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14章:无遗憾,有奢望

第414章:无遗憾,有奢望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17  |  更新时间:

“这……”

看到柳飞的这个喝法,陈魁和他的六个同伴全都惊呆了。8 1Δ 『Δ』中文Δ网

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说好的“喝酒十八式”呢?

别就是一个四脚朝天啊!

“别惊讶,这只是个热身而已,正戏还没有开始呢。”

留意到陈魁等人的表情,柳飞微微一笑,让人拿十几个碗来,然后让他们七个人以军姿围成一个圈,双臂展开,手臂之间只留下一个人可以侧身而过的距离。

柳飞让柳玉莲帮忙,把他们每人的胳膊和头上都放上一个碗后,他拿起一罐酒,走到他们的正中间,直接将酒罐向空中抛去,随后又稳稳地接住,将其打开。

稍微酝酿了一下,但见他嘴角微勾,如同一道闪电一般穿梭在他们之间,而那酒罐也是沿着他的腰身、手臂、脖子等地方不断地移动着。

没过多久,他转了一圈,回到他们的正中间,然后把酒罐往地上一放,拍了拍手道:“已倒满!”

“卧槽,这么快!”

“滴酒未洒啊,小飞的身手就是俊!”

“太牛掰了,这下我看那死胖子还有什么话说。”

……

听着柳家村的村民们喝彩不断,陈魁很不服气地道:“现在谁不知道你的身手很逆天,但是喝酒并不是比身手,也不是玩杂耍,喝得下去才是关键。你都一口气喝过一罐了,我就不信你还能喝一罐!”

“杂耍玩得出来,酒自然也喝得下去,看好了!”

说完,他向柳玉莲挤了挤眼,然后将身一转,绕着他们快闪了起来,闪了一圈后,他们头顶的酒全都没了,而那一个个碗则是早就被站在不远处的柳玉莲给接住,落在了一起。

第二圈、第三圈,他们双臂上的酒也没了,柳飞依然是脸不红,心不跳地站在那。

陈魁指了指他,还没说话呢,柳飞直接把剩下的酒拿起来,然后一饮而尽。

“我的妈呀……”

陈魁身旁一小伙看到这画面,真有点怀疑人生了!这特么还是人吗?这才多大点的功夫,他竟然已经喝下两罐了!

陈魁有些难以置信地吞了一口唾沫,磕磕巴巴地道:“你……你难道就没觉得头晕?”

柳飞笑了笑,让他们七个排成人墙,直接用脚挑起一个没有酒的酒罐,一个轻巧的转身,用力一踢,但见那酒罐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堪堪绕过了人墙,然后落在了柳玉莲的脚上。

“这个我还从来没玩过,我喜欢!看好了!”

柳玉莲嘴角高翘,也像是踢毽子似的,直接把酒罐给踢起,结果第一下就用力太大,直接飞到了柳飞的身后,就在众人以为柳飞肯定接不住的时候,没曾想柳飞直接来了一个空中翻,紧接着又是平地一字马,把酒罐稳稳地固定在脚与腿形成的“固定架”中!

“牛!太牛了!”

陈魁的两个同伴看到这画面,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陈魁瞪了他们俩一眼,随后笑道:“柳总,酒呢?”

“耍得兴起,怎么能没酒?拿酒来!”

柳飞向一村民使了个脸色,那村民立即打开第三罐烈酒,倒了一碗,拿给柳飞。

柳飞一饮而尽后,快起身,背身将腿一挑,但见那酒罐再次划过一挑完美的弧线窜到了柳玉莲的面前。

柳玉莲连忙控制住道:“话说飞哥哥,我要是一不小心砸破他们的脑袋了,医药钱你出哈!”

柳飞哈哈大笑道:“放心玩,要什么医药费啊,我就是医生!”

陈魁等人一听这话,直接吓得半死。

柳飞道:“不准耍赖哈,是你们要和我一起给乡亲们助兴的,现在乡亲们可都在兴头上呢,你们可不要扫兴。”

一小伙欲哭无泪地道:“柳总,你的脚法我们绝对相信,但是她第一次就整那么吓人的,我真怕被砸得头破血流啊……”

另一人连忙道:“你都喝那么多了,酒劲马上就涌上来了,很快肯定比她还离谱!不玩了,不玩了,这大年三十的,我可不想见血!”

柳飞连忙道:“陈魁,你不是想让我们整个柳家村的父老乡亲们看你们的笑话吧?能喝酒的人一般胆量也是很大的,别当怂蛋!”

陈魁见自己这一方已经完全没了气势,立即大声道:“怕毛啊,反正他医术高,死不了!而且他要是真砸到我们,那我们吃喝拉撒都在柳家村了!”

其他几人听他这么说,也不吭声了。

柳玉莲见状,快踢回酒罐,和柳飞玩得是要多嗨有多嗨。

柳飞在玩的过程中喝了六七碗酒后,突然又将一个酒罐置于周身,在接柳玉莲踢来的酒罐的同时,他还保证在他的腿、腰、胸膛、肩膀等处不停滚动的酒罐不掉在地上,真是将自身的逆天平衡给挥到了极致。

柳家村的父老乡亲们何曾看过如此精彩的杂耍啊,全都看嗨了。

小寒寒早就高兴得手足舞蹈了,她在不停鼓掌的同时,还一直大喊着为柳飞加油,那样子十足一迷妹。

当柳飞把第三罐酒也喝完后,他示意柳玉莲收起酒罐,然后看着震惊无比的陈魁道:“你的酒也不过如此嘛,都喝下去三罐了,也玩了好一会儿了,结果一点酒劲都没有,就跟白开水似的。”

听到这话,陈魁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打量了柳飞好几遍,欲哭无泪地道:“你……你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你这不废话吗?”

柳飞说了一句,又把场间的气氛给带动起来,然后在陈魁的人的监督下去了趟厕所,随后又即兴挥,带着柳玉莲和一些村民变着法子地玩。

这一玩就是一二十分钟。

在他玩得正嗨的时候,他赫然现陈魁带的七罐酒全部被他给消灭掉了……

陈魁这会儿已经看不下去了,或者说他已经不愿面对了。

那特么可是七罐酒啊,虽然说被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以及酒鬼柳天霸喝了一些,但还是足够多。

他撑死也就是四罐,柳飞轻轻松松给了不说,还边玩着边给喝完了,这也太变态了!

想到之前自己漫天地吹嘘自己,他忽然觉得自己的面颊就像是被柳家村的几百号村民给每人扇了一巴掌一样,那叫一个疼啊……

他现在是标准得输了挑战又当小丑了。他们是嗨翻了,他恐怕要因此而留下心理阴影了!

柳飞看到他脸色相当得难看,笑了笑道:“这下心服口服了吧?这大过年的,走呗,咱们继续喝几杯?”

还喝……

陈魁都有一种给他下跪的冲动了,这真是当初怎么吹嘘,现在就怎么被打脸!

他招呼了一下几个早就惊得目瞪口呆的同伴,然后也不和柳家村的村民们打招呼了,灰溜溜地离开,而在临走前,他还跟个怨妇一样说了一句,俺今后再也不喝酒了……

“哈哈哈……”

父老乡亲们看到他们这样子,全都没忍住,以笑声欢送他们离开。

李云柔虽然也是满脸的笑容,但她还是十分关心地看向柳飞道:“你……你喝了那么多,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柳飞作势向她怀里歪去,谁曾想她竟然没有闪躲,直接张开了双臂,柳飞赶紧侧闪了一下道:“你这么善良,我都不好意思逗你玩了!”

“你……”

看他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李云柔忽然觉得自己的担心实在是太多余了!

待宴席结束后,柳飞和李云头又带头收拾了一下,不知不觉到傍晚时分了。

由于李云柔的父母来了以后,柳玉莲便主动腾出房间,回自己家过年去了,所以家里也就柳飞,寒寒以及李云柔一家子。

柳飞亲自下厨,张罗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好好地款待了他们二老,随后又带着小寒寒放起了烟花。

在夜深人静,他们都相继睡去的时候,李云柔蹑手蹑脚地来到沙旁,什么也没说,直接把柳飞拉到了院子外,然后背着手,望着皎洁的月色道:“陪我走走呗?”

柳飞点了点头,和她一起走到了细柳河边,然后并肩坐下。

李云柔转头看了他一眼,盈盈一笑道:“飞哥,谢谢你!这是我们一家子第一次一起在外地过年,我爸妈都非常开心。”

柳飞道:“你和我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冷吗?”

说着,他动手去脱外套,李云柔却是突然抱住他的胳膊,然后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轻声道:“好累,肩膀借我靠一下……”

这理由找的,柳飞都想笑了。

他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她那泛红的面颊,轻咳一声道:“唐镇长前些日子和我说了,镇里和市里对你在柳家村的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肯定,想调你到市里去工作,你为什么拒绝了呢?傻!”

李云柔当即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镇里早就打算让你当副镇长了,你不也拒绝了?”

柳飞笑道:“我们俩不一样!我的根就在海鸣山,我又没想走仕途这条路,肯定不会去在意那些!但是你不一样,你是大学生村官……”

李云柔直接打断道:“你个混蛋,非让我送你小红花啊?行,那我就遂了你的意,说了!这里,在我的心目中,就是最大、最好、最幸福的舞台!有人说因为一个人而选择了一座城,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理解,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我是因为一个人,而选择了一个村!我爱柳家村,就像是我爱你一样!”

一听这话,柳飞浑身哆嗦了一下,感觉整个人都懵了!

这……这特么是从李云柔嘴里说出来的话?

李云柔见他反应很大,满脸通红地道:“怎么?你是对我送的这个级小红花奖励不满意?”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不是……只是今晚的你和平时不太一样……”

李云柔望着如水洗一般的夜空道:“因为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我想把这份爱留在今年,同时也带到明年,无遗憾,有奢望。而如果有可能,我更想带到永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