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99章:意外之喜

第399章:意外之喜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54  |  更新时间:

随着六弩人、陶春意和老巫婆袭击柳飞相继失败,方家已经将宝完全压在了方晨的身上。81中文网

当然,以她在阵法方面的能力和天赋,她当然有资格成为方家最后的撒手锏。

本来眼看着她就要成功了,但是形势最终还是戏剧性地生了逆转。

而生逆转的关键看起来似乎是那个毫不起眼,又有众多迷阵保护的小缺口,事实上并不是。

作为设计阵法的人,方晨自然很清楚,所以她才会直接质问柳飞,不过注定没有答案。

对于她这样极度自卑又极度自负的人,柳飞是绝对不会告诉她答案的,因为这也算是对她的惩罚。

她不是自诩她的万阵之阵连神仙也破不了吗?她不是将万阵之阵视为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吗?

那就毁了它,然后让她永远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破!

这样的折磨恐怕比往她身上捅几刀还让她痛苦。

万阵之阵被破可以说引起了一系列的效应。

先,方晨及她的手下全部被抓;其次,方镜谋父子在乘坐飞机逃往国外之前也被抓;最后,乾元坞夺回了丢失一百多年的《乾元谱》上册。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让老巫婆给逃了。

那老巫婆似乎提前知道了方晨失败的风声,当小白带着众人赶到金陵的时候,她已经直接撇下了方家,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白自然是不甘心,继续带着人去搜寻。

而与此同时,方镜谋被抓,其夫人和女儿被通缉的新闻快散播开来,犹如一颗重磅炸弹一样丢在了华夏商界,让所有的商界中人都为之震惊。

那可是华夏最神秘、最低调的顶级豪门啊,就这样覆灭了?这也太突然了吧?

一时间谣言四起,各种言论都有。

警方见形势不对,立即辟谣不说,还直接向外披露了他们可能涉及“杀人罪”、“违法经营”、“洗钱”等一系列罪状。

舆论一片哗然的同时,稍稍将目光转移到了和方家有战略同盟关系的宋家的身上。

宋河洲和宋楚恒父子见状,立即拼尽全力地进行危机公关,不过还是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华夏商界再次震动!

这特么可又是一个顶级豪门啊!

如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两大顶级豪门都覆灭了,那么华夏商界的格局将彻底改变。

……

柳飞和梁静妍在花城处理好伤口后,便回到守成镇大医院进行恢复和治疗。

转眼间一星期过去了,两人的伤势都好了很多。

这天,趁着病房里没人,梁静妍再次看向柳飞,质问道:“快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那儿有一个缺口的?”

柳飞眉头紧皱道:“我的姑奶奶啊,这一个星期内,你已经问了无数遍了!我真的只是凭感觉……”

“放屁!那破迷阵也是凭感觉吗?”

“……”

柳飞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之前转院来到守成镇大医院的时候,他是竭力反对和她住在一个病房的,结果这家伙死活不愿意。

就这样,他天天像是听她念经似的,可把他给折磨惨了。

其实能够确定那毫不起眼的缺口以及破了迷阵,还是和《元气五行诀》有关。

在万阵之阵中,当貔貅吊坠热,他体内的五行之气再次沸腾的时候,他忽然有了一个灵感。

他修炼《元气五行诀》的时候是需要采集周围的元气的,元气其实就是“自然之气”,他修炼那么久,也没感觉自然之气有什么不同。

但在溶洞阵中修炼的时候,他隐隐感觉吸纳、凝聚的自然之气很浑浊,这很有可能和溶洞异常闭塞有关。

而万阵之阵也是位于别墅下方很闭塞的一个空间中,这也使得他在其中修炼的时候,吸纳的自然之气也有浑浊感。

如果单单依靠这的话,还是很难为他破阵提供很大的帮助。

因为一旦他修炼起《元气五行诀》,窜入他体内的自然之气是非常非常多的,而且度极快,很难辨清浑浊之气来自哪个方向,清新之气又来自哪个方向。

所以柳飞必须得想办法控制自然之气窜入他体内的度,同时整个人要尽可能是移动的状态。

一边走,一边修炼《元气五行诀》的难度可是异常高的,因为修炼一途,最讲究的就是心神合一,不受外界的干扰。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他脖子间戴着的貔貅吊坠似乎具有极强的凝神能力,只要他让心神保持稳定,那么貔貅吊坠就可以帮助他行走修炼。

而且更让人诧异的是他行走修炼之时,可以感受到的自然之气的范围也是原来的好几倍,感受它们之间的差别也更为清晰。

由于缺口处不仅有人为制造的烟雾窜入,还有很多的清新之气源源不断地随之窜入,所以柳飞很快就确定了那个位置。

在那根本就分不清东西南北的万阵之阵中,一旦有了一个目标,那闯起来可就容易多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和破石室机关差不多,只不过中间多了很多迷阵而已。

至于破那些迷阵,他也是通过感应自然之气的变化以及它们窜入他体内的路线,以缺口为目标,采取“逼近策略”!

即无论迷阵之中是如何千变万化的,只要他感觉到自己距离缺口越来越近了,那就证明他的行进路线是正确的。

说白了,他并不是以破阵为目标,而是以想法设法逼近缺口为唯一目标。

而且通过这极强的感应,他随时都可以矫正路线,尽可能地让自己少走弯路,这也使得他破迷阵看起来很简单……

能够在破解万阵之阵,扭转局势的同时,还学会了行走修炼的能力,这对柳飞而言绝对是意外之喜,也异常重要!

要知道,随着他涉及的产业越来越多,他整个人一直都处于非常忙碌的状态,修炼的时间被压缩不少,一旦有了这能力,他今后完全可以利用碎片化时间进行修炼。

如此一来,既不耽误他做事,也不会影响他修炼,一举两得。

当然,他不得不再次感慨玫瑰送给他的貔貅吊坠简直就是神器啊,每每于危难之中救他,现在又有了帮他凝神静气,迅进入修炼状态的强大功能,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他甚至隐隐觉得这貔貅吊坠和他修炼的《元气五行诀》有着某种神秘的契合,它似乎天生就是为了辅助别人修炼《元气五行诀》的。

之前,他从米国的那家玉器店买了好几个和它一模一样的貔貅吊坠,他观察对比了那么长时间,那些貔貅吊坠就是普通的玉器,唯独他脖子间戴着的这个很神奇。

这很显然是他捡到至宝了……

其实无论是自然之气也好,还是貔貅吊坠、《元气五行诀》也罢,这些都事关他的最高机密了,破阵又和这些紧密相连,这让他如何谈及?

所以他只能是乱扯乱忽悠……

梁静妍见他还是没有任何说的意思,直接下床,然后上了他的病床,跨坐在他的小腹上,一把锁住他的脖子道:“你个混蛋,咱们好歹也同生共死过,你好意思对我这么讳莫如深吗?”

看她这姿势,柳飞的小腹处立即腾升起一团邪火,他刚要把她给拽一旁去,谁知她却痛呼一声道:“哎呦呦,你又碰到我受伤的小腿了,疼!”

这无赖耍得……

柳飞忍俊不禁地道:“梁静妍,你难道就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梁静妍也不掐他脖子了,竟然直接在他的胸膛上掐了一把道:“什么不妥?你是说还是不说?信不信我马上让你变得遍体鳞伤?”

柳飞干笑一声,刚想说话,柳玉莲和寒寒突然走了进来,当她们俩看到这让人浮想联翩的画面后,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寒寒竟然一把捂住了柳玉莲的双眼,自己则是笑嘻嘻地看着。

神经大条的梁静妍低头看了一眼,这才恍然意识到问题所在,慌忙翻下床,然后火窜到自己的病床上,盖上被子道:“你……你们俩别误会,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哼!”

柳玉莲扫了他们一眼,直接走人。

寒寒则是没心没肺地窜到病床旁,扑到柳飞的怀里道:“先生,你完蛋了,你惹玉莲姐姐生气了!”

柳飞歪头看了一眼已经钻进被里的梁静妍,十分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摸了摸寒寒的小脸蛋道:“你最近有没有听话?”

寒寒努了努嘴道:“人家一直都很听话好不好?话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出院陪人家玩啊?”

柳飞笑道:“快了,快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脸色不太好看的柳玉莲又回来了,她将一袋子衣服扔到柳飞的床头,嘟囔道:“这是你的换洗衣服,另外我还帮你买了里面穿的,也洗好了……”

说这话时,她的声音特别大,像是唯恐别人听不到似的。

柳飞初听愕然,随后恍然大悟。

里面穿得?这显然是在向梁静妍宣示主权,指明他是她的啊……

梁静妍似乎也听出了话外之因,毫不犹豫地道:“那个……玉莲,我想你误会了!我刚才只是想逼他说一些东西而已,她压根就不是我的菜!”

柳玉莲立即道:“这可是你说的哈。”

梁静妍笑道:“没错,是我说的,我即使喜欢女人,也不喜欢他啊!好了,我的换洗衣服呢?”

柳玉莲干咳一声,走到门外,把她的衣服给拎了进来,然后道:“你们这……”

梁静妍慌忙道:“我已经没有大碍了,会到厕所换,凑合一下,也快出院了。我们呆在一间病房也是怕一些人暗中动手,你别多想哈,我和他真的没什么。”

柳玉莲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当柳玉莲和寒寒离开后,梁静妍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歇斯底里地道:“爷爷本来打算亲自到守成镇来看我们的,但是他身体本来就不好,经过这次这么一折腾,各种老毛病就又都来了,所以他在夺回《乾云谱》上册后就先回乾元坞了。不过,他可是话了,让我们俩过年的时候必须结婚,还让我问你是不是两边都办,我……我也是服了!”

“啊?”

听她这么说,柳飞两手一摊,甚是无奈。

之前他以对付方家为由头,以为最起码可以拖到过年以后呢,谁曾想方家这么快就被灭了,这显然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