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95章:迷局之局,万阵之阵

第395章:迷局之局,万阵之阵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33  |  更新时间:

梁静妍看到了柳飞眼神中的担心,死死地抓着他的手。8『ΔΔ1 中文网

要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下面林立的可是锋利无比的长矛,但是有拉着她的这个男人在,她感觉心中的恐惧小了很多。

其实从决定陪着他闯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此一遭肯定是危险重重,不过她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这是志趣相投,是携手并进,也是心有灵犀。

他们两个都是“天生为搏”的人,只要他们下定决心,纵使龙潭虎穴,他们也敢闯,纵使万劫不复,他们也敢杠!

这是他们的魂,一个永不服输,血战到底的魂!

方晨通过实时监控画面看到他们俩你抓着我不松,我抓着你不放的样子,啧啧两声道:“柳飞,你还执迷不悟呢?在我眼里,春意姐的命比什么都重要!我可以不要你的技术,可以不要《乾元谱》下册,你可以不要你自己的命,不要她的命吗?我再给你最后十秒的考虑时间,如若你还是一条路走到黑,那咱们的游戏就到此为止吧!”

说完,她开始了倒计时。

柳飞看了一眼梁静妍,又看了看四周,正在苦寻良策,梁静妍忽然疾呼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东西移位,南北颠倒,快把地板转起来!”

柳飞怔了一下,随后也明白过来,猛然大吼一声,把她往一个方向甩,从而带动整个地板转动,当地板按照她所说的“口诀”转定,地板不再摇摆,其他的地板也从四周快窜出。

梁静妍被拉上地板后,她看了看柳飞那满是鲜血的手掌,二话不说,直接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料给他包扎了一下道:“很疼吧?”

柳飞干笑道:“皮肉伤而已,无碍。话说你是怎么突然想起来的?”

梁静妍有些尴尬地道:“像这样一个宫格的小机关,爷爷教过我,而且还说能够以一个为中心,通过不断增加宫格的方式,演绎出万千种变化。而这个机关有一个基础口诀就是‘东西移位,南北颠倒’。”

顿了顿,她继续道:“由于这个机关太繁琐,太复杂了,爷爷也没有细教,我也没有好好学,只是隐约记得一点!现在看来,这整个机关和爷爷所说的很像,但是很明显,那贱人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构想和设计,让其变得更复杂了。”

一直没说话的方晨道:“呦,不错嘛,算是给你们乾元梁家保住了那么一丁点的颜面。不过那又如何?就你这点水平,无论是我想困你们一辈子,还是分分钟要了你们的命,都只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

说到这,她邪笑一声道:“不妨向你们透露一点,刚才你们触的机关只是单一的,而且是很小的一部分,只要我想,这个石室的机关可以一直变化下去,然后还会相互交错,越来越复杂,即使不弄死你们,也能把你们俩给活活累死!所以,柳飞,你再好好考虑我刚才所说。你现在就是我手里的一只蚂蚱,或者更贴切地说是个玩物,你再怎么折腾,也无法逃出我的手掌心。”

柳飞鹰眼一凌,冷声道:“你觉得我会屈服于你吗?”

“呵……还不屈呢?行,我有的是时间和耐心陪你玩!”

方晨话音刚落,四周石壁下方又突然出现无数小孔,紧接着密密麻麻的黑甲虫冲了出来。

梁静妍美眸圆睁地道:“这又是什么鬼?”

柳飞道:“应该是那老巫婆养的东西,不是吸血,就是有毒!我也突然想到爷爷笔记本上写的一句话,豁出去了!”

说完,他一把拉住梁静妍的手,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和她十指相扣,然后像是一头疯牛一般带着她往对面的石门方向冲。

“轰隆!”

“轰隆!”

……

他这么一冲,整个石室瞬间千变万化,众多短箭从四面八方射向他们不说,上方石壁上又冒出了铁锥,然后以非常快的度往下移动,射出短箭的小孔中还窜出褐色烟雾,很明显是有毒气体……

眼见众多的机关齐,梁静妍大惊道:“柳飞,你这是干什么?疯了吗?”

“刺啦啦……”

此时,柳飞已经直接踩在了那些黑甲虫上,脚下不停地出让人惊悚且恶心的声音,而更让人作呕的是有很多黑甲虫已经沿着他的裤管往上窜。

不过柳飞似乎完全不在乎这些,他一边躲着短箭一边道:“相信我,再搏一把,大不了我给你陪葬!”

他话音刚落,前方的几行地板突然塌陷,众多长矛迅地往上插。

柳飞当即大吼道:“跳!”

他和梁静妍就像是两条鲤鱼似的一跃而起,在那些长矛没有完全窜起来前跳了过去。

眼看着石门就在眼前,忽然,石门斜上方的石壁上出现一个大缺口,紧接着大量柴油倒了下来,而当一个火把落下的时候,一片火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柳飞依然没有任何的犹豫,带着梁静妍就往前冲。

梁静妍则是完全懵了,他这是想被活活烧死吗?哪有这么闯关的?

可是柳飞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直接拽着她窜入火海中,随后快跑几步,带着她一跳而起,直接撞向石门的一侧。

只听“轰隆”一声,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他们俩竟然直接窜到了石门外,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柳飞稍微缓了缓后,感觉两条腿都是钻心的疼,立即挽起裤管,清除那些正趴在他腿上吸血的黑甲虫。

当看到梁静妍似乎是因为吸入毒烟而昏迷过去后,他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先是掀起她的裤管,帮她清除掉那些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的黑甲虫,随后快帮她针灸了几下,先帮她稳住体内的毒素,待他利用五行之气把自己体内的毒素给逼出来后,又帮她逼了一下。

没过多久,梁静妍醒来,她察觉到自己正躺在柳飞的怀里呢,重重地咳嗽了好几声,满脸不可思议地道:“我们……我们就这样出来了?”

柳飞笑了笑道:“不然呢?”

“这怎么可能!”

同样出这样疑问的还有方晨,看到他们就这样窜出石室,而且柳飞竟然可以直接把他和梁静妍体内的毒素都给逼出来,她也是难以置信。

她通过石室外的扩音器道:“这是你自己想到的,还是纯属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柳飞道:“我在梁爷爷送我的笔记本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闯关即逃生,最为关键的是知道出口在哪儿,然后以尽可能简单和快捷的方式到达出口!说实话,我刚开始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这就是一句废话,但是当看到静妍执着于破解你设置的一个又一个机关时,再加上你说的我们永远也破不完,我猛然意识到我们在方向上出了问题。你在这不大的空间内不断地换着机关对付我们,其实这本身就是一个圈套。”

缓了缓,他继续道:“我甚至怀疑,你的这个石室机关除了硬闯以外就是一个死循环,无休无止,没有尽头,只要我们闯,机关就会始终变化,一直变化到我们彻底没了力气,没了勇气,没了信心为止!”

方晨十分震惊地道:“很厉害嘛!实话说吧,我这机关原本是有一条活路的,但是在我得知梁静妍也跟着你来我这以后,我给改了,这机关确实是个死循环!对于一个懂奇门遁甲之术的人来说,碰到这样的机关,想到的肯定是如何一个个地破,而不是逃!因为在他们的眼里,破不了也就逃不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殊不知,这是当局者迷!我原本想的是等你们彻底精疲力竭,失去信心的时候,我再告诉你们如何出去,我相信到那个时候,你和梁静妍的心里肯定会备受摧残,欲哭无泪,乃至崩溃,这想着就是一件很爽的事。”

“但是你没得逞!”

“你只是运气好而已,我想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对于这一点,柳飞无法否认。

他是受够了这种无休止的危险与折磨,凭借着过人的胆量,在老族长那句话的“怂恿”下,做出了如此大胆的决定。

但是她又何尝没有助攻?

如果不是他离石门越近,涌现出的机关越多,如果不是他快到石门前的时候突然横出一片火海的话,他肯定不会如此坚决地往前冲。

“阻拦就是暴露,你觉得呢?”

柳飞毫无保留地说了自己的心理活动后,直接冲着方晨说了这么一句话,方晨沉默良久,突然道:“不可否认,你运气好,也很聪明!但是接下来的这个‘万阵之阵’,你靠这些是闯不过的,换句话说,你们根本就没有闯过去的可能!”

她话音刚落,柳飞身下突然悬空,紧接着他和梁静妍一起掉进一个黑洞中,忽然,黑洞被无数璀璨的“星星”给照亮,他们这才现原来是掉在了一个非常大的假山中……

柳飞被摔得屁股很疼,他看到梁静妍竟然赖在他的怀里不起来,甚是无语地道:“梁大小姐,你是不是该起来了?”

梁静妍脸色微红地道:“你不累啊?管他去,休息一会儿再说!”

说完,她竟然睡了起来。

柳飞一阵暴汗之后,忽觉阵阵阴风袭来,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道:“你难道没现这里在快变冷吗?”

梁静妍怔了一下,连忙坐起身,然后浑身直哆嗦地道:“这个贱人,分明就是不想给我们任何休息的机会,想把我们给活活累死!”

柳飞二话不说,赶紧拉起她,快地走动了起来,但是走了一会儿后,他现他们还在假山中,俨然是迷路了!

……

海鸣山。

幽狐、蝎子和柳玉莲联手击退一波黑衣人的袭击后,小白带着一众手下赶来了,与此同时,一个自称是乾元坞的人也来了。

乾元坞的人把柳飞和梁静妍当前的处境快地说了一下道:“真是没想到方家这么快就对海鸣山采取行动了。目前我们的人有一部分在金陵,还有一部分在花城。对方已经要求不许报警,不然会立即杀了他们俩。我们那边的意思是千万不要自乱阵脚,被对方趁机钻了空子,然后你们这边出一些有实力的人到金陵或花城配合我们伺机救人!”

顿了顿,他继续道:“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对方是想逼柳总交出一些东西,所以他们暂时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不过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们必须得立即行动。”

幽狐和小白虽然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背景,但是从言语之中也听出他们不简单,再加上那梁静妍向来神秘,所以他们也揣摩到了一些东西,并没有追问。

当前,团结一切力量营救柳飞和梁静妍,消灭方家才是正事。

幽狐十分果断地道:“那咱们赶紧合计一下,时间不等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