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84章:一定找到你

第384章:一定找到你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26  |  更新时间:

时间还在快地流逝。81中ΔΔ文网

雨势也是越来越大。

留给柳飞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现在心头就像是压着一块千斤重的石头一样,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乱,不然恐怕就真的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叶美萱是怎么对他的,他心里自然很清楚,即使撇开感情上的那份牵绊不谈,作为好朋友,他也要竭尽全力地不让她受到伤害。

这世上没有人愿意再经历一次梦魇。

无论是谢斐的描述也好,还是之前在小旅馆叶美萱那剧烈的反应也好,柳飞都可以感受得到无赖给她留下了多么大的心理创伤。

他知道她这个时候一定是特挣扎、特害怕、特崩溃、特无助。

他一定要救她!

韩颖看得出来柳飞的心情很沉重,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后,沉声道:“我已经打电话给宋局长,让他们那边沿着守成镇到凤凰市中间路段以东方向展开搜索了,尽管这可能是对方在故布疑阵,但是有线索总比没有强!”

柳飞点了点头,用拳头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道:“我想我们俩应该摒弃现在已经找到的一切线索。”

韩颖明白他的意思,从目前来看,这些都很有可能是无赖在故布疑阵,掩盖他真正的藏身之处。

有疑点的地方,警方的人自然会第一时间去查。

但是如果他们所有人都掉进这个陷阱里的话,估计很难找到无赖和叶美萱。

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沉住气仔细推敲,一切从零开始,兴许还能找到可能被遗漏的线索。

韩颖想了想,突然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柳飞道:“这种可能我又何尝没有想过!但是根据我安装在海鸣山各处的监控录像来看,我并没有现他们的踪迹!同时,海鸣山太大了,现在还下着这么大的雨,搜山的话肯定也来不及!”

韩颖望了一眼被暴雨所笼罩的群山,眉头紧锁,也是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柳飞走了几步,看了一眼已然崩溃的谢斐,把她扶起来,然后帮她抹了一下面颊上的雨水道:“现在我们所有人中,只有你最了解那个无赖了!在当前迟迟打不开局面的情况下,也许只能回归到这个人的本身,从他身上存在的某些特质入手了!你再和我们说说他,争取不要遗漏任何一个关键点。”

谢斐攥了攥拳头道:“他这人原来在老家的时候就是一个出了名的混混,心理极度扭曲,而且胆子很大,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心理扭曲,胆子大……

柳飞仔细琢磨了一番,突然道:“你之前说的他用铡刀铡肥羊,那铡刀是哪来的?”

谢斐道:“美萱说他老家几年前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牛,在农村,养牛就需要割草,所以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铡刀,想偷一个铡刀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韩颖皱了皱眉头道:“这个……飞哥,你是不是想偏了啊?他难道还会再用铡刀吓唬叶大明星一次不成?那心理得有多扭曲啊!而且他绑架人,难不成还随身带着一个铡刀?”

柳飞道:“我只是试图在零散的信息中提炼一些对我们有用的信息……”

说到这,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只见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也随之响起。

绑架同一个人,同样是在电闪雷鸣的雨夜……

柳飞嘀咕了一句,猛然道:“我怎么越琢磨越觉得他这是打算让四年前的情景重现,给美萱造成二次伤害的同时,弥补他四年前的‘遗憾’呢?”

韩颖道:“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确实存在着这种可能,而再结合无赖那早已扭曲的心理,这种可能性无疑也被放大了!只是我们依然无法缩小搜索范围啊。而且他不会真的再整一个铡刀吧?”

“铡刀!铡刀!铡刀!”柳飞嘀咕了一遍又一遍后,忽然道:“回家!”

说完,他见谢斐浑身颤,走路似乎都成问题,也没多说什么,拦腰将她抱起,往回走。

韩颖虽然不解他这是什么用意,但是看了一眼漆黑的周围,她也是赶紧跟上他。

谢斐一脸疑惑地看着柳飞道:“除了我之外,美萱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你绝对不会放弃的对不对?”

柳飞道:“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找到她!”

回到家中,柳飞开门见山地对柳玉莲、李云柔等人道:“你们可见过我们村谁家有铡刀?”

柳玉莲道:“村里好多年前就不喂牛了,我家本来有,但是早就给拆开卖了!”

李云柔附和道:“村子里我早就挨家挨户地逛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在我的印象中,我好像从来没有见到过铡刀。”

房间里瞬间陷入到一片沉寂之中。

大家虽然都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一个个心里面都像是遍布着无数蚂蚁一般。

忽然,柳玉莲大声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老鹤,你们都还记得老鹤吗?”

梁静妍、谢斐对这个人肯定没有任何的印象,但是柳飞和李云柔印象太深刻了!

他就是之前海鸣山闹鬼时,十分诡异地掉进井里淹死的那个孤寡老人……

柳飞慌忙道:“他家有?”

柳玉莲道:“我模模糊糊记得他家有!而且他死后,他家的房子也没有人住,要是有的话,估计也没有人动。”

有铡刀、有房间、没人住、又是在村东头,离山非常近……

想到这些,柳飞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十分坚决地道:“立即去老鹤家!”

来到家门口,看到小黑和小白一起在叫,他抽了一下鼻子,直接松开了它们。

要知道由于它们俩长期饮用含有五行之气的水,长得实在是太凶猛了,看起来都吓人,所以柳飞从来都没有给它们俩松开铁链过,唯恐它们咬伤村民。

但是现在,为了对付那人渣和他的同伙,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被松开的小黑和小白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它们并没有撒了欢似的在雨中狂跑,而是乖乖地跟在他的两侧,而且也不叫了,整得像是他的左右护法似的。

他刚往村东头走了一小会,他的手机铃声又响了,他接通后,也没说话,只听对方道:“哈哈哈……柳飞啊柳飞,你原来也就这么点本事啊!看来是很期待我给你准备的大片了,那行,我很快就给你过去!其实我更想搞个现场直播的,但是万一被你们给抓到小辫子,那可就不好了,我还是独自品尝一下这早就在四年前就该品尝到的美味吧,晚安!”

柳飞见他挂了电话,立即道:“跑过去!”

……

在一间极其昏暗的房间里,叶美萱被五花大绑地放在角落里,她的面前有几根微微光的荧光棒,它们所散的光芒照在无赖的脸上,让其显得格外得狰狞。

而这显然还不是让叶美萱最害怕的。

因为她的面前放着一把已经锈得快不能用的铡刀,而铡刀两旁则是散布着很多毛茸茸的东西,显得支离破碎的,不过还是勉强能够看到一些凹凸不平的切口。

切口处往往带着铁锈,让纯白的东西也变得有些恶心。

虽然它只是一个白色的肥羊玩具,但是联想到四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亲眼看到那只可爱的肥羊在她的面前代替她被铡得一块又一块的样子,她还是崩溃了。

她那原本明亮如画,让无数人为之癫狂的美眸似乎一点儿生机都没有了,她那原本娇艳欲滴的薄唇此时就像是那铁锈一般,苦涩得让人看不下去,至于她的身体,则像是一根木雕一般,不知温暖,甚至连她最怕的惊雷都很难让她的身体有任何的反应了。

看到她这个时候就像是一头待宰的羔羊一样瘫坐在那里,无赖扭了扭头,笑嘻嘻地凑头到她面前,然后仔细地闻了闻她道:“自从四年前失败以后,我就暗暗誓,终有一天,我会以相同的方式,让你重回梦境,然后把你给彻底占有,弥补遗憾。现在看来,经过四年的不懈努力,我终于做到了!而且是踩在那个号称无所不能的柳飞的头上做到的,这种感觉真是太特么爽了!”

顿了顿,他忽然一把抓住叶美萱的香腮道:“你知道吗?这些年我日日夜夜都在关注着你,我的住处全部都是你的照片,都是你代言过的产品。我对你的爱是那柳飞所无法企及的,所以把你彻底交给我吧,我一定像疼自己一样疼爱你,呵护你!”

听到这些话,即使叶美萱的嘴没有被用布料给死死地堵住,她恐怕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因为这只是一个以“爱”为名,不惜一切手段满足其变态心理的恶魔!

无赖似乎从叶美萱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东西,笑道:“四年了,想不到你还是像四年前一样鄙视我!不过没关系,我原来的目标是占有你,现在还是一样,只不过随着你的身份、地位和名望的提高,这份占有让我太他娘的有成就感了!老子占有的可是万千男子们都想占有的一代天后啊,我已经等不及了,来吧!”

说完,他一把将叶美萱给推倒,然后开始撕扯她的衣服,而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哨声突然响起,他脸色大变,刚想起身看看,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了,他都还没有看清楚呢,一道人影突然闪了进来,直接揪住他的脖子,把他重重地甩在了墙上,整个房子似乎都跟着颤了几下。

这还没完!

他刚缓了一下,如雨点一般的拳脚便在他的身上炸裂开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便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似乎都被打散了!

就在这时,他的一只手悄悄地伸到了腰间,可是对方压根就没有打算给他任何的机会,似乎早就预判到了,不仅十分轻巧地躲了他别在腰间的匕,而且还抓住他的五指,只听一阵脆响,他立即鬼哭狼嚎了起来,疼得险些昏厥了过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