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38章:一笑抵千金

第438章:一笑抵千金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01  |  更新时间:

这样突然转变的画风在一定程度上也在柳飞的预料之中,所以他并没有慌。

他十分冷静地看着埃文斯道:“你们米国人就是这么输不起吗?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你?我柳飞可不是被吓大的!”

埃文斯态度极其强硬地道:“那你又能如何?”

这里毕竟是在米国,而他的能力实在是太出色了,随便给他灌点莫须有的罪名,然后调查调查他,最终即使不能把他给怎么样,恐怕也够他喝一壶的!

不过柳飞可不这么认为。

虽然说埃文斯确实占有地利的优势,也有这个能力给他穿小鞋,可是他未免太低估他背后的力量了。

他以为他在夏威夷这儿就可以只手遮天,把他这个无罪之人给硬生生地整成有罪,或者故意恶心他一把,以此来泄气吗?

那他想得未免也太简单了些。

略微琢磨了一下,柳飞耸了耸肩,十分淡然地道:“你又能如何?我就不信你能够永远把我给困在这!你可别忘了,我可是个商人,现在混得还不错,收入都是按照分钟计算的,如果我真的和你较真起来,除非你能够一棒子把我给打死了,不然我就是诉诸法庭向你索赔损失,也会让你赔得家破人亡!”

“哈哈哈!”

“哈哈哈!”

……

埃文斯仰天大笑数声,突然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胆量,一看就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人!”

他这么一表态,让他的一众手下都懵逼了。

这是什么个情况?

人是抓,还是不抓?

柳飞也是皱了一下眉头,这画风怎么又特么转变了?

这是几个意思啊?咱就是斗,也要好好地斗行不行?别整得像是拍戏或者演相声小品似的……

埃文斯冲着柳飞笑了笑道:“放心吧,我还是一个输得起的人的,刚刚只是和你小小地幽默了一把!我这人从来不和比我弱的人做朋友,希望你可以给个面子。”

听到这话,刘静月、刘香月和幽狐都松了一口气,暗想这场不该有的“闹剧”终于可以结束了。

不过柳飞可不这么想。

因为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善变了,很难让人捉摸透他的心思,谁知道他又在搞什么鬼啊?

想了想,柳飞道:“想和我做朋友也可以,拿出你的诚意来!”

埃文斯搂着他的肩膀走了几步道:“这个还不简单?我已经查出要杀你的幕后指使人是谁了!”

“谁?”

“新加坡的林冲霄!”

这个倒也和柳飞猜的差不多,毕竟金陵方家和京城宋家先后垮掉,他现在正在势头上,国内应该是没有人再敢对他动手了,至于逃亡国外的老巫婆以及被通缉的方家的一些人,估计也不会。

而考虑到他在灭京城宋家之前,新加坡林家其实一直在和宋家密谋干掉他,所以这么一看,林家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只是林家这么做未免有些不成熟,太唐突了!

看样子应该是林冲霄在没有告知林延之的情况下偷偷采取行动的。

考虑到这个案子直接涉及到华夏、米国和新加坡三个国家,其实还是相当复杂的,柳飞直接道:“只告诉我名字还是不够的,你必须要拿出对付我的勇气来对付林家才行。”

埃文斯指了指他道:“狡猾,你这是在故意给我下套啊!这个案子可是很难办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很烦人。”

“关键看你想不想办!我相信你是我遇到的一个很让人头疼的警官,同时也是一个公正不阿的警官!当你把这个案子简单地当成在你们警局的管辖范围内生的一起意欲杀人的普通谋杀案之后,我相信一切都将变得很简单。”

埃文斯指了指他,哈哈大笑道:“你觉得我会不会听你的?”

柳飞道:“会!因为你喜欢高难度的事情,这个涉及到三个国家,我觉得挺适合你!”

埃文斯又笑了,不过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放柳飞离开。

柳飞哪里还愿在夏威夷多呆,立即带着刘静月、刘香月和幽狐三个人回到了海鸣山。

幽狐道:“那个埃文斯是干特工出身的,狡猾着呢,我估计他很有可能会把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柳飞沉声道:“这个人的心思确实让人难以捉摸,不过也许会给我们带来惊喜,不管了,他要是不能,我也不会放过林家的!”

幽狐点了点头,又道:“新一批人员的选拔马上就要开始了,上面的意思是让你当最后一个面试官,这也是往年的一个传统。”

柳飞邪笑一声道:“那蝎子完蛋了!他闹洞房的事我还记得呢,我这人可是最记仇的!”

一听这话,幽狐指了指他,心照不宣地大笑了起来。

……

幽狐离开后,柳飞带着刘静月来到海鸣山的主峰,然后俯瞰正在大规模搞建设的柳家村,深有感触地道:“静月,你知道吗?我差点就放弃了!在这次和香月一起使用这个计策之前,我真的很挣扎,不知道你还想不想恢复那五年的记忆了,该不该让你恢复那五年的记忆!”

穿着一袭白色长裙的刘静月看了他一眼,直接向他面前走了两步,然后一把抱住他道:“有那五年记忆的我才是真正的刘静月,如果你主动放弃,让我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了,我想我到阴曹地府也不会放过你的!”

柳飞低头看了她一眼,情不自禁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道:“说起来,你是因为我才失忆的,让你受了那么多的折磨,我真的对不起你!”

刘静月连忙将手指竖在他的嘴前道:“你不是也救过我的命吗?所以咱们这也算是扯平了,我要和你重新开始。”

柳飞干笑一声道:“我怎么感觉我们好像都已经重新开始好几回了呢?”

“这次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

柳飞正饶有兴致地等着答案呢,突然感觉嘴唇一软,紧接着一股清香之气窜入他的嘴中。

他嘴唇一动,就要回应,结果刘静月却是突然推开他道:“天色不早了,今天我要吃你亲手做的特色菜,走,下山!”

柳飞摇了摇头,连续两个闪身,擒住她的玉手,把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拉道:“亲了就想跑,这是耍流氓的行径,必须得让我百倍还回去!

“啊……唔!”

刘静月大惊之下,扭了几下头,但是最终也没有躲过,最终两人深情地吻了起来。

这一吻足足吻了十几分钟,柳飞才松开她道:“这下算是把你在失忆期间欠我的吻以及对我的各种不待见都给补回来了!”

刘静月满脸红晕地指了指他,随后抬脚朝他的鞋面轻踩了一下道:“你个臭混蛋!”

柳飞微微一笑道:“怎么,刘老师又生气,想耳提面命了?行啊,那我可就继续让你补吻了哈!”

“你!”

刘静月十分羞涩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往山下走。

柳飞连忙追上她,然后和她十指相扣道:“还别说,我现在一看到你生气还心有余悸呢,今后你要在我面前多笑笑。”

刘静月嘴角高翘道:“不可能!”

“真的?”

柳飞坏笑一声,直接伸手挠向她的胳肢窝,刘静月也是服了他了,慌忙道:“好了,好了,今后我就对你一个人笑,这下满意了吧?”

柳飞哈哈大笑道:“这话听着比突然间赚了一千万还舒心!”

……

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

刘静月和刘香月两姐妹早已回公司处理公司事务了,柳飞则是在忙碌之余,一直在等夏威夷方面的消息。

就在他感觉警方抓捕林冲霄越来越渺茫的时候,埃文斯突然给他打来了电话,让他去米国一趟。

柳飞问他是不是抓到林冲霄了,他也没说。

这天,他交代了一些事,独自一人来到了夏威夷。

埃文斯见到他后,笑道:“你胆子还真大,难道就不怕我再把你困在这?”

柳飞道:“你还没无聊到这种地步……”

“哈哈哈……”

埃文斯大笑数声,直接带着他走进审讯室,指了一下林冲霄道:“这个恐怕是你最想见到的人吧!”

柳飞看了一眼凶神恶煞地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给吃了一样的林冲霄,有点小惊喜。

这家伙还真把他给抓了啊,有两下子!

柳飞冲着林冲霄道:“俗话说得好,冲动是魔鬼,恐怕连你自己都没有想到,你还没有宋家能蹦跶吧?”

林冲霄破口大骂道:“你个王八蛋,让米国警方介入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和老子单挑啊,老子一定喝了你的血!”

埃文斯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他以手扶额,善意提醒道:“我想如果他想和你单挑或者暗杀你,你恐怕早就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但是别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要这么白痴!”

林冲霄当即朝着他呸了一口道:“你跟他分明就是一伙的!你给我等着,我爸已经给我请了最好的律师了,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埃文斯淡然一笑道:“就我这一条路走到黑的臭脾气,除非你能够把我给整服了,不然我还就和你杠上了!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爸能够找什么样的律师,把黑的说成白的!”

说完,他将手一摆道:“来人呢,把他给押下去,另外把他的嘴给堵上,烦人!”

林冲霄被带走后,埃文斯冲着柳飞笑了笑道:“怎么样?这下可以交我这个朋友了吧?”

柳飞道:“这个当然!看来你把事情处理得很简单,只是不知道新加坡那边有没有提出引渡要求?”

埃文斯道:“暂时还没有!不过以林家在新加坡商界的影响力,估计会。放心,这个事,我管到底了!现在有人证,有物证,他即使被引渡到国内,也很难翻案,无非就是怎么判的问题。话说他还是太年轻,太目中无人了,很多细节处理得太没水平了,要是我……”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埃文斯先生,你现在是警官,不是特工,别总是从特工的角度代入!”

埃文斯指了指他道:“你倒是把我的底细摸得很清楚啊,你是不是也应该拿出点诚意?怎么样,指点一二呗?”

“去哪?断崖还是靶场?”

埃文斯打趣道:“断崖那鬼地方其实也是挺吓人的,算了,别我们俩双双踩空赔上了两条命,还是去靶场吧!”

柳飞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人虽然让人难以捉摸,但还挺幽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