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30章:爱如潮水,恨若雪崩

第430章:爱如潮水,恨若雪崩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82  |  更新时间:

“这特么是生怕弄不死我啊!”

柳飞悄悄地在山口右侧的树林中找到了一会儿,当看到一个黑衣人趴在伪装的杂草后,身前还放着一挺机关枪的时候,他摇了摇头,随后屏住呼吸,异常小心的逼近他。Ω

在距离他还有五六米的时候,他闪到一颗大树的后面,然后将一颗石子往那人的右后方扔了一下。

“谁?”

黑衣人听到声响,警惕十足的抱起机关枪站起身,向右走了走,然而他没走几步便突然痛呼一声,待他用手摸了一把脖子时,才现手上全是血。

“你……你!”

他微微转头看到了站在他左侧不远处的柳飞,眼中除了惊恐还是惊恐!

八个杀手带着手枪和炸弹竟然没能杀了他这么一个还带着拖油瓶的人!

这也就罢了,他是怎么知道他埋伏在这,以防万一的?

很显然,没有人能够告诉他答案。

柳飞走到他身旁看了看,又在他身上翻了翻,也没有翻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当即小心翼翼地来到山口的左侧,然后看到一人猫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时不时地伸头向山口望两眼。

当看到他的两个手里似乎都拿着微型炸弹时,他嘴角微勾,小心翼翼地逼到距离他只有五米的地方,随后拿起一颗石子就砸向他的后脑勺,只见他向后一仰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柳飞走到他的身旁,拿起两颗微型炸弹,又在山口附近搜了搜,确定没有其他人埋伏在这里后,立即和庞必为会合,然后出了山。

走出山之后,他的手机也就有了信号,他把自己邮箱里的证据给了幽狐,让他告知京城警方立即抓捕宋河洲和宋楚恒父子,然后看了一眼一脸错愕的庞必为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庞必为磕磕巴巴地道:“你……你杀人的时候难道一点都不害怕吗?”

柳飞实在没想到他会问这么个问题,他也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道:“那些害怕我的人给我起了个我很不喜欢的外号,‘阎王’。”

一听这话,庞必为就是再憨厚,那也懂了。

是啊,阎王怎么会怕杀人呢?

想了想,他又道:“那你是怎么知道还有人埋伏在山口附近的?”

柳飞道:“经验。”

他离开柳家村的七年间,可就是在枪林弹雨中度过的,什么样的硬仗都打过,什么样的敌人也都遇到过,早就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

当然,他这次保持如此警惕,并不仅仅是因为经验的原因,还有他对宋河洲和宋楚恒父子的了解。

他深知一旦四年前卢家一家三口车祸案的真相被揭晓后,对宋家意味着什么。

所以宋家此番派人前来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杀了他,让他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

而考虑到宋家父子这不是和他第一次交手了,早就对他的能耐熟知于心了,这次肯定会留一手,预防万一的。

从这些来反推的话,他们让一个拿着机关枪的人和一个拿着炸弹的人埋伏在山口的两侧也就不足为奇了。

庞必为这会儿真是越看柳飞越觉得这个人的背景很不简单,心中的底气也是越来越足了,他看了一眼通往镇上的唯一一条水泥路道:“会不会还有人在水泥路两边埋伏着?”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这个还真不好说。”

“那我们走林间小道绕到镇上去?”

柳飞想了想道:“不用那么麻烦!”

说完,他报了警,然后道:“你现在说说是谁背叛了你吧!”

关于这个疑问,他已经忍了一路了,现在也是时候解开谜底了。

听到这个问题的庞必为瞬间变得怒气腾腾,他攥着拳头,双眼红地道:“就是我们在离开逃花村之前,我和你说要去辞别的那个好朋友,他叫王涛。我和他的关系虽然非常好,但是我并没有把这些告诉他。”

柳飞一脸不解地道:“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庞必为道:“我记得那天我刚给你打完电话,他就出现了,嚷嚷着家里买了点牛肉,让我过去跟他一起喝酒,我当时没多想,也就去了!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他偷听到了,然后也不知道以什么方式联系到了宋河洲!”

柳飞叹了一声道:“什么方式?宋家的公司都是有官网的,只要他想,直接按照官网上的联系方式层层找人,最终肯定能找到宋河洲那里。现在看来,不出意外就是他了!这还真是人心难测,人心难测啊……”

庞必为也是难以接受这个对他多有照顾的人突然出卖他,他很痛苦地抱着头道:“难道在钱面前,一切都不重要吗?”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对有些人来说就是这样的,现实永远是残酷的。”

……

两人等了一会儿,两队警方的人从镇上一直悄悄地搜到了山外,途中直接击毙了两个埋伏在水泥路的两侧,还负隅顽抗的杀手。

柳飞听到这个消息后,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宋家这次为了杀死他,还真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啊!

只是很可惜,他还活着,而他们则是要完蛋了……

先粗略地向警方的人描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并请他们立即逮捕王涛后,柳飞和庞必为来到医院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又一起来到了警局。

警局的众多干警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怪兽一样。

柳飞知道他们这是被他一下子杀了那么多人给震撼到了,他沉声道:“我很不喜欢杀人,这些是正当防卫需要,而且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长得十分瘦削的局长连忙走到他面前,十分客气地道:“原来你就是柳总,失敬失敬!”

这个地方虽然很偏僻,但是柳飞在华夏警局系统内部可是被表彰过很多次的,他就是再孤陋寡闻,也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自然不敢怠慢,更不会故意刁难。

柳飞道:“现在京城警方那边也已经展开行动了,你们这边也一切按照程序办就是,我会耐心配合的,只是请尽快!”

他之所以一点儿都不着急,是因为在来桃花村前,他就请老族长派一部分乾元坞的人到京城帮助蝎子暗中监视宋家了。

现在京城警方又出动了,宋家父子即使想逃往海外,恐怕也没那个机会了。

局长也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赶紧忙了起来。

这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第二天中午时分,王涛在深山老林中被抓到了,他对于向宋家通风报信的事供认不讳。

庞必为见到他后,终于男人了一回,朝着他就是几拳,然后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王涛吐了几口血水,大笑数声道:“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宋家有钱,而我又穷怕了?只要这笔交易做成,我就可以少奋斗几辈子了,你知不知道!”

“你!”

庞必为直接气火攻心,吐了一大口鲜血,柳飞摇了摇头,和局长说了一下,然后一行人来到京城。

当他看到宋河洲和宋楚恒时,他们俩已经被戴上了镣铐。

这一幕是柳飞做梦都想看到的,不过看到他们俩真的锒铛入狱了,他的心情却是非常得凝重,因为卢家的案子恐怕只是冰山一角,这个华夏顶级的豪门之一这些年到底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也许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宋河洲看到柳飞,一脸怨毒地道:“你的命还真硬,这样都没有弄死你!”

宋楚恒则是直接冲着他咆哮道:“你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我就是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都说好人命不长,祸害活千年,我就是特意来改变这一说法的。你们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而且你们应该知足了,因为你们还比方家多蹦跶了一段时间,本来先垮掉的应该是你们宋家!”

“哈哈哈……哈哈哈……”

宋河洲突然仰天大笑数声,然后满脸悲凉地道:“想我宋河洲纵横商界一辈子,最终却被你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给整得不得善终,真是讽刺,讽刺至极!你赢了就是赢了,我现在也无话可说,只是最后我还想说一句,你太强了,反而活不久。”

说完,他缓缓地转过身,不再看柳飞一眼。

宋楚恒则是咬牙切齿地瞪着柳飞,嘴角都被他自己给咬出血了。

柳飞十分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冷声道:“瞪什么瞪?那么多人曾经拿我和你这个专搞人家老婆的人渣相提并论,对我来说真是天大的耻辱,要不是要走法律程序,我第一个送你当太监,呸!”

说完,他转身就走,完全无视了他那如潮水一般的谩骂。

这样的衣冠禽兽,他都懒得回骂了……

走出警局,他远远地看到靠在车边,穿着一身迷彩短裙的刘香月,笑了笑,谁知刘香月却是撒了欢似的跑向他,不过没跑几步,恨天高的鞋跟还断了,害得她直接崴到了脚。

柳飞哭笑不得地走到她面前,扶着她坐到车里,然后看了看鞋跟,最终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笑!还笑!我让你笑!”刘香月嗔怒着朝他打了几下,直接把修长的大美腿一抬,放在他的腿上道:“都怪你,都怪你,还不帮我活动活动,都快疼死了!”

柳飞抬起她那玉嫩柔滑的小腿,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后微微一瞥便看到了她短裙下的旖旎风光,他赶紧转头道:“这样都能赖到我的身上?谁让你踩着恨天高,还跑得那么快的!”

刘香月将嘴一翘道:“我我我……我赶着揍你不行啊?谁让你又把宋家给干掉的,今后华夏还有谁陪你斗?多寂寞!”

这话听着像是贬,其实是在夸呢,只不过柳飞还是头一次听人这么夸人的。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俏脸微红,身前跳跃,甚是勾人,干咳一声道:“打打杀杀不如看看校花,吵吵闹闹不如哄哄老婆,你觉得我会寂寞?”

刘香月抿了抿嘴,见他还抓着她的腿呢,立即道:“你……你还没抓够啊?还校花、老婆,你这家伙,等着吧,等回到别墅,我让你跪搓衣板!”

说完,她留意到柳飞神情怪异,慌忙改口道:“我呸,是我让我姐让你跪搓衣板!”

“……”

柳飞无语,这绕了一大圈,让跪搓衣板还不就是她的主意嘛,套路真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