赶紧下车开溜。

望着他的背影,刘香月忽然拍了两下方向盘道:“哎呀,瞧我这笨的,应该问他干嘛去啊,这么着急,肯定是有什么机密事吧……我还是太仁慈了!”

……

一栋看似很普通的两层别墅内,柳飞西装笔挺地站在一间面试房间的门前,静静地等待着一个好朋友。

很快,蝎子出现了。

他远远地看到柳飞后,先是一惊,随后快步走到他面前,直接捶了一下他的胸膛道:“好啊你,你还真在这个神秘的组织内,把我骗得够惨啊!”

柳飞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你想多了,缺人,帮忙打杂的。”

蝎子完全不相信,又捶了一下他的胸膛道:“喂,大哥啊,你想当‘扫地僧’啊?别逗了行嘛!”

柳飞指了指房间道:“不信你可以去问里面的面试官!我昨天还在开商会呢,这个你是知道的,不是打杂的会被临时叫来?你把这组织想得也太随便了吧?”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