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40章:不误不爱,不醉不悲

第440章:不误不爱,不醉不悲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40  |  更新时间:

除了四大豪门的掌舵人外,参会的所有商界精英们都没有想到柳飞既没有坐在主席台上,也没有坐在第一排,而是紧挨着刘静月坐在了中间靠后一点的位置,低调得离奇!

不过这么一来,那些坐在他周围的商界精英们可是高兴坏了,有抢着和他握手的,有要和他拍照的,还有直接谈合作的。? ?

面对着周围人的“狂轰乱炸”,别说柳飞坐不住了,就是连刘静月也快坐不住了。

她实在没想到他现在在华夏商界的人气已经火爆到这种程度,这完全就是大明星级别的待遇啊。

而且考虑到能够来这里参会的那可都是有头有脸有地位的大老板,所以他的这些“粉丝”可不是那些大明星的粉丝能够比的。

她看了一眼只和周围人握手,其他要求一律拒绝的柳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不过眼里、心里全是情。

犹记得几年前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还直斥他是地痞无赖呢!

谁曾想短短几年的时间,这地痞无赖不仅彻底征服了她,而且还彻底征服了华夏商界的精英们。

他就是个传奇。

当然,也是她的传奇……

到大会就要开始的时候,柳飞周围的众人终于消停了些。

而就在这时,刘静月突然伸出葱白的玉手道:“柳总,握个手呗!”

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干笑道:“你竟然也来凑热闹,真是服了!只是你确定要和我握手?”

刘静月嘴角微翘道:“怎么?不给这个面子?”

“给,必须得给啊,只是希望你也给我面子!”

说完,柳飞直接握住她那柔嫩玉滑的手,然后再也不松了。

这可让刘静月急了,他现在的一言一行可都是被大家伙盯着呢,这要是被旁人看到了,成什么样子啊?

她苦拽无果后,轻咳一声,小声道:“快松开啊,被别人看到了!”

柳飞淡然一笑道:“看到就看到呗!”

说着,他还把她的手一拉,放在了他的腿上。

这可让刘静月更急了,她满脸羞红地用恨天高踢了他一下道:“又开始耍流氓了,再这样,我可就不理你了!”

柳飞笑道:“话说刘大小姐,有你这样求人的吗?”

刘静月抿了抿嘴,有些难为情地道:“你……你想怎样?”

“卖个萌呗!”

“你!”

“那我就一直这么握着……”

面对这个无赖,刘静月真是要疯了,同时也觉得这是遭“报应”了,谁让她失忆的时候那么对他的?

想了想,她用胳膊肘子捣了一下柳飞,然后硬着头皮嘟了嘟嘴,娇声道:“求你了……飞哥……”

“额……”

看她那娇滴滴,可怜兮兮的样子,柳飞差点笑喷,咱是让你卖萌啊,不是撒娇……

不过,他还是松开了她的手,然后打趣道:“看来你得跟寒寒好好地学习学习!”

“去你的,等大会结束以后,看我怎么找你算账!”

刘静月剜了他一眼后,直接转过了身,不过嘴角却是一直挂着笑容,看起来撩人极了。

由于柳飞拒绝当商会副主席,所以整个会议除了增加了一个由警方专门讲述方家和宋家的案子,提高大家的法律意识以外,和往年的也都差不多。

百无聊赖地开完会,柳飞又立即成为了被各种拉拢的香饽饽,各种酒宴让人应接不暇。

他只选了一个由孟家主办的,然后和刘静月一起参加,其他的全都推了。

吃完晚宴,从孟家别墅出来后,柳飞和刘静月一起回到家中。

由于没有使用五行之气把体内的酒给逼出来,所以柳飞此时已经有点醉醺醺的了,不过刘香月还是嚷嚷着他们三再喝几杯,好好地给他庆祝庆祝。

柳飞也是想毫无顾忌地醉一次,遂和她们两姐妹喝了起来。

喝了一会儿后,刘香月道:“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哈,你竟然看起来有点醉了,我没看错吧?”

柳飞笑道:“就这样也能把你给喝趴下,你信不?”

刘香月当即白了他一眼道:“德行,就知道欺负我!有本事你去赴所有邀请你的宴席,然后把他们统统灌趴下啊!”

柳飞摇头道:“没意思,远远不如咱们三小酌一番呢。”

“这话我爱听,咯咯咯……”刘香月咯吱咯吱地笑了一会儿,举起酒杯,很是正式地道:“姐夫,之前太匆忙了,也没有来得及好好地恭喜你,今天正式恭喜你成为华夏商界五大顶级豪门之一!”

柳飞也没有急着和她碰酒杯,直接道:“然后呢?”

刘香月一脸愕然地道:“你怎么知道还有然后?”

柳飞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头道:“我早就被你这丫头的各种神转折给折磨得痛苦不堪了,岂能不知道?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你又会拿我是光杆司令说事吧?”

刘香月强忍着笑容道:“真是知我者,姐夫也!你也好意思说你自己是光杆司令啊,现在姐也恢复记忆了,你赶紧把她娶回家,然后多要几个宝宝,不就不是光杆司令了吗?”

“香月!”

刘静月满脸羞臊地拧了一下刘香月后,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道:“你这丫头,平时的时候就是口无遮拦,喝醉酒之后更是如此。”

刘香月嘟了嘟嘴道:“人家这也是为你们俩着急嘛,想看着你们俩早点修成正果!”

刘静月嫣然一笑道:“好了,你的好意姐明白,这事就不用你问了!快,把酒敬了,没看到我还排着队呢吗?”

“噗!”

刘香月笑了笑后,赶紧和柳飞碰了一下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又怂恿他和刘静月喝交杯。

反正又不是没喝过,柳飞直接和刘静月喝了交杯,然后三人一边闲聊一边喝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三人都醉得够呛,刘香月嘟囔着先回卧室了,柳飞看了一眼像是睡美人一样歪靠着沙上的刘静月,干咳一声,直接把她拦腰抱起,送到了房间。

把她放到床上后,他才现他竟然把她抱进了自己的房间……

刘静月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遂有些紧张地坐起身道:“你……你个坏蛋!”

望着她那娇艳欲滴的香唇、有些迷离的美眸以及身前的勾人跳跃,柳飞头脑一热,直接把她推倒,然后堵住了她的嘴。

刘静月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吻了一会儿,不过当她察觉到柳飞的手慢慢滑到她的裙摆下方时,她一把抓住他的手,然后坐起身,满脸通红地道:“我……我去洗个澡!”

柳飞几乎是脱口而出道:“一起?”

“去你的!”

刘静月推了他一把,站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一个大裤衩扔到他面前道:“这……这是我前些天去买衣服时,商家送的,你试试合不合身!”

“送的?”

柳飞的脑袋现在是浑成一片,反应很迟钝,他接过大裤衩看了看,又望了望她那快消失的身影,嘀咕了好几句才恍然大悟,赶紧换上大裤衩,然后踉踉跄跄地来到浴室前。

在听到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流声后,柳飞小腹处已经是腾升起一团邪火了,他轻推了一下浴室的门,现门根本就没有被反插,更加确定刘静月的意思,当即推门闪入,然后邪笑着看向全身赤果地站在喷洒下的那个大美女。

这么一看,他感觉呼吸都要停滞了,因为被温水包裹,烟雾萦绕的她实在是美到了极致,她那如凝脂般的肌肤和傲人的身段经过水的洗礼后就像是剥皮的荔枝、刚出水的豆腐一般,让人看着就恨不得咬上一口。

“啊!”

“啊!”

……

就在柳飞鹰眼微眯,如痴如醉地欣赏着这件冰雕玉琢的绝美艺术品时,让他始料未及的事情生了,她突然失声大叫了起来,而且两只手一会儿遮在身前,一会儿又遮在身下的,整个人别提有多凌乱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画面,柳飞依然在犯浑。

“香月,是你在浴室吗?你怎么了?”

听到浴室外传来的声音,柳飞又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将全部风光都暴露在他眼皮子底下的大美女,瞬间感觉全身上下的毛孔都炸开了!

香月!

搞了一圈,这特么是香月啊!

这不是让他玩完的节奏吗?

柳飞饶是醉意再浓,也会被这个名字给冲散,说时迟,那时快,他立即反手将浴室的门给反插上,然后连续好几个闪身,直接窜到刘香月的面前,一把捂住她的嘴,把她往浴室一角一带,欲哭无泪地道:“别喊了,误会,纯属误会……”

此时,刘静月已经来到了浴室门口,她敲了敲门,很是关心地道:“香月,你怎么不回答我啊,你到底怎么了?”

脸红得已经可以掐出血的刘香月看了一眼柳飞后,强忍着内心的羞臊,快缓了缓,然后一把推开柳飞的手,支支吾吾地道:“没……没事,就是洗澡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小虫子,吓死我了,它已经被冲进下水道了!”

只听刘静月道:“你这丫头,真是出息,不就是一条虫子吗?真是吓死姐了,好了,你快点洗吧,只是别又磨蹭哈,姐还没洗呢。”

“知……知道了!”

刘香月应了一声,留意到柳飞的双眼几乎是钉在她的身前时,她慌忙双手抱胸,然后趴在柳飞的胳膊上就咬。

柳飞痛呼一声,连忙转过身,然后用手抹了一下鼻子,赫然现竟然流鼻血了,顿时更加凌乱了。

咱也是万花层中过的男人啊,何曾流过鼻血?太特么丢人了!

他也不想让刘香月看到,低头就往浴室走,谁知刘香月却是突然道:“站住!什……什么都被你看到了,你想就这么走了?”

柳飞停下脚步,心中别提有多苦了,因为外面马上就要露陷了,如果被刘静月看到他不在房间,而他脱的衣服又都在床上,只是她送他的大裤衩不见了,她会怎么想?

还不是一样要玩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