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98章: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398章:竹篮打水一场空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13  |  更新时间:

有些人可怕是因为能力,有些人可怕是因为背景,还有些人可怕则是因为意志!

柳飞是一个拥有强大意志的人,他认定的东西,哪怕是死,他也要血拼到底。81『中Δ『文『网

在长廊中,他凭借这一点反虐方晨;在石室中,他凭借这一点,绝处逢生;现在,他誓要再凭借这一点,创造奇迹!

哪怕前方有再多的机关,再大的凶险,他也要以意志为盾,孤注一掷地往前冲。

如果说在长廊中他是猜,在石室中他是赌的话,那么现在他便是拼。

因为目标已经锁定,只要他拼到头,他就可以见到出口,就可以柳暗花明又一村。

当然,这是一样神奇的东西赋予他的信念,在他看来,即使整个世界都背叛了他,这个东西也不会背叛他。

机关越来越多,他们的处境也越来越危险。

柳飞一如既往。

他的胳膊、腿、胸膛、面颊等相继都流血了,他还是在往前冲,大有神挡杀神,佛挡**的架势。

梁静妍即使趴在他的后背上,身体也有多处受伤了,所以即使不看,她也知道柳飞现在的伤势有多严重。

她满眼泪水地道:“柳飞,你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柳飞还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他此时就像是杀红了眼的老虎,又像是暴戾十足的恶魔,不过从内而外似乎又透着一种诡异的宁静,真是让人怎么看也看不透。

又过了一会儿,梁静妍见他全身是伤,尤其是拳头,由于他经常用拳头去轰石头,这会儿他的拳头已经是血肉模糊了。

所以,她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掐了他一下道:“立即放我下来!你这是要轰轰烈烈地死吗?行,我陪你!”

“啪!”

她话音刚落,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他给狠狠地打了一下,她顿时羞涩无比地道:“你……你……”

柳飞没有任何的回应不说,又扬起手臂,用力地打了一下,然后又把她往后背上送了送,继续向前。

“你个混蛋!”

梁静妍咬了咬牙,恨不得以牙还牙,趴在他肩膀上咬死他,但是看到他这个样子,她又很心疼,实在是下不去口。

方晨虽然知道柳飞是什么目的,但是通过监控屏幕看到这画面,她也是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他的意志力实在是太吓人,目标感实在是太恐怖,爆力实在是太罕见……

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在如此绝境下还能够越战越勇,奋不顾身。

曾几何时,这不正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形象吗?

可惜的是,他们俩之间早就隔着一道天堑了,他没法成为她的英雄,她也没法成为他的粉丝。

一直伺候在她身旁的保姆见她越来越紧张,连忙道:“小姐,这柳飞分明就是在飞蛾扑火,您紧张什么啊?”

方晨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他这是要破关了!”

“啊?”保姆震惊了好一会儿道:“您不是说这是个死阵吗?既然是死阵,又谈何破关?”

“踏出一条活路啊!”

“这……”

见她依然是一脸的不解,方晨万分无奈地摇头道:“我这万阵之阵有唯一一个小缺口,位于阵法边缘,是用来制造烟雾、导入电流的,本来是极其隐蔽,基本上不会被现,但是也不知道柳飞用了什么方法,竟然突然准确无误地锁定了这个缺口,现在正了疯似地往缺口处闯呢!”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已经拼尽全力利用沿途的阵法来对付他了,但是他现在完全就是以缺口为目标,不顾一切地向目标逼近,再这么下去,恐怕是困不住他了!”

听她这么说,保姆终于明白了。

她的阵法就是再变化万千,一旦对方有一个固定的目标,那么这种变化便很难对其造成太大的影响,这就和北斗七星的运行规律差不多。

一般情况下,在这样异常复杂的万阵之阵中,是没有人能够确定一个目标或者找到这个缺口的,柳飞这乍看之下,俨然有开挂的嫌疑。

保姆深知柳飞的身手是有多厉害,一旦让他从万阵之阵中逃脱出来,那么他极有可能实现翻盘,所以她也是很紧张地道:“那现在还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吗?”

方晨眉头紧锁道:“沿途有非常多的迷阵,按理说他即使锁定了目标,也闯不过这些迷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像是突然开窍了一般,破解我的这些迷阵根本就不费任何的吹灰之力!”

“啊?”

保姆再次惊呆了。

迷阵可是她从小就玩的阵法,也是最擅长的,作为方家最后的撒手锏,她虽然很少出手,但是在她出手的几次中,她全部用迷阵把对方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从未败北。

而之前梁静妍虽然破了她的几个小迷阵,那也是费了很大的功夫的,还剩下的那些到现在都没有破的自然就不用说了。

柳飞这是怎么了?

他怎么可能会破得如此轻松?

方晨看了一眼监控画面,见就她和保姆说话间的功夫,那柳飞距离缺口又近了很多,当即咬牙道:“看样子是要拦不住了,必须要做万全的准备,你立即让四五个人带着连弩到缺口处,只要他们出现就立即射杀,绝对不要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是!”

保姆匆匆离开后,方晨又盯着监控画面看了看,真是越看越抓狂,越看越崩溃。

又过了一会儿,柳飞又毫不费力地穿过了一个很大的迷阵,终于来到了缺口处。

他忽然哆嗦了一下,然后倒吐了一口粗气道:“我们可以出去了!”

梁静妍看了一眼不断有烟雾吹入,还遍布着很多电源线的小缺口,又看了看眼前的砖墙,大跌眼镜地道:“你……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出口的?而且你现在破那些纷繁复杂的迷阵怎么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柳飞耸了耸耳朵,察觉到缺口后面有人,示意她不要吭声,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梁静妍会意,和他一起将大石头给抬到了缺口旁,稍微缓了缓后,两人猛然调动体内的神秘力量,然后拼尽全力地将大石头撞向缺口上方的那堵砖墙。

只一下,只听“轰隆”一声,一大片砖墙轰然倒塌,几声惨嚎随之而来,很显然,是有人离砖墙太近了,直接被砸到了。

没被砸到的几人见柳飞竟然以这种方式出来了,刚将连弩对准他,准备射出精钢箭,柳飞的银针已至,他们先后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

可以说,一旦这万阵之阵困不了他,就这些虾兵蟹将,恐怕都不够他热身的。

“那贱人在哪?”

柳飞很不喜欢骂人,但是他现在实在忍不住,当看到被砖头压着的一个男子要起身时,他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厉声问了一句。

令人诧异的是男子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当即说出了她所在的位置。

柳飞刚想带着梁静妍去找,但是转念一想,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些什么,立即将银针抵在男子的脖子间道:“你觉得我既然可以从她的万阵之阵中走出来,金陵方家还有存在的可能吗?你也许很忠心,但是我劝你识相点,只要你老实交代,我可以不杀你!说,这小别墅是不是有逃跑的暗道?”

“这……”男子脸色苍白地看了他一眼,嘴唇抖地道:“后门西南方向三里处的树林中。”

“算你识相!”

柳飞松开他,带着梁静妍赶往树林,途中又灭了一些阻拦的歹徒,然后来到了树林中。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幽狐和小白已经把从暗道中冒出来的方晨等人都给包围了起来。

柳飞看了一眼四周,直接冲着小白道:“你立即去金陵!”

小白明白他的意思,当即带着人消失。老巫婆既然不在这,那么肯定在金陵,有他这个相克的人在,这次绝对不能让她逃脱了。

柳飞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方晨道:“你倒是逃得够快!”

方晨缓缓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脸不解地道:“为什么?”

柳飞道:“我不会告诉你,你也没必要知道!”

“你……去死吧!”

方晨忽然转动了一下转椅,但见密密麻麻的银针以极快的度袭向柳飞和梁静妍,柳飞眼疾手快,直接将梁静妍飞扑倒地。

幽狐大怒,将手一摆,他手下众多的高手一起出动,很快将方晨一干人等全部拿下。

梁静妍站起身后,冲到方晨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下巴,也没有打她,而是沉声道:“你知道你现在有多可怜吗?你最引以为傲的东西已经不复存在了,那可是你辛辛苦苦十几年研究出来的,是不是有种竹篮打水一场空,毫无意义的感觉?”

方晨忽然一脸怨毒地看着她道:“你不要再说了!”

梁静道:“我偏要说!像你这个年龄的女子本来应该在干嘛?或相夫教子,或为自己的事业、兴趣爱好等奋斗,但是你呢,双手沾满鲜血,心理极度阴暗,完全就是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也许你在你爸眼里也只是他的一个棋子或者工具而已,你说你是不是特别可怜!”

“别说了!”

方晨再次咆哮了一声,梁静妍依然是滔滔不绝地说着,方晨实在受不了了,忽然张口想自尽,一双臭袜子很适时地塞进了她的嘴里,一向有洁癖的方晨瞬间露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柳飞颇为震惊地看向幽狐。

幽狐连忙道:“你别误会,这是玉莲特别交代的!”

柳飞直接朝她竖起大拇指,然后看向支吾个不停的方晨道:“我想静妍和我是一样的想法,我们本来是想把你给千刀万剐了的,但是显然会脏了我们的手!既然你都一二十年不见天日了,那我们也就行行好,让你破天荒地出现在公众面前,接受法律的审判!”

一听这话,方晨拼了命地挣扎,拼了命地嘶吼,但是根本就没有人理她……

幽狐见柳飞全身是血,很是惊悚,慌忙道:“我送你们去医院吧?”

柳飞道:“方镜谋得知这里的消息后,很有可能会逃往境外,立即采取行动,千万不要让他逃了!”

幽狐言简意赅地道:“放心,已经布下天罗地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