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18章:三不知先生

第418章:三不知先生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71  |  更新时间:

对方提前把自己全副武装,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抵御他的银针,这也就意味着这可能是“宿敌”!

而很显然,对方已经断定他不敢在这里直接杀了他,所以脖子和脸都没有防护。

事实上,柳飞也不会轻易开杀戒,更别说这里是在新加坡,他一旦真杀了他,说不好真会惹上大麻烦。

所以当看到路边的几个小石块后,他并没有再使用银针,而是快速捡起,先是朝着对方的后脑勺砸了一下,不过是刻意控制了力道的,随后又使用全身的力气朝着他的脚踝处砸去。

那人先是痛呼一声,随后又踉跄几步,差点抱着寒寒摔在了地上。

柳飞趁机冲去,对方可能是意识到逃脱不了了,直接放下寒寒,也不顾川流不息的车流,直接横穿马路,快速逃去。

柳飞快速给寒寒把了一下脉,然后用银针帮她针灸了几下,很快,她倒吸了一口气猛然醒来,然后“呜哇”一声扑在柳飞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柳飞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先生在呢,别害怕,没事了!”

寒寒哭了一会儿,用大拇指摁着被扎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血孔的食指,抿了抿嘴道:“我在厕所的时候,忽然有一个长发的女人用一块海绵之类的东西捂住我的脖子和嘴,然后我就毫无知觉了。先生,我们这是被盯上了吗?”

柳飞点头道:“恐怕是一直被盯着呢,只不过对方藏得很隐蔽而已。”

说这话时,他的眉头皱得非常紧。

很显然,对方是想绑架寒寒,而寒寒无亲无故的,对方这明显是想通过寒寒来威胁他。

只是这会是谁干的呢?

宋家?他们现在可是唯恐他找他们的茬呢,敢再这么肆无忌惮地撒野?肯定不可能。

那帮“药人”?他们每次出现几乎都是和他正面较量的,这不是他们的风格,所以是他们的可能性也不大。

还有谁?

思来想后,柳飞觉得是那老巫婆以及潜逃到加拿大的方家人的可能性最大。

他当即给小白打去了电话。

在离他不远处的一片茂密的树林中,小白正对他的人抓住的一男一女进行搜查。

当搜到一个装满鲜血的小瓶子后,他勃然大怒,朝着两个人就是一顿猛踹,然后冷声道:“那个老东西,竟然盯上她了,真是活腻了!说,那老东西现在藏在哪?”

两人将头一昂,谁也没有说,大有视死如归的意思。

小白咬了咬牙,一把掐住女子的脖子,猛然用力,那女子的脸色很快变得苍白无比,眼看着就要岔气了。

一人连忙提醒道:“这里是在新加坡,等把他们带回苗寨后再详细审问吧!”

小白松开她,朝着她狠扇了一巴掌后,手机铃声响了。

他见是柳飞的手机号码,赶紧扫了一下四周,随后走了十几米,沉声道:“暂时还是没有找到那个老巫婆的藏匿点。”

柳飞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道:“我怀疑这件事就是老巫婆的人干的。”

小白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听你这么说,有可能!那个老不死的,实在是太嚣张了,等抓到她之后,我非得把她给挫骨扬灰了不可!那里是新加坡,多有不便,我看你还是带着她赶快离开吧!另外尽量不要惊动那儿的警方,不然又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我这就带人去新加坡一趟,看看那老东西有没有藏在那里。”

说完,他又和柳飞嘀咕了几句,然后挂上电话,赶紧走到他的几个手下面前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撤!如果被他发现,我们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能够蟑螂捕蝉,黄雀在后地抓住他们俩并夺回这血瓶,也算是没有出纰漏,相信老大会满意的!”

他虽然没有明说“他”是谁,但是他的一众手下都听出来了,说的就是柳飞。

平心而论,偷偷地跟踪柳飞这样的高手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任务,稍微露出点蛛丝马迹都很有可能被柳飞给发现。

所幸的是他们很擅长干这个,而且还经过专门的高强度训练,所以诚如小白所说,他们这次的任务干得不错,没有辜负老大的信任。

柳飞挂了电话后,看了看情绪已经稳定下来的寒寒,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大对头,不过他又说不上来。

他带着寒寒快速回到公共厕所查看了一番,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遂赶紧回到亚洲果业展览会现场。

冯闯看到他后,苦大仇深地道:“飞哥啊,我们可算是把您给盼回来了,您这离开才多长时间啊,怎么就闹出这么大的新闻呢?”

“新闻?”

柳飞接过他的手机看了看,当发现新加坡的网络社区上全是有关他和林家大少对赌的消息后,他干笑着摇了摇头。

高万龙把自己的手机也递给他道:“脸书上也出现了一些,现阶段大都是新加坡的一些有头有脸的大老板发的,说的内容无外乎两点,一、你这个华夏商界翘楚到人家那去砸场子了,二、你吹嘘说两个月之内就培育出顶级红龙鱼,然后秒杀他们林家培育出的所有红龙鱼,让他们丢饭碗!还有人把林冲霄询问你有关红龙鱼的一些基本常识,你却全不知道的视频给发了出来,有不少人在打趣,而且还给你起了一个绰号,‘三不知先生’。”

柳飞笑道:“这倒是让我想到了‘南郭先生’的典故,不过我这个外号更通俗易懂,好宣传!”

“……”

冯闯和高万龙见他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也是彻底服了。

这特么是好事吗?

这绰号表面意思就充满着赤果果的讽刺啊,他竟然还挺享受!

冯闯摇头道:“飞哥,自从这新闻出来了以后,好多老板是专门跑到我们展台这求证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刚才可是和高总一起打听过了,那林家养的红龙鱼是新加坡一绝啊,在最近几年的各类高档观赏鱼展览会上,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我们也知道你有点石成金的能力,但是这个时间太短了,难度也太大了!”

高万龙道:“冯总说得没错,而且现在对方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要把这个话题给故意炒热,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让商界的那些名流大腕知道。一方面是借着你近来在华夏商界的热度炒作他们的红龙鱼;另外一方面,也是要光明正大地踩你,而且还主动制造出一副你主动求踩的样子,真的很阴险!”

顿了顿,他继续道:“另外有些事想必我不用说,你心里也很清楚。新加坡虽然是华人聚集地,但是对咱们华夏……呵呵!这些年来,咱们华夏快速发展,商界也是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精英,但是很多都不入他们的眼。我看这林延之是有意把自己当成是新加坡商界的代表,把你当成是华夏商界的代表,想和你好好地杠杠呢!”

柳飞淡然一笑道:“别上升到那么高的高度,我纯属就是在玩。他们爱怎么宣传就怎么宣传吧,最好让世界商界的人都知道,到时候说不好还能帮我们免除宣传费呢!”

寒寒立即道:“对啊,他们敢这么做,无非就是觉得肯定赢了,但是我家先生是好惹的吗?我还是那句话,谁让我家先生丢脸,那我家先生就让谁丢饭碗!”

高万龙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搞了一圈,这句话是你说的呀?”

寒寒很是自豪地道:“对呀,先生还夸我说得好呢!”

高万龙忍不住笑了一会儿,然后摇头道:“那你可知道那林家是新加坡的顶级豪门之一?”

寒寒嘴角高翘道:“管他去,敢羞辱先生,那就灭了他们!”

“……”

高万龙和冯闯有些咋舌地相互看了看,然后又一起看向也是乐得不行的柳飞。

柳飞收敛笑容道:“好了,说实话,难度确实很大,但是不能刚战就认怂啊,这可不是我的风格。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带着寒寒去一趟印度尼西亚!”

说完,他拉着寒寒的手快速离开。

冯闯看了看高万龙道:“忽然发觉,我和你一样都老了,还不如这个小姑娘!”

高万龙哭笑不得地道:“这小姑娘不简单啊,真是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说。不过细想想,如果柳总真的能够把林家给比下去,然后再趁机推出海鸣山红龙鱼的话,那……”

冯闯道:“飞哥不就擅长干这个吗?只是这次难度确实太大了,林家敢这么玩,肯定是绝对不容有失的,我估计他们肯定手握撒手锏呢。”

高万龙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声。

柳飞带着寒寒来到印度尼西亚后,直接找到了该国最大的红龙鱼幼苗供应商,然后说明了来意。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直接不愿意和他做买卖。

“卧槽,这林家的动作也太快了吧?”

柳飞十分震惊地摇了摇头后,又找了几家大公司,结果他们看到他人似乎就已经猜出了他的来意,同样不愿做他的生意。

经过这么一折腾,柳飞算是领教到新加坡林家在红龙鱼市场的强大影响力了……

寒寒努了努小嘴道:“他们真可恶!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柳飞笑了笑道:“大公司不行,那就去小公司,印度尼西亚不行,那就再换一个地,他们林家还能只手遮天不成?更何况,我的人脉也不差!”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