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93章:恩爱杀

第393章:恩爱杀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14  |  更新时间:

自从柳飞和老巫婆一战,两败俱伤后,柳飞在筹谋,方家在策划。81Ω中文网

而很显然,方家很巧妙地利用了早就布好的棋子,再给柳飞来了一个出其不意。

没有人会喜欢这样一个又一个,而且还是不断刷新认知的出其不意,但是没办法,柳飞必须得面对。

他和方家的争斗早已上升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状态。

无论谁攻谁守,最后依然站着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所以当他只能应对的时候,那只能是豁出去了。

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让他少些心累。

毕竟从和方家交手以来,他一直在猜,一直在揣摩,殊不知他很不喜欢这样。

现在对方既然直接亮出底牌,祭出杀招了,那就轰轰烈烈地一战定胜负!

对于奇门遁甲之术,他了解得并不多,目前对其所有的认知都来自于老族长送给他的那本笔记本。

不过这些不重要。

现在有梁静妍在,他相信她,也相信自己,他倒是要看看那个魔女的奇门遁甲之术到底达到了何等造诣。

梁静妍看了一眼四周,刚想走动,只听“轰隆”一声,他们脚下再次悬空,两人掉进了一个很窄的长廊之中,长廊两端有微光照来,两面还在以极快的度在向中间靠拢。

梁静妍实在没有想到方晨上来就来这么简单粗暴的,而以两堵墙向中间靠拢的度来看,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逃出长廊,所以她也没多想,直接道:“我们一人一边,试试!”

柳飞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对方这太简单粗暴了,他们也只能以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应对。

但是他们明显低估了两堵墙的重量,他们根本推不动,而就在这时,两堵墙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米多了。

柳飞也不知道顶端是什么情况,情急之下,索性双手撑着一面墙,然后两脚蹬着另一面,快往上窜。

墙面虽然极其光滑,但是似乎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向上窜了五六米之后,随着两堵墙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窄,他上窜得也越来越艰难。

梁静妍连忙道:“你不要再往上窜了,没用的,一旦两堵墙之间的距离再窄些,你爬得越高,摔得也就会越惨!”

听她这么说,柳飞快窜下,一边竭尽全力地推着,一边道:“那现在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站在这里等着被挤成肉饼?”

梁静妍大脑飞快地转着,筛选着有关奇门遁甲之术各方面的知识,却是越筛越乱。

柳飞见来不及了,咬了咬牙,刚拉着她跑了几步,他们俩便被两堵墙给挤得面对面抱在一起了,而随着两堵墙持续逼近,柳飞感觉他和梁静妍都要合为一体了!

就在这时,两堵墙突然停止移动,只听方晨异常嘚瑟地道:“怎么样?现在知道你们有多渺小了吧?我想弄死你们,真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赶紧求我,兴许我可以放你们一马,让你们继续走下去长长见识,不然的话,我现在就让你们当一对死命鸳鸯!”

“我呸!”梁静妍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你不就是想满足你那么一点点虚荣心吗?我偏不让你满足,你就继续自卑去吧!”

“呵……嘴还挺硬,行啊,那我就让你们好好地亲热亲热!”

她话音刚落,两堵墙再次移动,柳飞只感觉梁静妍马上就要嵌入他的身体里了,还好她身前的弹软都是真材实料,如果是硅胶的话,他真担心在这种强度的挤压下,她的胸脯会率先出问题……

梁静妍的面颊此时也是紧紧地贴在他的面颊上,她极其郁闷地道:“如果我们真的就这么死了,我肯定要死不瞑目了!这也许正印证了爷爷所说的,越简单的东西往往越可怕!”

柳飞道:“也许只有我们合体变成奥特曼才能破了此关了!”

梁静妍立即侧头咬了一下他的耳朵道:“你个混蛋,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柳飞轻呼一声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你难道没有现你我体内的那股神秘力量都有一样的特质吗?这个长廊也许压根就没有破解之法,我想那方晨更多的是想给我们俩一个下马威,她并没有真的想让我们死在这儿。”

有些极度自卑的人往往极度自负!

而很显然,方晨就是这样的人。

她都还没有让他们看到她口口声声所说的成就呢,怎么可能让他们就这样死了?

梁静妍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而且她也明显感觉到两堵墙向中间移动的度逐渐慢了下来。

她当即道:“你的意思是咱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给她来一个下马威!”

柳飞点头道:“摧毁这样的人,其实就是摧毁她最在乎,最自豪的东西。搏一把?”

“明白了,你捂住耳朵。”

“你个逗比,我现在还能举起手吗?你骂吧,我就当不认识你!你要记得,是他们方家偷了你们家的《乾云谱》,是她践踏了你们之间的友谊……”

柳飞煽风点火了几句,梁静妍清了清嗓子,稍微酝酿了一下,大声道:“方晨,你知道你这辈子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在杀死你最痛恨的敌人的时候,你还不得不看他们俩秀恩爱,不得不感慨能做对死命鸳鸯其实很好,不得不醒悟你这辈子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贱卖都没人要……”

梁静妍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忽然侧头朝着柳飞的面颊一连亲了好几口,异常开心地笑了起来。

柳飞懵了,这怎么和他想象中的骂人方式完全不一样?你咋能这么“温柔”呢,咱可是都做好听你狂飙脏话的准备了!

不过,事实证明,这样似乎反而更能重创方晨那本就脆弱的内心。

她立即回应道:“你个疯婆子,贱女人,你找死是吧?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了你们吗?”

梁静妍咄咄逼人道:“来啊来啊!你要是不直接把我们俩弄死,你就是这辈子都没人要的烂菜、破鞋、贱胚!”

“你!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明明已经是一条腿踏进鬼门关了,竟然还能如此口无遮拦,肆无忌惮,方晨也是彻底长了见识了。

她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启动机关,让两堵墙进一步地逼近。

梁静妍在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同时,大声道:“心爱之人的怀抱就是温暖,可惜你这个没人要的烂菜这辈子也体验不到,让这怀抱来得更猛烈些吧!”

“贱人!”

方晨盛怒之下,也没有停止机关的意思了,但是忽然,让她难以想象的一幕出现了,两堵墙竟然开始抖起来,紧接着竟然开始往外移动,虽然度非常慢,但确实是在往外移。

她难以置信地盯着监控屏幕仔细看了看,一手更是死死地按在启动柄上,直接按到底,但是两堵墙还是在往外移。

“这……这怎么可能!”

方晨的双手和嘴唇都在抖,而梁静妍在一边推着一堵墙移动的同时,还在温柔地骂着她,不过语气似乎很厚重,暗含着极强的爆力。

见他们俩相互交叉着反向推,只是推开可供他们移动的距离后便慢慢往走廊一端移动,方晨终于忍不住了,百思不得其解地道:“你们……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已经是青筋暴起的柳飞和双眼充血的梁静妍都没有理会她,还是该干啥干啥!

她大怒之下,持续按着启动柄,但是柳飞和梁静妍很快便听到了“咯噔”、“咯噔”的声音,随后也不用他们推了,因为两堵墙似乎卡主,无法移动了。

很明显,机关出故障了……

柳飞也看不到摄像头在哪,直接大声道:“谢谢了哈,这下子让我们省太多力了!”

说完,他一把抱住梁静妍的头,然后和她嘴对嘴亲了起来,似乎是要将虐狗进行到底,但是事实上,他是在利用体内的五行之气帮梁静妍治疗。

不过,方晨通过监控画面看到这一幕之后,整个人都要疯了,他们竟然还有心思在她的机关里狂吻,这也太没把她放在眼里了吧?

很快,梁静妍恢复了正常,她脸色微红地抿了抿嘴,依然是大声道:“这绝对是我这辈子骂人骂得最爽的一次,真是太特么过瘾了!”

柳飞摸了摸她滚烫的脸道:“情非得已,你……没事吧?”

梁静妍风淡云轻地道:“不就是动动嘴片子嘛,我能有什么事?”

柳飞知道,她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让他为她担心。

其实他也不想用这招的,因为她狂的时候,整个人是备受折磨的,但是为了在逆境中寻求主动,他也只能一搏了。

他早就现,他和梁静妍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体内的那股神秘能量会被激出强大的威力。

所以他刚才让梁静妍不停地骂方晨其实是故意激怒她,让两堵墙逼得更紧些,从而激他们体内的神秘能量。

他这次被激得倒是够彻底,貔貅吊坠都直接热了,相当于把他的能力给提高到了极限,而梁静妍也陷入到完全癫狂的状态。

两人原本各推一面,没有什么好的着力点,现在相互交叉反向推,又有体内强大的能量作为支撑,也就存在推动的可能了。

当然,由于对这个机关一点儿都不了解,柳飞这样做还是冒着一定风险的,更像是在豪赌,万一在他们体内强大能量被激的情况下都推动不了,那他们俩岂不是真的要被挤成肉饼了?

不过,在柳飞的字典里,这种可能不存在。

一方面,这本身就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机关了,构造、用材、设计等等都很简单,柳飞之前在生死之间能够突然爆一拳拳砸碎石门,现在又有梁静妍在,他们俩一起爆的威力可是相当惊人的,能够把两堵墙逆向推动的概率还是不小的。

另外一方面,即使推动不了也死不了。他敢肯定,方晨绝对不会让他们俩死在这。原因也很简单,她还想要技术和《乾元谱》下册,她还想让他们看到她的成就,满足她的那点虚荣心。

只是她可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虚荣心还没有得到满足呢便先被狠狠地打击了一番,而且还被对方“恩爱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