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69章:我的方式

第369章:我的方式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97  |  更新时间:

三对三!

人数虽然一样,但是实力明显不同。』81 』 中文网

作为“入瓮”的一方,陶春意以及他的两个同伴都有点慌张。

柳飞冲着陶春意笑了笑道:“其实我很不希望出现在这里的那个人是你,但是也许这些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我无法改变。”

陶春意上下打量了他好几遍道:“我的特制迷香对你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柳飞淡然一笑道:“我想这个时候你更应该关心另外一个问题!”

看着他那自信的笑容,陶春意恍然大悟,她美眸圆睁,一手颤巍巍地指着他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要不你撩两句?”

陶春意更加震惊。

柳飞摇头道:“既然你不愿意,那还是我撩你吧!我也学他们喊你一声春意姐吧,说实话,在第一件见到你的时候,我确实被你给惊|艳到了,你真的很美,而且你骨子里散的那股狂傲不羁的劲头很能勾起男人们的征服欲!”

没事!

他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呢?

他体内的情蛊应该有所反应才是啊!

就在陶春意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时候,柳飞继续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你一个‘女王’能够放下身段来无微不至地照顾我,说实话,我非常感动!我甚至隐隐觉得你比我看到和想象中的还要美!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再美的美女也有可能是蛇蝎心肠!我很庆幸,我没有被美冲昏头脑,也没有被色索去性命!”

说完这些,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然后耸了耸肩。

陶春意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不停地摇头道:“不!你明明中了情蛊,那可不是一般的情蛊,除了下蛊之人,没有人能够解开,除非你死了!”

柳飞道:“我已经知道那不是普通的情蛊了,但是蛊毒确实已经解了。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这都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没有人能够改变。”

陶春意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大笑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她的笑声依然很悦耳,很勾人,似乎可以将黑夜笑成黎明,将山脉笑成平原。

不过没有人会欣赏……

“所以,从始至终,你一直在陪我演戏?”

陶春意忽然收敛笑容,目不转睛地看着柳飞,美眸之中已经满是杀气。

柳飞也没有否认,直接道:“正如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一样,我也从来没有相信你!”

“为什么?”

陶春意想不通,她明明已经做得很好,演得够到位了,他即使怀疑她,也不会主动给她挖坑,然后反将一军啊!

柳飞沉声道:“从你主动告诉我,我中的是情蛊,到你帮我寻找偏方,再到你陪我一起去湘西苗寨,然后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你演得确实很好,辅上你的柔情与美貌,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招架不住!但是很遗憾,我没有你想得那么色,也没有你想得那么好骗。我喜欢站在对方的角度去假设一些问题,不会只相信眼前生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比如我会想如果下蛊的人就是你,你又告诉我,我中的是情蛊,那你到底想得到什么。这么一推测,有些答案就一目了然了。也许从一开始,我的命在你眼里就不是最重要的,你想得到我的技术!”

陶春意忽然满脸杀气地道:“杀一个人不过是手起刀落的事,但是褫夺一个人的一切才是最难的!”

“这个我赞同!话说你的绰号应该叫‘情爱尽’呢,还是‘血无偿’?我猜是血无偿!”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很擅长使用美人计,死在你石榴裙下的男人应该不在少数!”

“你又知道?”

“因为你太了解男人了!”

他话音刚落,一直憋着没说话的蝎子终于忍不住了,毫不留情面地道:“说白了,你全身上下散着浓浓的风|尘味,几公里之外都能闻到!”

“你说什么?”

一听这话,陶春意勃然大怒,一同伴扔给她两副鹰爪后,她直接扣在手臂上,然后摁了一下机关,但见鹰爪最顶端竟然窜出五六根细小的银针,直接窜向蝎子。

蝎子惊呼一声,纵身一跃。

柳飞和幽狐相互看了一眼,也没有再废话,杀向了他们。

“嗖嗖嗖!”

“嗖嗖嗖!”

……

对方的银针很密集,而且不出所料的话,这些银针上应该都淬有剧毒,只要被射到,恐怕就会一命呜呼。

所以柳飞、幽狐和蝎子向前跑了几步后,也没有强攻,而是分散躲在了石头后面。

陶春意柳眉一横后,怒声道:“杀了他们!”

“是!”

虽然人数和对方持平,但是他的两个同伴也都毫无惧意,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向柳飞等人。

柳飞抬起头见陶春意凶神恶煞地走来,当即用手抹了一下鼻子,直接迎了上去。

“太聪明和太狡猾的人注定是活不长的!”

“你说的是方镜谋吗?”

“……”

陶春意本想给他点威慑,谁曾想竟然被他一句话给堵得死死的,她也懒得和他磨嘴片子了,忽然沉吼一声,两把鹰爪轮番袭向他的胸膛。

柳飞一退再退后,猛然用右腿横扫了一下,随后身体侧转,一脚踹向她的腰侧,陶春意十分麻溜地侧闪了一下,在他的腿还没有落下之际,一鹰爪划破夜空,直接划了过去。

柳飞依靠出色的身体平衡能力堪堪躲了过去,笑道:“实在没想到你的身手竟然这么好!”

“敢占老娘那么多便宜,今天老娘一定要把你给拆成十八块!”

“喂,你可别冤枉我,那些纯属是演戏需要!要是咱们从一开始就反目,我未必会正眼瞧你一眼!”

“王八蛋,去死吧!”

彻底被激怒的陶春意朝着他狂打一番之后,忽然按了一下鹰爪上的按钮。眼看着四根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想向自己的面门,柳飞纵身一跳,连滚几圈,随后将右手一甩,几根银针也是袭向了陶春意。

陶春意明显防着他这一招呢,快闪躲之后,又朝柳飞射去了几根银针,柳飞一闪再闪,猛然蛙跳前行,逼到她的面前,不断地祭出扫堂腿,陶春意被扫得愤怒,再次将鹰爪对准了他,柳飞也没闪躲,而是向前一扑,抓住她的两腿,以挨了两针的代价,直接把她给掀翻在地,然后一个虎扑,把她擒在身下。

陶春意见柳飞中了有毒的银针竟然没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她也不傻,试图挥舞鹰爪摆脱,柳飞却是突然用双手袭向她的腋下,这里可向来是她最薄弱的环节,她忍不住笑了两声后,双手已然被柳飞给擒住。

“你好无耻,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陶春意见自己的手脚全部都被困住,而且是以这种方式,顿时怒了!他还是个男人吗?这分明就是他在和她亲昵的时候,察觉到了她的弱点,然后利用上了,太卑鄙了。

柳飞笑了笑道:“你原来也知道‘卑鄙’一词啊,你们做的这一切难道就不卑鄙吗?”

陶春意沉默。

柳飞则是趁机利用体内的五行之气逼毒。

已经分别拿下对手的蝎子和幽狐看到他们俩这姿势,全都无力吐槽了,咱这是在打架好吗?你们怎么整得像是谈情说爱似的?太不像话了!

就在蝎子准备开腔的时候,让人瞠目结舌的是柳飞忽然站起身来,然后摆好架势道:“还记得在春意酒吧的画面吗?今天咱们再来个性质一样的,刚才,我以你们的方式胜了你,现在,我要以我的方式完败你!”

陶春意一脸惊愕地看了看他,忽觉脸上火|辣辣的,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卯足了劲冲向他。

柳飞毫不犹豫地调动体内的五行之气,身如闪电,双拳如飞,仅仅十几个回合后,他忽然一个反向跳起,直接将陶春意给踢翻在地,陶春意口吐鲜血,换了好一会儿还觉得眼前全是星星……

“卧槽,你终于不‘怜香惜玉’了,这个给力啊!”

蝎子看到这画面,忍不住疾呼了一声。

陶春意挣扎着坐起身,用手抹了一下嘴边的鲜血道:“我们确实不是一个档次的,不过这些年来,我杀了那么多人,又有几次用过功夫?你们天下的男人都一样,全都是色到骨子里的,你只不过是比其他人稍微特别一点而已!”

“哦?”

“你从来没有真正色到我的身上,不然等待你的也是死!”

柳飞略微琢磨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像有点道理,看来我应该庆幸才是!说吧,你是不是金陵方家的人?是不是血无偿?”

陶春意看着他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说完,她猛然将鹰爪对准柳飞,射了几根银针,然后快向山外逃窜,柳飞躲过银针后,摇了摇头,快去追,然而没追几步,但见她突然一跃而起,几支精钢箭从草层里窜出,直接刺入她的体内,当她落在地上时,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她用手指着柳飞,笑了笑道:“我曾经确实对你心动过,但是我们天生就不是一路人。我先走了,我会在阴曹地府等着你,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来找我的!”

说完,她的藕臂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柳飞将眼一闭,叹了一声,大声道:“蝎子,抓住那个人!”

蝎子应了一声,快消失……

幽狐刚想说话,陶春意的两个同伴竟然咬舌自尽了,他摇了摇头道:“看来我们又碰到一波不怕死的!”

柳飞道:“这些还只是小麻虾而已。这次有望让你见到我们一直在寻找的目标。”

幽狐神情大变,不过很快缓了过来,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指了指陶春意道:“她刚才是主动送死,还是确实想逃跑?”

柳飞道:“应该是想逃跑,然后忽然看到他们的人,自知没有生还的可能,所以选择了这种方式。”

“和用那特制连弩袭击你的六个歹徒是一波的!”

柳飞点头道:“我越来越觉得方家四刃是真实存在的。如果没猜错的话,我们已经灭了‘两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