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92章:好死不如赖活着

第392章:好死不如赖活着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1  |  更新时间:

“噗通!”

柳飞和梁静妍摔在地上后,上方闪出的长五米,宽五米的大缺口又以极快的度合上。81中文网

与此同时,黑暗中忽然有两道强光照向他们,把他们俩给照得根本就睁不开眼。

稍微缓了缓,柳飞错过强光往前去看,赫然现沈思思坐在距离他们十米的地方,只不过他们中间有一个类似于玻璃,看似透明,但又坚固无比的奇怪“障碍物”。

“原来是你!”

看到她一脸邪笑地看着他们,往日里的清纯模样荡然无存,柳飞的心情极其复杂。

他们可怜她,同情她,拿她当朋友,但是她呢?

可怜的遭遇变成了最好的伪装!

挂在嘴中的感激变成了陷阱!

口口声声的好朋友变成了弥天大谎!

很显然,这又是一个双面人格的人,而她比常博文、晋墨雨、无赖等人藏得都要深,下手也更要狠!

梁静妍也有点接受不了眼前的这一切,她回想着沈思思每次去海鸣山治病,她们一起愉快相处的点点滴滴,不停地摇着头。

沈思思看到他们这样子,颇为诧异地道:“你们这么快就猜出我是谁了?”

梁静妍一字一顿地道:“是敌非友!”

“哈哈哈……”沈思思仰天大笑数声道:“静妍姐,我本来只是想把飞哥留在这陪我的,你倒是个意外之喜。你是乾元坞梁家的人吧?”

一听这话,梁静妍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即指着她道:“你……你是方家的什么人?”

她几乎是瞬间回想起了她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就觉得她所坐的轮椅很奇特的情形,如果沈思思是个擅长奇门遁甲之术的人,亲手做出那样的轮椅也不足为奇。

只是她当时并没有想太多,再加上沈思思很快和她、柳玉莲、李云柔等人打成了一片,家又在花城,还曾在他们面前晒出她和她父母的合影,所以她也就没有往她是方家人这方面想。

现在看来,她主动到海鸣山找柳飞看病就是一个坑,一个大坑!

柳飞则是想得更多,他死死地盯着沈思思道:“方氏四刃,来无影、去无踪、情爱尽、血无偿,难道你就是‘来无影’?”

沈思思微微一笑道:“你们俩真是太聪明了,我现在真是为我能骗到你们这样的聪明人而感到高兴。没错,我就是实力最弱的那一个,来无影,怎么样,让你失望了吧?”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微微向后退了几步。

他一直都觉得深藏不漏的第四刃应该是最强大的那一个,谁曾想竟然是她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而且还从小残疾的弱女子。

一时间,他在心理层面真得难以接受,但是他知道她肯定不是最弱的那一个,或者换句话说她依然是最强的那一个。

为什么?

因为从当前这架势来看,这栋毫不起眼的小别墅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大型机关。

考虑到方家在百年前就偷走了《乾元谱》上册,而她从小残疾,无论是在方家,还是在世人面前都是毫无存在感,不排除她从小闭关精习《乾元谱》,深谙奇门遁甲之术!

对付其他三刃,他可以用武力取胜,但是这奇门遁甲之术实在是太精妙了,完全可以杀人于无形,单靠武力肯定是不行的。

他现在很庆幸今天让梁静妍跟来打酱油了,毕竟她是乾元坞的人,也是深谙奇门遁甲之术,有她在身边,他们俩完全可以相互搭配,有冲出这里的可能,不然的话,他搞不好真要死在这里了。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很是担忧。

因为梁静妍没有看过《乾元谱》啊,虽然不知道沈思思在这方面达到了何等造诣,但是从她直接点出梁静妍是乾元坞的人,并且丝毫不紧张的情况来看,她定然是觉得即使有梁静妍在,她也可以把他们给杀死。

沈思思见柳飞不吭声,让手下把她往前推了推,距离他们更近一些,然后道:“飞哥,我再最后一次喊你飞哥,其实我到海鸣山去,确实是找你看病的,这个和阵营无关,只不过是奉父亲之命,提前布局一下,兴许能用得到呢?”

顿了顿,她继续道:“本来我们都以为肯定用不到,但是没想到你杀了持弩人不说,竟然还重伤了神一般存在的巫奶奶,这真真是让我们大跌眼镜!”

说到这,她突然怒目圆睁,咆哮道:“还有,你杀了我最好的朋友,春意姐!我长这么大,就她这么一个好朋友,你杀了她,就是你杀得她!”

说到这,她双眼充血,面目狰狞,双手扣在轮椅上,她那长长的指甲和金属摩|擦出吱吱的声音,听起来尤为刺耳。

也许是看惯了她清纯温婉的一面,也许是看惯了她那甜美阳光的笑容,突然看到她这个样子,柳飞感觉头皮都要炸了。

不过,双面人格的人他已经见过不少了,所以调整得也是极快。

他很是直接地道:“不!我没有杀她,是你们杀了她!你们方家才是罪魁祸!”

他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那陶春意确实不是他杀的,这个锅他可不背;另外一方面自然是意有所指,如果不是方家让她走上了这条路,她会最终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吗?

她死的时候,撇开仇恨不谈,他还曾为她惋惜过呢,那么一个风华绝代,气场强大的女人走上了这条路,实在是太可惜,也太可悲了。

“是你!”

“是你!”

“就是你!”

……

沈思思突然用她那溢着血的手指指向柳飞,乌黑的秀似乎都炸开了,看起来十分吓人。

这怨念……

柳飞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既然她非要说是他,那就是他吧,既然她是第四刃,她这一关,他早晚都要闯的。

梁静妍可是一个胆子很大的女人,看到她这突变的画风也是完全受不了,她主动往柳飞身旁靠了靠,小声嘀咕道:“你听到了没有,刚才她说父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是方家的千金大小姐!在我的印象中,方镜谋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好像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一个残疾的女儿,这藏得得有多深?”

沈思思似乎听到了她的嘀咕声,冷笑道:“我一个从小就两腿残废,恨透了这世界的人要那么强的存在感干什么?遭人讥讽,还是看人白眼啊?你们猜得没错,我是方家的另一个大小姐,从小到大自卑、可怜,却想当整个方家的守护神!这么多年来,我杀过老鼠,杀过猫,也杀过人,双手早就沾满了鲜血,但是只有这样,我才会感觉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才会给这个待我不公的世界一点教训。”

“这心理扭曲到什么程度了?”

梁静妍忍不住说了一句,沈思思却是突然朝她怒吼道:“心理扭曲?待会儿我让你两腿残废,容貌尽毁,让你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的时候,你再和我谈这个吧!”

梁静妍立即用手抹了一下琼鼻道:“你真以为我怕你吗?你们方家偷了我们家的《乾元谱》并占为己有,我早就想给你们这帮贼一点颜色看看了!”

沈思思朗声大笑道:“贼?从古至今,好东西向来都是有能力的人才配拥有,是你们梁家自己没看好,还有脸说别人是贼?你别急,以我的推断,《乾元谱》肯定还有下册,而下册极有可能是惊天地,泣鬼神一般的存在。你这次来了也好,正好利用你向那老不死的索要下册,如若他不给,我就把你的头颅送到那老不死的面前,直接气死那老东西!”

“你!”

梁静妍大怒之下,直接向前冲去,随后一拳砸在了那透明的障碍物上,她的拳头顿时变得通红无比,但是障碍物却是一点事都没有。

沈思思笑着摇头道:“不自量力!别说你,就是你爷爷亲自来了,我设计的阵法他也破不了!好了,该聊的已经聊完了,下面咱们谈点正事。柳飞,你不是常人,这一点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乖乖把你的技术交出来,兴许还可以保条命!”

柳飞直接道:“然后让我躺在床上一辈子?”

沈思思道:“我想我的例子已经向你清楚表明,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兴许有朝一日还可以来找我报仇!”

说完,她指向梁静妍,言简意赅地道:“《乾元谱》下册!当然,你若不配合,我也会逼你爷爷乖乖交出来的,如果他也不配合,那可就没办法了,只能按照我刚才说得办。”

柳飞冷声道:“你倒是变得够彻底!恭喜你,再一次刷新了我对人性的认知!”

沈思思慢悠悠地道:“活着,总是要有点用处的,在豪门更是如此,不然我岂不是连一个清洁工都不如?”

“这就是你为达目的,无恶不作的理由?”

“我做事从来不需要理由,让我不爽的人统统都该死!你,我刚开始的时候并不讨厌,但是春意姐死后,我最不爽的就是你!”

柳飞缓缓地闭上眼,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有再说话。

沈思思则是慢慢地滑动轮椅,背对着他们道:“我这个人可是最没有耐心的,你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思考时间,半个小时后,给我一个答复。当然,如果你们想体验一下我从小到大赖以为傲的成就的话,那请便,不过事先声明,是死是活,只能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与我无关!”

说到这,她又滑了几下轮椅道:“对了,如果你们还有命出去的话,记得喊我方晨,我很讨厌沈思思这个名字!”

看着她彻底离开,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这特么才是真真正正的魔女啊,还方晨,她的生活里还有早晨,还有太阳,还有白天吗?

梁静妍也是异常无语地道:“贱、恨、毒!我最恨的就是这种女人,一句话,你敢不敢闯?”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我怕过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