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36章:两个疯子

第436章:两个疯子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

事实证明,刘香月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柳飞养了几天的伤后,便被米国警方的人不断盘问,即使幽狐亲自来到夏威夷从中斡旋了,情况也没有得到好转。

这倒是有点像柳飞之前到米国追逐“药人”时所遇到的情形。

不过这次要比上次复杂得多。

最重要的自然是负责这个案子的人大有来头。

幽狐暗中调查了一下后得知,此人曾是米国6战队的一员,还当过特工,身手相当了得不说,做事也是吹毛求疵一根筋,有时候甚至不把顶头上司放在眼里。

说白了,这也是一个愣头青。

他和柳飞一见面,那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较量。

这天,柳飞到医院做检查,幽狐趁机和他碰了头,然后眉头紧锁道:“现在不放你走,完全就是他个人的意思,说你身份神秘,可能是特工之类的,他的顶头上司也是拿他没办法。”

顿了顿,他继续道:“不过,只要你不露出任何的破绽的话,他也不敢把你困在夏威夷太久!”

柳飞苦笑一声道:“你知道他每天都是怎么盘问我的吗?简直就是一变态和疯子啊,他可以连续好几个小时地向我连续炮,问题都不带重复的!我要是和他打太极的话,估计他会更加觉得我是特工什么的,要是不鸟他的话,他又变着花样折腾人,碰到这样的极品也是醉!”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就纳闷了,这个神经到底想干什么啊?”

幽狐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而且我已经暗中询问了,那天袭击你的那波人中有几个没死,现在他也没有向外界透露他到底有没有查出幕后的指使人!”

“这特么放着真正的凶手不查,和我较什么劲啊?”

“还不是因为你这身份太特殊了,你可别忘了,他可是搞特工出身的,和之前那个同样想调查你的米国警察还不一样,那个人估计是想存心刁难你,趁机捞点好处,这个估计是真想查出点什么。”

听到这话,柳飞忍不住笑了。

查出点什么?

有些东西是可以让他知道,比如他是个小村长,是个商人之类的,但是有些东西事关高级机密,要是被他给查出来,那他岂不是没脸回华夏了?

仔细琢磨了一会儿,柳飞沉声道:“这样,待会回警局后,我和他挑明了说吧,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幽狐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那你千万要悠着点,这里毕竟是在米国!考虑到这个人身份特殊,上边也不好直接出手帮你,只能是我们俩先想办法。”

柳飞也是明白人,早就想到这一点了,点头道:“没事,不就是个前特工吗,我倒是要看看他能翻出什么浪花来!你记得帮我照顾好静月和香月,千万不要让她们再遇到什么危险了。”

幽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个你就放心吧,她们可都是我的嫂子,我哪敢不保护好!”

“都是……嫂子?”

一听这话,柳飞突然有暴打他一顿的冲动,这家伙什么时候学的像是蝎子一样没节操了?

幽狐留意到他的表情后,皱了一下眉头,连忙道:“不好意思,说顺嘴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泥煤!”

柳飞指了指他,回到警局,立即又被带到了审讯室。

一个个子只有一米六,全身肌肉横亘,脸上还有一块刀疤的男子又出现在了柳飞的面前。

他就是一直在盘问柳飞的埃文斯。

他倒是深谙华夏的语言艺术,没有说审问,而是不住嘴地说盘问,但是这特么和审问又有什么区别?

看到柳飞的精气神还不错,埃文斯保持着他那标志性的微笑,用流利的英文询问道:“嗨,我们又见面了,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了,我的朋友?”

柳飞干笑一声,同样用流利的英文回应道:“埃文斯先生,你现在是不是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盘问我了?”

埃文斯伸出食指晃了晃道:“不不不,还有上厕所!”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只是对你很感兴趣而已。”

“我特么可不是同性恋!”

“哈哈哈……柳先生,你真是太会开玩笑了!咱们继续吧,话说你这水下作战的本领是从哪学来的,屏气的时间为何那么长,在带着一个拖油瓶的情况下又是如何从十几个歹徒的围猎中活下来了……”

听着他连珠炮般地问了一大顿,柳飞一怒而起道:“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每天翻来覆去地问有意思吗?我就是一个小村长,外加一个商人,你要是怀疑这,怀疑那的话,那大可以去华夏调查!”

埃文斯笑了笑道:“咱明人就不说暗话了,我曾经还当过老师、保安等等呢,这样的身份,如果你需要,我能给你伪造出上百个来。”

“……”

柳飞一阵无语后,双眼一凌道:“即使我真的是你想的那种身份复杂的人,那又如何?我又没触犯你们米国的法律,你能把我怎么样?”

埃文斯道:“我确实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惹我不高兴了,让你在我这待上几个月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擦,这分明就是你不服,咬我啊的姿态,纯属流氓做派啊,太气人了。

柳飞攥了攥拳头,看向他道:“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埃文斯笑道:“我这人最喜欢研究形形**的人了,当然是想搞清楚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说人话!”

“和我较量一番!如果我输了,我帮你把这案子彻查到底,并立即放你走人,但是如果我赢了,你就必须把你的真实身份以及我所感兴趣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

尼玛,这搞了一圈就是手痒痒,想找人切磋啊,有这么简单?

柳飞难以置信地道:“你如此大费周章,就为了这?”

埃文斯道:“当生活归于平静,找不到对手的时候,你就会明白遇到一个能切磋一二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当然,我是真的对你的身份很感兴趣,也一直在等你的伤势恢复。我这人向来不喜欢趁人之危。”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很是轻蔑地道:“既然你想挑战我,那也不必等我伤势恢复了,我们现在就可以比,我保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埃文斯微微一笑道:“我就喜欢你这样自负起来不可一世的人,因为踩在脚底下会感觉特别爽!几年前,我曾经接触过你们华夏的一些特种兵,他们也是像你一样很自信,但是到最后都是被我给虐得很惨!”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看你这散漫的外表下掩盖的是军人的影子,想必之前当过兵,接受过特种训练吧?今天就让我瞧瞧你们华夏这些年的训练水平有没有提升上去。”

听他这么说,柳飞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能够一眼看出他身上有军人影子的,还是他回到柳家村后遇到的第一人,这个人确实表现出了一些当特工的特质。

想了想,柳飞道:“军人?我就是一地痞、混混出身!不过看你对咱们华夏的特种兵那么不屑,我倒是可以献献丑,说吧,怎么比?”

埃文斯笑道:“有意思,够爽快,也不枉我这几天浪费了那么多的唾沫星子!咱们也不比太难的,就三项吧,攀岩、射击和自由搏击,三局两胜制!”

柳飞很是霸气地道:“我赢定了!先让你的手下帮我办理离开这鬼地方的手续吧!”

埃文斯怔了一下,随后仰天大笑道:“柳先生,你未免自信过头了吧?”

柳飞扫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很快,埃文斯让人准备就绪,并且允许柳飞的三个朋友前来观战。

幽狐、刘静月和刘香月看到柳飞后,皆是一同询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飞简单地说了一下,幽狐道:“我怎么感觉这家伙是在故意给你下套呢?”

柳飞抽了抽鼻子道:“不管那么多了,我是受够了他那无休无止地盘问了,既然他要比,那我就让他彻底闭嘴好了!”

三人上车来到海拔只有两百米的一座小山前,埃文斯带着他们走了一会儿,来到直上直下,几乎没有任何的弧度,完全就是断崖的一面,然后指了指道:“就从这一面徒手爬上去,用时最短的胜!另外,下面没有任何的保护措施,要是掉下来摔死了,后果自负!”

刘香月抬头看了一眼不仅异常陡峭,而且还很光滑,很难找到什么落脚点的断崖,两腿都有些软,她立即冲着埃文斯道:“你这个疯子,哪有人徒手爬这样的断崖,还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

埃文斯微微一笑道:“他如果害怕,那就直接认输好了,我不会强求!”

“认输?笑话!”

柳飞示意她们不要担心后,和埃文斯一起来到断崖下,相互看了一眼后,直接往上爬!

让人异常震惊的是两人开头都很顺,都以极快的度向上爬了三四十米,不过随后两人的度徒然变慢,因为实在是太陡太险了,他们俩都踩空了好几次,都是凭借远常人的平衡能力才勉强不让自己摔下来的。

刘静月看到这画面,只感觉眼前一片眩晕,她神情凝重地看向幽狐道:“飞哥之前爬过这么陡的吗?”

幽狐摇头道:“在我的印象中,徒手且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地爬,这应该是第一次,这两个都是彻头彻尾的疯子啊,完全就是拿命在比。”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