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68章:不抵抗,不信任

第368章:不抵抗,不信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51  |  更新时间:

又过了两天。81 中 Δ文』 网

陶春意又带来了偏方,不过柳飞的情况还是没有任何的好转。

她情急之下,决定和柳飞一起到湘西苗寨去一趟。

让柳玉莲、李云柔等人惊呆的是柳飞连想都没想,竟然直接答应了。

待他们俩离开后,李云柔道:“你们知道他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吗?”

梁静妍托着香腮仔细琢磨了一番,笑了笑道:“看得出来,这个陶春意一直在竭力获得他的信任和好感,而柳飞也是同样在获取她的信任,所以……”

说到这,她突然话锋一转,伸手搂着柳玉莲的肩膀道:“不管了,我们等着看好戏就行了!玉莲,走,咱们继续忙活去了,他回来之前,咱们得把他交代的任务做完啊!”

李云柔道:“你们俩现在这起早贪黑的,到底在忙什么呢?难道连我也不能知道?”

柳玉莲直接勾了一下她的香腮道:“太血腥,你不宜知道!你还是安安静静地当你的静美人吧!”

“呃……”

望着她们俩迅消失,李云柔甚是无语。

一直在咯嘣咯嘣地吃着零食的寒寒嘟囔道:“她们一个个全部被先生给带得神神叨叨的了,别管他们,反正你还有我陪着呢,嘻嘻嘻。”

李云柔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娃娃脸道:“还是你最好!要不让你家先生正式向福利院提出收养你吧?这样你就可以一直呆在海鸣山了,我相信你家先生也会同意的。”

寒寒努了努嘴,嘀咕道:“我也想啊,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哎……且行且珍惜吧!”

“啊?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如果先生愿意,那我巴不得呢,嘿嘿嘿!”

寒寒依然露出了她那标志性的纯洁无暇的笑容,竭力掩盖着内心深处的那点“小心事”!

她真的很担心当柳飞知道她的身世后,两人就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了。

她真的很想永远留在海鸣山,永远呆在柳飞的身旁……

柳飞并没有只和陶春意一起去湘西苗寨,还带上了李姗姗。

湘西苗寨的三天之行是紧凑且紧张的,陶春意也一直在想尽办法帮他们俩打听,寻找良方。

不过柳飞和李姗姗这两个当事人实际上却更像是在一起度蜜月,当然,肯定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这天,柳飞和李姗姗在房间里温存了一番后,李云柔无力吐槽道:“她……她走了吗?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喜欢听墙根啊?”

柳飞干笑道:“她要是不搞这些小动作,兴许我早就被她给打动了!其实……这也是我们获得她信任的一部分。”

听他这么说,李姗姗瞬间脸红了。

是啊,如果他们俩都还身中那所谓的情蛊的话,他们确实会忍不住时常做这种事。

只是一直有这么一个人偷偷地“监督”着,别提有多别扭了。

想了想,她道:“万一她真的是喜欢你,想帮你解毒,然后和你永远在一起呢?”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那我就补偿她!”

“怎……怎么补偿?”

“一辈子!”

“啊?”李姗姗白了他一眼了道:“那她还是继续当她的坏人吧!”

“哈哈哈……”

看她毫不掩饰自己吃醋的样子,柳飞忍不住亲了她两口道:“相信我,坏人再怎么伪装,那也是坏人!在揣摩到她到底想要什么之后,这一切其实已经变得很简单了。”

李姗姗连忙道:“她想要什么?”

“在她的眼里,比我们的命还重要的东西!”

听他这么说,李姗姗恍然大悟。

她依偎在柳飞的怀里,柔声道:“还是我太单纯了,只会看表面。”

柳飞无奈一笑道:“复杂有什么好?世间太多的复杂都是被逼的……”

由于在湘西苗寨呆了好几天也没有找到解毒之法,柳飞实在不愿意呆了,直接带着她们俩回到海鸣山。

而在回海鸣山的路上,柳飞和陶春意一直都是有说有笑的,十分亲昵,李姗姗虽然没说什么,但是“醋意”都写在脸上呢。

说实话,她第一次觉得“吃醋”原来是这么难的一件事,好难演、好做作啊!

柳飞留陶春意在家中住了一晚,但是第二天他便突然卧床不起了,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

这可把众人给吓坏了。

陶春意又是帮他量体温,又是给他喂药的,可以说直接把李云柔等人的活都给抢得干干净净。

待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柳飞忍不住拉着她的手道:“辛苦你了!我可能是着凉了,没有大碍,别太担心。”

陶春意双眼泛红道:“还逞强呢!你看你都这个样子了,我们去医院看看好不好?”

柳飞苦笑道:“医院都查不出来我中毒了,去了有用吗?我的身体我最清楚,熬点药喝就没事了。”

陶春意咬了咬嘴唇道:“我看我还是赶紧离开海鸣山吧,免得让你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进而让你备受折磨!”

柳飞连忙拉住她道:“别走,留下来陪我,我不往那方面想就是。”

“你能控制得住?”

“控制不住也要控制,不然岂不是别想见你了?”

“你……”

陶春意当即万分娇羞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柳飞痛呼一声,她又慌忙帮他揉了揉道:“不好意思,姐下手重了!”

柳飞笑了笑道:“那要不让我还回去?”

“滚!你还真色心不改啊!不理你了,哼!”

陶春意气呼呼地离开,柳飞则是吐了一口粗气,这样的感情戏好特么难演啊……

入夜之后,当柳飞醒来时,他现穿着一身白色短裙的陶春意竟然趴在床边睡着了。

他轻轻地抚了抚她那嫩滑无比的脸蛋后,直接摇醒他,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身旁,陶春意直接送他一个大白眼,就要起身,柳飞慌忙拉住她的手,拼命把她往床上拽。

陶春意被他给整得很无奈,只得答应躺在他身旁,但是前提是他不能有什么举动,更不准瞎想。

柳飞一再说明自己只是怕她着凉后,她才犹犹豫豫地躺在他身旁,单独盖着一床被子。

两人就这样相安无事了好一会儿,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柳飞忽然窜到了她的被窝里不说,而且还直接堵住了她的嘴,手脚也一起忙碌了起来。

她万分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奉行不抵抗的政策,可是让她万分吃惊的是柳飞体内的情蛊迟迟没有作。

在眼看着他就要捅破两人之间那最后一层窗户纸的时候,她彻底慌了,猛然掀开被子,这才现柳飞不仅是满头大汗,而且面目都变得有些狰狞了,这是活脱脱地抱着即使死,也要把她给占为己有的决心啊!

她慌忙把他推到一旁,然后蹿下床,万分无语地指着他,气得半响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柳飞用手抓着胸膛在床上默默承受了好一会儿,方才有气无力地捶了一下被褥道:“上天既然把你送到我身旁,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我?”

陶春意气急之下,拧了他好几下道:“都怪你太色了!姐早晚还不都是你的人,谁让你这么心急的?这都几次了,你还这么不长记性,真那么想死啊?”

柳飞苦笑道:“没办法,我在你这样的美女面前真的是毫无抵抗力,你应该第一时间阻止我的!”

“我阻止得了你的手脚,阻止得了你的心吗?”

“……”

听她这么说,柳飞无言以对,是啊,以情蛊的尿性,他就是胡思乱想也会备受折磨。

陶春意见他不说话了,叹了一声道:“有了这几次,尤其是这次的教训,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好了,我去沙上凑合一晚上了,下次绝对不再相信你这大色鬼了,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吧!”

……

凌晨四点的时候,柳飞蹑手蹑脚地起了床,然后拿着一个手电筒,独自一人走出院子,直接来到深山的一个山洞中。

他神秘兮兮地从山洞中取出了四个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装的矿泉水瓶,相继进入四五个实验大棚里倒腾了一番,又返回山洞,把矿泉水瓶放在了里面。

第二天晚上,他如法炮制,只不过换了几个实验大棚而已。

第三天晚上凌晨一点钟,六个黑影窜进了海鸣山,他们来到柳飞取矿泉水瓶的山洞附近,分成两拨,一拨在距离山洞不远处守着,另外一拨则是直接进入山洞。

没过多久,山洞中突然传来几声痛呼声,守在外面的三个黑衣人相互看了一眼,正要先向上汇报情况再作决定,就在这时,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抵抗呢,便被全部打晕了过去,然后被拖进了山洞。

“这帮家伙怎么还没消息?”

躺在沙上一直没睡着的陶春意迟迟没有收到消息,越来越不安了,她咬了咬牙后,先掏出一粒小药丸吞下,然后又点燃了一个蓝色的小“细管”,也不见那细管冒烟……

过了一会儿,她先蹑手蹑脚地来到柳飞的房间,帮他扯了扯被子,又用力晃了晃他,现他毫无知觉后,她又来到李云柔等人的房间,看到她们也彻底被迷晕了过去,当即了一条短信,然后径直赶往山洞所在的方向。

“哎……你还是露出庐山真面目了!”

柳飞伸了个懒腰,来到梁静妍的身旁,帮她针灸了一番,让她醒来保护好李云柔等人,便急匆匆地赶往深山。

在他来到山洞附近的时候,他观察到陶春意还没有进山洞,她的身旁还站着三个身材很高大的黑衣人,他们的手臂上皆是绑着锋利无比的鹰爪,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他们四个嘀咕了一会儿,一人主动请缨走进了山洞,很快,里面传来了让他们快走的声音,陶春意脸色大变道:“不好,有诈,我们撤!”

她刚转身,柳飞便站起身来,直接闪到她面前道:“你觉得你们还撤得了吗?”

他话音刚落,他身边也出现了两个黑影,他们同样显得很高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